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五百四十九章 摔马
    没有喝彩和欢呼,亭子里的少年少女们有点懵逼。

    完了?

    结束了?

    怎么和想象中你左勾拳我右勾拳,你黑虎掏心我猴子偷桃的激烈搏杀,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人家打拳击的都有好几回合的呢,到了这里,就一腿完事了?

    他们知道真正的格斗,是拳拳到肉很激烈的,不存在闪现位移躲技能。

    可也太快了吧。

    众人有点迷。

    好像和秦泽扯上关系的,都特别快,各种快。

    你还没进入状态,咻的一下,他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扫腿,从视觉效果来说,非常震惊。

    一个魁梧的大老爷们,啪一下,就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裴南曼微微眯眼,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luo照。她看出的是无与伦比的力量,以及精确巧妙的控制力。

    这份巧劲,就跟陈年老酒一样,没几年火候,练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小子力量又增长了?那天晚上,如果是这样的秦泽,裴南曼知道自己绝对撑不过十招,会被打的哭着喊爸爸。

    是他当初手下留情,还是力量再次提升了?

    裴南曼偏向前者,一个人的格斗技术是可以积累的,但力量的增长是有极限的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短短几个月就变化这么大,他又不是龙傲天。

    受到秦泽的影响,裴南曼碰到不合理的人和事物,就习惯在心里念叨一句:又不是龙傲天。

    她有在网上查过龙傲天,是个无视一切逻辑和理性的主角,被用来形容某些不可思议或荒诞不羁的事物。

    网上是这么说的,不信你百度一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把你沉黄浦江这句话,已经成了自己的傲娇话了。

    裴南曼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李悠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发现直播间里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评论刷新的速度,跟弹幕似的。

    再一看礼物,老娘的小心肝啊,比她半个月直播收到的礼物总和还要多。

    在几万个观众的视觉里,透过手机直播的画面,他们看见魁梧男人飞起一脚直踹秦泽,秦泽一动不动,不知道有多少女观众在屏幕前为秦泽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秦泽旋身扫腿,姿势帅,力道猛,那么大一个男人,跟麻袋似的飞出去。

    相较上次秦宝宝在片场的直播,这次的切磋更加震撼,极具视觉冲击力。

    “一脚扫飞了我的物理学好像白学了,假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不科学,你说一脚踹飞还有可能,扫飞一个人和踹飞一个人,完全不同的意义。但事实就是这样,这可不是拍戏,快枪手是怪物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快枪手有点夯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奇怪的,你们刚才没看到他的肌肉嘛,哎呦,老娘的少女心,好想舔。”

    “快枪手,快射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怎么样了,凉了吧?”

    直播间的观众热议不停。

    秦泽伸手去扶张一航,假装很关心:“没事吧,哎呦,你看我,一不小心就失手了。”

    张一航脸色煞白煞白,没理他,自己艰难的爬起来,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喘息。

    顾不上裴南曼会怎么看他了,先缓过来再说。

    秦泽见到李悠过来,才装模作样的要搀扶他,形象很重要,尤其是公众人物,一定要伟大、光辉、正义,不然很容易被河蟹大神光顾。

    因为心态膨胀,没把握好度,导致被“干掉”的过世主播、明星,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李悠叫道:“偶像,你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秦泽微微一笑,面朝镜头:“大家以后请叫我武道宗师。”

    是时候改变我的形象了,快枪手什么的,让它随风而散吧。

    秦泽打算借这个机会,洗白自己。

    聪明人,总是能抓住机会洗白。

    老是被人说快枪手,快枪手,贼尴尬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的回应:“快枪手真特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快枪手666”

    “快枪手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我真傻,真的,为什么总要和一个绰号纠缠不休?

    平稳气场。

    平稳气场。

    快枪手这个称号比较皮,所以粉丝也好,吃瓜群众也好,都喜欢以此称呼秦泽。

    他们觉得这是调侃,是爱称。

    神特么的爱称。

    喊武道宗师,喊男神,喊小鲜肉,哪有喊快枪手有意思。这就是大众心理。

    就好比现在很多明星喜欢在微博自黑,能惹来粉丝们的笑声和点赞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但秦泽真心不喜欢这个绰号。

    以后自我介绍的时候:“你好,在下石日天,兄台怎么称呼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快枪手。”

    再或者:“你好,我是秦泽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认识你,快枪手嘛。”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,就背上这么个称号了。

    都是秦宝宝害的,怎么啪都不过分,怎么啪都弥补不了我的损失。

    回家一定要狠狠打屁股。

    裴南曼走过来,伸出手,“一航,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张一航脸色难看,摇摇头,握住裴南曼的小手,起身。

    他的左腰疼的厉害,有种被腰斩的错觉。

    裴南曼一脸歉意道:“不好意思啊,他这人下手没轻重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侧头,嗔了秦泽一眼,刹那间的风情,让人沉迷,但说出来的话让张一航崩溃。

    “各方面都没个轻重,我一直比较苦恼。”

    张一航:“”

    好像什么都没说,但又好像什么都说了。

    语言的艺术,靠脑补。

    张一航默默起身,揉了揉腰,强笑道:“衣服脏了,我先回酒店换。你们好好玩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点点头:“我打电话让电瓶车过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森林公园有专门渡客的电瓶车,和机场的摆渡车类似。毕竟公园很大,光靠走路,走不过来。

    张一航摆摆手,自顾自离去。

    对于双方来说,这场相亲无疑是失败的,

    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,点到即止,双方都保留面子。

    “你有房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车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存款过百万吗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相什么亲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处(河蟹)女吗不是?那你相什么亲。”

    以上的对话模式,只有粗鄙男女才会这么说,半点不含蓄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都是车子、房子、票子是相亲三要素,但要学会含蓄。

    生活中我们很多话都可以说的含蓄,这样既显得有素质,又能避免冲突。

    比如:尊夫人赠汝一顶绿冠。

    令尊炸矣。

    汝彼母之寻亡乎。

    尔墓之草碧矣。

    吾邀汝母共赴巫山。

    语言的艺术,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陈清袁道:“秦哥,我们骑马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瞄了眼李悠的手机,很心机的抱住秦泽的胳膊。

    摄像师快把镜头对过来,晚上给你加鸡腿。

    傻白甜是追不到男神,女孩不心机,怎么勾搭的到心上人?

    陈清袁觉得这是个机会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把“亲密关系”的名分定下来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在直播间看着,肯定会截图吧。

    自己就会成为秦哥哥的绯闻女友,想想就美滴很。

    秦泽瞪她一眼:“别闹。”

    顺势抽回手。

    陈清袁委屈道:“给我抱一下嘛,抱一下又不要你一分钱。”

    鬼才给你抱嘞。

    秦泽不在乎绯闻什么的,但他怕跪键盘,他怕被姐姐夹死,怕苏钰掐他的jj。

    秦泽一直在姐姐的夹缝中生存。

    这话就像是男人对女人说:给我啪一下嘛,给我啪一下又不要你一分钱,没准我还给钱呢。

    来到跑马场,所谓的跑马场,其实是一个两百米的操场,学校里四百米跑道的缩小版。跑道围绕着杉木。

    两匹马,两个驯马师。

    秦泽被陈清袁拉着跑了一圈,二十块钱,两匹马哒哒哒的小跑着,人在马背一上一下的颠簸。

    “哈,秦哥,你说我们像不像是策马红尘的江湖游侠,神雕侠侣。”陈清袁笑容灿烂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咱们像两孩子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玩意和骑木马似的,上上下下。”

    “呜被你这么一说,还真有点像,不浪漫了。”

    骑马屁股是不能坐稳的,双脚要踩在马镫上,可就算这样,人还是一颠一颠。

    骑马一点都不浪漫,相反,还有点虚,因为马是活物,不是车子或自行车。

    在电视剧里,骑马闯荡江湖应该是很浪漫的:让我们红尘作伴过的潇潇洒洒,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。

    真实情况:让我我我们红尘策策策马马马

    一圈很快就跑完了,陈清袁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秦泽看见裴南曼跃跃欲试的神情,问道:“曼姐,你也想骑马?”

    裴南曼点头。

    秦泽就喊道:“李东来,把你的券给我,我再骑一圈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:“”

    秦哥莫非看上我小姨了?

    我千防万防,结果防错了对象?

    是了,秦哥是御姐控,对小妹子没兴趣的。

    小姨这样的,才符合他的口味吧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多正常的事儿,我小姨这么漂亮,是男人都会有念想。

    但小姨这么多年都没找对象,显然没那份心思。

    秦哥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咯。

    秦泽和裴南曼并肩策马,顺着跑道而行,裴南曼眸子亮晶晶,有几分小女孩的雀跃。

    都三十的人了,还这么不知检点,学人家小姑娘表情,但,很漂亮,可爱,想。

    裴南曼心无旁骛的体验骑马的快感,秦泽默默扭头,看着她颤巍巍,颤巍巍的胸。

    大胸弟有点皮,抖的让人心痒。

    坎德沃·吉尔硬·邦邦。

    风景独好啊,秦泽默默点头,改天约姐姐过来骑马。

    骑完一圈,秦泽下马,裴南曼却没下来,道:“紫琪,把你的券给我。”

    恰好这时,排队买完券的李东来返回,裴紫琪抢走哥哥的券,递给驯马师。

    裴南曼喜悦的开始第二圈。

    李东来:“”

    整段垮掉好么。

    我也想骑马啊,我长这么大没骑过马,洋马都没骑过啊。

    (╯°Д°)╯︵┻━┻

    裴南曼跑出半圈,李悠才在驯马师的搀扶下,上马背。

    她还举着自拍杆,一只手抓紧马鞍,朝镜头露出甜美笑容:“我现在要骑马啦好啦好啦,不是一直给你们看秦泽么,你们不能无视我这个主播。”

    驯马师道:“把手机收起来,骑马不能直播。”

    李悠讨价还价:“没事的啦,马跑的这么慢。”

    驯马师:“不行,你一只手抓不稳,摔下来怎么办。我们要对你们的安全负责。”

    李悠看向秦泽,她在这里一个人都不认识,只和秦泽说过几句话。

    秦泽笑道:“清袁,帮忙拿一下?”

    陈清袁乖巧道:“哦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跑过去,接过李悠递来的自拍杆,李悠笑道:“谢谢小妹妹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“嗯”一声,飞快溜回秦泽身边。

    驯马师道:“别夹马腹,别拽马缰。”

    告诫完,他轻轻一拍马屁股。

    李悠坐在马背上,咻一下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立刻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几圈马都是慢悠悠的跑,到她这里,马突然冲锋起来。

    马场里这两匹马都是受过训练的,它们就像流水线上的机器,按着固定的程序走。两匹马一直是并肩跑,所以李悠坐下的这匹马下意识的去追裴南曼坐下的马。

    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。

    李悠一边尖叫,一边在马背上颠来颠去,一匹加速冲刺的马,对一个没有骑马经验的人来说,是恐怖的体验。

    所以她下意识的抓紧马鞍,双腿用力夹马腹。

    “别夹马腹,别夹马腹。”驯马师大叫。

    正处于惊慌中的李悠反而夹的更紧,发出一连串尖叫声。

    场面出现小骚动。

    直播间里更热闹,观众刷着评论:“怎么了?马突然发疯了吗?”

    “马跑的好快,看着好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悠悠抓紧啊,千万别掉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驯马师傻愣着干什么,怎么不去拉马。”

    “蠢货,不能夹马腹的,这是加速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她坐下的马很快追上了裴南曼,但却没有停,反而像是受到趋势般,冲向终点,准备继续开始第二圈,飞快狂奔。

    驯马师早就等在终点了,趁着马擦身而过的时机,冲上去,用力拉住缰绳。

    马焦躁的扬了扬蹄子,停下来,强大的惯性下,李悠惊叫一声,整个人朝前扑倒,从马背上摔下去。

    驯马师没想到这女人如此孱弱,马都停了,还稳不住。

    李悠受到惊吓不小,全程绷着身体,稍一放松,就被惯性给掀下去。

    女孩们惊呼着小心。

    直播间的观众更是看到李悠摔出去的一幕,而且还是脸着地,因为脚被马镫绊住了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一道人影窜出去,赶在李悠摔倒前,伸手把她捞住,横抱在怀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