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五百四十八章 我的腰子
    悠悠,原名李悠,职业女主播。

    苏州人,来沪市上学的。目前就读于东华大学,家境一般般。

    踏入主播间半年时间,因自身条件不错,迅速走红,现在直播间人气保持在五万左右。

    勉强算是当红小主播。

    李悠歌喉一般,又因为在念大学的缘故,她不能像其他女主播那样坐在专门的直播房间里唱歌跳舞滴风油精。

    现在她不但能独立支付生活费和学费,而且还有一笔不小的存款。但没敢和家里坦白。

    尽管父爱如山,但粑粑还是会打屎她。

    只说自己兼职打工。

    李悠很感谢直播这个行业,很感谢平台,吃喝玩乐还能赚钱,这么轻松的职业不多了。

    唯一比这个好的,就是公务猿,同样是猿,程序猿就显得苦逼多了。

    更多的时候是户外直播,满沪市的跑,偶尔转职美食直播,今天周末,她乘车来森林公园进行户外直播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她看见了凉亭里的秦泽,还顺带把他赤身的画面收入镜头。

    整整五分钟,礼物就没停过,直播间的人数也在暴增。

    评论区的小贱货们囔囔着:感谢主播的福利,老公最帅。

    要知道,悠悠直播间里,以前是很少有雌性的。

    身为当红炸子鸡,顶级小鲜肉李悠是很反感有人说秦泽是小鲜肉的,她也是秦泽的粉丝,秦泽怎么可能是那些妖艳贱货能比的呢,他不是小鲜肉,他是老干爹,让人面红耳赤,眼红心跳的存在。

    此时,李悠看着评论区整齐的评论:“凉了。”

    比老坛酸菜还统一的评论。

    身为秦泽的粉丝,她不能忍,埋怨道:“哪里凉了,你们对秦泽有点信心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吃瓜群众笑而不语。”

    “这蠢货主播,肯定没看过秦宝宝的直播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秦泽凉,是那家伙要凉了。”

    李悠懵逼道:“什么意思,谁给我解释解释,秦宝宝直播又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拍大话西游时的直播。”、“老厉害了,一拳撂倒”、“秦泽很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通过评论区乱七八糟的回复,李悠大概知道了情况,《大话西游》拍摄期间,秦宝宝玩过直播,那次直播中秦泽也和人对练了一次,彪悍的将其秒杀。

    所以很多粉丝都知道秦泽会几手格斗术。

    这么厉害的吗?

    我男神是要逆天不成。

    李悠觉得秦泽就像炫迈,一旦沉迷其中,让人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出色到如此地步,对女人来说确实是毒药

    自从进化成海泽王,秦泽越来越有股不怒自威的气势。

    以上纯属错觉,他只是像用了海飞丝似的,越来越自信。遇到别人挑衅,不介意出手教他做人。

    咸鱼泽不会这么干,咸鱼泽比较温和内敛,不喜与人计较鸡毛蒜皮。

    你也可以把这当成怂,但请不要说破,咸鱼泽也是要面子的。

    徒弟被揍了,当师傅的不能坐视不理,否则宗门的凝聚力就会降低。

    他不觉得李东来的挑衅有什么错,曼姐的屁股是一般人能摸的吗?

    老虎屁股摸不得,没听说过?

    “lo逼系统,出来,问你个事。”秦泽在心里召唤系统。

    系统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系统大爷,在下有事请教。”秦泽重新措词。

    “蛋事。”系统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想揍他,有任务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哈?为什么没有,我现在有心理欲求。”

    “宿主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:每一个任务都不是一定能完成的。”系统说:“必然完成的任务和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是不可能触发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废话,要是你看到地上有坨屎,突然想去踩一踩,本系统就得发任务,积分岂不是太好赚了。当我是地主家的傻儿子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不可能完成任务吧……”

    系统不再搭理他。

    没能要到任务,但秦泽反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万一他看到地上有坨屎,不是想踩,而是有一个大胆的想法,比如尝尝味道……

    叮:请大吃一斤热翔,成功100积分,失败扣除相应积分。

    秦泽可能会成为第一个吃屎升级的主角。

    张一航道:“我念完高中就参军了,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,擅长格斗和擒拿,但下手经常没个分寸,你自己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先把话垫一下,等会儿狠揍秦泽时,也能有借口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从八岁开始习武,至今已有十六个春秋,精通内家拳外家拳,太极推手,八极崩,七伤拳,以及江湖失传的一指禅,另外,我的内功心法是《时代在召唤》。”秦泽一口气说完:“我下手很有分寸,不会把你打出屎。”

    张一航给他唬的一愣一愣,听到最后一句话,才知道又被对方口头占便宜了。

    内家拳外家拳什么的,确实有,也不是假的,虽然大多数所谓的国术大师都是骗子,因为国术大师年纪都一大把了,开什么玩笑,一把年纪了还特么大师呢,没听说拳怕少壮么。这就和江湖偏方是一个道理,偏方这东西,有真的,但百分之九十都是假的,所以很多人一听偏方,下意识觉得是骗子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这属于国家监管不力,导致行业骗子盛行。

    秦泽要不说最后那个内功心法,张一航可能心里警惕一下,别以为我不知道《时代在召唤》是什么东西,就你是共产主义接班人?

    张一航心底不屑,他看秦泽一身健美的身材,猜测是在健身房练出来的,力量或许有,但技巧和速度肯定不如自己这种练家子。

    老子初中就开始拿板砖敲人了,实战经验是跟着侯老大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秦泽没说话,而是扭头,看了眼不远处的李悠。

    刚才就瞅到这个女人了,一直杵在那里偷拍。

    有点烦人。

    明星讨厌狗仔是有原因的,不仅仅是隐私问题。

    光鲜亮丽的站在舞台时,随便你怎么拍,妥妥的。

    可没人希望生活中也有一台摄像机对准你,这意味着你要无时无刻的保持形象,连抠个鼻屎都不行。

    更别说闲来没事捣蛋玩。

    秦泽以前在家里,无聊的事后会躺在沙发上捣蛋,好几次被姐姐看见,都会被她一顿骂。

    说那样不卫生,不健康。

    姐姐会这么认为,是可以理解的,毕竟男女有别嘛。

    男孩捣蛋是合法的,可以尽情捣蛋,要不然怎么说“你这个捣蛋鬼”呢。

    但女孩不行,毕竟细菌是无孔不入的。

    女孩子这么做的话,叫什么

    女娲么?

    看我只手补天裂。

    双击666。

    秦泽不太高兴被人偷拍,但又不好冲过去要求人家删除,毕竟他强制删除的话,估计明天就会出现负面新闻的报道。

    所以当明星,有时候确实很累,付出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“他,他看我了,”李悠惊叫一声,有几分欢喜,有几分忐忑:“他会不会过来摔我手机呀。”

    这时,秦泽朝她招招手。

    “哇,他是朝我招手的吗?”李悠环首四顾,边上并没有人:“我要不要过去,过去之后,我以什么姿势递手机好?”

    “去啊,快去,近距离接触大佬。”

    “主播你快过去啊,发什么傻,我要看秦泽素颜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快去,镜头对准点。”

    评论区一片怂恿。

    直播间的观众比她还激动,顺带着刷了一波礼物,并让她赶紧过去。

    李悠怀着激动忐忑的心情,小跑着过去。

    等她走近,秦泽问道:“你在拍”

    看见面朝自己的手机屏幕后,笑容突然温和起来,语气也变的随和:“在直播啊。”

    心里想:mmp,竟然背着我搞直播。

    “可以吗?”李悠怯怯的问,一双眸子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秦泽道:“你是女主播?”

    李悠用力点头:“是的,我叫李悠,是咸鱼直播平台的小主播。”

    秦泽点点头,断了让她别拍视频的要求,一脸灿烂的笑容:“大家好。”

    他朝着镜头招手。

    下一刻,评论区的评论跳啊跳,礼物满屏爆炸。

    李悠满脸幸福。

    “你站一边,我要和朋友过招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李悠乖巧的站在凉亭边,看到裴南曼,眼睛一亮,立刻把镜头对准亭子里的众人,自来熟的打招呼:“大家好。”

    没人鸟她,少年们目光随意瞥来。

    (﹁“﹁)

    李悠讪讪的挪开镜头,亭子里众人的眼神,让她感觉到了来自大佬的凝视。

    像她这样活泼漂亮的女生,走到哪里都很受欢迎,但显然亭子里的人并不怎么热情。

    李悠看了眼手机,直播间里的观众正在讨论刚才惊鸿一现的漂亮熟女,有的说,那两个小妹子也好漂亮。

    张一航心里乐呵,哎呦,这小妹子来的还真是时候,他秦泽不是大明星么,看我在直播里吊打他。

    从身体角度看,三十出头的男人才是身体的巅峰期,少年和青年或许精力万盛,但力量方面不如他这个年纪的。然后是经验,经验这种东西更是需要长年累月的积累,秦泽怎么可能是他这种经过严格训练的“退伍兵”的对手。

    亭子里的少年少女们兴致勃勃的围观。

    咸鱼平台女主播李悠举着自拍杆,翘首企盼。

    秦泽朝着张一航点点头,示意他可以进攻了。

    他没沉腰下胯,浑身肌肉松散,云淡风轻的姿态,让张一航挑了挑眉头。

    他助跑几步,蓄力,出腿,朝着秦泽小腹直踹。

    秦泽还是没动,一脸平淡,如果他配上负手而立的动作,高人风范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当自己的脚快要踹上秦泽的小腹时,张一航嘴角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这一脚,我要踢的你把昨晚的酒吐出来。

    德玛西亚!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秦泽静如处子动如脱兔,他旋身避开这一脚,同时,腰部发力带动右腿,横扫!

    秦泽的腿扫在张一航的腰上,就像鞭子抽在沙袋上,发出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体重得有一百六十斤的张一航,瞬间被抽飞出去。

    秦泽这一腿,用了巧劲,才能把他抽飞,不然他会直接栽倒,然后重伤。

    毕竟我是能徒手碎骨瓷杯的大佬。

    张一航落地摔倒,在地上蜷缩成皮皮虾,他先是感受到一种窒息般的痛苦,是真的喘不过气来那种。随后左腰传来剧痛。

    我的腰子。

    我的腰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