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五百四十七章 切磋和直播
    张一航眉头紧皱,他脑壳上被叮了一个大包,脖子上也被叮了一口。疼倒是其次,关键是受了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小子皮,非要去捅马蜂窝,就不会出这么糟心的事。

    可恨的是人家只是胸口被叮了一个包,换成女人,没准还开心一阵子呢,不花钱买疗效,分分钟自信做女人。

    他被叮在脑门上算怎么回事,头角峥嵘?

    张一航满肚子的闷气,不悦道:“有空在那里瞎聊天,想想怎么把马蜂窝给处理了吧。”

    秦泽回道:“公园的工作人员已经搞定了。”

    姓王的工作人员点头:“我同事会弄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耸耸肩,“就是嘛对了,你能不能教我说几句四川版普通话,我回家逗我姐姐,她肯定笑成皮皮虾,老可爱了。”

    老王一听,也来兴趣了,“可以可以,你想翻译什么?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一拳打死你这个嘤嘤怪。”

    老王:“”

    这个叫我怎么翻译?四川的老乡在哪里,指点一下。

    张一航这辈子最痛恨两种人,一:自以为是的人,有点小成就便觉得自己吊炸天,目空一切,动不动就抬头望天。

    二:整天在评论里说“一楼说的有理”、“一楼真相了”、“一楼太特么对了。”然后评论数量还贼多,这要是逼死强迫症。

    辛辛苦苦翻到一楼,一楼蛋都没说。

    顿时心态爆炸。

    秦泽就是前者,赚了点钱,就觉得自己天上地下唯我独尊,实际上对力量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而且,秦泽还和他看上的女人关系暧昧不清。

    裴南曼都没给他擦肥皂水,光给秦泽擦了。

    擦个肥皂水还要秀一下。

    我丢块肥皂,你敢捡吗?

    张一航阴阳怪气道:“没几把刷子,就别做多余的事,捅个马蜂窝都不会,害的别人被马蜂蛰,不知道说声对不起吗。”

    秦泽挠挠头:“我没说吗?喂,我没和你们说对不起吗。”

    少年少女们回他:“说了呀。”

    他们都是我的人。

    秦泽朝张一航耸肩:“说了呀。”

    张一航大怒,他算看出来了,秦泽是故意找茬呢,他唯独没和自己说对不起。摆明了蔑视他。

    懂了。

    他果然和裴南曼关系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这种人,处处与作对,就是传说中的脑残反派。

    看我找机会打他脸。

    你一个没背景没权力的小子,跟我闹哪样呢?

    分分钟让你了解世界的恐怖。

    李东来插嘴道:“秦哥身手了得,这次栽了。”

    身手了得?

    张一航“嗤”一声笑出来。

    笑声里充满了不屑,他也没掩饰自己的不屑。

    秦泽道:“这件事是我不对,天这么热,要不我给张哥买橘子去,就当赔礼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就懂事了张一航反而愣了愣。

    老王“扑哧”一声笑了。

    他的笑声还没停,零零散散的笑声紧随而至,几个小家伙也没憋住,跟着笑出声。

    就裴南曼和张一航有点懵逼,有什么好笑的啊。

    现在的小孩真是看不懂。

    虽然不理解买橘子有什么好笑,但绝对话中有话,张一航脸都黑了,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,被人当猴儿耍。

    不过裴南曼在边上坐着,他也不好表现的太“不懂事”,在心里把秦泽打入死牢,准备秋后问斩。

    “好无聊。”陈清袁步伐轻盈,像只小麋鹿,来到秦泽身边:“秦哥,我们去骑马吧。”

    森林公园好玩的东西很多,骑马、卡丁车、划皮艇、彩蛋射击等等,而且还有很多风景优美的区域。

    秦泽扭头看她,小麋鹿很漂亮,而且是一只不做头发的小麋鹿。

    秦泽没骑过马,觉得可以尝试一下,正要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徐建,咱们来练练手。”李东来突然推了身边的一个少年一下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戴眼镜的少年,忙摇头:“不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嗤笑道:“废物,让你一只手,敢不敢?”

    他如此咄咄逼人,那个少年脸色有点难看。

    “李东来你又想打人吗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死了,总是没个消停。”

    少年少女们在边上或劝,或埋怨。

    裴南曼皱眉:“东来!”

    李东来不管,梗着脖子:“孬种,来不来。”

    戴眼镜的少年没说话,求助的目光投向张一航。

    张家不止和李家关系好,在沪市同样有很多“同盟”,戴眼镜少年的大伯和张一航父亲是战友。

    所以张一航才能混在李家的朋友圈里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张一航见状,笑呵呵的出面打暖场:“好好说话,你们都是朋友对吧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回呛一句:“关你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这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李东来不依不饶,而戴眼镜的少年根本不敢跟他“对练”,李东来是出了名的刺头,打架特别厉害。

    张一航望了眼裴南曼,她满脸不悦,她是在烦恼熊孩子难带吧。

    其实裴南曼只是碍于外人在场,不好动手揍李东来。

    就像孩子在外面不听话,家长最多呵斥,很少会在外人面前动手打孩子。

    “这样,你想练练手,我跟你来。”张一航说:“我是练过的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张一航呵呵道:“算了算了,不欺负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最受不了激,瞥见他眼中暗藏的不屑,当即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离开凉亭,在路边分立对峙。

    裴紫琪拉了拉裴南曼的胳膊:“小姨,他又发什么神经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拍拍她的手,“别理他,皮痒欠揍。”

    亭子里的少年少女们转而扮演吃瓜群众,兴致勃勃看热闹。

    李东来刚才的挑衅如果视作打架,那现在就是纯粹的乐子。

    李东来沉腰下胯,这是秦泽教他的最基本的马步,打架首先下盘要稳,站的稳,出拳才能稳。

    他稳住下盘后,直拳出击,打向张一航的胸口。

    张一航侧身躲避的同时,抓住李东来的手腕,用力一拽,双方力量根本不在一个档次,李东来被拽的一个踉跄,继而被张一航伸出的脚绊倒,摔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李东来不服气,起身再打,没过几招又被撂倒。

    完全是单方面的吊打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摔倒,是小腹被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李东来一时没能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”张一航那一脚算是惩戒这小子说话狂妄,装作失手的样子,伸手过去想扶。

    但有只手比他快,先一步把李东来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啧啧,水平有点下降,这几天松懈了。”秦泽轻轻拍了拍他身上的尘土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东来轻声道:“那小瘪犊子说我小姨屁股大,摸一下肯定很爽。”

    刚才戴眼镜的骚年和边上一个要好的哥们说悄悄话,被李东来给听到了。

    他说李东来这小姨贼漂亮,屁股大,摸一下能爽死你。

    骚年和骚年之间的骚话,每个人都说过,每个人都对偶遇的、身边的美女评头论足过。

    很正常的事,可被当事人的家人听见,那就会很尴尬,会吵架,会打架。

    李东来怒道:“就这家伙多事,真想揍他一顿,可我打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秦泽在他肩膀轻轻拍了一下,朝着张一航笑道:“厉害,真的是练过的啊,那,咱们过几招?”

    惊喜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。

    张一航振奋不已,我都已经把你打入死牢了,结果你自己又跳出来蹦跶。

    也好,就当做问斩前收的利息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吧,我下手没个轻重的,曼曼噢。”他说着,以亲昵的语气和表情,回头问了裴南曼一句。

    裴南曼淡定的坐在那里,脸上更没有小相好要被揍的焦急。

    还朝着张一航露齿一笑。

    张一航松口气,他确认了一件事,这个年轻人和裴南曼的关系并没有好到那种程度。

    或许只是两个稍稍互有好感的“朋友”,友达以上,恋爱未满。

    哼,像这样的竞争对手,他可以打十个。

    张一航参过军的,而且不是那种义务兵,他受到的训练不是一般的义务兵能比。

    况且,在中学时,他就是刺头学生,跟着当时年级老大侯龙涛混过。

    用当时道上流行的话评价:侯龙涛老大极具个人魅力,讲义气,是个好老大。

    麾下六个兄弟个个悍勇,打遍全校无敌手。

    张一航那时候并不起眼,看着侯老大在学校称王称霸,羡慕的想:我何时能像他这样优秀。

    于是投入到侯老大麾下,成为马仔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他依然风光,而当初的侯老大,凉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没有一个好老子,读书的时候就别浪,年少不努力,长大送快递。

    打架向来是张一航的拿手本事。

    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。

    凉亭不远处,一个打扮时尚的漂亮女孩,举着自拍杆,镜头对准凉亭这边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里是一个直播间,评论区飚起一大片的评论,屏幕上各种礼物划过。

    “诶,秦泽好像要和那人打架,咱们先别过去,偷拍一会儿。”女孩甜美的声音说:“我得走远点,不然他可能会冲上来摔我手机。或者我装成一个自拍的游客,偷偷接近。”

    女孩看了屏幕,“我决定冒死接近,大家把礼物刷起来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可她看见屏幕里几乎一模一样的评论内容,不由的愣了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