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五百四十五章 我们相互取暖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李东来呵呵道:“看你这头发长见识短的模样哦,我的傻妹妹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咬牙道:“你说清楚点。”

    她也忍李东来很久了,说不出几句话就阴阳怪气,或话里藏针,或口花花。

    让人忍不住想揍他。

    都是秦泽那里学的,裴紫琪暗暗想。

    没出息的李东来,努力把自己打造成秦泽小号吗?

    不管男孩还是女孩,能在青春期遇到一个值得自己去模仿、学习的好榜样,是件值得庆祝的事。

    可惜裴紫琪觉得他模仿的路数有点偏,把秦泽口花花和偶尔犯贱的臭毛病给模仿的惟妙惟肖,而秦泽的才华、能力却模仿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举个例子,前段时间,小姨督促李东来学习,买了很多大学的教材,让人半个月内看完一本教材,她要抽查内容。

    结果李东来一个星期就看完了,裴南曼欣慰而惊讶的说: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李东来当时趾高气昂,鼻孔朝天的模样,很男人的语气:“秦哥说了,男人不快,怎么会有性福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打的那叫一个凄惨啊,从客厅打到房间,整个别墅都回荡着李东来的哀嚎声。

    裴紫琪记事起,小姨这么揍哥哥的次数,一只手都数的过来。

    最近那次是在初中时,在狐朋狗友的怂恿下,掀了女班主任的裙摆。

    那几年的李东来就是一个无法无天和父亲怄气,自甘堕落的叛逆少年,混的不要不要。

    李东来不知道妹妹丰富的内心戏,顺便回顾了一下他的黑历史,自顾自道:“苏钰小姨以前是在她自己家的投资公司上班的知道吧,后来跟着秦哥出去自立门户。他俩的关系非比寻常。以前每个周末都要约小姨出去玩,现在周末小姨在家里的时间多了,这说明有人占据了苏钰小姨的周末时间。再结合小姨的电话,傻子都能猜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早说过啦,秦哥对陈清袁这样的黄毛丫头不感兴趣,他只对成熟的大姐姐有冲动。陈清袁那丫头没戏,等她长成小御姐,秦哥没准孩子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神色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如果秦泽真的和苏钰好上,那陈清袁是半点希望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尽管陈清袁很漂亮,但苏钰更精致、成熟,那双大长腿,连裴紫琪都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而且,陈清袁只是普通的高中生,学习不好不坏,苏钰则是海归,是叱咤风云的女强人,管理着一家公司。

    这根本没法比,直接打gg吧。

    “小姨心软了?”李东来嘀咕道:“我还是蛮想看秦哥挨揍的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盯着他,撇嘴:“小姨可打不过秦泽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。”李东来惊奇的看她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小姨有多能打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的背景,做为最亲近的亲人,李东来和裴紫琪多少都听说过,因为那也是他们母亲的背景,裴南曼不会瞒着。

    关于裴南曼的身手,李东来是亲眼所见,裴南曼名下有一家搏击俱乐部,里面有教跆拳道、教散打等多种培训班。

    李东来有次跟着她去玩,亲眼见到在一场切磋中,小姨把俱乐部里的三个教练打的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那都是学过几手把式的教练,一个能打好几个普通人那种。

    李东来幼小的心灵顿时受到冲击,发誓要和小姨一样学一身本事,笑傲校园,行侠仗义。

    但小姨不允许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当初被秦泽打服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想跟着秦泽学几手,秦泽也确实教了他几手,李东来平时能吊打两三个同龄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啊,我怎么不知道。”李东来不相信。

    虽然秦哥很厉害,但终究不能和心目中的“女战神”小姨比。

    裴紫琪呵呵道:“这你都不知道?我愚蠢的哥哥呦,你的见识和你的头发一样短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:“”

    裴紫琪反击后,得意洋洋:“就那天我生日,你醉的不省人事,秦泽帮你扛回房间那天。我让他上楼帮小姨收衣服,自己躺沙发上睡着了。等小姨回来,上楼,没多久,我就听见乒乒乓乓的声音,上去一看,他俩在打架,可凶了,小姨的裙子都给他撕开啦,还被她压在沙发上肆意凌辱。”

    “肆意凌辱?你确定是肆意凌辱?”李东来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。”裴紫琪回忆起那晚的景象,脸蛋微红,比了个手势:“他把小姨这样按在沙发上,还扛着小姨一条腿,小姨裙子都给他撕裂了,都走光了。可小姨打不过他,只能承受他的玷污。”

    玷污?!

    李东来:(°Д°)

    你的修辞手法还真是高潮迭起。

    “我看小姨被欺负,就冲上去帮忙,又抓又咬的。”裴紫琪恨恨道:“小姨后来说是切磋,但我觉得秦泽就是借机吃小姨豆腐。要不然他干嘛扛我小姨的腿,直接把小姨揍趴下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震惊不已:“小姨真的输了?!”

    裴紫琪点头。

    乖乖,原来秦哥教我的时候,还留了好几手。

    又等了半个小时,裴南曼还没过来,裴紫琪困意上涌,直打哈欠。

    “小姨怎么还没出来,我想回去睡觉了。”裴紫琪道。

    李东来犹豫一下:“你要不睡我这边吧,我不困,还能等,小姨出来后,我去你房间睡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想了想,点头。

    她掀开被子钻了进去,蜷缩成小小的一团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喜欢秦哥吗?”李东来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裴紫琪一愣,呸道:“作死啊你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点上一根烟,猛抽一口,吐出来,望着灯光中缓缓升腾的青烟,眼神恍惚,“其实是喜欢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秦哥长的帅,能力才华样样不缺,不正是女孩子心中的白马王子么。就像陈清袁那样,不可自拔的喜欢上他。说起来,你和秦哥认识的比她早。哦,我不是白学家,全世界的白学家都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你对他真的不屑一顾,正因为你表现的不屑一顾,我才明白你可能是喜欢他了。没什么大不了,谁青春期不会憧憬某个大哥哥大姐姐呢。我也憧憬过苏钰小姨的,想着将来也要娶一个像她那么漂亮又高冷的老婆。但我知道,那只是一个憧憬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可别像陈清袁这样陷的这么深,我不太喜欢她这样,因为爱的太卑微。上次咱们组团刷《大话西游》的电影票房,我上厕所出来的时候,看见她在外头的洗手台上哭了,哭的很惨。她这人就倔,和父母怄气是倔,喜欢秦哥也是倔,死认理。可喜欢一个人不受控制,不喜欢一个人,同样是不受控制的。不能因为秦哥不喜欢她,就觉得他无情、冷漠。”

    “秦哥已经和她说的很清楚了,可她自己硬是飞蛾扑火,哭的这么惨,怪谁?”李东来幽幽叹口气:“可我不想你也有天哭的这么惨,你是我妹妹,我宁愿你负别人,也不愿别人负你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愣愣看着他。

    李东来道:“你说秦哥是不是有毒啊,怎么一个两个的,小姑娘都这么喜欢他?我不就是长的没他帅,才华没他多,脑子没他好,唱歌没他棒,挣钱本事没他强,气场没他强,打架没他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些,我和他有什么区别?哪里不如他了吗,可我现在还是只童子鸡。”

    特么的,我要这铁棒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。”裴紫琪掀起被子,盖住头,略带哽咽的声音:“谁喜欢他了,我喜欢谁都不会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彻底安静下来,李东来独自发呆,听着裴紫琪轻微的鼾声,思绪飘飞。

    在走廊尽头的那间豪华亲子房里,那一家三口此时应该入眠了吧。

    他想象着里面的场景,那个总是处处找茬的熊孩子,正幸福酣睡。那个一直不喜欢他们兄妹俩的后妈,轻轻拍打着儿子的背脊。身边,是威严沉默的父亲,靠在床头,看杂志或者党政新闻。

    母亲在他小学那年就去世了,父亲半年后再婚的,是奉子成婚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,李东来没法原谅父亲。

    父亲说这是为了你和紫琪好,你们年纪太小,不能没有母亲的照顾。

    李东来当时大声说:你就是见异思迁了,说不准还出轨了呢,要不然那个女人肚子里的杂种是怎回事,你这个人渣。

    父亲当场打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小姨说过,父亲当年是把母亲骗走的,母亲丢下偌大的家业不顾,跟着他跑来沪市,人生地不熟,还差点姐妹俩决裂。

    母亲那么爱他,可他又做了什么?

    这么缺女人吗?

    没女人活不下去吗?

    母亲死后才多久,半年时间,那女人怀孕已经三个月。

    于是后妈过门后,李东来就各种闹,各种找茬,看着她受委屈的模样,洋洋得意,像是在捍卫领地的小雄狮。

    他以这样的方式和父亲怄气。

    可闹了这么多年,只是在不停的消耗父亲和奶奶的耐心而已。

    这些年李东来也看明白了,女人是真的心机婊,她不像其他后妈那样言辞刻薄,甚至虐待继子继女,她为自己塑造了一个柔弱后妈的形象,默默承受着继子的刁难和任性,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她甚至从来不对裴紫琪和李东来恶语相向,但当儿子出生后,渐渐长大,小崽子就各种找茬报复李东来和裴紫琪。

    不管吃亏不吃亏,到最后都要嚎啕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父亲对此冷眼旁观,小儿子使坏他不管,大儿子揍小儿子,他也不管。

    最后肯定是李东来或者裴紫琪被奶奶呵斥。

    在一个家庭里,大的欺负小的,不管什么原因,家长肯定要责骂大的。

    因为你是哥哥、姐姐,你就必须要有哥哥和姐姐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东来不恨后妈,只有不屑。他和裴紫琪又不是女人亲生的,没哪个后妈会喜欢刁难自己的继子,又不是圣母。

    他只是无法原谅父亲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心结最难解。

    父子间的心结。

    情侣间的心结。

    他和裴紫琪虽然经常吵架,斗嘴,各自戾气都重,但其实感情很好的,就像当初他在ktv被人打的像条狗,裴紫琪会尖叫着第一个冲上来。

    而裴紫琪要是受到伤害,他也会不顾一切的和对方拼命。

    用矫情的说法:这个世界很冰冷,我们彼此抱团取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