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五百四十四章 我给你脸了是吗
    何等忘恩负义的女人啊,年纪不大,却生了一副蛇蝎心肠。

    秦泽艰难的扭回头,看向裴紫琪,请把我的一千块钱,还回来。

    混蛋。

    他在看裴南曼,她俏脸如罩寒霜,少见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秦泽又看向陈清袁,希望她能帮自己化解尴尬。

    陈清袁瞄了眼裴南曼,自己都怕的要死,小眼神飘忽不定,支支吾吾道:“秦哥,我突然好困,我先回房间睡觉啦。明天再找你玩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何等浮夸的女人啊,前一刻还口口声声说爱我。

    蛋蛋后的爱情,果然廉价。

    我秦老爷生前也是个体面人,就没人愿意抢救一下?

    三个家伙很不仗义的撤退,临走前还假装懂事的说不打扰秦泽和裴南曼谈正事。

    裴南曼坐在李东来坐过的位置,冷冷凝视他。

    秦泽如坐针毡,倒不是怕裴南曼揍他,而是那种背后嚼舌根被人当场逮住的尴尬,脸皮火烧火燎的。

    “曼姐这么晚还不睡啊。”秦泽干笑道。

    裴南曼横了他一眼,“别多嘴,烧水泡茶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秦泽屁颠颠的跑去烧水。

    烧好水,秦泽从柜子里找出两个一次性杯子,就着酒店赠送的廉价茶然道:“不够吗?如果有男人勾搭苏钰,你怼不怼?她家里人给他安排相亲对象,尽管苏钰和他不认识,你怼不怼?”

    秦泽无言以对,我肯定怼啊,我怼死他我。

    曼姐果然是有大智慧的女人呐。

    轻松一句话,就把无数喷子口中的脑残配角扶稳扶正了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勾搭苏钰,王子衿,秦宝宝,秦泽肯定要怼死他们。

    万一碰到挂逼系统的宿主,那我咸鱼泽可能就变成脑残配角了。

    愿世界没有挂逼。

    “知道他是楠京人,我才死怼他的,反正我在沪市,他在楠京,井水不犯河水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犯了,你一个王家的女婿,怕他?”裴南曼嗔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是个水货女婿。”秦泽讷讷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裴南曼好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秦泽脸色顿时有几分尴尬:“王家不怎么喜欢我,虽然也没明面上说我什么,但我能感受到王家的冷淡态度。可能是我这种祖上八代都是泥腿子的平民,门不当户不对吧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分析道:“没当面冷嘲热讽,可能是人家的家教和涵养,但背后没给你使绊子,没找机会让你知难而退,说明王家也不是完全不接受你,大概觉得还需要观望一阵子。你只要猥琐发育,别浪,这事儿就没难度。”

    秦泽纳闷道:“曼姐,你竟然不幸灾乐祸?”

    裴南曼淡淡道:“苏钰能不能和你修成正果,我干涉不了。她自己现在也挺知足的,知道你不会始乱终弃。有感情,结婚证就不重要,没感情,结婚证就是摆设。我感觉你比我姐夫好。”

    秦泽默然。

    裴南曼怂恿道:“不想听听李家的八卦?不想知道为什么紫琪和东来对他们父亲成见这么深?”

    秦泽摇头: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我懒得操心别人的破事。”

    我自己的感情就一团乱麻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那个vr设备厂收购,进行的怎么样了。”裴南曼问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看他脸色,裴南曼心里有数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实业难了吧,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?”裴南曼报复心的语气:“果然嘴上没毛办事不牢,白瞎了我一个亿。”

    秦泽不服,回怼:“我嘴上没毛,但我下面有毛啊。老多了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柳眉倒竖,狠狠的踹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脸了是吧。”裴南曼寒声道:“我这个老女人是不是看起来很好欺负?”

    秦泽:( ̄ ̄;)

    口花花是种病,要改。

    秦泽揉了揉小腿,看向裴南曼的女士小皮鞋,贼特么疼啊。

    把收购厂子的任务交给舅舅,其实他藏了小心思。或者说小布局。

    至于是什么局,他不能和裴南曼说。

    隔壁,李东来的房间。

    陈清袁刚刚被她爸一个电话召唤走了,就剩下兄妹俩待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裴紫琪穿着一条热裤,两条白嫩嫩的腿盘坐着,在床上。

    李东来坐在书桌边抽烟。

    裴紫琪怒道:“李东来,你能不能别抽烟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翻白眼:“我的房间,凭什么不给抽?小姨都说了,抽烟可以,节制就好。再说我已经是成年人了,可不像你这种未成年人,我就算找女朋友都没事,但你高中没毕业,你敢找男朋友?看小姨不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哈哈两声:“就你还找女朋友,二愣子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火了,“你说谁二愣子,信不信我揍你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小脸一扬:“来呗,谁不敢谁是狗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呵呵道:“是是是,我是狗,那你是小母狗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被噎的哑口无言,心酸又愤怒,自从秦泽来了以后,她吵架就吵不过李东来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李东来愣了吧唧,太粗俗的脏话不敢说,怕被小姨揍,嘴炮一直处在下风。

    现在李东来打嘴炮可厉害了,话里藏针,骂人不带脏。就像有人给他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似的。

    裴紫琪跳下床,赤着脚丫子,狠狠踹了李东来一脚。

    李东来就任她踹,最多翻个白眼,在这方面,他比秦泽要绅士多,换成秦泽,二话不说,先一招摔碑手把姐姐拍翻,然后骑上去啪啪啪。

    秦宝宝就像条丰腴的美人鱼,在弟弟胯下扑腾,但弟弟胯下有定海神针啊,任她如拼命都掀不起浪花儿。

    见妹妹踢完人,气消了,李东来扑到床上,把电视机静音,竖起耳朵,听了一阵子。

    又跑去阳台瞅了瞅隔壁,一脸纳闷:“小姨竟然没揍秦哥,小姨应该忍他很久了。我有次偷听到她和苏钰小姨打电话,小姨说:那家伙就是欠揍,我忍他很久了,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早就揍死他了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大惊失色:“秦泽和苏钰小姨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