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五百三十九章 敬酒
    秦泽觉得自己可能得罪这个叫毕方的女孩了,因为她不光那眼睛瞪她,而且脸上写满了不快。

    只是普通的玩笑话呀这姑娘这么开不起玩笑?

    或者对自己的名字比较敏感,讨厌被人开玩笑?

    这样的人是有的,比如:陈二狗、李二蛋,杜子腾、郝牛碧、鲁一发、任八千

    尤其最后者。

    但毕方这个名字还好呀,还特么蛮有凶气的。

    抬头挺胸的把大名报出去,如果对方是洪荒的死忠粉,还能起到肃然起敬的效果。

    可惜秦泽不是洪荒粉,听到这名字就像调侃。他也不是凡人粉,更不是轮回粉,他看的书很杂,年少时梦想能像阿宾那样优秀,上了高中希望能认识雯雯那样热情奔放的女同学,后来又觉得像侯龙涛那样兄弟成群,抽烟打架的,才是真男人。

    等到年纪稍大点,品味有所提升,又开始向往*和朱颜xue的世界,感觉穿越挺带感,成了穿越文的死忠粉。

    上了大学之后,世界观成熟了,明白自己只是一条咸鱼,咸鱼到哪里都是咸鱼,正如社会上的败狗,哪怕穿越回二十年前,也只记得房价要涨,股市要坑,卖报小郎君要成至尊高,仅此而已。别指望他能吊打黑猫,脚踏企鹅,有这能耐,就不是败狗了。

    于是痛定思痛,秦泽告别了打野之王刘备。

    陈清袁见他愣愣出神,以为他尴尬了,便恶狠狠的剐了眼毕方,埋怨对方让自己的盖世英雄失了面子。

    “海泽王大人,这个汤老好喝了。”陈清袁俯身,给秦泽舀了碗汤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秦泽客气的接过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跟我客气什么。”陈清袁蹙小眉头,不高兴的模样。

    秦泽沉默片刻,皱眉:“别瞎哔哔,倒酒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立刻眉开眼笑,给秦泽倒酒,夹菜,乖巧坐在他边上,像个漂亮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苏钰,苏钰,我找到你的接班人了。

    她其实是你失散多年的妹子吧。

    这一幕,难免让同桌的同龄人男默女泪,毕竟惦记着陈清袁这颗小白菜的少年还是很多的,而对秦泽有好感的女孩,估计更多。

    秦泽从一开始的不耐烦,到后来最难消受美人恩的苦恼,再到现在的淡然处之,心里路程变化极大。

    并不是喜欢上陈清袁,或许有点好感,毕竟软萌软萌的妹子,就算是姐控的他,也很难反感起来。只不过距离喜欢还早着,更谈不上爱情。

    他觉得等陈清袁年纪再大点,懂事点,世故点,这份青涩的爱情就会渐渐遗忘。过几年后,他俩能相逢一笑,聊聊天,就很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,秦泽并不是特别了解陈清袁,所以不知道她的脾气有多犟,她其实是个死认理的傻姑娘。

    秦泽无形中成了少男少女们的焦点,话题总是围绕着他,女孩子好奇的问这问那,不经意的把话题扯到他身上,或者提出各种烦恼,然后眨着眸子,询问秦泽自己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比如:人家都不想谈恋爱,但追人家的男孩子老多了,秦泽,你们男人都这么讨厌的嘛。

    秦泽说,哪里哪里,我们男人不讨厌,我们男人只是比较有求知欲,喜欢探人深浅。

    又比如:秦哥,你写歌真的好快,太惊人了,人家好崇拜你,网上都说你是快枪手,可我觉得你是机关枪手。

    秦泽说,只要不是狙击手,我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阴魂不散的快枪手,我这辈子还能摆脱这个称号吗。

    我要金盆洗手,再也不写歌了。

    还有比较关心他私人生活的,问他到底有没有女朋友。

    秦泽没回答,毕竟这种事比较敏感,他看一眼陈清袁。

    后者心领神会,边帮秦泽剥皮皮虾,边脆声说:“你别急,我争取早点做你们嫂子好吧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不漏痕迹的扫了陈清袁一眼。

    “东来,暑假有没有兴趣来我公司打工?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秦哥,专业不符啊。”李东来挠挠头。

    秦泽反手一个头皮,“考了个二流大学,可把你得瑟的,人生中最大的两次考试,你已经过去了。可你的人生还没开始,没踏上社会之前,你永远不要为自己的微末成为沾沾自喜。”

    面对秦泽的叨叨叨,李东来不敢有半点不耐烦,一:本就来敬重秦泽。二:他怕秦泽一巴掌呼死他。

    李东来笑嘻嘻道:“是是是,好好学习,天天想上。我铭记秦哥你的教诲。”

    秦泽哭笑不得,他没想到以前侃大山时偶尔蹦出的一句骚话,让李东来记到现在。

    以后在学生面前,还得尽量控制,不要骚话连篇。

    不然以后见面,小污见大污,你一句骚话,我一句骚话,说相声吗?

    秦泽在陈清袁的“服侍”下喝酒吃菜,与小他五六岁的少年们聊天,相处的还算融洽。

    除了名字叫毕方的大佬,不怎么爱搭理他,偶尔搭腔,也是在无形中刺他几句。

    秦泽就纳闷了,几个意思啊,咱们一没仇二没怨,老跟我别苗头干嘛。

    裴紫琪道:“毕姐姐,你帮我把黄豆炖猪蹄转过来,我盛一碗。”

    毕方转着菜,说道:“猪蹄都没啦,只有黄豆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道:“黄豆也好吃,炖的烂,特别香。”

    突然吐了吐舌头,嘿嘿笑:“就是吃多了容易放屁。”

    毕方闻言,笑了:“你们吃多了就放屁,我不放,我光打嗝。”

    话里的潜意思:我是小仙女,我不放屁。

    秦宝宝就经常这样说,我是小仙女,我不放屁。我是小仙女,我没有眼屎。我是小仙女,我牙缝里从来没有韭菜。

    秦泽心想,机会来了,咳嗽一声,假装探讨的语气:“可能是屁迷路了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:“”

    毕方:“”

    桌边一片低低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叮!”手机响了一下。

    秦泽掏出手机查看信息,裴南曼发来的:“去给我姐夫敬酒,让你过来是蹭吃蹭喝的吗,一点眼力劲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秦泽遥遥望向裴南曼,恰好,她也在看他,两人目光相视,裴女王用力剐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样会显得我势力,溜须拍马。可是曼姐这么说了,我就勉为其难”秦泽回复。

    陈清袁偷偷凑脑袋过来看,秦泽轻轻拎起她晶莹的耳垂,笑道:“小小年纪,拿学来的偷窥坏习惯?”

    陈清袁理直气壮道:“我妈妈以前就这样看我爸的手机呢。”

    秦泽哈哈道:“你爸妈关系肯定不好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小脸黯然,咬着唇。

    秦泽低声道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从来不和他生气,摇头,“秦哥说的对,我爸妈就是关系不好嘛。”

    秦泽摸了摸她脑袋,像哥哥抚摸妹妹那样,然后把喝了一半的雪b倒入陈清袁的酒杯里,“你让服务员给你换个杯子。”

    他给自己满上一杯白的,端起,朝主桌走去。

    陈清袁看着身前的玻璃杯,里面盛满透明的,冒着气泡的雪b,她舔了舔舌头。

    要不要喝一口?

    不行不行,太痴女了。

    但是,又好想喝,要不然抿一口?

    这时,她撞见裴紫琪哀其不幸恨其不争的无奈眼神。

    顿时小脸通红,招手道:“服务员,帮我换个杯子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撇嘴道:“留着呗,偷偷装进你的保温杯里,趁着没人注意,快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被她调侃的脸蛋更红了,瞪眼,心虚道:“你别瞎说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哼哼唧唧:“你喜欢他什么,花痴成这样,人家根本不喜欢你,值得吗?值得为他犯花痴吗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道:“好奇怪哦,我喜欢他是我的事,和你有一包姨妈巾的关系?”

    裴紫琪:“我是为你好知道伐,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翻白眼:“你少来,你闺蜜又不止我一个,怎么不去劝别人,老干涉我的恋爱自由。裴紫琪,你心里在想什么需要我说明白吗?秦哥又帅又有魅力,我是女人,我喜欢男人,我凭什么不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怒道:“我知道看不惯你这么傻,你不领情就算了,还乱七八糟的瞎扯,再也不管你了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“呸”道:“拜拜啦您呐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桌底相互掐了几下,都疼的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李东来道:“秦哥找死老头敬酒去了,别啊,秦哥怎么能对恶势力低头?”

    裴紫琪嗔道:“你才恶势力,你全家都是恶势力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一愣,“是啊,我全家都是恶势力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:“”

    毕方呵呵道:“你爸可是出了名的不给面子,别人敬酒,最多点头个,不碰杯,端酒杯抿一口算是给人面子了。咱们猜猜秦泽有没有让你爸抿一口的面子?”

    其他众人若有所思,李东来和裴紫琪则沉默。

    以他们老子的性格,点个头顶天了吧。

    都知道李市长是出了名的务实,不喜酒桌应酬,那些在酒桌上喝酒当喝水的酒桌文化,到了人家这种级别,早就没用了。

    沪市市长,再往上,就中央了。

    这个层面的交际运作,根本不兴酒桌文化这一套了好嘛。

    这边,秦泽端着酒杯走向主桌,他的举动,同时引来不少人的关注,比如李东来那桌小辈,还有主桌几个叔叔辈。

    秦泽一口闷:“李市长,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火辣辣的感觉如同烧刀子,先是味蕾爆炸,既然喉咙火烧火燎。

    酒很好喝,但也难喝,看你会不会喝。

    当然,像广告上说的:入口柔,一线喉。

    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入口柔的,那是另外一种东西。

    一线喉,更厉害了,一般人做不到深喉。

    小辈们朝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叔叔辈的中年人,饶有兴致的看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