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五百三十七章 李家
    射慧,射慧!

    rbq,rbq。

    一路上,秦泽变的沉默寡言,偶然斜眼瞥一下裴南曼。她躺在半斜的座椅上,闭目养神,五官立体感十足,非常漂亮。

    今年应该有三十一的她,成熟、冷艳、凌厉,年轻的、社会阅历浅的男人,直面她时,恐怕会感觉一股压力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秦泽当时在黄浦江边初见她,就感觉到那种似有若无的压力,像极了中学时的女班主任,忍不住就想低头。

    当时觉得,这样的女人,能配的上她的,只有事业成功,风度翩翩,三十出头且英俊帅气的男人。

    秦泽不禁想象起来,豆蔻年华的裴南曼,多一份清纯,有一双秋水荡漾的明眸,看到墙角的蔷薇花时,嘴角荡起烂漫纯真的笑容,她们那个年代,或许还会扎两条麻花辫。

    他理想中的,具有时代感的文青女,应该是裴南曼这样的(想象中),绝对不是行走的包子王子衿。

    民国时期的女学生服,蓝色的对襟衫,黑色襦裙,一双绣花鞋,两条麻花辫。

    最好怀里能捧着一本书。

    苏钰、姐姐、王子衿都不行,现代化气息太重,唯一能让秦泽yy一下的,就是裴南曼这样的“大姐姐”。尽管她出生的时代,儒衫襦裙早就成为过去式,湮灭在历史长河中。

    要是能像岛国那样,在某个特定节日,妹子们都穿汉服,那绝对是难得的盛景。

    崇明有很多农家乐,而且做的很不错,还有森林公园,风景极佳。好玩的娱乐设施更是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抵达酒店时,差不多快八点。

    秦泽和裴南曼停车,下车,他站在夜色中顾盼,没见到什么超级豪车之类的。但留下了一下几辆经济型轿车,车牌号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目的地是一家极气派的酒店,占地面积极广,除了提供住宿,还能供公司组织旅游、开会等活动。

    一辆白色的摆渡车停在门口,工作人员招呼道:“两位请上。”

    晚饭设在二楼,穹顶高远,一盏盏小灯像是星辰点缀在天花板,簇拥着中央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。

    二楼的大包间规模不宽敞,但很装修很精致,摆了三桌。

    大人们坐一桌,孩子和女人坐了两桌。

    这次来森林公园玩的并不止李家,还有其他几家地位不低,关系极好的。

    用古代的话来形容:世家之交。

    用现代的话说:政治同盟。

    裴南曼说,李家老太太身体痊愈,出门散心,这当然是其中一个原因。但这次出来玩,不仅仅是散心而已。

    你可以把它理解成“朋友间的叙旧”,只不过有资格入席的,都不是普通人就是。

    靠左的那一桌,除了李东来和裴紫琪在座,还有几个秦泽面熟但如今未必叫的出名字的少年少女。

    至少有两个他是认识的,小迷妹陈清袁;“姐姐我晕奶”的毕国伟。

    还有几个是裴紫琪生日时出场过的少年少年,不过,一直苦苦追求陈清袁的杨令东并不在。

    他或者他家还没资格来这里。

    陈清袁母亲是做生意的,父亲在体制里,但屁股下面的位置不算高,真正的大佬是陈清袁的外公。

    毕国伟喝了口果汁,小声道:“东来,晚上开车出去玩吧,崇明有什么意思,找个酒吧都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一桌小辈,有一半未成年,果汁和椰汁是标配,尽管早就学着抽烟喝酒,但没人有胆子敢喝哪怕啤酒,更没人敢掏烟。

    毕国伟刚说完,就被他姐姐敲了个板栗,“你敢溜出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道:“我和秦哥说好,大二之前,不去酒吧,不过咱们晚上可以凑一起打牌,过过手瘾。腰包不鼓的不要来。”

    毕国伟姐姐毕方,闻言,好笑道:“不让你去酒吧,却让你打牌?你这个秦哥怕不是个智障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智障。”中间隔着毕国伟、李东来、裴紫琪,但陈清袁听的清晰,幽幽的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片子,说谁呢。”毕方瞪她。

    “说谁不重要,谁接谁尴尬。”陈清袁面无表情的吃肉。

    陈清袁和毕方认识,但不太熟,毕方见过陈清袁几次,那会儿她还是个清纯jk,却学着女人化妆,戴美甲,浑身上下透着蛋蛋后就是我,我就是蛋蛋后的骄傲和目空一切。

    在毕方这个九零后眼中,简直深恶痛绝的恨不得人道毁灭,然后回炉重造。

    社会的发展过程中,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:70后批判80后,80后觉得90后脑残,90后觉得蛋蛋后无药可救。

    规律是:上一代批判下一代。

    下一代都不是上一代的孩子,你见过当父母的,批判自己孩子那一代是脑残,无药可救的?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其实是一种“看到了当初的自己”那样的羞愧和厌恶,就像我们小时候做一些自以为很帅很牛叉的事,多年后,回想起来,羞耻的恨不得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80后看到脑残的90后,觉得看到了当初的自己,分外羞耻,再就是“岁月老去”的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90后看蛋蛋后,亦然。

    不信你看着,十年后,蛋蛋后会抨击10后脑残,无药可救。

    而8090不会,因为他们是10后的老子。

    李东来咳嗽一声,在中间做调和剂,解释道:“我秦哥说,混酒吧没意义,除了浪费青春和时间,没半点卵用。但打牌不一样,玩的是记忆力、牌技、逻辑能力。这就和那些看着成绩差,其实很会玩,而且玩的好的孩子,特聪明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道:“秦哥是这么说的嘛,那加上一个,晚上我也要玩,去谁房间?”

    裴紫琪道:“来我房间吧。”

    毕国伟道:“我建议玩狼人杀,或者杀人游戏,更有意思,更考验逻辑推理能力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少年少女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排除开好车混酒吧,以及一些同龄孩子想都不敢想的聚会,其实这群孩子和普通少年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毕方没见过秦泽,但知道她们口中的“秦哥”就是那位娱乐圈大名鼎鼎的快枪手,她对秦泽的态度比较复杂,仰慕好奇中带着恼怒和怨气。

    因为去年毕国伟丧心病狂的对着她说:姐姐我晕奶。

    最刺痛她心的,是毕国伟瞄向她胸脯时,露出的茫然和困惑。

    当时秦泽给他示范的时候,秦宝宝那丰满的胸脯确实值得一晕,到了他姐姐这里,晕起来似乎有点困难但为了缓和姐弟的关系,毕国伟硬生生的晕一回奶。

    后来,毕国伟告诉她,是秦泽教他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可以想到,秦泽是怀着极其恶劣的心态教导她弟弟的,好比小时候,不良少年教导小孩:你去把你姐姐的裙子掀起来,哥哥给你一块棒棒糖。

    不然你没法解释会有这么鬼畜的弟弟。

    裴紫琪看了看手机,蹙眉:“小姨还没来呐,李东来,你打个电话给她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呵呵道:“凭什么让我打,你没手机啊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弱弱道:“紫琪,你家小姨过来,不是坐咱们这桌吧?”

    裴紫琪点头:“当然啦,她坐我奶奶那桌。”

    一桌的少年少女松口气。

    李家小姨子,在他们这个小圈子里也是大名鼎鼎。

    很漂亮,很有气质,但见过裴南曼的少年们心里都觉得亚历山大,说话都不利索。和他们面对威严的父辈时的局促和不难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右边那桌。

    满头银发的老太太,在满桌“夫人”的慰问下,笑容和蔼。

    一桌的女人扯着家长里短的琐碎事。

    “曼曼还没有来吗?”老太太问道。

    身边,温婉秀气的女人,低声笑道:“妈,还没呢,许是路上堵了吧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点头,抱怨道:“这妮子整天忙里忙外,平时也不带东来和紫琪回家看看,曼曼今年三十一了啊,也没个对象”

    女人心不在焉的附和着,说着那个李家小姨子的不是。

    她也有妹妹,但她的妹妹弟弟,逢年过节才有机会来李家拜访。

    都是李家小姨子,可待遇简直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裴南曼那女人,是真的被老太太当成女儿对待的,老太太早年有过一个幺女,初中还没念完就夭折了,年纪正好和裴南曼差不多。

    再从李家和裴家的交情,虽然是陈年往事了,可老太太说,那是革命中的情谊。

    真搞笑,一个虹军,一个土匪,哪来的革命情谊?

    “妈妈,我吃饱了,我要去玩。”

    女人身边,一个十岁的孩子,放下碗筷,说话的同时,人已经从椅子上跳下来。

    “就在里面,别跑出去知道吗。”女人交代一声。

    包间外,有酒店的经理领着十几个服务员候着,小孩出去自然会有人贴身跟着。

    小孩绕着几桌逛了一圈,东瞅瞅,西看看,场上并没有和他年龄相近的孩子,甚是无聊。

    他溜达到裴紫琪身边,囔囔:“裴紫琪,我要吃肉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扭头,冷漠的瞄他一眼,不予理睬。

    毕方招招手:“小浩过来,姐姐给你夹。”

    夹了一块糖醋排骨给他。

    “哎,张嘴,别用手。”毕方道。

    小孩已经伸手抓过肉,没吃,而是“啪”一下,拍在裴紫琪背上,还顺带摸了几下,把手里油渍擦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黄毛丫头,略略略。”小孩朝姐姐吐舌头。

    裴紫琪大怒,一招大摔碑手把他拍翻在地。

    招式还是从秦泽那儿学的,家教那段时间,秦泽教导李东来搏击术,总是一招大摔碑手拍翻凶猛进攻的李东来,霸气、干脆利索。

    裴紫琪在旁边看了几次,不得不说,确实很帅气。

    这会儿下意识的就用出来。

    小孩子摔在地上,哇哇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嘹亮、凄厉的哭声,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一簇簇目光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