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五百三十四章 我觉得马上扒衣服了
    秦泽又好笑又好气,“曼姐开玩笑的,裴紫琪那丫头,没胸没屁股,我会看上她?”

    他以为苏钰是听了裴南曼那句俏皮话,心里不放心。

    苏钰撇嘴:“谁担心一个黄毛丫头,有胸有屁股的,在车里呢。目测32d,仅仅比你姐姐小一丢丢。”

    秦泽终于知道裴南曼的尺寸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和姐姐一样呢。

    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

    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

    就算姐姐那样的高峰,世间也有比她更高的,就在天方娱乐,秦泽见过一位,他甚至记不住对方是哪个部门的,有一次上厕所的偶然机会,一个三十几的水嫩少妇与他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她的心胸何其宽广,那规模,足够整个武林好汉在上面论剑一场。

    裴南曼的规模也很ok了,虽然当不了华山,但当一个欧阳锋还是可以的。在南方,就算是生过孩子的姐姐们,也不见得有她这个规模,曼姐是东北淫,东北淫的天赋神通,叫南方淫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“秦泽,你来开。”

    秦泽打算钻入副驾驶位时,裴南曼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崇明的路。”秦泽不太情愿,此去崇明,少说也有一个半小时,加上晚高峰,目测两个小时到三个小时。

    我从杭城都开回来了。

    裴南曼定是知道如此,才让他来开车。

    果然最毒妇人心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看导航,沿着长江大桥笔直开都不会?”裴南曼淡淡道,顺带嫌弃的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秦泽叹口气,看见座位边的水杯槽里有一个口香糖,拧开盖子,一口气倒了小半杯,大口咀嚼,含糊道:“吃点泡泡糖提神,就喜欢这样大口吃糖,大口喝酒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瞄了他一眼,懒得搭理。

    “曼姐,没开你的玛莎拉蒂?”秦泽问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开的这辆车是宝马,什么系的不太清楚,说起车子,秦宝宝上个月好像拜托某个明星朋友在国外提了一款保时捷,深蓝色的。

    还给秦泽相了一辆宾利,但王子衿凑热闹看了看,说外形太欧美,一点都没有鲨鱼般的流畅曲线,不能要。

    所谓的外形太欧美,就是那种在方盒子似的造型。

    但秦宝宝觉得挺好,又时尚又霸气。

    根正苗红的红色子弟,不但是文青,还有点愤青,就说,厚厚,某些女人长的像网红,性格也像网红,一股子崇洋媚外。

    尖俏狐媚脸的姐姐内心受到一万点暴击,呵呵道:某个行走的包子脸,有本事打一架啊。

    于是网红和包子打了一架,网红脸第n次胜出,但秦泽的跑车就没买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打完架忘记了。

    秦泽:mmp。

    秦泽不是很看重跑车,并不是特立独行,他反感一切在公众场合太惹人注目的东西。

    因为心里有太多的秘密和见不得光的东西,所以他习惯在视线不容易触及的阴影里默默潜行。

    但了明星之后更注意隐私方面的保护,不开豪车,不在公众场合装逼过甚,不参与撕逼,不让家人接触媒体。

    一切都为了掩盖他心里越来越埋藏不住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开了大概十五分钟,前方路边,一群人围在那里,尖叫声和嘈杂声从人群里传出来。

    秦泽凝目望去,看见三四个女人在打架,她们把一个女人推倒在地,又骂又打,从人群的缝隙中看去,摔倒那女人衣着时尚,年轻又漂亮。

    裴南曼也看到了,不过她对这种事毫不关心,慵懒的靠在座椅上,眸子半阖半睁。

    秦泽问道:“曼姐,咱们赶时间吗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轻声道:“赶上吃饭就行,八点。”

    秦泽看了看时间,现在是五点四十,就“哦”一声,在路边缓缓停车。

    裴南曼微微侧头,黑润明亮的眸子,平静的凝视他,带着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秦泽解释道:“不着急的话,我们看一会儿再走,我觉得快要扒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打开录像功能,镜头朝着窗外。

    裴南曼:“”

    裴南曼嘴角抽了几下,似乎想出手教训这小子,但不知想起什么,忍住,没动手。

    沪市这地方,待久了你会发现一个现象,小事随意,大事紧急。

    小偷小摸的事情,你打个电话报警,警察出警速度比较慢,你要说我在某某地方被抢劫了,那出警速度会很快。

    小城市随处可见的城管,在沪市同样见不到,熙熙攘攘的人流中,你基本看不上城管的存在。

    于是几个女人撕逼长时间得不到有效的遏止,这给广大男同胞带来了享受福利的机会。

    果然开始扒衣服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女人打架,扒衣服,已经和古惑仔们打群架报字头一样,成为必要流程。

    没有监督,全靠自觉,比各种有关部门执行力还要认真百倍。

    看了十几分钟后,一头黑线的裴南曼,忍着火气:“好看吗。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好看啊,以前只在网上看到,今天现场观摩,不虚此行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淡淡道:“秦泽啊,我问你个问题好伐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曼姐,你又不是沪市人,别用沪市的语气说话嘛。又要你说几句东北话,比如哎呦妈呀?”

    裴南曼道:“碰上这种事,围观男人比女人还多,为什么没人上去劝架,任由那个女人被扒光衣服,颜面扫地?”

    秦泽捏了个兰花指,“这是阿拉沪市男人的特色撒,不要太兴奋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突然好想打他,可是打不过。

    秦泽正色道:“通常,遇到这种事,都是全配打小三,别人掺和什么?女人泼辣起来,很难缠的,万一你上去劝架,她们连你都打,怎么办?男人不是不会打女人,但一般男人都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女人,面子上抹不开。我要是在大街上被女人纠缠,我也绕路走,不计较。私底下要是被女人动手动脚,百分之九十的男人会大耳刮子飞过去,百分之十是没卵的孬货”

    这话刚说完,秦泽就被打脸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不是和装逼成为姐妹词儿的那个打脸,是字面上的打脸。

    秦泽脸色渐渐僵硬,慢慢的,缓缓地扭头,看她。

    没有一点点防备,也没有一丝顾虑

    我能收回刚才那番话吗,或者稍稍修改,百分之九是孬货,最后难得的百分之一,是真正的正人君子,比如:me!

    裴南曼甩了甩手,“哦,脸皮是挺厚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侧了侧脸,把自己白嫩漂亮的左脸凑过去:“大耳刮子来不?”

    秦泽怒了,老虎不发威,当我嗨喽kt?

    我特么的掏出十八厘米的大法器扇你一巴掌。

    咸鱼泽进化海泽王

    秦泽扬起手。

    咸鱼泽进化海泽王进化失败。

    秦泽放下手,哼一声:“懒得和你一婆娘计划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丝毫不见怒,素白的脸庞扬起一个少妇独有的妩媚浅笑:“啧,怂的没边。苏钰说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是孬种行了吧。”秦泽收了手机,准备发动车子。

    裴南曼道:“秦泽。”

    他没理。

    裴南曼赌气似的拔高声音:“秦泽!”

    “有屁就放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抿了抿嘴,说:“那个问题我还没问。”

    秦泽看她。

    “如果外面这几个女人,躺地上的叫苏钰,站着的两个叫秦宝宝和王子衿,你怎么选?”裴南曼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秦泽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好厉害的女人,她说了一句比“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先救谁”还要致命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姐不会这么做,王子衿也不会这么做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不会,女人的心,永远不要以常理度之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就是不会,她俩的教养和性格,做不出这种事,你不如说,她们以后跟我闹的要生要死,我该怎么办,我可能会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会怎么办。”裴南曼双手环胸,拖住丰满的32d。

    “虎躯一震,微笑中透出王八之气,以独有的魅力慑服她们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巴掌,不过比上一巴掌,明显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裴南曼面带笑容,眸子里闪着冷光:“正经说话会死?我不是苏钰,更不是你那个随口几句能哄好的姐姐,也不是看似聪明,其实某些方面笨的一塌糊涂的王子衿。”

    秦泽怒道:“那你是我女人?瞎操什么心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媚笑:“你想做我男人么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车窗外喧闹声还在继续,热闹的很。

    车里,裴南曼半调侃半认真的语气:“我很有钱,你勾搭上我,少奋斗十年不敢说,毕竟你赚钱太快,五年总可以的。我和苏钰情同姐妹,你和我好上,刺激不,男人不都好这口?我是结过婚没错,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,比不上苏钰,人家清白身子都给你了,可比起那些前男友多的数不过来的黄花大闺女,我要干净多了,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不会生孩子,当小三做情人,不二选择。还不用担心外面多了私生子不好收场。反正这么多年也一直单着,习惯了,没想过要结婚。一个人不也挺自在?苏钰比我黏人多了,现在还想着要把王子衿赶走,想当正宫娘娘,你说过分不过分。也不瞧瞧自己什么身份,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,比的上王家的千金大小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