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五百二十八章 舅妈,不好啦
    秦泽听见手机“叮咚”一声,提示有人@他,点开来一看,差点吓尿。

    “把你和赤身裸体的女人关在一个房间,只给你二十分钟,你会做什么”

    王子衿的这个问题,或许是偶然之举,但裴南曼让他来回答,绝对不安好心。

    不怪秦泽这么想,因为他和苏钰发生关系的那晚,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苏钰脱一件衣服,问他:你喜欢我吗。

    脱一件,问他:你喜欢我吗。

    秦泽没忍住诱惑

    他和苏钰的关系,裴南曼是知道的,苏钰与他说了,她对裴南曼坦白了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。

    “曼姐这是在敲打我吗?”秦泽心想。

    那我要怎么回答?

    蒙混过关的话,曼姐心里肯定不满。

    如实回答?

    天呐,我可能活不过今晚。

    裴南曼:“秦宝宝,秦泽在你边上吗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在呀,他在看手机。”

    姐姐都这么说了,假装没看见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秦泽深吸一口气,键入文字:“我会用十九分钟洗澡,55秒调情,最后五秒,让她知道什么叫做男人,哼!”

    苏钰:“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”

    裴南曼:“这个“哼”就非常的皮。”

    群里面沉寂下来,裴南曼潜水了。

    秦泽松了口气,看来曼姐对这个回答还算满意其实,他已经坦白了

    因为在沪市有点人脉的原因,在秦泽的运作下,皇朝娱乐和徐娇的官司很快就过了一审,那已经是两个星期后。

    这不是皇朝娱乐想要的结果,他们原本的打算,一审简易流程三个月之内,普通流程六个月之内。

    二审则是三个月之内做出判决。

    一审二审加起来,怎么也得打个一年半载的。让徐娇变相的雪藏大半年。

    可三个月之内两个星期也是三个月之内。

    派人打听了一下,才知道是天方那边运作的。

    一审判决:徐娇赔偿皇朝娱乐三百万。

    官司进入二审阶段,等徐娇的案子尘埃落定,已经进入八月中旬。

    天方娱乐并没有就此消停,很快就爆出钱诗诗和叶卿跳槽天方娱乐的新闻。

    再次在网上引起巨大的轰动。

    对天方娱乐来说,不就是再打几次官司,再赔几百万嘛。

    但对吃瓜群众来说,天方娱乐连续吸纳大咖,疯狂扩张,简直丧心病狂。

    谁都预感到一个娱乐圈的大资本崛起了。

    秦泽的任务进度,稍稍遇到了点瓶颈。

    除了艺人数量外,还有一个要求:资金达三百亿。

    三百亿资金,天方娱乐还是能拿出来的,但现金流没有这么恐怖,各项投资,比如专辑啊,电影啊,这些钱都没收回来呢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借呗,从紫晶和宝泽两边抽资金注入天方娱乐。

    “是要一个月,真的,一个月后我就把钱还回来。”秦泽信誓旦旦的发誓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后,钱都凉了,没有。”苏钰是这样回复的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后,信不信紫晶已经倒闭了?”王子衿是这样回复的。

    两女人在这件事上,态度一致的坚定:要钱没有,要命不给。

    要钱?

    没有,滚!

    尽管秦泽一个劲儿的表示会还钱会还钱,但只要天方娱乐没走到山穷水尽,她俩就不愿意借钱。

    因为秦泽给不出让人信服的理由,好端端的,天方要辣么多资金干嘛?

    是不是又想扩张了?

    扩张就算了,还特么拿我们的钱去扩张。

    合着天方娱乐是亲儿子,宝泽和紫晶就是充话费送的?

    夜里,趁着姐姐洗澡,秦泽溜进王子衿的房间。

    先来一发谄媚的笑容:“子衿姐!”

    王子衿坐在床头看书,台灯映照下,她的脸蛋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王子衿没理。

    秦泽拖鞋上床,一阵嘿嘿嘿。

    王子衿还是不理。

    秦泽使劲她,上下其手。

    王子衿嗔道:“你又想要钱啦?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千山万水总是情,就给十亿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道:“没有,滚!”

    说完,钻被窝,给他一个后脑勺。

    秦泽哼哼道:“呐,先礼后兵,你这么不听话,可别怪我在搬出家法了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扑哧一笑。

    小赤佬的家法?

    怂了吧唧的小赤佬能有什么家法。

    除了告白那一次,以及床上亲热时始终处于被动,王子衿向来以“大姐姐”自居。

    她觉得,秦泽以后肯定是个妻管严,在女人眼里,有能力的男人,又是妻管严,可以说是完美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从头到尾把握着主动,哪怕在床上,她其实也掌握了主动,她没做好开的准备,秦泽就不能通。

    秦泽嘿道:“我的家法你见过,我经常在秦宝宝身上用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一愣:“什么家法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势大力沉的巴掌扇在王子衿的小翘臀。

    她尖叫一声,捂着小屁股,难以置信的望着秦泽。

    他竟然打我?

    他竟然打我?!

    这么漂亮可爱萌萌哒的女朋友,下的去手?

    王子衿气道:“你就算跪键盘我都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蛋蛋一笑,挥舞起巴掌。

    啪啪啪

    啪啪啪

    伴随着响亮的巴掌声和王子衿的尖叫声,卧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    王子衿起先是反抗的,就如同秦宝宝那样激烈的反抗,但闺蜜俩都没法逃脱屁股被揍开花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给你,都给你”王子衿求饶道。

    秦泽罢手。

    王子衿在被窝里踹他一脚,怒道:“你滚,你一点都不疼我。”

    秦泽板着脸,“懂事,我先出去了。你睡吧。”

    他怕再待下去,自己又软了。

    哇哈哈哈。

    我终于在子衿姐面前硬了一回。

    女人一天不打上房揭瓦,古人诚不欺我。

    枪杆子里出政权,主席果然不欺我。

    秦泽花点心思,软磨硬泡,这事儿最后也没问题,苏钰那边就不说了,向来是他做主。

    王子衿可能会傲娇一阵子,但秦泽有自信能从子衿姐这里磨到资金。

    但偶尔想一想,我可是要做海泽王的男人,一直软下去,也不是个事儿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我果然是能成为海泽王的男人。

    前脚刚踏出房门,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来电显示:舅舅。

    大晚上的,舅舅打我电话干嘛。

    秦泽接通:“喂,舅舅,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阿泽”许光声音古怪,“我这边出了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整什么幺蛾子了。”秦泽拔高声音。

    这货不是拿着那十几万去赌博,又欠了一屁股债了吧?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”

    似乎难以启齿,许光犹豫了很久:“我就是帮助生活贫苦的女人改善经济时,被警察给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传来几声嗤笑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我特么的,第一次听见有人把嫖(河蟹)娼说的这么清新脱俗。

    秦泽肝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秦泽压抑着怒火:“你这是让我把你捞出来?你在哪个派出所。”

    许光道:“这个你来不行,要让你舅妈来。我是没脸打她电话了”

    那边压低声音:“阿泽,你快帮舅舅想想办法,这事儿被你舅妈知道,她铁定跟我离婚。你忍心看着舅舅妻离子散吗。”

    秦泽怒道:“该,全特么你自己作的。”

    许光辩解道:“我是有原因的,就我帮你看厂子那事儿,前段时间相中一个,在佘山那边,考察了几次,设备也挺新了。人家呢,打算融资,不想卖。这中间我可没少应酬啊,今晚正好带人家去玩玩谁想就栽了。我以前可很少做这种事的,要不是为了你”

    秦泽半天无语。

    是是是,您嫖(河蟹)娼是为了我,辛苦您啦。

    侄儿感激不尽。

    许光道:“你快点来,我还关在小黑屋里呢,现在警察不在身边,老舅我长话短说,你赶紧让舅妈过来把我赎回去。我怕派出所过会儿通知你舅妈。”

    阿西吧。

    秦泽问到派出所地址后,默默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得,是为了我厂子的事搞出来的,那还不能不管,但舅妈那么要面子的人,性格又倔强,这些年为了家操劳,感觉丈夫亏欠自己良多,心里自然有怨气,要让她知道舅舅深夜资助生活贫困女子,舅妈瞬间爆炸

    秦泽想了好一会,走进厕所,关上门,拨通了舅妈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阿泽?”

    舅妈语气平静,没有愤怒和暴躁。

    秦泽缓缓吐出一口气,还好还好,派出所那边暂时没通知舅妈。

    还有猥琐发育的机会。

    秦泽开启演技精通,失声道:“舅妈,不好啦,舅舅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舅妈一听侄儿慌乱的语气,差点就尿了,焦急道:“怎么了,出什么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