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五百一十四章 反击
    “咦,你怎么不唱啦?”王子衿斜眼,嘴角含笑,表情戏谑。

    唱个球,给你唱一首河蟹当空照,花儿对我笑怎么样。

    王子衿:“不服气?”

    (¬_¬)

    秦泽:“服气的,服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在下输了。”秦泽双手抱拳,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御姐就是正义。

    秦泽最痛恨岛国人,因为岛国人都是妹控,是异端,是必须要铲除的邪魔外道。

    有朝一日,他要召集三千御姐控,踏灭天下妹控,拨乱反正,重塑煌煌大道。

    姐姐今天洗完澡就睡了,看上去心情不太好,秦泽问她,她说没事。

    洗澡时秦泽看了下手机,值得一提,这是姐姐们的洗澡水。

    姐姐精心配制的沐浴池,里面有玫瑰干、精油、沐浴露等。

    顺序:秦宝宝王子衿秦泽。

    前两者顺序偶尔变化,或者有时一起洗,后者永远不变。

    毕竟一次沐浴要洒小半包玫瑰干,每个人都换,太浪费了。

    其实,这种沐浴方式,在岛国很常见,岛国一家人泡一个浴室。如果有客人来,会让客人先泡澡。

    在岛国的泡澡文化中,泡澡之前,先淋浴,洗干净身体。而泡澡时,他们是不会搓身体的,更不会在池子里尿尿。

    秦泽和姐姐们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秦泽趴在浴池边,刷了会手机,专辑销量的舆论依然如火如荼,毕竟才第二天。

    徐娇的专辑销量在姐姐之上,水军、粉丝、吃瓜群众的嘲讽愈演愈烈,难怪姐姐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皇朝娱乐莫非是铁了心要踩我姐一脚?踩着她上位?

    按照秦泽的估计,这会儿徐娇的专辑销量应该会稍微下跌,但是没有,反而拉开秦宝宝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继续下去,花的钱可就不是几百万了,就算徐娇踩了姐姐一脚,她也未必能直达二线,划算吗?

    秦泽想不通,泡完澡,把小兜网捞干净花瓣,丢在垃圾桶里,然后放掉水,刷干净浴池。

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他每次垫底的原因。

    再淋浴几分钟,冲刷身上的泡沫。

    秦泽鬼祟的溜进王子衿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我要睡觉了,昨晚没休息好。”

    秦泽掀被子上床时,王子衿瞪他一眼,却没推他下床。

    最后他俩还是滚在一张床单上,王子衿嘴上不要不要,那都是女孩子的矜持,心里还是很愿意和男朋友亲热缠绵的。

    “那要好好睡觉哦。”王子衿按住腰部的手:“不要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好的。”秦泽点头。

    男人的承诺何其可笑,尤其在床上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王子衿领悟到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手别乱摸,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托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别捏我屁股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摸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哎,手别伸进来啊,太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隔着衣服没手感,我就这样,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泽,你脱我裤子生气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给我蹭一蹭?”

    “你滚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嗔了他一眼,床头台灯的昏黄光晕中,她的脸温润如玉。

    虽然只交过一个男朋友,但做为网络老司机,男人床上床下的表现,她心里有数,所以没真的责怪秦泽。倘若他躺在床上风平浪静,波澜不惊,那才奇怪了。

    而且自己一直吊着他,保持着底线,心里多少有点愧疚,小豆腐大豆腐,任他怎么吃。

    王子衿蜷缩着身体,承受秦泽的亵渎,白嫩的脸蛋浮起一层醉人的红晕。

    秦泽有点把持不住,嘶哑着嗓子:“我忍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吃了一惊,按住裤腰,无声的抵抗。

    秦泽没逼她,附耳,吐着热气:“姐,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许是此刻心中小鹿乱撞,紧张的很,她没注意到秦泽这句话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不,不行。”王子衿颤声道:“你答应不强迫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误会,不让那个。”秦泽抓起她的手,放在某处:“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触电般的缩回手,呼吸沉重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,你二十六了吧?”

    “胡说,才二十五,我们京城人讲周岁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我们沪市人见识浅,你可别骗我。

    按周岁的话,我才二十二呢,我月份小。

    “重点不是这个啦,你都二十六了,还是目不识丁,难道你心里不着急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急呀。”王子衿娇声道。

    成语是这么用的吗?我京城人文化低,你别骗我。

    “我都替你急。”秦泽循循善诱:“你是有男朋友的人诶,咱们不做那事,但不妨碍咱们交流,我可以牺牲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泽几乎强硬的把王子衿的小手按在某处。

    王子衿从此拜入武当派!

    “把,把灯光了。”她结结巴巴的语气,紧张中夹带着丝丝期待。

    “行,我把灯关了,你暗中捣蛋。”秦泽伸手,啪嗒一声,关了台灯。

    “慢点,慢点”

    “速度不妨快点,用力点。”

    被窝里,传来秦泽喘息的声音

    “我手酸了,你还没好吗?”王子衿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换左手,左手右手一套慢动作。”秦泽教诲的声音

    第二天,秦宝宝起床,发现洗手间里,洗衣机轰隆隆的转动。透过玻璃,看见里面在滚洗的是床单,一旁的篮子里,丢着两套睡衣。

    老弟和闺蜜已经不在了,想必跑步去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忽然想起,她的床单一个多星期没洗了,往常是一星期换一次。打了个哈欠,回房间把床单、被单拆出来,丢进卫生间。

    入室狼的床单都洗了,凭什么我的不洗,都要阿泽洗,哼!

    吃完早饭后,秦泽跟姐姐去天方,秦宝宝喜滋滋的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是去紫晶吗?”她坐在副驾驶位,侧头。

    “去天方有事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什么事他没说,紫晶那边,主要目的是陪一陪王子衿,互联网领域他不太懂,王子衿又是个“光明磊落”的姐姐,办公室的门从来不关,拒绝在办公室卿卿我我。

    况且,昨晚事后,王子衿今早还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是人生中的一大跨步,仅次于从女孩变成女人。

    此刻心里怕是扭捏的很,秦泽要给她时间调整、适应。

    到达天方后,秦泽打电话让助理通知公关部经理来一趟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秦泽很少主动联系助理,一直觉得自己可能哪里得罪秦泽,逢着他来便战战兢兢的助理,火急火燎的就打电话通知公关部朱经理。语气急促,搞的朱经理以为什么大事,小跑着就奔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一进来,秦泽直截了当:“加大水军数量,之前跟你说的事,提前运作。另外,从今天开始,刷秦宝宝专辑,但不要刷的太明显。联系微博营销号,越大咖越好,他们出面说一句,比垃圾小编写一百篇文章都管用。”

    朱经理愣了愣,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套方案很早就制定好了,不需要再谈细节、公关费什么的。

    人走后,秦宝宝纳闷道:“不是说不刷销量吗?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你想,如果皇朝娱乐为了面子,肯砸钱捧徐娇,一直支持着她。你这次就栽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咬了咬唇,叹道:“那也没法子呀,而且你不是说,变相的坑他们一笔,也不亏。”

    秦泽怒道:“我受不了这个委屈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啊?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说错了,我不能让姐姐受这个委屈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眼波中仿佛有流光溢彩划过。

    其实这次专辑销量被压制,对她名气造成一定影响外,口碑和钱都盆满钵满。大家依然称赞她唱歌好听,就是网上不知道是水军还是黑子,最近老拿这件事嘲讽她,让她心里很不开心。

    名利,名和利,摆在第一位的是“名”,没人能看破名利,圣人都不行。

    通俗意义上的圣人,不存在。历史上的圣人,确实很在乎名利。

    秦宝宝喜滋滋道:“那你准备怎么运作?”

    秦泽:“你不是都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讨厌啦,我装傻,你装男人,不是很开心吗。”

    秦泽一想,有道理,可我不用装啊,我就是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