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五百零三章 专辑上架
    姐姐回来的时机太巧合了吧,她是不是在家里安装了监控啊。

    来不及细细品味香艳的时刻,秦泽匆匆擦了擦,道:“我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拉住他的手,急道:“别让你姐知道。”

    秦泽茫然。

    王子衿沉声道:“我这样子被她看到,不好解释。我自己倒是无所谓,嘲笑就嘲笑,但别当她是傻子,这种事最好别声张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不是秦泽帮她上厕所这件事,而是手铐,它本身就见不得光。难免秦宝宝不会朝着某处联想。

    只要知道仿真手铐用途的人,分分钟就能猜出来了好吗。

    然后,还是不愿意被嘤嘤怪看到自己这模样,不单单是丢脸,不能被竞争对手看到这么羞耻的样子,不然以后会心虚的。

    厕所门没关,幸好没关,不然良好的隔音效果,他们不可能听见客厅那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秦泽一溜烟的闪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人走后,王子衿忽然发现一件事裤子还没穿。

    王子衿:“”

    这特么的,王子衿今晚爆的粗口,比过去十年还多。

    她小跑到门口,探头张望,廊道里没人,立刻小碎步冲了出去,迅速跑回自己房间,用屁股撞上门,小屁股凉凉的然后缩到床上,在被窝里扭啊扭,扭啊扭,勉强把裤子穿回一半。

    再往上,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蜷缩在被窝里,大口喘息,心里有一万句mmp不吐不快。

    这绝对会是她人生中最崩溃的一个晚上,而且长夜漫漫,才刚开始。

    客厅里,秦泽迎上回家的姐姐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?”他把姐姐丢在沙发的包包挂到衣架上。

    “都怪那个导演啦!”秦宝宝盘坐在沙发,抱怨道:“说我跳的舞太敷衍,不够奔放,还让我穿超短裤肚脐装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过分?”秦泽道:“哪个公司的,看我不做空他们家的股票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就协商呗,反正那种暴露的衣服我是不穿的。”秦宝宝哼哼道。

    其实短裤的话,夏天时姐姐常常穿,百褶小短裙,牛仔小短裤,出门也没见她尴尬,或许是在镜头里穿成这样,可能还要搭配一些略带羞耻的舞蹈姿势,让她心里反感吧。

    “一番协商后,短裤肚脐装就算了,做为补偿,我跳一些热辣点的舞。”秦宝宝道:“以后他们家的广告不接了,直接拉黑名单。哼,以为姐姐和那些没有话语权的明星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嗯嗯,良心大大滴坏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他觉得吧,可能对方仅仅是要求高了一点,并没有那么过分,太过分的要求,姐姐的性格,直接甩脸走人了,赔钱而已,天方又不缺钱。

    既然能扯掰这么久,说明还在她容忍范围内。

    或许,那对方心里还在腹诽呢:把秦宝宝拉黑名单,没见过这么大牌的明星。

    很多女明星,尤其漂亮、身材好的女明星,多多少少要在荧幕上做出点牺牲,这就是向来咸鱼的秦泽,愿意发愤图强,为有朝一日庇护姐姐而做努力的原因。

    倘若还是在星艺,恐怕姐姐就不得不妥协了,老司机黄总能庇护她不受潜规则,可这种小事,肯定不会理睬。

    一旦不配合,那么秦宝宝耍大牌的负面消息,说不准就满天飞了。

    这种有底线的耍大牌,其实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热辣的舞,怎么跳的?”秦泽嘿嘿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跳。”秦宝宝扭了扭屁股,也嘿嘿嘿的笑。

    姐姐这么不正经,秦泽也跟着不正经,并指如剑,猛戳她的腰。

    秦宝宝在不大的沙发上东躲西藏,尖叫连连,求饶半天秦泽才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王子衿呢?”姐姐理了理凌乱的鬓发。

    “睡了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子衿姐应该回房间了吧。

    总觉得把什么事给忘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放心了,两条腿缠住他的腰,一勾,默默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想学吻技了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教!”秦泽笑的特别贱。

    “那你给我滚。”秦宝宝气呼呼的推他胸。

    秦泽听话的往沙发另一头滚,姐姐大怒道:“滚滚滚,再滚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秦泽发现另外一件糟糕的事,或许不算糟糕的事,反正那晚之后,他和姐姐的关系变了很多,姐姐不太像姐姐了好吧,她从来没个姐姐样,但平时普通亲热就很满足的嘤嘤怪,现在胃口变大了。搂搂抱抱已经不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女人,你的名字叫贪婪。

    为什么说“另外一件”,因为还有件糟糕事,子衿姐似乎察觉到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,和你说个事。”秦宝宝终归是没法和弟弟真的生气,因为太在意他,一会儿不说话就想的紧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白婕又联系我们了。”秦宝宝一脸你懂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那阿宾有没有联系我们。”秦泽反问。

    秦宝宝迷了一下:“关阿宾什么事,另外,阿宾是谁啊。”

    “黄宇腾的经纪人咯,白婕是徐韵寒的经纪人吧,打电话干嘛,又想约歌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回她们,没空。”

    “你写歌快,卖她一首不要紧吧。”秦宝宝道。

    “不卖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鼓腮,有点生气,她和徐韵寒是好友,比普通朋友更要好那种,即便现在不待在同个公司,私底下常有联系。

    徐韵寒也很会来事,平时国内出差,会给秦宝宝寄一些土特产。国外出差,就带回来一些高档化妆品、香水、面膜什么的,都是国内买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秦宝宝想着,自己吹吹枕边风,很轻松就能帮她要首歌来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枕边风根本吹不进弟弟的耳里,她也没想自己一个姐姐,哪来的枕边风吹。

    “写歌其实很费脑子的,”秦泽试着给姐姐解释:“你别看我快,但我的输出量不比别人少。你想啊,别人好半天才憋出来的东西,我几分钟就出来了,甚至更短,在固定的时间里,别人只有一次输出,而我两三次输出,意味着我的耗损量比别人更多。男人不能仗着年轻就为所欲为,要懂得保养,不然我可能提前谢顶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你也不想我成秃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帮你拒绝她吧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觉得哪里不对劲,但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打打闹闹中,数字专辑终于上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