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五百零二章 诗兴大发
    姐姐专辑今晚上架,秦泽并没有太多的紧张感,从秦宝宝在《歌星》的舞台开始,短短一年,大风大浪经历不少,何曾一败?

    在流行音乐领域,他不是咸鱼泽,他是海泽王。区区徐娇,还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尽管水军疯狂吹捧徐娇,粉丝为她鼓吹造势,营造出一种双方不相上下的错觉。搞的大家都开始期待徐娇和秦宝宝的专辑打擂。

    秦·孤独求败·泽。

    真男人,就是自信!

    之所以等着专辑上架看成绩,主要是这张专辑他也有参与,不是以作曲人的身份参与,而是里面有首歌是他唱的。

    人前显圣这种事,怎么都不嫌多,虽然系统说他是咸鱼,没装逼欲望,其实秦泽有的,只是不明显而已。

    他想看看,粉丝对这张专辑的评价。

    就喜欢看一群咸鱼喊666,身为咸鱼的他就会觉得很开心,觉得自己是咸鱼中最咸的,咸鱼王者。

    慢着!

    秦泽想起刚才王子衿的语气和表情,似乎错过了什么?

    算了,专辑重要,姐姐也该回来了吧,快十点半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王子衿坐在马桶前,拧在背后的双手吃力的试图脱下裤子,但被手铐束缚的双手,只能把裤子拉下一半,此时她露出半个白花花的屁股蛋,再往下,就无能为力了。

    这也没法尿啊。

    王子衿就像一条被甩上岸的鱼,进行徒劳的挣扎,就算成功把裤子脱下,也是治标不治本,她总得把手铐解开吧。

    银牙一咬,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厕所,返回房间,把那盒“欢乐加成buff”收好,藏好,可怜的子衿姐双腿轻轻打了个颤。

    她走出房间,贴着墙走到客厅,探出一颗脑袋,朝低头玩手机的秦泽喊道:“阿泽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呦,子衿姐你的脸好苍白,怎么了。”秦泽关切的走过来。

    被尿憋的......王子衿心说。

    “我,我可能遇到了点麻烦。”王子衿期期艾艾道。

    “有我在,任何麻烦都不是问题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王子衿咬了咬唇,很犹豫很尴尬的表情,默默转身。

    秦泽微微一愣,下意识道:“这怎么回事,你哪来的手铐。”

    他没看做的话,王子衿手上拷的东西.....是手铐没错吧?闪闪发亮的,看起来是真货,但秦泽定睛一看,原来是仿真的,它表面涂亮,让它看起来有几分钢铁的质感,但再仔细看,就能发现那是燃料。

    王子衿脸红到脖子根,语气慌的一批:“这个......是我上次在商城购物时送的。”

    哪家店这么有灵性,送这东西?

    秦泽疑惑道:“so?”

    “so你妹啊so,快想办法帮我解开。”王子衿说话的时候,身体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套用国足常用的一句解说词:留给王子衿的时间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哦哦,钥匙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钥匙......”王子衿声音发颤。

    听在秦泽耳边,她这是羞涩的颤声呐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想起刚才自己错过了王子衿的暗示,秦泽福至心灵,了该了该,原来是子衿姐的套路。

    想玩手铐party?

    皮,真的皮。

    秦泽嘿嘿笑道:“我懂我懂,没钥匙是吧,来来来,到房间来,哥哥教你怎么开锁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觉得他的语气有点不对劲,没多想,任他拉着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秦泽突然把她横抱起来,毫不怜惜的丢在床上。

    王子衿差点哭出来,绝对是内伤暴击999,她快憋不住了好嘛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秦泽一个饿虎扑羊,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你....作死嘛你。”王子衿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“哪里摔疼了,我帮你揉揉。”秦泽坏笑,手抚上雪峰,子衿姐也是胸有丘壑的女人呐,手感倍儿棒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过来是因为找不到钥匙。”王子衿喘气。

    “懂的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懂个屁啊懂,我要尿尿,这个你懂吗。”王子衿悲愤道。

    秦泽手势一顿,茫然看她。

    “我找你帮忙,是想上厕所。”王子衿把脸埋进被子里。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好尴尬。

    “快快,憋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抱起王子衿就冲出房间,冲向厕所。

    “忍住,还有五秒抵达战场。”

    进厕所之前,秦泽忽然顿住,心里有一个疑问。

    这是不是子衿姐设置好了羞耻party,尿裤子这种事,好像是某种片子的party之一。

    但很快他排除这个想法,他的子衿姐不会做这种事的。

    秦泽开门进了厕所,让她在马桶前站好。

    伸手拉睡裤时,秦泽手有点哆嗦,完全不该是他该有的表现啊,他和苏钰深入交流了无数次,脱裤子小菜一碟嘛,紧张个什么劲。

    “快点。”王子衿小声的催促,她脸蛋像是一只红苹果,圆圆的鹅蛋脸,老可爱了。

    秦泽扒下睡裤,两条白嫩嫩的腿,浑圆白皙,一件浅褐色,带蕾丝花边的胖ci。

    咕噜......

    咽口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要闭眼睛吗。”秦泽低声道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她脑子一抽......

    “不,不用.......”王子衿自己闭上眼睛,睫毛颤啊颤。

    脱下胖ci的一瞬间,秦泽脑子里蹦出一首诗:

    晴川历历汉阳树

    芳草萋萋鹦鹉洲

    乱花渐欲迷人眼

    浅草才能没指肚

    王子衿坐在马桶上,明明脱胖ci时都没介意,这时候却一脸纠结。

    “你,你转过去吧,”她细弱蚊吟道:“被看着,我尿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秦泽恍然:“这个我真懂。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原来不单男人被看着尿不出来,女人也一样,长姿势了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,秦泽脑海里又有很多诗闪过,比如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、“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”、“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等等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王子衿说。

    秦泽“哦”一声,转身帮她穿裤子,但王子衿没起身,她说:“还,还有一个步骤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???”

    哪来的步骤啊,下一个步骤不是穿裤子吗?

    我本科毕业的,你别骗我啊。

    王子衿看向纸巾的目光,给了秦泽答案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秦泽立刻懂了,难怪姐姐和苏钰还有子衿姐,包里都会放一包纸巾,又长姿势了。

    他抽了几张纸巾,忽然,听见客厅传来姐姐的喊声:“小赤佬?子衿?睡觉了吗,客厅电视还开着.......”

    秦泽头皮发麻,王子衿脸色一变:“快快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