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五百章 我是不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
    小红马随着车流缓慢行驶,开开停停,总算上了高架,即便在高架车速也快不起来,保持在三十码到四十码之间。

    车子驶入延安高架,彻底不动了,王子衿打开导航看了看,前方堵车,大概得有三四里路的距离,导航上路线红艳艳的。

    不急不躁,日常堵车。

    反正也习惯了,沪市京城这种地方,哪天晚高峰不堵车,那才奇怪呢。

    王子衿握着方向盘,手指轻轻敲击,脑子里浮现赵铁柱的话:秦泽不像是没和女人滚床单过的初哥。

    细思极恐啊。

    王子衿向来是机敏的女人,她能看透嘤嘤怪和小赤佬畸形的感情,就足以说明。

    滚床单,和谁滚?

    嘤嘤怪说过,秦泽从小到大都没谈过一次正经的女朋友,唯一一次,是大二那年,勾搭到一颗小白菜,但被她搅黄了。

    那天阳光灿烂,白云悠悠,嘤嘤怪精心打扮一番,很少化妆的她,娥眉淡扫,唇如点绛,等那个清秀小妹子出场时,抱住秦泽的胳膊,娇滴滴说:老公,这就是你在外面勾搭的妖艳贱货呀,也不怎么样嘛。

    那时王子衿刚来沪市,她们睡在一张床上,嘤嘤怪没注意到,说这件事的时候,她脸上洋溢着一种得意,正房夫人斗败小三的得意。

    当时王子衿心里就有点异样,这不该是一个个该有的表情啊,而且,细思,这件事其实很离谱,只要秦泽追上去解释几句,就说清秀妹子捂着耳朵说不听不听王八念经,强硬解释的话,还是能解释通的。

    但小赤佬竟然没解释,恐怖吧,细思极恐的很啊。

    刚勾搭到手的小白菜,pass!

    王子衿脑子里莫名的闪过苏钰那张清丽脱俗的脸,会不会是她?

    她没怀疑裴南曼,因为裴南曼虽然气质和外貌都无可挑剔,但秦泽和裴南曼相处的时间其实不多。

    苏钰不一样,苏钰死皮赖脸的来秦家蹭过饭,年夜饭都特么要蹭,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。

    苏钰她自己也毫不掩饰对秦泽的觊觎,是王子衿目前最烦的竞争对手,以前是嘤嘤怪,但嘤嘤怪和小赤佬之间,属于姐弟互控,注定是没结果的。苏钰不同,没准一不留神小赤佬就被她给抢了。

    而小赤佬对苏泰迪的态度也很奇怪,如果不喜欢她,为何任由她纠缠?

    小赤佬不是喜欢和女人玩暧昧的男人,值得深思。

    是不是他们之间,早就啪啪啪?

    感觉又不太对,就苏钰那性格,真要这样,早就跑她面前来炫耀:秦泽是我的人了,你滚蛋!

    苏钰绝对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王子衿其实不知道,苏钰外表是女神,但在这场爱情里,她爱的很卑微,很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,而是怕逼秦泽做出选择,被放弃的那个人是她。

    她一直是被放弃的那个人,父亲也好,母亲也好。

    也有可能是大宝剑。

    王子衿心道。

    小赤佬二十四了吧,正是男人需求最强烈的年龄段,用网上的话说:鸡儿硬邦邦。

    在没有女朋友的情况下,去一次大宝剑,似乎很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嘤嘤怪信誓旦旦说,阿泽才不会去那种地方。

    但王子衿觉得,嘤嘤怪本身就是个蠢女人,没见过她那么好哄的女人,三言两语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就算小赤佬每个星期来一发大宝剑,嘤嘤怪估计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小赤佬真的会去那种地方吗?

    王子衿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可其实去那种地方是最好的情况了,男朋友去大宝剑,她肯定恼火,可比起他和别的女人偷情、出轨,大宝剑简直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凭女人的第六感,她觉得可能是苏钰,但逻辑不通。

    大宝剑,以她对秦泽的了解,又拿不准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可能,赵铁柱想多了。

    挑拨离间肯定不会,她自己调教出来的马仔,她信得过。

    赵铁柱判断的标准是什么?口花花吗?

    如果那样的话,小赤佬反而是清白的,他一直都是嘴强王者,不但对她口花花,还经常丧心病狂的对亲姐姐口花花。

    按这逻辑,他还能啪了嘤嘤怪不成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。

    王子衿怎么想都想不通,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“嘀嘀嘀!”

    刺耳的笛声打断了王子衿发散的思绪,也吓了她一跳。路通了,前方车辆已经走出去好长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响你妹的响,市区不准鸣笛。”王子衿降下车窗骂了一声,踩下油门,车子启动。

    回到家已经七点四十分,六点半离开公司,十几公里的路,开了一个多小时,就问你怕不怕。

    王子衿从小在京城长大,怎么都习惯不了生活节奏快,堵车堵到你心烦意乱的大城市生活。

    最大的梦想是有一天能和心爱的人浪荡天涯,四海为家,靠双腿踏遍祖国的大好河山。或者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居住,面朝大海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嗯,文青病犯了,她自己也知道。

    王子衿回到家,富丽堂皇的客厅,如繁花簇锦般的水晶吊灯亮着,但客厅里没有人,空气中飘着浓郁的香气。她换上拖鞋进屋,转头四顾,看见秦泽站在阳台外,手里拖着一件蓝色文胸,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秦泽表情烦躁中带着郁闷,指尖夹着半根烟。

    他刚才收衣服的时候,嘴里咬着烟,不小心把姐姐的文胸烫出一个洞。

    这件内衣他记得是自己陪姐姐买的,好像花了几千块,记不得是什么牌子。

    他这一烫,几千块打水漂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姐姐会不会骂他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嘛?”王子衿走到阳台边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,你手里拿着的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大胸之罩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的包包当场就砸过来。

    秦泽躲开,目光在她脸上停留片刻,懊恼道:“一时不慎,烫了个洞,反正在里面,也不碍事,就是姐姐不知道还愿不愿意穿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抢过文胸,没好气的道:“走开啦,衣服我们自己会收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姐姐,您什么时候收过衣服?

    秦泽从厨房端出晚饭时,王子衿正抱着叠好的两堆衣服走向房间,紧身的套裙包裹着不算丰满的小屁股蛋,扭的很有韵味。

    “你姐呢?”王子衿站在桌边,两菜一汤,没有小鸡炖蘑菇。

    “拍广告去了,晚上不回来吃饭。”秦泽端着两碗饭,推给王子衿一碗。

    吃完饭,他们坐在沙发看电视,秦泽伸手去搂王子衿的腰,王子衿看他一眼,任他搂着。

    电视播的是抗战片,讲述的是小日本鬼子可歌可泣的逃难史。炎黄华夏,人杰地灵,个个都是手撕鬼子的好汉,日常躲子弹,蛇皮走位。飞镖挡子弹,手榴弹炸飞机,迫击炮炸碉堡。

    鬼子们凭着顽强的精神,不屈的意志,历时十四年,终于逃离华夏,返回故乡。

    秦泽特么都被鬼子们的精神给感动了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,你爷爷不是打过抗战吗?你爷爷有没有这么6?”秦泽哈哈道。

    “打过抗战的是我太爷爷,不是我爷爷。”王子衿白眼道。

    “你太爷爷一定是武林高手。”秦泽挑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,小时候我经常听爷爷说那段往事,岛国的军队可厉害了,不管是战略、军队素养、作战能力,都不是国军可以比的,更不是我党能抗衡的。胜利是靠人命堆出来的,再就是后来老鹰的“轰”一下,岛国才彻底投降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其实秦泽都知道,他就是想借此开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铺垫差不多后,秦泽扯到了正题上。

    王子衿灵动的眸子,凝视他很久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也不好直接问:你还是处男吗?你和女人上过床吗?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阿泽啊,你是不是对姐姐很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子衿姐何出此言呐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觉得我很矫情?”

    “不会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王子衿应了一声:“那我觉得自己没问题了,现在,问你个话,你有做对不起我的事吗。”

    “这要看哪方面了。”秦泽镇定道。

    “各方面!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定定看了他半晌,再次点头,“哦”。

    她试图从秦泽眼里看到心虚和惊慌之类的情绪,但是没有,小赤佬眼神不要太坦荡。

    王子衿暂时打消疑窦。

    情侣间无声的交锋,以精通演技的秦泽胜利告终。

    秦泽搂着她,继续看电视。

    刚才,我是不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?

    他陷入沉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