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九十六章 一拳一个嘤嘤怪
    隔了不久,天方的官微也宣布了新的通知。秦宝宝单曲专辑延迟发布,时间定在徐娇发布新专辑的那天。

    看到消息的粉丝当时没反应过来,但通过两者重叠粉丝的评论、帖子,立刻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和徐娇要打擂吗?

    仔细回想一下,她俩似乎没什么交集吧?

    虽然都是歌星,但歌曲方面没有合作过,秦宝宝的所有歌曲都是她弟弟写的,广告上也没合作过,影视剧也没有,徐娇是单纯的歌星。

    两个明星突然间就打擂了,这让粉丝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同时支持双方的粉丝,纷纷到她们微博里询问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看他们同时发布单曲专辑还没觉得奇怪,以为是巧合,徐娇一改日期,秦宝宝跟着改,摆明是要怼她。”

    “她俩没什么交集吧?没听说有恩怨啊,怎么这样怼?”

    “怼呗,我肯定支持徐娇,谁怕秦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楼上的得了吧,你不怕,徐娇怕啊,没看到吓的都改日期了?”

    “讲真,徐娇肯定怼不过秦宝宝。”

    明星间的风言风语,最能吸引吃瓜们的关注。

    网上留言沸沸扬扬之时,皇朝娱乐高层管理在总经理魏同的主持下开了个会。

    “天方这是公然挑衅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秦泽想怎么样,和我们扳扳手腕?”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,他发展的太快,所以目中上不是一片骂声么,”她声音更低了,“咱们公司买水军带的节奏。”

    徐娇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经纪人点头:“咱们这圈子说大真不大,越往上走,圈子越小,就那么点人,那么几家公司。天方那边真要问,肯定就能问出来,要不然,你和他们有没交集没恩怨,干嘛非要跟你同期上架。”

    徐娇半晌无言:“还有这事儿啊,得,报复到我头上了?”

    正说着,经纪人接了个电话,徐娇助理打来的,放下电话后,她脸色有点不好看。

    徐娇问: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经纪人道:“公司让你发微博诉诉苦。”

    徐娇:“这是让我和秦宝宝公开撕逼吗?”

    经纪人经验丰富,道:“往好处想,这事儿也不错,正是炒热度的机会,没准还能有意外之喜。”

    徐娇黑着脸:“喜什么喜,然后别人拿我和秦宝宝的专辑一对比,我岂不是脸都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她就算百般不情愿,但也没法子啊。

    于是,几分钟后,发了条微博。

    大抵意思是请秦宝宝高抬贵手,自己出张专辑不容易之类的俏皮话,@秦宝宝。

    秦宝宝没搭理她,不作回复。

    但事件明显升级了,网媒们嗅到了八卦的味道。

    一篇篇文章火热出炉。

    《乐坛难逢抗手,秦宝宝膨胀了》

    《飞来横祸?徐娇和秦泽不得不说的秘密》

    《娱乐圈进入秦泽统治时代?》

    《狂妄自大,秦宝宝踩人上瘾》

    《女神原来不女神》

    徐娇的粉丝哗啦啦涌到秦宝宝的微博,各种谩骂,其中自然有水军的影子。

    可秦宝宝和秦泽的粉丝实在太多,双方骂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中立的网友普遍同情徐娇,娱乐圈撕逼事件不少,可这次秦宝宝似乎撕的毫无道理。

    彰显自己厉害吗?

    喜欢踩人吗?

    “是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吗?可笑,再厉害还不是粉丝买账,要是没人理你,你能火?”

    “长点心吧,别膨胀了,好不容易积累的口碑。”

    “秦宝宝确实喜欢踩人,上张专辑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对,《我是歌星》的时候,徐璐不是被她踩的不要不要么,她就是这么个人。”

    好多这样的微博评论被截图,然后编写成文章,在各大app推送下传播出去。

    而事件的主人公之二,秦泽和秦宝宝,此时正在舞蹈房练舞。

    练舞的是姐姐,秦泽扮演吃瓜,他坐在落地窗边,阳光洒在他身上,洒在暖色的榆木地板,唯美的像一尊沉默的雕塑。

    秦泽看着姐姐练舞的身姿,发呆。

    一开始是为欣赏姐姐的身材过来的,看着她穿一件贴身的舞蹈服,在宽敞的房间里翩翩起舞,偶尔蹲个身,凸显一下圆滚滚的臀,偶尔翘一翘腿,展示修长圆润的大长腿。

    头发被扎成丸子头,露出精致的脸蛋和洁白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秦爱莉,别跳了,过来喝口水。”秦泽招呼姐姐。

    秦宝宝扭着小腰过来,接过水,仰头喝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矿泉水的瓶子,折射出波纹状的光晕,在她尖俏的下巴和修长的脖颈间闪烁。

    左右没椅子,其他椅子离的有点远,秦宝宝侧身坐在弟弟腿上,一只手揽住他脖子,作委屈状:“嘤嘤嘤,网上都在骂我。”

    我一拳一个嘤嘤怪。

    秦泽嫌弃道:“一身汗,别坐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挑衅的扭了扭腰。

    “网上骂你的一半是水军,”秦泽道:“装可怜,你现在和《歌星》的时候不同了,那会儿骂你的,才是真的骂你。现在你不用发微博,你的粉丝就能挡下那群喷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被人骂的滋味不好受呀,咱们该买水军反击啦。”秦宝宝娇声说。

    秦泽发现一个现象,打那天姐姐为他搓背后,她就越来越没姐姐的样子,以前至少还能伪装一下,现在伪装都懒得做。

    说话喜欢嗲声嗲气。

    秦泽刚要说话,相貌平平的助理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看见舞蹈房的情景,愣了愣。

    璀璨的阳光中,两人的面容背光而显得模糊不清,身姿挺拔的男人和浮凸有致的妙龄女人,这样亲密的姿态,按说应该很唯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