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九十四章 我上火了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秦泽和王子衿日常晨跑,气候已然初夏,七点多的太阳艳丽火红,跑了半个多小时,浑身大汗。

    夏天是锻炼减肥最好的季节,也是最容易疲惫的季节,光是日渐灼热的太阳就能让大部分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公共长椅上,各自用挂在脖颈的毛巾擦拭汗水。

    王子衿拧开保温杯,喝了一口,再递给秦泽。

    秦泽浑身出了一层细密的汗,脸不红气不喘,接过保温杯,抿了一小口,嘴唇上似乎还残留着姐姐唇瓣的香甜。

    秦泽望着葱郁的灌木丛发呆。

    昨天姐姐当然没叫他爸爸,也没对秦爱莉的称呼做出什么羞涩反应。反倒是很恼怒,说,叫你个大头鬼,两只柔荑挥刀砍了他一连串。

    人家小情侣间玩情调,顶多就叫哥哥,哪有叫爸爸的。

    哥哥也不行,哪有叫弟弟做哥哥的,她姐姐的尊严放哪里?

    她是那种只会嘤嘤嘤的姐姐么。

    但心里的恼怒还没宣泄完,秦泽揽臂箍住姐姐的腰,含住浅色唇瓣。秦宝宝当即嘤咛一声,瘫软在弟弟怀里。

    姐弟俩站在及腰的温水中,对拼吻技长达十几分钟,数次歇息,两人都激动的不行,他俩拍戏的时候有过很多次真枪实弹的吻戏,但都比不上在家里偷偷摸摸的练吻技来的刺激。

    事后,秦泽缩在水里不肯出来,君子藏器于身,一条大裤衩已经挡不住它的绝世锋芒。

    好在姐姐羞的不行,脸颊绯红,媚眼如丝,低头,看着荡漾的水波不说话,没注意到他的窘态。

    “你姐估计上火了,早上我看到她嘴肿的。”王子衿说:“回头你给他炖点降火的汤,或者茶。”

    难得的,秦宝宝起了个大早,顶着两黑眼圈,两片唇瓣肿了一圈。

    想来昨晚很难熬吧。

    “她那不是上火,是摩擦起火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啊?”王子衿茫然。

    “随口一说,子衿姐,我们回去吧,以后五点起,七点结束晨练。”秦泽终止话题。

    王子衿乖顺的点头:“我以后我十点之前就要睡觉啦。”

    懂的保养自己的女人,都会一套规律的作息时间,王子衿和姐姐一般十一点前就得入睡了。

    吃早饭时,姐姐一直低头,不敢和秦泽对视,目光偶有触碰,立刻移开,粉面微红。

    王子衿那么精明的人儿,又朝夕相处,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宝宝,你怎么不说话。”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干嘛要说话。”秦宝宝翻一个妩媚白眼。

    桌底下,白嫩圆润的脚丫子不安的动着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,一大早脾气这么冲。”王子衿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要你管。”秦宝宝撇嘴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本该站出来和稀泥的秦泽低头喝豆浆,竟然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王子衿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秦宝宝。

    秦宝宝心虚的要死,昨天不但被亲的死去活来,该摸的地方也差不多被摸了个遍。

    当时,在温热的水池里,她双腿勾在秦泽的腰,一双纤细雪白的藕臂缠着他脖颈,被吻的娇喘吁吁。

    而秦泽左手拖着她的臀,右手更厉害了,单手抓球,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太大的心理负担,只是如初恋般的悸动。

    此刻,见王子衿疑惑的目光,秦宝宝做贼心虚,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很有气势的话:“王爱莉,叫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秦泽一口豆浆喷出来。

    王子衿:“??”

    “呛到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两位姐姐茫然不解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秦泽:“秦独秀,你别皮。”

    见鬼了,昨晚那情不自禁的话,一定会成为他的黑历史。

    王子衿蹙眉:“什么王爱莉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顿时看向秦泽。

    秦泽心好慌。

    “姐姐的意思,应该“爱你”,对不对。”秦泽灵机一动:“我姐就是矫情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“哼”一声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脸上扬起一个愉悦的笑容。

    王子衿“哦”一声,探手,在秦宝宝头上摸了摸:“我也爱你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此时心情正好,懒得计较“笑摸狗头”的忌讳,轻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见状,秦泽暗暗松口气。

    我太特么机智了。

    就怕子衿姐或者姐姐,回头搜索一下“爱莉”两个字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估计要凉。

    按照约定,今天秦泽在宝泽办公,寡人日夜操劳,今夜泰迪宫,明夜紫金宫,后夜宝宝宫,累的狠呐。

    苏钰往常是在自己办公室办公的,只有秦泽过来,她才会挪到这边,赖在他办公室。

    公司的人未必都知道他俩的关系,但苏钰的助理心知肚明。正常的同事关系能这样?

    因此,逢着秦泽在这边,助理就会识趣的滚蛋,有文件要签,先打个电话到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总裁是没助理和秘书的,或者说,总裁的助理就是副总裁。

    万一碰上总裁没事干秘书的私密事,她的大好前程岂不是拜拜毁了?

    助理长的五官秀丽,但年纪快四十了,因为办事利索,责任心强,被苏钰选中,收入涨了数倍。

    有时候她也想不通,公司里能干的员工不少,都是职场精英,且年轻貌美,苏副总怎么就看中她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。

    苏钰侧身坐在秦泽腿上,因为穿了套裙,迈不开,只能侧着坐。

    “你的子衿姐不肯还钱,你自己说怎么办吧,反正六百万我是一定要拿回来的。”苏钰捧着他的脸,使劲揉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不还钱?”秦泽一愣。

    顿时懂了,她俩应该在较劲着,虽说宝泽和紫晶都是他一手创办,可一个是苏钰的,一个是王子衿的,王子衿不认宝泽,苏钰不认紫晶。

    一方觉得,拿了我六百万想不认账,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另一方觉得,想从我这里拿钱,想都别想。

    “六百万而已,咱们每天的流水,就不止这些吧。”秦泽郁闷道。

    “噢,六百万不是钱啊。”苏钰白眼,那张玉石般洁净中带着红润的脸颊,满满的不忿:“六百万可以买一辆豪车,六百万可以在沪市买一套中等户型的房子,六百万你们男人大宝剑,可以去多少次?”

    秦泽一想,有道理啊,多少次大宝剑了,立刻点头:“那是得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。”苏钰喜滋滋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个大头鬼,”秦泽道:“六百万拿回来,我拿去大宝剑好不好?”

    苏钰委屈道:“我就死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苏钰,换成姐姐,一个手刀就砍过来。就算知道打不过他,也要知男而上,跟他pk一番。

    “你老婆本怎么在秦宝宝那个小贱人身上。”苏钰说完,屁股挨了秦泽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你别说我姐好吧。”秦泽满脸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那,那哪有姐姐抢弟弟老婆本的,这些本来都该是我的。”苏钰争辩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神经病啊,那笔钱就是个名头而已,它虽然叫老婆本,可它不是真正的老婆本。

    秦泽自以为的老婆本其实已经给她们了,比如宝泽,比如紫晶,比如天方这个划掉,河蟹大神保佑。

    一个两个都惦记那笔钱,子衿姐也是,就应该它名字叫老婆本,它逼格就提升了吗?

    都是毛爷爷,要一视同仁啊。

    苏钰见他脸色不快,捧起他的脸,柔声道:“好啦好啦,不说她就是了,别生气。王子衿说你最近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商业这一块,苏钰是很好的商量对象,她的眼光和能力,不是王子衿和秦宝宝能比。

    秦泽有事自然选择和她说。

    “想做电子产品,打算收购加工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电子产品。”

    “vr设备。”

    苏钰皱眉:“这行业不好,技术不成熟,想实现盈利,没必要自己从头开始,太耗时,耗钱。我宁愿你选择做智能手机,至少它有成熟的技术和完整的体系。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但这个东西要是有突破性的进展,它会把我推到全国富豪榜前二十,甚至能挤进福布斯前100。”

    绝对不是信口开河,vr设备的应用,不单是娱乐领域,还有医学、军事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保守估计。

    苏钰叹口气,“你想研发vr设备?随便你吧,但前期要控制资金额度,免得伤筋动骨。”

    想要研发vr设备,有一个自己的公司以及加工厂是必须的。代加工厂这种东西,保密性不足,尽管有保密协议束缚,也不是绝对安全。

    好比大家都在用的梨子手机,它在中国的代加工厂,核心技术都是米国人生产好再拿过来的,根本不会让你接触到。

    最后,秦泽总要先有一个壳子来搞“研发”,要不然,莫名其妙的就拿出图纸,就生产出新型vr设备,他怎么解释?

    大家又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所以说实业误国,娱乐兴邦啊。

    搞实业这种事,秦泽内心是拒绝的,他一天写十首歌都没人怀疑,别人只会为他疯狂打all,并喊666。但实业的话,需要经历的阶段很多,时间更不短,讲究循环渐进。他一下子变出一款vr设备,太不可思议。没法向党,向国家,向社会交代。

    正事聊完,苏钰舔着红唇,悄声道:“我上火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?”

    她撩起刘海,给秦泽看自己额头上一粒小小的青春痘,“看,都上火了,快帮我灭灭火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懂了,这是苏钰求换的新套路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给你一发入魂,从里到外灭灭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