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七十八章 起来嗨
    白龙马,蹄朝西,驮着唐三藏跟着仨徒弟,西天取经上大路一走就是几万里。

    西天取经,耗时十数载,改邪归正的齐天大圣,护送唐三藏前往西天极乐世界。

    路过此城,见到了曾经的故人,心里平静如水,安详而宁静。

    直到他在不算高的城墙上看到一男一女对峙,火眼金睛的他立刻看出,那是紫霞转世之身。

    物是人非事事休。

    齐天大圣扛着铁棒,站在城门下,随着人群默默仰望。他空旷孤寂的心灵,终于有了几分悸动。

    镜头转到他脸上,把这些小细节收入镜中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不应该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才知道,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留下点回忆行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回忆,要留就留下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有妻室了,让我走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亲我一下,就让你走。”

    城楼下吃瓜群众纷纷起哄,“亲一个”、“快亲”、“亲她”。

    “咔!”墨俞喊停:“可以了,非常好。接下来替身上场,这里有吻戏。”

    城墙上的秦宝宝已经小楼离开。

    最后这里,与转世紫霞相恋的男人并不是秦泽扮演,他已经扮演了齐天大圣,就在城楼下看着。

    演这个角色的是刚请来客串的小鲜肉,今早刚到横店。

    非要秦泽一人饰二角也不是不行,但秦泽一直觉得,原电影的结尾部分,至尊宝充当这个角色,委实是一个败笔。

    从齐天大圣诞生那一刻起,至尊宝已经成为过去式,不复存在,那他就应该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而片尾出现的至尊宝,会让观众有种“结局依然美满”的错觉。

    齐天大圣斩断前尘,一心向佛,那么城楼上的男人就不应该和他有任何联系。

    心爱的女人有了归宿,而他,将徒步西行,求取真经,皈依佛门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结局才是真正的凄美又悲凉。

    替身登上城楼。

    别说,那装扮和秦宝宝一模一样,身高、发型都很相似

    齐天大圣仰头,痴痴望着那女子,眼中充满了遗憾。

    当年,有一个女子也曾说过类似的话,求他一个吻,可当年他推开了。

    齐天大圣刮起一阵妖风,化作遁光俯身在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就当是为当年的遗憾,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    我欠她一个吻,欠她的。

    城楼上的男人浑身一震,怀里的宝剑跌落,大步朝紫霞仙子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在城楼深情拥吻。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都不会走,我爱你!”

    紫霞仙子喜极而泣,楼下吃瓜群众也献上掌声和叫好声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,这一声“我爱你”,某人藏在心里五百年,刻骨铭心了五百年。

    向来情深,奈何缘浅。

    齐天大圣离体而去,男人恢复意识,发现自己和女人紧紧相拥,便放下矜持,用力抱紧怀中佳人。

    这时,紫霞仙子心有所感,转头望去,看见孙悟空离去的背影,渐行渐远,落寞而孤独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好奇怪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看到了。”男人侧目,嘲讽道:“他好像一条狗诶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夕阳,古道,师徒四人西行而去,渐渐消失在天际

    灯光师充当司机,把走到视线尽头的师徒四人载回来。

    “秦总,你这个台词写的太扎心了。”司机苦笑道:“他好像一条狗这不是讽刺咱们这些单身狗吗。”

    说着无心,听者有意。

    秦泽一愣,他倒是没想到这个茬,当初看这部老片子的时候,单身狗的名词早已在网络盛行,没怎么想。

    这部片子是很多年前的老片了,看年代,就算在平行世界,那会儿应该也没单身狗这个称呼吧?

    在那个世界,单身狗的名词,会不会来源于这部片子?

    演唐三藏的老戏骨笑道:“秦总,你觉得这部片子票房怎样?”

    秦泽笑道:“没数。”

    众人愕然。

    秦泽道:“我只知道会火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车子里一片笑声。

    车子行驶缓慢,车尾系着一匹白马,白马小跑着跟上车子的速度。

    当天,电影杀青。

    因为有预感,片子播出后,非但个人名气会再上一个台阶,连带着天方影视公司,也会在业内名声鹊起。

    这是肯定的,娱乐公司的实力不仅仅是明星,作品也是重要参考标准。

    秦泽距离娱乐圈行业大佬的距离又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于是彻底放开自己,酒到杯干。

    秦泽喝的伶仃大醉,记不得是被谁架回房间的。

    有人一直在床边照料,脑子迷糊的他把床边的人拉入怀里,又亲又摸,对方小小的反抗了一下,就任他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秦泽记得还扒了裤子,铁杵磨啊磨的,做到哪一步不记得了,他已经没有意识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时,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怀里搂着一具软玉娇躯,手感极佳,幽香扑鼻。

    秦泽使劲想睁眼,竟然没睁开,宿醉后各种感官都麻痹了。便伸手攀升对方胸前的峰峦,仅仅是轻轻触碰一下,就立刻缩回来。

    足够了,那规模,绝对是姐姐没错了。

    原来身边睡的是大奶奶啊。

    果然,二奶奶和三奶奶都不靠谱,还是大奶奶最疼我,知道我醉的厉害,彻夜守在床边照顾我。

    姐姐穿着薄薄的睡裙,被摘了下葡萄,顿时嘤咛一声,醒过来。

    两双眼睛面面相觑,姐姐俏脸绯红。

    “姐姐早上好。”秦泽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秦宝宝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个,昨晚是你啊。”秦泽干笑两声。

    姐姐脸蛋愈发红润,睫毛颤了颤,忽然怒道:“不是我还是谁,姐姐不管你,醉死都没人理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姐姐最好了,亲姐姐不如亲姐姐嘛。”

    如果条件允许,喜欢上姐姐当然也不如喜欢上姐姐。

    “手拿开。”

    手?我的手没放你胸口啊,刚刚不是拿开了吗。

    秦宝宝死掐按在屁股蛋上的手,咬牙切齿:“这只!”

    “呃”秦泽疼的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那,再睡一会儿?”秦泽提议。

    秦宝宝思考一下,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搂一搂姐姐的腰。”

    “批准。”

    搂着小蛮腰正要睡觉,啪啪啪的敲门声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起床没?”王子衿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再睡一会,没起。”秦泽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睡你麻痹,起来嗨。”苏钰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秦宝宝在里头待了一宿是不是。”王子衿也跟着大声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