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六十七章 你有什么想说的?
    秦泽环视一圈,竟然发现没人敢喝骂反驳,个个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他心想,这就是传说中的震怖操作?

    当交警过来时,怂了半天的男人们立刻精神焕发,指着秦泽,大声道:“警察同志,就是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两个交警,一个中年,一个青年,皱着眉头:“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劳斯莱斯车主道:“他们撞了我的车,不但不赔钱,还拎棍子把我车给砸了。他还动手打人。”

    几人男人附和,添油加醋的说着。

    听的交警连连皱眉。

    奥迪a8的司机在旁听着,目光更多落在苏钰身上,这女人可真漂亮啊。

    他再看小奥迪,透过挡风玻璃,看见一个极漂亮的女人,觉得有些眼熟,但那女人取出一张口罩戴好,把脸遮住了。

    年轻交警看向老交警:“要不,把车扣押带走,人,交给派出所的人解决?”

    老交警看他一眼,没表态,他朝秦泽说:“年轻人,做事有点冲。”

    交警来了,秦泽也不好继续砸那辆奥迪a8,从暴怒状态转为平时里温和的做派:“是,有点冲动,不过是他先侮辱女人。”

    老交警顿时朝苏钰看去。

    这么出彩的女人他早看到了,但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懒得管。

    秦泽又说:“我会赔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赔你麻痹,你有个屁的钱赔,等着蹲局子吧。”劳斯莱斯车主唾沫四溅,喷了秦泽一脸。

    秦泽甩手一耳光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一声,把人给打懵了,中年车主被同伴搀扶着,眼睛还有点花。

    两个交警连忙抓住秦泽的肩膀,呵斥:“你别打人。”

    秦泽皱眉:“没看他口水喷人?”

    老交警不悦的看一眼中年车子,又看向秦泽:“你有这个经济能力吗,莱斯莱斯.......”

    秦泽不动声色的把袖子撸上,露出一块玫瑰金腕表。

    两交警没什么表情,秦泽无奈提醒:“我这块表四百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可惜他的无形装逼效果没达到,两交警压根不认识这种奢侈品,并认为是假货。

    劳斯莱斯车子气的脸色铁青,怒吼道:“这事没完,不让你脱层皮,我就不姓朱。”

    秦泽扬手,他怂的缩了缩。

    劳斯莱斯车主走向老交警,肿着半张脸,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,先递烟,老交警没接,他凑到耳边,嘀嘀咕咕了半天。

    说的是方言,秦泽没听懂,但想必不是啥好话。

    老交警皱着眉。

    劳斯莱斯车主打了个电话,笑容满面的说了几句,再把手机交给他。

    老交警听了片刻,眉头皱的愈深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他说:“你的车子我们要带走,你也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行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不怕对方的小伎俩,只要把面罩摘下来,谁敢跟他使这些狗屁倒灶的东西?

    别说什么队长,就算局长,秦泽在微博上发几句话,社会舆论就能铺天盖地把他淹死。这年头,因为舆论被查的官员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法是最蠢的,秦泽都不屑用,他只要一个电话就能搞定。也可能等他摘了面罩,对方就熄了搞的心思。

    身份摆在这里。

    名人的影响力是很大的,尤其秦泽这种和普通艺人不同的大佬。

    他有无数种方法处理眼前的事。

    现在不方便摘口罩,路人比较多。

    劳斯莱斯车主“呸”一口吐出血沫,狞笑:“等死吧,你个崽子。”

    另外几个男人阴测测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又想挨揍?”秦泽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劳斯莱斯车主后退几步,冷笑:“你等着,看老子怎么嫩死你,老子还要日你女人。”

    他瞄一眼苏钰。

    交警皱眉道:“都别说话,跟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年轻交警挡在秦泽面前,防止他再打人。

    这种事儿很烦的,一方口贱,一方又是暴脾气,打你几巴掌,警察最多批评教育,又不能真的抓起来。

    年轻交警同情的看向秦泽,在他的想法里,秦泽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奥迪a8车里。

    司机看了半天戏,心里明了,返回奥迪a8向大老板汇报。

    “朱总的车子被人撞了,对方全责,因为口花花几句那女人,被车里下来的年轻人砸了车,啧啧,现在的年轻人脾气可真冲,卖房都不一定还的起,估计得关几年。”

    坐在后座的男人微微皱眉,他有深深的眉心有深深的竖纹,那是长时间的皱纹形成的。

    他五官普通,神情略微严肃,不说话的时候,就有股天然的威严,这是大风大浪洗练出来的气质。

    司机坐在驾驶位,扭头,喋喋不休:“平时就觉得朱总说话不靠谱,大喇叭似的满嘴荤话,他这种暴发户,一辈子也就这样不上不下的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这次过来,是考察项目,朱总以前是跟他混的,后来回老家自立门户,靠着他在背后支持,开发房地产、矿业等等,虽说大头都在他这里,这几年好歹也攒下十几亿资产,成为当地有头有脸的富商。

    姓朱的这次死皮赖脸求他过来看项目,找他投资旅游业,说跟市里的几个竞争对手闹的不可开交,急需资金。

    这行业确实赚钱,他便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司机一拍脑瓜,脸色激动:“我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后座的男人被他吓一跳,微怒: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司机兴奋的指着小奥迪:“荣哥,那车里坐的女人是秦宝宝,我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一愣。

    司机自顾自道:“秦宝宝诶,她怎么在这里。商演还是演戏?”

    说完,露出男人都幻想过的心思:“荣哥,那女人是真极品。”

    男人愣了半天,脸色突然变了。

    他推开车门,朝街对面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荣哥?”司机急忙下车,跟过去。

    许耀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脚步,仍旧不受控制的加快,加快,小跑,小跑.......

    终于又看见他了,第一次见他,是在粉刷洁白的病房里,他裹着襁褓里,肤色嫩红的小脸皱巴巴成一团。

    在屏幕上见过很多次他的脸,但那都不是他,陌生的没有丝毫熟悉感,只有印象里那张丑丑的脸,让他记了很多年。

    二十几年了,终于又再次见面。

    许耀听见胸腔里的心脏狂跳着,想要蹦出来。

    当他走近时,看见秦泽,酸涩的眼眶差点滚出热泪来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他。

    之前离的有些远,又戴口罩,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如今近在咫尺,长久关注他的许耀,仅仅通过眉眼就认出他了。

    平时,如果有个大叔飞快的向你靠近,并且目光灼灼的盯着你,秦泽会吓一跳。

    但看到这个男人的瞬间,秦泽说不出话来,被劳斯莱斯车主挑起的暴躁情绪也平息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心情异常复杂,困惑、茫然、厌恶、抵触......用小学作文常用的句子:我的心情就像翻倒的五味瓶,酸甜苦辣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他认识这个男人的,曼姐帮他查过许耀的背景。

    五官普通,身高普通,把这身高档西装换成地摊货,然后把他扔在人群里,你得拿着放大镜才能找到他。

    许耀,许茹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荣哥,你怎么下来了。”劳斯劳斯车主表情很恭敬。

    许耀看了他一眼,反手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劳斯莱斯车主懵逼了。

    交警也愣住了,继而喝道:“你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秦泽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劳斯莱斯车主抬手挡了挡交警,目光困惑又茫然:“荣哥?”

    回应他的又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荣哥,你打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荣哥!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荣哥....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“荣.......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。

    劳斯莱斯车主起初还能硬着头皮接巴掌,后来整张脸都肿成猪头,疼的差点哭出来,躲开了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两个男人更是半句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许耀冷冰冰的目光扫过他们,又落在交警身上,淡淡道:“交警同志,这件事我们不追究了。”

    交警:“???”

    交警们摸不透这家伙的路数,就看向劳斯莱斯车主。

    大腹便便的家伙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追究,不追究了。”

    尽管心里很奇怪,但交警懒得计较了,碰上这种事,他们也是调解赔偿为主。

    “你这车赶紧开走,不能再上路了。”

    年轻交警走到苏钰身边,表示要看她驾驶证,但目光控制不住的偷看她漂亮的脸蛋。

    这一边,秦泽和许耀默默对视。

    两个彼此认识,又不认识的男人。

    半晌,秦泽轻笑一声:“你是谁。”

    许耀涩声道:“许耀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认识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许耀想了很久很久,最后艰难摇头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给你惹麻烦。”许耀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秦泽皱眉,如果当年和妈妈打电话的那个男人是他,虹桥机场碰到的男人是他,那他就不该不知道他是谁。

    “你没什么要说的吗。”秦泽喊道。

    许耀脚步顿住,再重新迈开,他走了。

    见秦泽并不是目的,从来都不是,尽管他是这样对小岚说的,但他也好,小岚也好,都知道不是那样。

    可小岚姐不同意,他就不敢画蛇添足。

    陈年烂账,要不要翻开,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。

    佩服那些一天三更四更五更的,再看我的女朋.....双手,忍不住就把她摔在墙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