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六十三章 笑话
    苏钰皱着眉头,脑补她和秦宝宝打架的场面,学霸泰迪分析了一下双方的身高,感觉自己没有劣势,顿时不怵。

    “你姐姐看到我在你房间,会打我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....不会吧。”秦泽心里就很怵。

    肯定会啊,她要知道你半夜爬上我的床,会把你活活撕碎。

    “她打我,我也不怕。”苏钰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姑娘,哪来的自信?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我是不会躲厕所和衣柜的。我又没做亏心事。”苏钰抱着胸。

    躲衣柜.....

    躲衣柜是个悲伤的故事,他想起乔迁新居那晚,在寒冷的深夜里,缩在衣柜睡了一晚。没良心的子衿姐那天晚上把他给忘了,没有半夜起来叫他回房睡觉。

    而且躲衣柜也不保险,万一被发现了呢,岂不是不打自招。

    他淡定一笑,从包里翻出剧本,丢给苏钰:“没事,就说咱们聊剧本。”

    躲衣柜什么的太lobsp;   前人之鉴,后人之师。

    同样,前人的经验,就是后人学习的榜样。

    秦泽昂首阔步前去开门,又吃一惊,门口站着的,高挑妩媚的姐姐,而是王子衿。

    她也穿着浴袍,秀发湿迹未干,脸上两坨红晕,让她的脸蛋像极了红彤彤的苹果,好想咬一口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....怎能来了!”秦泽笑容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我去,怎么是子衿姐。

    她不是不爱理我吗,她不是生气了吗。

    王子衿娇嗔,抛来一个妩媚的白眼。

    我为什么来,你心里没数?

    当然是找秦泽温存来了,找男朋友睡觉这种事,不是很正常嘛。

    不过她是单纯的睡觉。

    王子衿闪身进门,看见了端坐沙发的苏钰。

    王子衿脸上的笑容渐渐狰狞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在这里。”王子衿剐了秦泽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们聊剧本。”秦泽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“聊剧本?有什么好聊的。”王子衿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她第一次演戏嘛,心里没底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苏钰瞅了王子衿一眼,没搭理,以女王的姿态端坐沙发,给她压力。

    “聊完了吗,聊完了滚犊子。”王子衿霸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才刚开始呢,感觉不聊到天亮都不罢休了。”苏钰争锋相对。

    王子衿往秦泽腿上一坐,环住他脖子,点头,很正经的语气:“你们聊,我边上看看,顺便学习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泽当时就震惊了。

    子衿姐今天肯定受刺激了吧,她竟然敢这样?

    说好了一起当咸鱼的啊,怎么突然就硬气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该不会是察觉到什么,在苏钰面前宣布主权了?

    苏钰双眼迸射出锐利的光芒,小拳头握了握,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当着我的面,坐在我男人腿上。

    好啊,你终于报仇了。

    苏钰觉得头顶有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。

    秦泽就很坐蜡了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就这样?剧本改天再聊,我有点累了。”

    不是推托之词,真的好累,我想睡觉。

    王子衿听了一喜,斜眼看苏钰。

    那赶人的眼神,让苏钰很不痛快。

    “秦泽,我满脑子都是演戏,你不教我,我会纠结的睡不着觉。”苏钰蹙眉,楚楚可怜的模样。

    你不用学,你现在就是戏精啊。

    “好笑,聊剧本不会等明天聊?大半夜跑男人房间来聊剧本,要脸不。”王子衿嘲讽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老刘可以聊剧本,我就不能聊?”

    “你心里想什么你自己清楚,聊剧本要穿浴袍?”王子衿在斜眼。

    苏钰怒了,就你会斜眼是吧,我也来一个。

    →_→......←_←

    秦泽默默捂脸。

    汝之秀,吾不如也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鬼祟的敲门声又来了。

    苏钰和王子衿同时望向门口,又同时望向秦泽。

    秦泽狂风甩锅:“肯定是我姐,你俩吵架的声音把她惊动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立刻开门。

    秦泽心里一片平静,有种债多不压身的淡定,就知道姐姐会来。

    开门,果然,门口杵着高挑娇媚的美人儿。

    看见秦泽,未语先笑,如含星子的明媚荡漾着窃喜和愉悦。

    秦泽默默叹口气,我可能不叫秦泽,我叫miss,大家都想上我。

    来啊,大家快来上miss啊。

    秦泽嘴角抽了抽,又是浴袍,就不能穿的整齐点?

    趁着姐姐撒娇似的语气说出“小赤佬,姐姐陪你睡啦”、“小赤佬,今晚又便宜你啦”这种要死人的话前,秦泽微微侧身,让姐姐目光可以看见里头比拼演技和眼技的泰迪vs老王。

    姐姐脸上笑容渐渐狰狞+2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在这里。”秦宝宝黑着脸。

    “聊剧本!”苏钰淡淡说。

    秦宝宝看向王子衿。

    “看他们聊剧本。”王子衿更平静。

    苏钰:“......”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来干嘛。”两女人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来看我弟弟睡的好不好,有没有踢被子。”秦宝宝随口扯蛋。

    苏钰顿时看向秦泽,心说,果然是姐弟。

    秦泽左看右看:“夜深了,咱们.....”

    “咱们来打牌吧,反正我睡不着。”苏钰说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外人,很容易被“夜深了,明天再聊剧本”的理由给打发走。

    王子衿和秦宝宝对视一眼,竟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苏钰在风景区花十块钱买的扑克牌终于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王子衿一个眼神丢给秦宝宝:“关门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心领神会:“了解!”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我的泰迪,智商上被完爆了...不对,宫斗技能还是没点满。

    秦泽心里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赶走一只泰迪,房间里的气氛并没有轻松起来,闺蜜俩相互打量,脑子里酝酿着各自的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务必要把对方赶走。

    双手放膝盖,背脊挺直,双目直视前方——秦泽以小学生标准坐姿乖乖坐好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敲门声来了,苏钰拿完扑克牌回来,发现门锁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和王子衿给秦泽一个眼神,让他自己体会。

    秦泽从两人的眼神中读出同一个意思:敢开门你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“我睡觉了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屁嘞,她们人呢?”苏钰叫道。

    “她们也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泽,你给我开门。”

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“秦泽,你不开门是吧,看谁后悔。”

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“秦泽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来啦!”

    秦泽麻溜的跑去开门。

    苏钰在门口恶狠狠的瞪他一眼,见到房里两女人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打扑克!”苏钰把扑克摔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想说什么?”秦宝宝眼睛迷成一条缝,长而翘的睫毛愈发明显。

    “秦泽你这个王八蛋。”差点璐出马脚的苏钰笑吟吟,转头对秦泽说:“刚才差点骂出声,对不起哦。”

    你这话,就像姐姐说敲门看我睡的好不好是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秦泽心里吐槽,贾装没事,呵呵笑一声。

    四个人坐下来打牌,秦泽昏昏欲睡,脑子不灵光,频出昏招。

    他们是玩钱的,谁输谁支付宝转账。(马云快给我广告费)

    秦泽半小时输了一万多大洋。

    这时,王子衿气势汹汹的甩出四个k,秦泽手里捏着四个a,见机就把她吃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立刻反悔,说出错了,要重来。

    秦泽一愣,说,好吧。

    果然是近墨者黑,和姐姐待久了,子衿姐也多少染上耍赖的坏毛病。

    苏钰按住她的手,不悦道:“出牌无悔,不能收,秦泽对吧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看他:“阿泽,让我过吗?”

    苏钰也看他。

    秦泽:( ̄bsp;   过,不过。

    并非选择题,是一道送命题。

    秦泽拒绝回答。

    “上家都没说话,要你多什么嘴。”王子衿坚持收回自己的牌。

    “玩不起你别玩咯。”苏钰鄙夷:“最讨厌出牌反悔的,你个子矮,思想更矮。你五官平,胸更平.....”

    苏钰逮住机会狂怼王子衿,报复她刚才关门戏耍自己的事,至于为什么知道是王子衿干的.....因为秦宝宝适才给了她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苏钰毒舌出了名的,秦宝宝都怼不过她,喋喋不休嘲讽半天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王子衿突然削了她一个头皮。

    苏钰呆住了。

    秦泽小心肝漏了一个节拍。

    王子衿淡淡道:“你头上有只蚊子.....哦,是我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苏钰怒了,挥手就还她一个头皮。

    啪一声,削在秦泽头上。

    秦泽微笑中透着精疲力尽,“别闹。”

    这一巴掌我接出了奇迹,接出了满分。

    “你敢打他。”王子衿反手一个巴掌.....啪一声削在秦泽头上。

    “我,我.....打我干嘛。”秦泽懵了,他没接,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毕竟女孩子,不好再打。”王子衿撇嘴。

    秦泽微笑中透着原谅:“这样啊.....”

    秦宝宝拱火,说:“你刚才应该哭起来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苏钰一想,有道理,大眼睛立刻蒙上水雾。

    秦泽感觉自己从里到外都是虚的,好想回家睡一觉,妈妈,我想回家,我不要拍戏了。

    深感气氛尴尬的秦泽揉了揉太阳穴,身为男人,要有时刻充当润滑剂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“打牌也什么意思,我给大家讲些笑话吧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会讲笑话?”王子衿一愣。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苏钰也不哭了。

    唯独秦宝宝脸色一变:“别,别让他讲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。”王子衿问。

    “他讲的不好听。”秦宝宝说。

    又污又冷的笑话,听着老尴尬了。

    秦泽不服气:“因为我只给姐姐讲过笑话,所以不太熟练,讲的不是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心想:黑了心的蛆,连笑话都要霸占吗?不许弟弟给别的女热讲笑话?

    苏钰心想:你不让他说,我偏要听。

    “我听,你说吧。”两人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逗自己的女人发笑,同样是一个男人该有的素养,尽管人数有点多。

    秦泽酝酿片刻,道:“某年某月,外族杀进京城,皇帝吓尿了,带着人逃出去,留下间谍在城里查看情况,第二天,间谍像皇帝哭诉:陛下,敌人节操丧失啊,奸淫掳掠无恶不作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憋着笑:“狄仁杰大怒:老子什么时候操过丧尸?”

    笑话讲完,他期待的看着姐姐们。

    王子衿:“??”

    苏钰:“???”

    秦宝宝扶额。

    “不好笑吗?狄仁杰诶。”秦泽郁闷。

    “那我再给你们讲一个更好笑的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王子衿和苏钰期待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某孕妇难产,情况紧急。老公在外面急的团团转。过了好久,主刀医生出来,男子急忙上去问情况。医生摇头叹息:孩子没保住。正当男人万念俱灰时.....你猜怎么样。”秦泽卖了个关子。

    姐姐们摇头。

    秦泽道:“这时,医生哈哈一笑:骗你哒,两个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哈哈哈,都给我笑,都特么给我笑。

    “哎呦,突然好困,先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累死了,睡觉去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姐姐们瞬间走光了。

    像我这种有内涵的书,每一章都写的绞尽脑汁,根本无法量产,我跟那些三更四更的妖艳贱货不一样。我们不一样,不一样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