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五十五章 拍照
    苏钰早上醒来,下意识的摸了摸身边,没摸到,垂死病中惊坐起,发现老公不见了。

    巨大的失望从心底涌起,苏钰撇撇嘴,挠了挠乱糟糟的秀发,继而叹口气。

    恨不得成天跟他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走了也好。”苏钰忽然翻白眼,昨晚她做了个梦,梦见自己生孩子了,她躺在病床上,看着可爱的小婴儿,露出母爱的笑容,这时,王子衿突然从外面冲进来。环视一圈,目光落在孩子身上,冷笑,“你一个小妾,居然敢生孩子,无法无天,来人,把孩子带走,妾室的孩子由正房抚养,以后也得喊我母亲。”

    说着,秦宝宝跑进来,抱起孩子就跑,边跑边发出拖拉机般的笑声:“你游戏打不过我,孩子我也要给你抢走,啊哈哈哈.....”

    苏钰一边哭一边追了出去,跟那两个女人死打,但是她势单力薄,孩子最后被抢走了。

    精神崩溃的苏钰又跑去找秦泽,哭成泪人:“王子衿和秦宝宝把我们的孩子抢走了,你快去抢回来。”

    可秦泽没答应她,秦泽说,你一个小妾,本来就没有抚养孩子的权力,孩子以后会跟着正室一起生活。

    苏钰伤心极了,她想,她就只能裴南曼一个好闺蜜了,她就跑去找裴南曼帮自己,但是这年头狗子变了,裴南曼也变了,她说,我不能生孩子,凭什么你就可以,孩子被抢了活该,你以后就跟我一样,做一个没孩子的女人吧。

    说完,裴南曼叉腰大笑。

    “友尽!”

    苏钰掩面而泣。

    苏钰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,仿佛回到了童年时,父母离异的伤心和害怕。

    她坐在地上,哇哇哇的哭。

    一切的梦境,都来源于她心里的阴影。

    昨晚把秦泽给吓到了,睡着正香,突然就挨一拳,或者挨一脚。又心疼她,不想叫醒。一直在帮她擦眼泪,都擦了好几公斤,心说,尼玛啊,你到底做了什么梦,上面的水比下面的还多。

    苏钰其实早就接受现实了,她又不傻,以前没胃病,所以觉得自己怀孕了,美梦被秦泽击碎后,睡觉之前拿手机查了一下胃病的不良反应,还有怀孕的不良反应......怀孕不会无端的打嗝、胃胀,孩子又不是真的养在胃里。

    “感觉好渴......”苏钰下床,到桌边倒了一杯温水,咕噜噜一口干。

    看来真的生病了,平时起床没这么口渴。

    她听见厨房传来热油的“滋滋”声,愣了愣,清丽的脸庞瞬间绽放甜美笑靥,踩着拖鞋,小跑着奔出房间。

    厨房里,秦泽正在做早餐,但吸引饥肠辘辘苏钰的,不是飘着香味的早餐,而是秦泽的打扮。

    他赤着上身,穿围裙,健硕的身材能让妹子们发花痴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,早餐马上好了。”秦泽扭头,看她。

    苏钰顶着乱糟糟的秀发,穿着吊带睡裙,肩带滑下来,隐约能看见半个球的雪腻。

    苏钰走到他身后,冰凉的手指抚过他肌肉线条清晰的脊背,吞着口水:“饿死了,我现在就想吃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苏钰眯眼,嘿嘿笑:“都说女人穿制服很诱惑,原来男人穿制服也一样秀色可餐。死鬼,故意诱惑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死鬼两个字很有灵气。

    秦泽道:“制服你妹哦,你别说了,我一身的鸡皮疙瘩。”

    围裙也是制服的一种,秦泽以前带着批判的目光看岛国番的时候,就见过这种制服.....

    可如果把穿围裙的角色换成他....不能想,想太多要崩溃。

    苏钰搂住秦泽的腰,在他背上舔了一口,发现秦泽在打寒颤,顿时眉开眼笑,玩心大起,又舔了几口。

    “继续啊,怎么不舔了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应该说“雅蠛蝶雅蠛蝶”的吗。”苏钰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不抖,怎么骗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苏钰气啾啾的捧着水果盘,啃苹果,秦泽把冰箱里的苹果、梨还有香蕉切成瓣,准备当做早饭后的零嘴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不穿衣服。”苏钰嚼着水果。

    秦泽扭头看她,脸色古怪。

    苏钰一怔,随后反应过来,整张脸涨的通红。

    秦泽一脸痞里痞气的坏笑:“苹果甜不甜,水多不多?”

    苏钰用力踢他一脚。

    昨晚两人深入交流时,害怕把床单弄的湿哒哒,苏钰很机智的把秦泽的衣服垫在身下.....秦泽第二天一看,发现衣服变成尿不湿。

    他就把衣服给洗了,晾在阳台。

    早餐是小米粥配韭菜炒蛋,还有双蛋火腿,说了要请苏钰吃双蛋火腿,男人就要说话算话。

    “我可能真的不是怀孕。”苏钰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噗.....都说了你胃病,你家孩子养胃里的?”秦泽取笑道。

    苏钰扑过来,拧他脸,气道:“我孩子养不养胃里,你心里没点b数?”

    秦泽没和她打嘴炮,在家里都是他嘴炮姐姐,或者子衿姐,到苏钰这里,他俩能斗个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他和苏钰的感情,在一次次嘴炮中,渐渐升温。

    嗯,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在家休息吧,宝泽那边不用去了。”秦泽喝着小米粥。

    “交给你啦。”苏钰乖巧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去,我要写剧本,争取今天写完,电影越早开拍越好。拍完电影,我姐要开演唱会、发专辑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哈?那公司怎么办。”苏钰蹙眉。

    “公司最近又没有重大决策,不需要咱们亲自看着,有事儿让人打电话联系。其实很多事情,不需要你亲力亲为的,公司这么多经理,每个人拿着百万年薪,如果连正常运营都做不到,养他们干嘛?咱们又不是蛀虫遍地的国企,也不是“皇亲国戚”到处走的家族企业。能者上,不能者下。”秦泽补充道:“就像我们一样。”

    苏钰看他一眼,小心翼翼道:“干嘛,火气这么大?”

    秦泽叹气:“被天方那群废物给气的,我算是明白曼姐怎么一直扶不起天方。庸才太多,精英太少。”

    秦泽把天方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,包括他在会议上大发雷霆,施行高管考核制度。还有入驻天方以后,被那群庸才亏损十个亿的事。

    苏钰幸灾乐祸:“哈哈,秦宝宝这个没用的东西,小小的娱乐公司都管不好,活该,叫她抢我.......”

    猛顿住,黄粱一梦而已。

    但那个梦好气,大家都欺负我。

    “你别这么说她,”秦泽皱眉道:“她又不是管理专业的,娱乐圈她也是新人,能把公司管好已经很不错,业务方面更是全公司最强,如果只是工作室,那会经营的很好,公司的话,她其实很累。而且考核制度我就提个开头,细则方面由她负责。”

    苏钰哼道:“我还没嫁给你呢,你就急着替大姑子说话了。以后我嫁到秦家,她和你妈联合起来欺负我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自动把王子衿忽略,苏钰向来这样,战术上重视敌人,战略上藐视敌人。

    “我妈倒是不会欺负你,但我姐估计会把你做了。”秦泽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你嘀咕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吃完早饭,秦泽回房间写剧本,剧本他看过不少了,《血战沪市滩》以及《如果我变成回忆》两部他投资的电影,剧本秦泽翻过,过目不忘的他始终记在脑子里。

    又是“时代在召唤”带给他的福利。

    系统说,脑子和身体是成正比的,身体越好,记忆力、思维、逻辑能力越强。

    侧面的印证“炼精化气”、“炼气化神”的理论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他不断嗑技能书,缓慢的开发脑部,他现在的记忆力可棒了,看过的东西,能记很长时间,保质期比普通人强。

    花了一个小时,把剧本写下来,反复阅读、揣摩。

    肯定不可能完全照搬原著,很多东西确实被时代淘汰了,他要在原有的剧情上做一些改进,修改一些台词。

    凭借初中拿过奖,文章登过公告栏的底蕴,他小幅度的修改剧本毫无压力,还能让这部电影在细节上做到更好。

    但是.....忽然有些后悔三天交剧本的承诺。

    别的编剧,为了写好一部精品剧本,往往会疯狂的找灵感,耗时很长。

    我要是三天就交了剧本,会不会显得我太快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,我又要背上“写剧本也超级快枪手”这样挫到爆的称号。

    妈诶,当时光顾着装逼了。

    苏钰坐在客厅看电视,电脑被秦泽霸占了,她只能看电视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顺便构思一下她的小说,最近发稿子到群里,秦宝宝和王子衿各种贬低,说甜到腻了,一点都不精彩。

    可她写小说,自动带入角色,不由自主的就把剧情写如胶似漆甜到掉牙了。

    这点不好,她要改一改,否则就算小说写出来,也没希望改编成影视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一下。

    苏钰低头,从裤兜里掏出手机,是秦宝宝在群里@她,秦宝宝从来不跟她私聊,有事基本在群里说。

    苏钰觉得这样很好。

    搞笑,好像谁想和你有什么交情似的。

    “死了没,没死回个话。”秦宝宝毒舌。

    “有话说,有屁放。”苏钰争锋相对。

    “我弟呢,在你家还是在公司。”秦宝宝问。

    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你妹。”

    “秦宝宝你说话放尊重点,你个小瘪三。”

    “苏钰你说话也放尊重点。”

    “找秦泽是吧,他在我被窝里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很少冒泡的王子衿突然说话,显然一直关注着这个话题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某人又发花痴了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别这么苛刻,花痴是人家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苏钰脑壳青痛,嘴角抽了抽,大步奔进房间,对着赤膊的秦泽的背影拍照。

    让你们抢我孩子。

    让你们都欺负我。

    元旦快乐,今天在外面玩,不能一直窝在家里了,偶尔也要趁着节日出去浪一浪,毕竟我还是17岁的花季少年,要和外面的大姐姐们快活一下,反正有大把时光。这就是我一更的理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