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五十章 会议
    裴南曼露出一抹恍惚,“后来我回了家,想着该怎么稳住局势。树倒猢狲散在所难免,就怕墙倒众人推,我爸叱咤风云的这几年,得罪的人不少,秋后算账是肯定的。那时候我才明白我爸的意思,没法退,真的没法退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甘心就这样离开北方,这是我爸一辈子打拼出来的基业,我两个哥哥葬送在了这里。可现实让我无路可走,光凭我一个人,撑不起来的。所以我去找曹兵,当时他在帮派里的地位已经很高,敢打敢拼,很多人都选择跟着他,支持他自立门户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那天阳光灿烂,裴南曼找到他时,他在自家院子里锤炼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阳光下,出落的水灵的女孩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曼曼,我喜欢你很多年了。”曹兵凝视她。

    “好,帮我守住这份家业,帮我夺回我爸失去的东西。等我二十岁,我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那年,她十六岁,曹兵十九岁。

    此后四年里,在曹兵的帮助下,裴南曼渐渐站稳脚跟,但时代不一样了,每个混黑的大佬都绞尽脑汁的洗白,很多暴利的灰色产业渐渐退出历史舞台。

    “曼曼,现在局势变了,咱们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,可以经营别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曹兵说的事,裴南曼都没意见,她已经成功守住了父亲的家业,没有落的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的结局。

    至于曹兵,她自然满意,女人未必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,但一定要嫁给喜欢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裴南曼当时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曹兵是个很念旧情的人,他被裴南曼的父亲收养长大,对她更是一往情深。

    二十岁那年,她如约嫁给曹兵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就这样过一辈的她,却在结婚第二年查出不能生育。

    这使她和曹兵的婚姻产生致命裂痕。

    隔年,曹兵把离婚协议书放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你在外面有女人了?”裴南曼没去看协议书,盯着曹兵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并不喜欢她,但我需要她父亲的帮助,不然我们很难彻底洗白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,不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曼曼,你相信我,给我点时间,我会和她离婚。我爱的人始终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还得有个儿子是吧,你曹兵打算借鸡生蛋,也得问我答不答应。”裴南曼冷笑。

    曹兵没说话,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离婚也好,我不至于再背负压力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,从那一刻起,她和曹兵彻底一刀两断,有遭背叛的愤怒,但没有伤心,她竟然感觉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像是卸下了沉沉的担子。

    那时,她才明白,嫁给自己喜欢的人远比嫁给喜欢自己的人更重要。

    后来,裴南曼来到沪市,带着一部分愿意跟随她的人马,还有丰厚到难以想象的资金。从此在沪市扎根。从小到大读书成绩一般的她,硬是自学成才,再有李家帮助,彻底洗白,凭借着扎实的根基底蕴,日进斗金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秦泽认真仔细的观察裴南曼的神情,尤其说到曹兵勾搭上官家千金,做了陈世美的时候,他觉得曼姐心里肯定很伤,她一个那么骄傲的女人。

    但没有,也许是她城府太深,阅历太厚,所以能把情绪藏在心里。

    秦泽又咳嗽一声:“曼姐,我又灵感爆发,给你唱首歌解解闷?”

    裴南曼点头:“你唱。”

    “我曾经,爱过这样一个男人,他说我是世上最美的女人。我为他保留着那一份天真,关上爱别人的门。”

    秦泽边唱边点头,肯定是这样,要不然,曼姐这么多年,怎么会不找男人?

    秦泽发现自己真相了。

    裴南曼:“......”

    ( ̄bsp;   好特么应景的歌,她都无言以对了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唱,裴南曼都感觉自己是被爱人抛弃的可怜虫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哦,我现在要睡觉了,请你滚好吧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抓起秦泽的衣领,连推带踹的把他赶出去房间。

    开门的瞬间,秦泽和裴南曼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门口杵着两个偷听的小家伙,正要转身逃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,”裴南曼挑了挑眉,素白的脸闪过恼怒,“谁让你们偷听的。”

    裴紫琪睁眼说瞎话:“小姨,我们没偷听,是我哥醉的太厉害,硬是要喝酒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配合着往裴紫琪怀里一倒,“扶我起来,我还要能喝一桶。”

    然后兄妹俩演着戏,麻溜的滚犊子。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裴南曼:“......”

    秦泽看了看手机,接近凌晨一点,李东来酒都醒了......

    “那曼姐我先走了?”秦泽站在门口,告别。

    “嗯,晚上开车小心。”裴南曼点头,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秦泽沿着楼梯往下,嘴里哼着歌:“我曾经爱过这样一个男人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还唱!”裴南曼愠怒。

    秦泽换了一首,“风吹蛋蛋凉,十八厘米晃啊晃。”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棉拖砸在他后脑勺。

    秦泽一溜烟的逃到楼下。

    裴南曼单脚跳啊跳,捡起拖鞋,穿上,朝着秦泽奔跑的背影,翻白眼。

    妩媚!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秦泽陪王子衿晨跑时,脖颈处的吻痕已经彻底消散。

    两人在路边休息,王子衿盯着他的侧脸:“你脸上的抓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抓出来的伤痕,已经结痂,但要恢复,以秦泽的体质,也得两天左右。

    女人的抓痕,从某种程度来说,不比吻痕杀伤力低,但要看什么位置,如果这个抓痕是在背部,那秦泽可以在欢声笑语中打出gg,然后祈求自己死的好看些。

    还好是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昨天曼姐不是没在吗,她家那个小丫头裴紫琪喝的烂醉,我帮她扶进房间,她反抗,脸上就被挠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能说是被曼姐挠出来的,那误会就大了,他要说,我和曼姐切磋大战三百回合,子衿姐就会脑补成是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。

    曼姐功夫好这件事,她们都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早上吃饭,秦泽以同样的借口说服姐姐。

    秦宝宝啃着包子,两只脚丫子在桌底,涂着粉色油蔻的晶莹脚趾不安分的打架。

    “少喝点酒,注意身体。”秦宝宝把鬓角垂下的发丝捋到耳后,喝一口豆浆,“今天天方有个会议,你也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心想,又是这招?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里,公司重组完成,岗位也安排的差不多,裁了一部分关系户、蛀虫。现在需要在工作方面增加默契,磨合新老员工。”

    “再就是现在公司规模扩大,财政有点吃力。”

    秦泽皱眉:“吃力?怎么会吃力?天方这个季度的盈利怎么样?”

    秦宝宝道:“待会儿到公司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吃完早饭,他和姐姐前往天方。

    一进办公室,就有相貌平平的助理送来上个季度的公司财务报表、投资业务报表。

    秦泽第一次看这东西,往常他只关注公司收入额。

    他和秦宝宝入驻天方后,公司业绩确实有回暖,这是他和秦宝宝带来的好处,不管是秦宝宝那些歌曲版权、影视作品,以及她身为一线大咖,在娱乐圈、广告商经营的人脉,让天方的业务大大增长。

    但一个大公司,想积极健康的发展,不是靠一两个人,毕竟不是工作室,需要的是大部分的中层管理精英。

    天方显然缺少这类精英,撇开秦宝宝参与的商演、广告、电影、综艺节目,其他明星的通告并不多,排第二的李薇,也才秦宝宝的一半不到。

    天方本季度的投资报表里,一共投资三部电影,两部电视剧,亏损达到一千万。

    天方的投资部、业务部,能力太一般了。

    秦泽打电话给助理,“发公告,所有部门经理,上午十点开会,不能请假,必须出席。”

    上午十点,一号会议室。

    两个娱乐公司并入天方后,高层管理从七八个,暴增到将近二十个。

    最年轻的部门经理也要三十多岁,更多的是中年大叔,西装革履。

    秦泽和秦宝宝是最后来的,踏着时间点过来。

    秦泽坐在首座,秦宝宝坐在他左边,他环顾众人,“这是咱们公司重组的第一个会议,大家都见过我,但我本人第一次和你们见面,先欢迎一下新同事。”

    啪啪啪的掌声。

    掌声结束后,秦泽继续说:“召开这次会议,两件事,先说第一件事,人员安排都已经解决,业务方面,咱们要加快步伐,公司规模越大,耗资越大,你们对此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天方的市场部经理提议道:“秦总,可以让秦总她再开一次演唱会,最好是全国巡演,事后,第二张专辑也可以发布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演唱会举办成功的话,代表着海量的收入,上次的甜头大家都尝到过。全国巡演就更棒了,秦宝宝和秦泽捆绑在一起,他们在歌坛是绝对无敌的。

    而且在全国巡演上可以宣传新专辑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现在秦宝宝还保持着数字专辑的新纪录,暂时无人打破,业界有人说,也许只有秦宝宝自己能打破记录。

    秦泽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思路还是没转过弯来,之前天方规模不大,靠着他和秦宝宝支撑是没问题,现在天方规模扩展了一倍,这套模式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我和姐姐累死累活赚钱,养你们一群员工?到底谁给谁打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