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四十七章 凉了
    “你去呀,这么大的雨。”裴紫琪催促。

    她脑袋可疼了,胃里也难受,老想吐,不然就自己跑上楼去收衣服。

    秦泽转身,小跑着上楼。

    裴紫琪的房间他没进去过,但知道是哪间,女孩子的闺房都布置的比较温馨,裴紫琪也不例外,暖色调的装修风格,浅浅的粉色被单,倒是没有毛绒熊什么的幼稚玩具,有一些很可爱的装饰,比如有美少女战士釉彩的茶杯,小巧的台灯,窗边挂着一张藤椅,角落里还有体重秤。

    这玩意好像是女孩子的标配,家里两个姐姐都有一台。

    每隔一个星期,亲姐姐就会秤一下,如果发现自己体重增加,就嘤嘤嘤的说:哎呀,姐又重了,都怪阿泽。

    秦泽总是这样安慰姐姐:说明姐姐的球充气很足,是好事。

    秦宝宝就喜滋滋的故作娇嗔:讨厌啦!

    情姐姐也每隔一星期秤一次,如果发现自己体重增加,就唉声叹气说:又胖了呢,阿泽喜欢瘦的还是胖的?

    逢着这时候,秦泽就格外警惕,他会说:子衿姐,不管你胖和瘦,你都是电,是光,是唯一的话,是我的小可爱。

    不怪他肉麻,这是有教训的,有次王子衿这么问他,秦泽说话没过脑子,回答:胖了就赶紧减肥,当然苗条的好。

    王子衿就掐着他的腰,皮笑肉不笑:你嫌弃我胖?

    秦泽忍着痛,说,没有没有,子衿姐胖了也可爱。

    王子衿改成托马斯回旋掐,说,你竟然说我胖!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秦泽用床头柜里找出来的钥匙,打开了裴南曼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股特殊的香味扑鼻而来,幽幽的,很特别,应该是裴南曼常用的某款香水味道。

    有些女人喜欢用香水调解房间里的空气,比如他家的蛆宝宝,每天早上都会拿着她的dior香水,喷啊喷。

    开门进去的第一间是小客厅,说不出牌子的真皮沙发,玻璃茶几,摆着茶盘,从木质茶盘摩挲的发亮的表面,曼姐绝对是爱茶的人,并且经常煮茶,再从茶盘摆在茶几最中央,小茶杯围绕着茶壶放的整整齐齐,嗯,曼姐也有强迫症。

    穿过小客厅,里头才是卧室,整个套房的布局,有着成熟女人独有的雅致,家具和装修这一块秦泽不太懂,但入眼就觉得高端大气上档次,也是,再清心寡欲的人,也会有一个舒服的房间,一张舒服的床。

    拉开阳台的玻璃门,几件衣服和女式内衣在夜风中飘扬,窗户开着,雨水被风卷入阳台,把衣服打湿了少许。

    秦泽把衣服统统收起来,丢床上。

    然后........他目光扫过卧室,贼兮兮的,小心翼翼的打开床头柜,翻了翻,没找到。

    书桌抽屉没上锁,打开,里头都是文件和资料,还是没找到。

    接着是衣柜,仔仔细细翻了一遍,仍然没有。

    秦泽挠挠头,曼姐她.....不用按mo棒的吗?

    不用电动棒就不用呗,可你连跳蛋都没有?

    真的没有,秦泽又小心翼翼的翻了一遍,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曼姐至今单身,苏钰也说她没男人,她要有男人,当初就不会拉着自己当挡箭牌。

    既然你没男朋友,你就该有按mo棒才对。

    你连按mo棒都没有......

    你算什么女人,算什么女人,按mo棒和跳弹都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最后,他目光投向书桌后的保险柜,难道,藏这里?

    不对不对,谁特么会把那东西藏保险柜。

    没能挖掘到曼姐的小秘密,秦泽有些失望,自从在黄浦江遇见她,清冷强势的气场就给了秦泽深刻印象,那是一种小萌新仰望大佬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会儿秦泽一无是处,连快枪手都不是。

    秦泽这种挖掘裴南曼小秘密的心理,就像衰仔们好奇女神上厕所是个什么模样......这个比喻不太恰当,反正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曼姐这样的女强人,冷厉的气场,要是能从她房间里搜出按mo棒什么的,啧啧,贼刺激。

    结果没有!

    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秦泽不禁想,难道曼姐不靠工具靠双手?

    我用双手,成就自己的梦想......

    曼姐这么皮的吗?

    独坐空房手作夫,此时不与外人提。

    一搓一搓复一搓,两眼迷离骨酥厘。

    呸呸呸!

    赶紧打住!

    秦泽就是心血来潮,纯粹的好奇,没什么特别意思,找不到就算了。

    说明曼姐三观很正啊,比卖报的都要正!

    秦泽在客厅烧水,准备喝杯茶解解酒,解完酒开车回家。

    茶几下方有几袋茶叶,不多,也不少,不是市场上能买到的罐装茶叶,是装在塑料袋里的,倒像是农家自己炒的普通茶叶。

    但裴南曼的身价,这些看似平常的茶叶,绝对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受老爷子的影响,秦泽对茶叶也懂一点点,平时闲下来会泡壶茶喝。

    姐姐则更喜欢喝咖啡,因为咖啡味道更甜,上等咖啡,香味不输茶叶。

    她最爱香草拿铁。

    趁着水没烧开,他走到阳台,把窗户推开一条缝隙,点上一根烟,看着窗外暴雨如注。

    下雨的夜晚,心就会格外安宁。

    喜欢下雨时,哗啦啦的声音。

    雨下的越来越大,雨点噼里啪啦敲打窗户,风穿过玻璃缝隙,发出尖锐的啸声。

    秦泽指尖夹着烟,目光遥望远方。

    天地间充满了雨声,他像是站在世界的中央,雨声为伴。

    是个装深沉的好时候啊,陈清袁那小妮子要是看到,肯定被他迷的神魂颠倒吧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银白色的玛莎拉蒂停在别墅边的停车库里,每一栋别墅都配有一个小小的停车库。裴南曼打开一把黑色的大伞,黑色高跟鞋踩在积满雨水的地面。

    关车门,锁车,她撑着伞,走入别墅。

    裴南曼的身高在女人里无疑是高挑的,一米七,仅仅比苏钰矮一点点。单论五官而言,很漂亮,但较之五官毫无瑕疵的秦宝宝和苏钰,又稍稍不及。

    可她和苏钰同时出席过几次商业活动,在场男士的目光,永远是第一个看向她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有种生来就是焦点的气场,鲜明的如同黑夜里的火炬。

    三十出头的女人,熟透了的水蜜桃,修长有力的双腿,总能将套裙崩的圆滚滚的臀部。还有沉甸甸的丰满胸脯。

    身体透着诱人的风情,气质却冷艳,秦泽以前总是想,如果曼姐能抹上艳丽的口红,黑色的眼影,那将是难得的视觉盛宴。

    裴南曼穿过别墅边的青石板小径,别墅的正门基本不开,进入铁艺大门后,从右侧穿过这条青石板铺设的小径,直达后院。

    裴南曼特意朝院子扫了一眼,满意点头,清理的很干净。

    大厅里灯光明亮,裴南曼在门口收了伞,靠在门边。

    大厅同样很整齐,没有想象中枕头到处飞的杂乱,更没有垃圾,这让有洁癖的她心里舒坦了点,看起来,邀请秦泽过来是正确的选择,他向来是很靠谱的。

    裴紫琪蜷缩在松软的沙发,沉沉的睡了。

    裴南曼摇醒她。

    裴紫琪揉了揉惺忪的眸子,“小姨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裴南曼闻到一股酒气,眉头微皱,她是很注重养生的女人,烟酒不碰,在忙,也就在十二点前回家里睡觉,作息很规律。

    除了钟爱辣味十足的湘菜,饮食和作息都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但既然今天是小侄女的生日,她就不计较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,裴紫琪和李东来跟着她生活,逢年过节才回父亲的家一趟。兄妹俩都是犟脾气,戾气和怨气重。

    可她这些年,其实没什么时间陪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睡在这里,东来呢?”裴南曼问。

    “李东来醉成死猪,秦泽送他回房间了。”裴紫琪道。

    “秦泽走了?”

    裴紫琪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,茫然道:“应该没有吧?下雨了,我让他帮你收衣服,然后我就睡着了,他许是没走,要走的话,会叫醒我的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点点头,“我上楼看看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秦泽泡好茶,滚烫滚烫的,搁茶几上凉片刻,这时才想起衣服还堆在床上,强迫症又犯了,总觉得衣服要整整齐齐才舒心。

    进卧室,坐在床沿,帮裴南曼折叠衣衫。

    除了衣服外,还有两件内衣。

    一件黑色蕾丝的,一件蓝色镂空的。

    秦泽这才注意起来,原来曼姐的内衣如此性感。

    内衣本质上和衣服没区别,所以追求时尚好看的内衣,没毛病,并不一定要穿给男人看。也不是说穿卡通内衣的女孩就纯洁,特么成年女性内衣装柜里,也没卡通内衣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手感超级棒的,这是高档货啊。

    类似的手感,秦泽在姐姐和子衿姐的内衣上感受到过。

    大学四年里,家务活秦泽一律承包,姐姐的衣服都是他洗的,其实也就丢洗衣间的事,洗完再晾好。

    这方面姐姐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子衿姐一开始内衣是她自己洗,后来......后来子衿姐也堕落了,把脏活累活都推给秦泽。

    真讨厌!

    一来二去,秦泽的双手沾满了姐姐们内衣的痕迹。

    秦泽摸过的姐姐内衣,那就是母猪戴胸(河蟹)罩,一套又一套。

    不过除了姐姐们,还有苏钰,其他女人的内衣.......这么厉害的东西,秦泽是第一次亲手触摸。

    丝过一!

    而且,秦泽还发现另外一件事。

    曼姐的胸围,竟然也是d,而且不比姐姐的小。

    平时完全看不出来,因为有衣服挡着,秦泽只知道曼姐心胸宽广。

    但潜意识里,觉得姐姐的胸是no.1,这会儿才发现,竟然不比姐姐的小。

    他是摸内衣摸出来的,毕竟一套又一套,很熟了,大小在心里一对比,立刻出来。

    当是时,秦泽忽然感觉眼角有个影子出来,一愣之后,扭头看去。

    然后,他脑子里,莫名的飘起一首很优美,很有旋律的歌曲:入夜渐微凉,繁花落地成霜......

    心,拔凉拔凉!

    明天休假,所以今天修仙码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