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四十四章 但这并不是爱情
    秦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如果在得到系统之前认识陈清袁,有这么个萌妹子死心塌地想睡他......他还是不会接受,身为一名有节操的御姐控,就算有无数软萌的妹子倒贴,我也能坐怀不乱,最多微微一硬表示尊敬。

    不过,他要没得到系统,他就是衰仔,陈清袁还会喜欢他吗?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一直一直喜欢你的人,不管你是衰仔或男神,不管你帅气或平庸,会有这样一个人始终喜欢你吗?

    有的。

    秦泽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陈清袁见秦泽哑口无言,心里喜滋滋的,满意的啃着羊骨棒,雪白的香腮鼓胀胀的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沉默半天的李茜突然凑过来:“秦泽,给大伙儿唱首歌,热闹热闹?”

    秦泽斜她一眼:“千山万水总是情,五百包夜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李茜:“......”

    陈清袁怎么会喜欢上这种贱人,不就跟你开个玩笑吗,记恨到现在?

    秦泽看见陈清袁希冀的目光,心里一动,转头问裴紫琪:“有吉他吗?”

    裴紫琪撇嘴:“没吉他,但有钢琴。”

    “叮,人前显圣:请宿主弹奏一首歌曲,并让观众们喊666。成功奖励七十点积分,失败扣除相应积分。”

    “叮,人前显圣:请宿主弹奏一首歌曲,让陈清袁知难而退,成功奖励一百点积分,失败扣除相应积分。”

    脑子里,突然就传来系统的声音。

    竟然还是双任务。

    客气客气,准备给我送double kill?

    “宿主终于有装逼欲求了,喜极而泣。”系统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两个任务?”秦泽。

    “任务条件满足。”系统道:“你自己心里想什么,没点逼数吗?”

    回忆一下,刚才他确实有弹首钢琴装逼的念头,其次,就是唱首歌给陈清袁,希望她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谁知两个念头,立刻被系统捕捉,然后生成任务。

    “钢琴房在哪,我去玩玩。”秦泽看向软妹子陈清袁:“唱首歌唱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一愣,旋即星星眼。

    裴紫琪说:“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她兴致勃勃的前头带路,陈清袁跟紧在后,随后是李茜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小伙伴们听见秦泽要演奏钢琴,纷纷跟上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李东来道:“人太多了,咱们在客厅里看吧,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钢琴房在二楼,从客厅仰头看,二楼是一个圆形。钢琴房也可以叫玻璃房,人在客厅仰头,能看见里面的场景。

    秦泽把两扇玻璃窗推开,让声音可以传到客厅。

    而客厅的人则看到钢琴的一角,以及秦泽坐在钢琴边,笔挺的身姿。

    门口,站着裴紫琪、陈清袁、李茜。

    当秦泽手拂到琴键的瞬间,商城搜索出来的歌曲已经兑换,灌输到他的脑子里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犹豫,没有半点生疏,节奏感十足的轻柔琴声飘起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众人,不由的凝神,倾听。

    这声音听着是钢琴声,但听节奏,却像是别的乐器的声音,比如:风琴?吉他?

    这种以一种乐器模拟另一种乐器的节奏、声音的水平,妥妥的大师级别。

    当大家以为他弹奏的是钢琴曲,却听到了他的歌声,非常好听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教室里那台风琴,叮咚叮咚叮咛。”

    “像你告白的声音,动作一直很轻。”

    “微笑看你送完信,转身离开的背影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你字迹清秀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新歌?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愣,他们中不乏秦泽的粉丝,对他的所有歌都不陌生,可这首歌.....明明是新歌。

    又是现场创作?

    或者,是一首没有发布的新歌?

    不愧是快枪手,高产似母猪。

    众人一脸兴奋。

    陈清袁开心到爆炸,秦哥说这首歌是写给她的,这是情歌啊,妥妥的情歌。

    看来秦哥心里还是有她的,就是比较矫情,欲拒还迎。

    陈清袁心里开出了幸福的小花儿。

    李茜一脸不屑,歌是好歌,人也有才华,但怎么就那么虚伪呢,刚才信誓旦旦说不喜欢陈清袁,扭头就唱情歌给她听。

    “日子像旋转木马,在脑海里转不停。”

    “出现那些你对我好的场景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过牵了手就算约定。”

    “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。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“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。”

    “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原来这......不是情歌啊。

    玻璃房里,三个女孩同时浮现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陈清袁脑子里只有一个旋律: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.....

    幸福的小花儿......枯萎了。

    一曲终结!

    秦泽自我感觉优秀,但系统没有传来任务完成的消息。

    没事,这种情况他遇到不少了,有经验。

    秦泽走到窗边,朝下方大喊:“好听吗?”

    众人鼓掌:“好听!”

    秦泽:“6不6。”

    众人鼓掌:“666。”

    “叮!任务完成,奖励七十积分。”

    看,任务就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一片掌声中,秦泽走到陈清袁身边,低声道:“这就是我给你的答案,和那时候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第二次正面拒绝陈清袁。

    陈清袁低头,看着脚尖,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就在秦泽等着任务完成的提示时,她又抬起头:“虽然有点失望,可这个结果我早就知道了,被拒绝一次了,再拒绝一次,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说:“再过几年,你就不会拒绝我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挺了挺小胸脯。

    姑娘你哪来的自信啊。

    “叮!任务失败,扣除一百积分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兑换歌曲花费三十点积分,任务失败扣除一百积分,共计一百三十点积分。扣去赚的七十点积分,他还亏六十点积分。

    这逼装的,亏大了。

    希望总是很美好的,比如当初先富一批人,再带动另一批富起来。现实总是很扯淡,比如富起来的那批人,天天朝没富起来的人炫富。

    秦泽很早以前就知道,系统的任务并不是一定能完成的,特别是这种“所有人喊666”、“打的所有人怀疑人生”、“让某某产生怎样的情绪”这类任务,最坑爹。

    裴紫琪咬了咬唇,欲说还休。

    李茜看看秦泽,又看看陈清袁,心说,这人神经病吧,有妹子倒贴他,不啪白不啪,又不是让你娶她,矫情的要死。

    站在女人的角度,没毛病。

    在这炮火连天的年代,不是说谈恋爱就一定要结婚,很多男人,还有女人,他们喜欢谈恋爱,但不想结婚,换了一任又一任。

    如果滚过床单就赖上你,哪来那么多单身狗。

    从男人的角度来说,这个妹子我啪过,好爽,不亏。

    其实从女人的角度,这个男人我睡过,好长,不亏。

    毕竟是你爽我爽大家爽的事情,男人自以为占便宜,其实女人也一样的。

    所以李茜觉得,人家小姑娘这么追求你了,模样又俊,你就接受呗,以后怎么样,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李茜的价值观,符合大部分女人的价值观。

    弹完钢琴,大伙继续载歌载舞,陈清袁情绪明显低落很多,默默坐在一边,喝闷酒,背影单薄纤细。

    裴紫琪从冰箱里拿出大蛋糕,吃饱喝足,再吃蛋糕,但大家酒喝了不少,肉吃的更多,再吃不下那么腻的蛋糕,不知水先抹了谁一脸奶油,然后开始满院子打闹起来。

    不能小看女人的小心眼,被秦泽一口酒喷脸上的李茜怀恨在心,偷偷摸摸溜到他身后,手里的蛋糕啪一下盖向秦泽的脸。

    秦泽眼疾手快,脑袋一侧,左手就抓住她的手腕,往她脸上一盖。

    李茜还算漂亮的脸庞顿时全是奶油,顺着她的脸落下,掉进c罩杯的胸里。

    这姑娘倒也硬气,恶狠狠瞪一眼秦泽,转身走向别墅,进洗手间洗脸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一块奶油砸在陈清袁额头。

    闷声喝酒的小姑娘懵逼一下,忽然就觉得很委屈,呜呜呜的哭起来。

    搞的身边几个男生很尴尬。

    裴紫琪叉着腰过去,每人踢一脚,替陈清袁出气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厕所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去。”陈清袁抽了抽鼻子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秦泽也感到尿急,进别墅上厕所,一楼两间厕所都有人了,他上到二楼,二楼厕所也满了,再进三楼。

    三楼两个厕所还是满的,他试着推了推裴南曼的卧房,门锁着,进不去。

    这时,走廊尽头的厕所门开了。

    陈清袁顶着湿漉漉的刘海走出来,眼圈微红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。”秦泽问道。

    陈清袁摇摇头,咬着唇,看他。

    秦泽看她脸色酡红,就说:“少喝点酒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陈清袁点头。

    他走进洗手间时,陈清袁突然喊了一声:“秦哥。”

    秦泽看她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陈清袁忽然又不说了,低头,匆匆朝楼梯方向走。

    秦泽掏出大法器尿尿,低头瞄了一眼——从百草园到!

    当年老爷子总说他难成大器,瞎几把胡说。

    上完厕所,他走到楼梯口,忽然听见对话声。

    “清袁,我这么追你,你都视而不见,那个秦泽半点都不喜欢你,你却恨不得倒贴。”

    “走开,你管得着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服,我哪里比他差?你今天不说清楚,我就不让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赶紧去照照镜子,你哪里比他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