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四十二章 生日
    喝了点酒,秦泽就不开车了,打辆的士返回紫晶科技,刚踏入办公室,收到苏钰的短信。

    “晚上来我家。”

    秦泽想了想自己脖颈上的两个吻痕,回复:“今晚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苏钰【疑问】的表情:“大姨妈来了?”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苏钰:“来嘛,想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忽然想起一事:“你最近是危险期吧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哎呀,忘记了,那今晚让你花容点精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你是真的皮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来不来?”

    秦泽:“想搞出人命是吧。”

    苏钰发现小计谋被戳穿了,立刻掐断话题:“我这边好忙的,不聊了。【拜拜】”

    科普一下,所谓危险期,比方说20号来经期,6号就是排卵期,3~10是危险期,不能啪啪啪。

    而马上就要来大姨妈的王子衿是妥妥的安全期。

    但子衿姐看得着,吃不到,对她,秦泽不能操之过急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......”

    秦泽的铃声响起,来电显示:曼姐!

    稀奇事,曼姐很少勾搭他....不对,很少联系他,大概是“朋友妻不可欺”的原因,最近对他生疏不少。

    “曼姐?”秦泽接通。

    “晚上有空吗?”裴南曼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秦泽问。

    “废话别多,有没有?”裴南曼清冷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有啊,反正有大把时光。”

    “紫琪生日,请了些朋友来家里玩,我晚上没时间,你过去帮我看着点,别让一群小孩太闹腾。”裴南曼顿了顿,“东来和紫琪也想请你过来玩,但怕自己打电话,你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那没问题,只要生日晚宴不是你烧菜,我肯定来。”秦泽松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。”裴南曼杀机四溢。

    “说漏嘴了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。”秦泽道歉。

    裴南曼:“.......”

    秦泽这小赤佬,肯定是膨胀了吧。

    半年前,他敢在自己面前说这话?

    这男人啊,有了钱就变的骚不可耐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可以考虑早点回来。”裴南曼道。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“回来拆你的骨头。”裴南曼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曼姐,您忙,家里两个小崽子我帮你看着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可以可以,晚上不醉不归,半夜回家,姐姐就看不到他的吻痕了,以时代在召唤的恢复力,明天起来,吻痕差不多就消失。

    “苏钰去吗?”秦泽不放心,问了一嘴。

    “没通知她。”裴南曼好奇道:“问这个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她比较忙,就不用通知了,我下班就过去。”秦泽说了句“拜拜”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也对,苏钰是裴南曼的闺蜜,和裴子琪又玩不到一块儿,她肯定不会来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别墅!

    宽敞的后院摆满了桌椅,用架子拉起一条条电线,装上五颜六色的灯泡,七八张桌椅围着篝火呈扇形摆开,五六名烧烤人员负责今晚的伙食,他们租下来一个烧烤店。

    熊熊炭火,铁架上是一只羊羔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少年少女们在后院载歌载舞,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洋酒、香槟、啤酒,以及各种饮料。

    在座的少年少女们,大概有十七八个,上次在ktv玩的,都是关系最铁的,这次也全部到席。

    比如前几天还在杭城偶遇秦泽的老铁毕国伟。

    “老毕啊,你真是越来越抠门了,我爸把给我的副卡给冻结了,哥们找你借个几万块,你都不给。”说话的哥们搂着毕国伟的肩膀,埋怨。

    能不冻结嘛,这哥们拿着他爸的副卡到处睡女人,一个月刷卡刷了几百万,妻管严的老子没法忍了,凭什么老子天天交公粮,儿子可以到处浪,想滴美。

    毕国伟郁闷的灌了一口酒,“说没钱就没钱,这个月的零花钱没了,未来三个月的零花钱也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被我姐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多大的人了,还怕姐姐?”

    毕国伟泪流满面:“不是怕姐姐,是怕我爸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烦不烦,老子心情不好,你滚嘞,再啰嗦我揍你。”

    那天在商场挨完揍,回酒店他就被姐姐拎进房间狂k。

    “还晕奶吗?”

    “不晕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的意思是姐的胸小?”

    “那,那晕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敢晕姐的奶,问过咱爸的意见没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嘴贱,你别打了行不。”

    “姐打你是不是天经地义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姐花你点钱是不是天经地义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月的零花钱交出来,未来三个月的零花钱,也打我卡上,不然咱们就去问问爸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这事儿要被暴脾气的老子知道,毕国伟觉得自己的人生可以打出gg。

    毕国伟现在肠子悔青了,就不该听秦泽的忽悠啊。

    能对姐姐说晕奶的弟弟,得有多鬼畜啊。

    这么悲伤的事情,他肯定不会对小伙伴透露,独自喝着闷酒。

    熟人里的陈清袁,安安静静的坐在闺蜜群里,端庄优雅,像一只恬静的小天鹅。

    少女初长成的她,有一张消瘦尖俏的瓜子脸,眼睛清亮,长发披肩。

    几个月坚持不懈的食疗丰胸,更让她的胸脯傲视绝大部分的同龄女孩,已经有b罩杯了,乳挺腰细。

    “紫琪,秦哥还没来吗?”陈清袁心说,老娘扮淑女好累的。

    今天她打扮的特别漂亮,紫色露肩长裙,浅色罗马鞋,两双白嫩的小腿很有味道。

    反而今晚的主角裴紫琪打扮的很普通,像个充满灵气的邻家女孩。她翻了个白眼:“东来去门口接他了,马上到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陈清袁,考虑一下咱们的主意,今晚把他灌醉,你就可以为所欲为。”一个c罩杯的漂亮女孩眨着眼睛,促狭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李茜,这种事要双方愿意才行,他都醉了,怎么为所欲为。”陈清袁很认真的想了想,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经验了吧。”李茜嘿嘿笑,“姐姐教你一招神技,小螺号滴滴的吹.....”

    陈清袁和裴紫琪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李茜今年大一,比她俩大两岁,比李东来大一岁,上了大学交到男朋友后,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,变的妩媚妖娆。

    “李茜你滚一边去好嘛。”一个年轻人拎着酒瓶过来,嘴里嚼着烤肉。

    他看向陈清袁,略显充血的眼睛凝视,“清袁,我们到那边喝酒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板着小脸,一口拒绝: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坐这边喝酒。”他一屁股把李茜挤开。

    李茜瞪了他一眼,嗔道:“死扑盖。”扭着小腰绕到裴紫琪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裴紫琪自顾自的吃烤肉,还有烤茄子。

    “吃了一肚子烤肉,腻死了,你家冰箱有菜吗?我会做菜,我去烧几盘。”李茜捅了捅裴紫琪的腰。

    “不行,小姨会揍死我的。”裴紫琪摇头。

    厨房是外人的禁地,裴南曼从不允许外人进厨房,就算裴紫琪和李东来,也只能参观参观,炒个蛋炒饭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等秦泽来了,让他进去烧几个菜,如果是他的话,我小姨就不会生气了。”裴紫琪道:“就算生气,我可以把锅推给他,小姨的怒火,他接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。”李茜不信,“你小姨和他关系这么好?不应该啊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以前干过什么,这群少年少女们知道的不多,但偶尔听父辈们提过,父辈们都很忌惮,反正就是很不好相处的一个女人,强势,霸道,和她待一起,如坐针毡,要不是她今天不在家,这群小辈们都不愿意来这里玩。

    “怕不是要被你小姨打断手。”杨令东嗤笑。

    “他来我家的次数不多,但逢着他来,饭菜都他烧。”裴紫琪道。

    她没说,其实是秦泽手艺好,烧的湘菜特正宗,可听在别人眼里,意思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杨令东八卦道:“怎么滴,和你小姨有一腿?”

    裴紫琪冷笑:“这话我会原原本本转述给小姨。”

    杨令东立刻怂了。

    “怂样。”陈清袁打击道。

    所以啊,这家伙和她秦哥完全没法比。

    李茜看她表情,心里哀叹一声,这小妹子没药救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个小圈子的人都知道,小太妹陈清袁为了一个男人洗心革面,扮起乖乖女,让人大跌眼镜的同时,也让很多男同志心碎一地。

    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的圈子里,美女就那么多,尤其陈清袁这样清秀的小妹子,更罕见。

    虽然富二代官二代们都不缺美女,但寻花问柳而已,将来结婚,只会考虑圈子里的美女,门当户对呀,总不能娶一个酒吧女外围女什么的吧。

    很多年轻人对秦泽不满是肯定的,比如光明正大追求陈清袁的杨令东,她还是小太妹的时候,杨令东就经常约她去玩。可现在陈清袁都不搭理他了。

    像李茜这样自诩大姐姐的,同样是恨铁不成钢,因为圈子里还流传,陈清袁是可怜巴巴的单相思,人家都不鸟她。

    这时,别墅边的小道走来两个人。

    裴紫琪的哥哥李东来,另一个大家都见过,在银幕上见过,人称快枪手的秦泽。

    陈清袁脸上喜色绽放,拎起裙子就小跑着迎上去。

    杨令东也跟过去,满脸不爽。

    他是真怕陈清袁采纳李茜的歪主意,得把小丫头看的紧点。

    剩蛋快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