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三十九章 散伙饭
    秦泽早上和王子衿晨跑结束,王子衿霸占大浴室,说要泡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,秦泽只好抱着浴巾敲开姐姐的门。

    “小宝宝乖乖,把门开开,快点开开,我要进来。”

    秦泽以各种姿势,各种叫声之后,睡眼惺忪的姐姐,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秀发,开门,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死扑盖,给你十分钟。”姐姐起床气特别大,骂完,回床上蒙头睡。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秦泽进浴室前,伸脚轻轻踢了踢姐姐薄被下,圆鼓鼓的大屁股。

    “作死啊。”

    “略略略。”

    秦泽溜进洗手间,关门,懒得锁,反正嘴强王者的姐姐不敢在他洗澡的时候开门进来。

    十分钟的时间,够他洗脸刷牙洗头洗澡,还能撒泡尿呢。

    不等十分钟秦泽就洗完澡了,浑身轻松,他披着浴袍站在镜子前,拿短袖擦干净镜面水雾,侧头,通过镜子端详自己的脖颈。

    看完左边看右边,两边各有一个吻痕,王子衿干的。

    昨晚他偷偷溜到王子衿房间,准备负荆请罪,鞠躬尽瘁死而后已。

    王子衿果然是大气的姑娘,非但不生气,反而抱着他就狂啃,在他脖颈吮了两个印,秦泽当时并没有发觉的。

    “原谅你了,赶紧回去吧。”王子衿目的达成,便打发秦泽离开。

    秦泽飘了,搂着王子衿不放。

    王子衿就说,你快狗带啦,我明天要赶航班。

    秦泽说,那些破事就别管了,子衿姐只要负责美貌如花就好。

    王子衿心里小小的甜蜜,说,那你呢?

    秦泽说:我负责插花啊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都怪我嘴贱。”秦泽站在镜子前,撸起袖子,手臂上一块青一块紫。

    手臂的创伤属于意外事件,脖子上的吻痕就是故意的了,秦泽刚才看到这两个吻痕才明白过来,大气的子衿姐,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亏得他昨晚被坑了都不知,还特么挺感动。

    待会儿可不能被姐姐看到,否则家里要变修罗场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”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秦宝宝:“好了没啦,我要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好了,你进来把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开门进来,愣了愣,“你短袖缠脖子上干嘛。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这是冲动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???”

    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。

    趁着姐姐在厕所磨叽,秦泽把豆浆一口干,叼一只包子,出门上班。

    想了想,也不好去宝泽,苏钰那只醋坛子,看见两个唇印,回头找王子衿算账怎办。

    拐了个弯,直奔紫晶,王子衿出门谈生意,今天就由他来坐镇。

    谁知道刚中午,秦泽就接到寝室长李良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秦泽,我们要吃散伙饭,知道你忙,有时间过来吗?”李良说。

    “散伙饭?”秦泽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赵国山要回东北了。”李良叹气。

    “有时间的,你把地点告诉我,现在就过来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打从毕业后,303寝室的四个家伙就分道扬镳,各奔前程,秦泽偶尔和他们在群里聊天,但没见过面。

    中午十一点,秦泽驱车来到约定好的地点,cbd区的一家美食城,停好车位,戴上口罩,开门下车。

    一辆小黄车擦身而过,在美食城门外停下来,骑车的哥们边打电话边停车:“我中午约了客户吃饭,不过去接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晚上我带你出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不和你说了,这边停满车,我找找车位,挂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看了一眼小黄车,心说厉害了,这哥们装逼起来比我还厉害。

    这时,骑小黄车的哥们忽然转过头来,他看见了秦泽。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刘自强:“......”

    刘自强一眼就认出秦泽了,虽然他戴着口罩,可是好几年的同学了,除非秦泽把脸包的严实,否则很容易被熟悉的人认出来。

    这特么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装逼交过税了吗?”秦泽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刘自强咧嘴。

    勉强化解尴尬。

    秦泽有点感慨,想当年.....其实才大半年而已,刘自强是寝室里最内敛的,偶尔陪av狂魔赵国山看片子,陪老烟枪李良蹲阳台抽烟,他的人设和秦泽表面像,但内在不同,秦泽的外表沉稳,内心风骚。比如赵国山的av资源、迅雷会员都是秦泽提供的。寝室里的烟则是李良提供的,还把秦泽给带坏了。

    刘自强是真的内敛,而且很自律,没想到这么老实内敛的男人,进社会大半年,就给染成装b狂魔了。

    三楼,包间里。

    时隔大半年,303宿舍的四个人重聚,富二代李良明显发福,脸更圆润了。东北大汉赵国山,依然高大雄壮,说起来,秦泽以前以为山东东北的汉子,个个都是铁搭似的汉子,认识赵国山后,就更这么认为,后来发现不是,纯粹是错觉。

    “啧啧,你现在又大老板、大明星的,都怕约不出你。”李良给每个人都倒酒。

    “散伙饭嘛,再忙也要抽出时间来。”秦泽说:“最近在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老爸公司划水呗,上学时候尽情玩,既然毕业了,就该好好学点东西,将来好子承父业。”

    李良端杯,一口闷,“我家是挺有钱,可和真正的富豪比,那是云泥之别,所以我没底气浪到三十岁在接班。”

    秦泽转头看向赵国山:“怎么忽然想回老家?”

    全国各地的年轻人,都想尽办法往一二线城市挤,赚钱打拼,最好将来能在大城市定居下来,买套房。所以一二线人口急剧膨胀,房价越炒越高,国家政策也在不停的变。以前有钱就能买房,买房就能迁户口,现在买房需要交满几年的社保,买房也不能迁户口。

    这个政策现在开始在二线城市施行。

    “我想过了,留在沪市,也就浪费几年的青春而已,没意义。”赵国山喝着酒,摇头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说,在沪市机会多一点,总能出人头地。可我觉得这是一张大饼,绝大部分的人都干看着,吃不到。而且这里房租加开销,太耗钱了。我在这里耗个五年十年,一事无成,再想着回老家发展,来不及了。”赵国山说:“下星期我就回去了,将来咱们未必有机会能坐在一起喝酒......干了!”

    四人举杯。

    “以后常联系吧。”秦泽拍拍他肩膀。

    有句话叫: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。

    人的朋友圈,是以你自身为中心辐射出去,身边的人就是朋友,但人不可能永远站在原地,所以有的朋友离开了,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。

    友情,或者爱情,在距离和时间里消磨殆尽。

    彼此成为人生旅途上的一道风景,一个回忆。

    “还好你没让我跟着你混,不然我就不认你这个朋友。”赵国山用力捶了秦泽胸口一下。

    朋友是平等的,参杂太多利益和人情,很容易变味道。

    秦泽哈哈道:“我们不一样,不一样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......”

    他挥手拍了自己一巴掌,“呸,快手煞笔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在沪市有对象了吗?是不是要分手?”秦泽问。

    赵国山辛酸的摆摆手,“不说这个。”

    独坐空房手作妻,此事不与外人提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秦泽看向李良。

    “别人的孩子都会吃饭了,我的孩子还在吃纸。”李良悲伤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你滚你滚,信不信我抽你啊,最烦你这种十句里面九句空话的人。”秦泽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一个大学期间,就到处勾搭女白领开房间的富二代,偏偏喜欢装屌丝。

    认识李良之前,他的世界是五颜六色的,认识李良后,他的世界只剩下特么的黄(河蟹)色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秦泽绕了一圈,终于把话题推到刘自强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刘自强犹豫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勾搭了这个超漂亮的女神。”李良大嘴巴,抢先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有多漂亮。”秦泽问。

    “是个模特,那双腿跟你姐姐一样长,瓜子脸,卷发,身高更我差不多,得有一米七了吧。”李良道。

    刘自强端杯,“喝酒喝酒。”

    这顿饭吃的有点早,结束的也早,中午11:30,吃饱喝足的四人结账,秦泽付的钱,既然是离别宴,没道理让赵国山付账。按照李良的话说,这家伙现在是狗大户,不宰他宰谁。一顿饭不够,还要继续宰,今天所有的节目花销都秦泽买单。

    赵国山和刘自强附议。

    所谓的节目,其实就是上网开黑。三年多的朝夕相处,有过很多回忆,但上网开黑,是他们共同的,次数最多的节目。

    人生赢家们开房的时候,303的四条败狗在开黑。

    人生赢家们送玫瑰,他们送人头。

    人生赢家们推妹子,他们推高地。

    伪装成败狗的李良,搂着赵国山的肩膀往美食城大门走,“咱们303寝室啊,就你和我两个谨记室规,我们中出了两个叛徒。”

    303有个室规:

    四条汉子一条心,

    基友地位重如山。

    一生只爱五姑娘,

    谁若脱单谁先亡。

    四条单身狗相互取暖。

    赵国山没好气道:“我们不一样,你是浪子,我是处子。”

    踏出美食城,刘自强停在美食城的小黄车还没被人临幸,他扫码开锁,“我们骑车......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刘自强同志忽然愣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