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三十六章 男人不口花花,怎么得到姐姐的爱?
    这哥们谁啊,看他一脸惊喜和兴奋的样子,好像故友重逢似的。

    但秦泽对他很陌生,小学同学?不可能,小学同学不会叫他秦哥,须知,九年制义务教育期间,以及大学前三年,秦泽都是默默无闻的路人甲。

    最多打架出名点,但他也没收过小弟啊。

    或许是这哥们认错人了。

    “哪位?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满脸惊喜的哥们,脸上笑容一滞,“是我啊,毕国伟,秦哥不记得我了?”

    “啊~”秦泽恍然大悟:“是你啊国伟.....到底哪位?”

    毕国伟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毕国伟,紫琪和东来的朋友,那天在ktv,我们一起玩的。”毕国伟挠挠头:“那天要不是秦哥,我们一准儿死的很惨。大半年没见,秦泽不记得我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秦泽这才想起来,那时候他刚给李东来做家教不久,有次李东来找他去唱k,想介绍圈子里的朋友给他认识,但他的朋友们表面礼貌,内心不太接受一个圈外人,家世不同,怎么做朋友?

    就像富豪的交际圈都是富豪,万万没有泥腿子的道理。

    这个毕国伟就是其中一员,家里长辈在公安体系,在沪市颇有权势,自身也很能打,练过跆拳道。

    一开始,秦泽确实有结交之意,那会儿子衿姐仅仅是对他有好感,他也没有成为股神,没钱没势,但漂亮姐姐已经在娱乐圈一鸣惊人,很长一段时间秦泽为了能够成为姐姐后面的男人,拼命的努力着,想着抱裴南曼大腿。

    也不能指望当时确实是咸鱼的他有多大的骨气。

    没钱没势没权力,偏偏还傲气凛然,那是煞笔。

    然而世事无常,当时出手帮他们,想着送几分人情出去,以后说不准有大用,没想到短短半年,他已经不是以前的咸鱼了,他成了咸鱼中的王者,海泽王!

    这群小屁孩已经没法再给他任何帮助,双方并不在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人情白送不说,还特么多了一块甩都甩不掉的牛皮糖:陈清袁!

    “你怎么认出我的。”秦泽纳闷道。

    他心说,我帅气逼人的脸都被墨镜和口罩挡住了,这都认得出来?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你后面,听你说了半天话,我听出来的。”毕国伟道。

    “你变化挺大的啊,我都认不出来。”秦泽干笑道。

    记得那时候的毕国伟,虽然五大三粗,特别壮,但还是能看出是一个高中生。现在的毕国伟,体格又壮了两圈,一声的腱子肉,人也晒的黑不溜秋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刚从工地出来的民工兄弟,脸上还有好多青春痘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爸操练的,我准备考警校。”毕国伟说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原来是你爸操练的,操练.....打算子承父液吗?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。”秦泽问。

    “我和我姐陪妈来旅游的,她晚上拉我出来购物,刚去洗手间。”毕国伟说。

    好巧,我姐也上厕所。

    “对了,秦哥,你和陈清袁有什么进展吗?”毕国伟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秦泽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啧啧,看来陈清袁那丫头没追到手,不过她很磨人的,死犟!”毕国伟道。

    确实是个死犟的小丫头,当初在表妹学校见到她,秦泽已经坦诚的和她沟通过,隐晦的表达出审美标准:我不是妹控,不喜欢平胸小屁股的妹子,只喜欢胸大屁股翘,最好有一双大长腿的妩媚大姐姐。

    谁知那丫头非但不泄气,反而有了目标似的,努力把自己培养成小御姐。一方面从他表妹许悦这里做突破,一方面持续不断的给他发“关爱”短信,时不时打个电话,偶尔发送视频请求。

    有次秦泽闲得无聊,就点了同意,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,没有姐姐么么哒,也没有子衿姐摸摸哒,更没有苏钰啪啪啪,秦泽点开了苦苦追求他的妹子的视频,只见视频里,陈清袁穿着低胸睡衣,趴在床上,手机的镜头角度很刁钻,恰好对准她的胸脯。

    沟壑深深啊。

    秦泽当时就傻眼了,心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,这丫头才几个月没见,怎么从a罩升级到b罩杯的?绝对是万千平胸妹子们的励志帝。

    陈清袁羞答答的说:秦哥,你觉得我怎么样。

    秦泽说:你的胸和厄里斯一样,都是垫的吧。

    陈清袁羞恼的涨红脸,说秦哥你真讨厌,不和你视频了。

    说着就挂了.....不,是关了。

    秦泽松口气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这妹子到底喜欢我什么,我没有少年们活泼热情,也没有成熟大叔那样表情沧桑,内敛成熟。羡慕那些有内涵的人,不像我,仅仅一个帅字贯穿一生而已。

    我到底哪里好嘛,为什么这么喜欢我。

    “陈清袁很漂亮的,家里又有钱,哦,虽然秦哥你也很有钱。”毕国伟道:“我悄悄和你说啊,这妞儿交过两个男朋友,不过都是为了彰显自己成熟,名义上的而已,那时候她叛逆期嘛,和家里闹不愉快,用男朋友来气父母。但其实啊,她还是个处。”

    毕国伟黝黑的脸庞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,“在这个炮火连天的年代,能找到一针见血的姑娘,很不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这孩子,骚话连篇的。

    秦泽摆摆手:“陈清袁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我是劝不动她,你有办法吗?”

    “啥?”毕国伟难以理解,纳闷道:“这样水灵灵的小妹子,小脸又白又俏,身段柔美,多好啊,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妹子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我是姐控,真不好意思哦。

    “你是妹控?”秦泽笑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毕国伟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没出息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毕国伟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思想很危险,我必须把你掰回来。”秦泽招呼他走到一边,避免接下来的骚话被太多人听见。

    “妹控没前途的,早点弃了吧。漂亮大姐姐才是王道。有腿有胸有屁股,那风情,那滋味,不是小妹子能比的。水蜜桃当然熟透了才好吃,太青涩,啃的难受不?”秦泽好为人师,循循善诱:“从风情来说,大姐姐,你打一下她屁股,她会朝抛媚眼。在床上,你拍她屁股,她就懂的换姿势,小妹子的话,你拍一下屁股,她会说:你打我干嘛。这就是差距啊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从身材来说,一平到底的妹子,有意思吗?平胸的话,我自己就有啊。揉搓衣板有个什么劲,寡淡。屁股太小,拍起来既没手感也没肉感,是不是这个理。”

    毕国伟不服气:“但小妹子可爱。”

    秦泽没好气道:“可爱当饭吃啊?可爱的话,自己生个女儿不是更可爱?”

    毕国伟:“......”

    秦哥你思想好像更危险啊。

    毕国伟又道:“可能是因为我有姐姐的原因吧,我对大姐姐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.....”秦泽赶紧刹住,一不小心就差点真相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,有个能干的姐姐,你可以无法无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姐脾气比较差,我都挺怕她的。”毕国伟说。

    秦泽其实就是无聊,拽着毕国伟东拉西扯,打发时间等姐姐。

    这时,他看见秦宝宝从拐角走出来,这娘们,终于上完厕所。

    “男人嘴不甜,怎么会有幸福的童年。”秦泽拍拍他肩膀:“男人嘴不坏,怎么和姐姐打好交道?看好咯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走过来。

    秦泽无精打采道:“姐,我头晕,恶心,想吐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惊,关切道:“怎么了,要不要去医院?”

    秦泽认真道:“不去,我只是有点晕奶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愣,然后反应过来,小拳头啪啪啪打他:“讨厌啦。”

    姐姐搂着他胳膊,腾出一只手捶他胸,娇嗔薄怒。

    毕国伟特么都看傻了,还有这样的操作?

    他想起了自己的姐姐,从小到大都喜欢欺负他,各种揍,姐姐脾气特暴躁。毕国伟因为小时候的心理阴影,他老怕姐姐了,和姐姐要么不说话,要么认认真真,从来不敢口花花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我太正经了,不懂得口花花做调味剂,所以和姐姐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?

    在毕国伟震惊之时,拐角又出来一个短发俏丽的姐姐,正是毕国伟的姐姐。

    毕国伟看着很成熟,其实他不过是十八岁的少年郎。

    真正的一百五十斤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姐姐二十二。

    姐姐说:“大晚上你喝什么咖啡,晚上睡不着,明天就起不来,我们还要去九溪呢。”

    毕国伟呐呐道:“睡得着,睡得着。”

    姐姐皱眉:“你明天要起不开,我和妈就自己去玩。”

    毕国伟连忙道:“哦哦。”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刚才秦泽和秦宝宝相处的一幕,很是羡慕,于是脑子一抽,说:“姐,我头晕,恶心,想吐。”

    姐姐关切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毕国伟回忆刚才,秦泽是盯着秦宝宝的大胸脯说的,他也盯着姐姐不算饱满的胸脯,学着秦泽的表情,认真道:“不去,我只是有点晕奶。”

    毕姐姐:“......”

    毕国伟心说,姐姐会不会脸蛋一红?

    撒娇是肯定不会的,那不是自己姐姐的画风,但肯定会脸红吧,然后感觉我这个弟弟很幽默风趣,对我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毕姐姐脸蛋一红,然后她扬起巴掌就是一个响亮的头皮。

    “给你脸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脑子抽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想死说一声啊。”

    毕姐姐逮着毕国伟就是一顿削,头皮啪啪响。

    “姐,姐....我不是故意的,听我说.....”毕国伟一边招架,一边质问的目光投向秦泽。

    说好的男人口花花,就能和姐姐打好关系的呢。

    这时他才发现,秦哥和他的大明星姐姐已经走了,留给他一个甜蜜蜜的背影。

    边走,两人还边说话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人你认识?”秦宝宝问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不认识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来自毕国伟的负面情绪+10086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