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二十九章 真是我粉丝?
    导演给了大家几分钟的时间变装,女嘉宾套上一件复古白裙,男嘉宾则披上一件儒衫。

    四队男女变装后站在一起,相互看看,各自打趣。

    孙辰指着钱诗诗,大笑:“这绝对是史上最矮的白娘子。”

    钱诗诗反唇相讥:“你是史上最胖的许仙。”

    钱诗诗一米五几的身高,和叶卿、秦宝宝两个一米七出头的相比,显得特别娇小。

    李光盛道:“都很漂亮,都是最美白娘子。”

    葛灵笑了:“你这话太老油条,没参考价值,秦泽,你说谁最漂亮。”

    秦泽毫不犹豫:“当然是我姐。”

    停顿,补充道:“我不这么说,回头她又要骂我黑了心的蛆。”

    众人哄笑。

    秦宝宝轻轻踢了一下弟弟,摄像师大哥连忙捕捉镜头。

    李光盛迈开八字步,摆了一个古代书生的姿势,“宝宝,谁是最帅许仙?”

    秦宝宝笑吟吟:“你是不是忘了我的绰号?”

    “炫弟狂魔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众人哄笑。

    被挡在外围的观众兴致勃勃的拍照、拍摄视频。

    节目组感觉有点惊喜,秦宝宝和秦泽的综艺感还不错。

    随后,第一组表演开始。

    钱诗诗林佳友组合,两人演戏,演的是白娘子和许仙初见的一幕,双方尬词,眉来眼去,特别搞笑,全场嘉宾以及围观中群众笑声一片。

    十个“评委”给出的分数是90分。

    随后两组表演唱歌,配合舞蹈,在场的几个艺人都有很深的唱功,特别是葛灵和李光盛,他们出道的时候,小鲜肉还不流行,歌星还不能靠颜值刷片酬,影星大部分还得靠演技。

    哪怕是清唱都很好听,葛灵嗓音柔美,如黄莺清啼。李光盛声音浑厚,气息绵长。

    两组都获得热烈掌声。

    钱诗诗吁了一口气:“葛灵和李光盛要是同组,咱们就输定了。”

    林佳友赞同道:“还好还好,秦老师他们姐弟俩也是唱功很强的,如果表演可以重复,咱们都得输。”

    葛灵和孙辰组,观众评委给88分。

    李光盛叶卿组,观众评委给92分。

    现在领先的是李光盛和叶卿组合。

    大家把目光投向秦泽和秦宝宝,该他们表演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和秦泽还在嘀嘀咕咕,她说:“老弟,你穿这身还挺帅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帮秦泽理了理领口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当然啦,现在的我,不是咸鱼泽也不是海泽王,请叫我:草莽英雄。

    而今天的姐姐同样不是嘤嘤怪,是擅长吞吞吐吐的蛇。

    “姐姐也很漂亮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没你帅。”

    “没你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,没你帅。”姐姐扭扭身子。

    摄像师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段绝对不剪掉,要让全国观众看看你俩有多不要脸,听说过商业互吹,没听说过姐弟互吹的。

    秦宝宝见马上轮到他们,不得不停止互吹,问,“你写出来了没......摄像师你先狗带,我们要谈商业机密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把摄像师赶一边去。

    秦泽道:“没呢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幽怨道:“今天的你一点都不快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有朝一日我太快,你会不会哭?

    其实他可以直接在积分商城里搜索歌曲,但系统没任务啊,没任务就不浪费积分了。

    秦泽笑道:“放心,我胸有成竹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不屑:“我还胸有大器呢。”

    嘿,这娘们什么时候比我还会吐槽了。

    “你记不记得有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?”秦泽神秘兮兮。

    “我只记得有一招从天而降的手刀。”秦宝宝挥起手刀,轻轻砍一下弟弟,“你有什么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回忆一下,咱们以前是不是有唱过类似的歌?”秦泽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秦宝宝开动聪明脑瓜,认真想了想,没想起来,摇头。

    “发过微博的。”秦泽提示道。

    姐姐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引以为耻的。”秦泽无奈道。

    姐姐又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再想想,那天我要打你,你躲子衿姐后面,吓的瑟瑟发抖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秦宝宝想起来了,就是和秦泽的写真照同时发出去的那段羞耻视频,她当时瞒着秦泽发的,事后,气急败坏的秦泽狂拍门:开门啊开门啊,你有本事发微博,你有本事开门啊.....

    他当时是真这么嚷嚷的。

    还好王子衿帮忙,不然她那天指定要被弟弟揍的屁股开花。

    “想起来了吧,那首歌你还记得吗?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记不得嘞。”秦宝宝苦兮兮的表情,蹙小眉头。

    那是秦泽写的歌,当时她还不是歌坛大咖,他还不是享誉国内的金牌作曲人,那首歌唱的也不是完整版。

    那首歌没火,当事人之一的秦宝宝也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是时候让这首歌的完整版现世了。”秦泽抬手,大声道:“导演,给我十分钟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导演做了一个ok的手势。

    秦泽拉着秦宝宝走向角落,导演赶紧让摄像师跟过去,可不能把这么关键的片段给漏了,快枪手直播写歌。

    “我教你唱,你跟着过两遍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秦宝宝把脸凑近他,啄啄脑袋,特娇憨可爱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记得多少词儿。”

    “忘光啦!”

    “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没去记嘛。”秦宝宝小拳拳捶他:“快枪手!”

    秦泽眼角余光瞟到,猛一扭头,好家伙,两个摄像师一左一右,六个嘉宾鬼鬼祟祟的弯腰,附耳,做偷听状。

    “喂!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喂!”秦宝宝道。

    “你做你们的,当我们不存在。”众人摆手。

    “导演,这节目没法录了。”秦泽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录了不录了。”秦宝宝两只小手啪啪拍打大腿。

    姐弟俩把他们统统赶走,只留下一位摄像师,心无旁骛的拍摄。

    “我先把歌词写下来,你边看歌词边唱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十分钟后,秦宝宝把调子和歌词记在心里。做为才华和美貌并存的秦蛆蛆,她的记忆力彪悍到让未经系统改造前的秦泽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秦泽每天点着台灯熬夜背英语单词的时候,姐姐在阳台朗诵几遍,吃饭的时候朗诵几遍,上学的路上朗诵几遍,妥妥的就记住了。

    姐姐的脑瓜子可见一斑,老爷子恨不得把女儿的脑子摘下来安到儿子脖子上。秦建章老同志时常感叹,闺女虽然聪慧,但女孩子在学术研究上,天生是弱势群体。结婚怀孕生孩子,还得带孩子,尤其国家开放二胎,女人哪有时间扎在学术研究上。

    秦泽当时听的羡慕的不行,脑子里有两个想法:一,哪是弱势群体,明明是福利群体,闲在家里带孩子这么幸福的事放着让我来好嘛。第二个想法,老爸没事,以后姐姐去学术研究,我在家当奶爸兼全职老公。

    两个想法都不能说,前者会被秦建章老同志拖进书房思想改造。后者......大概要住院。

    眼见秦泽和秦宝宝姐弟俩信心十足的返回,嘉宾们迫不及待的问:“唱歌还是演戏?”

    “是原创吗?”

    “秦泽你不会真的在十分钟里写出新歌吧?”

    “快,快唱,迫不及待了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粉丝们同样迫不及待,七嘴八舌的议论,场面特别火爆。

    秦泽与姐姐对视一眼,点头,“导演,我们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”秦宝宝眨眨眼,笑道:“给大家一个提示,我们以前曾经唱过这首歌,还拍了视频发微博上。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,有人皱眉,有人沉思,有人回忆。

    但没人能想起是什么歌,在秦宝宝《我是歌星》节目上一鸣惊人之时,她仍然是个没根基没粉丝基础的新人,成名已久的明星不会去关注她,所以也就不知道那段视频。

    钱诗诗嗔道:“别卖关子,赶紧开始。”

    孙辰拍拍脑门:“哎呦,他俩可真坏。”

    叶卿沉思片刻,忽然想起了什么,兴奋道:“我知道他们要唱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诧异看她一眼,心说,不可能吧,这位姐姐真是我粉丝?

    哎呦,难道我要艹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