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二十六章 内容太多不知道该怎么取章节名(两章合一)
    家里。

    活的太舒服想找刺激的秦宝宝和王子衿,抱着枕头,在沙发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干嘛?”秦宝宝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也看我?”王子衿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.....行,咱们继续看电视。”

    “看就看。”

    65寸的液晶电视里,放着泰国的恐怖片,这年头,有河蟹神兽镇压,国内的恐怖片市场一片萧条,都是披着恐怖片外皮的悬疑片,所以想看惊悚恐怖片,首选岛国和泰国,其次棒子国。欧美就算了,欧美的恐怖片就像国足一样,前者专注血腥,后者专注酱油。都是烂泥扶不上墙。

    秦宝宝很害怕看恐怖片,小时候看僵尸片会把秦泽抱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王子衿也怕恐怖片,女文青比较难接受这类型的片子。

    那,为什么两人要作死?

    秦泽出门后,闺蜜俩又开始掐起来,新愁旧恨眉生绿。

    今晚八点准时开战。

    是姐妹,就来吧!

    泰国的片子既恐怖又血腥。

    套路比较老,讲的是在一座老旧的筒子楼,几个主角们在漆黑的房间里点上蜡烛,玩召唤笔仙的游戏。

    游戏玩到关键时刻,天台有个白衣飘飘的妹子想不开,跳楼了。死前,眼睛死死盯着主角们所在房间窗户。

    之后他们就被笔仙缠上,几个主角陆陆续续死去,死的很惨很血腥。活下来的二男一女吓尿,请了神婆驱鬼,说自己被跳楼的妹子鬼缠上了,求大佬救命。

    神婆就做法事帮助他们,成功把白衣飘飘的妹子鬼超度。本以为总算逃过一劫,捡回小命,结果第二天,其中一个男人死在自己家里,下半张脸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男女主角吓的在裤裆里拉了一泡热翔,再次去找神婆求救。

    神婆说,容我沉吟沉吟。

    男女主角前脚刚走,神婆昏暗的房间里忽然出现一个披头散发的小姑娘,小姑娘把神婆干掉,下巴捏碎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把自己沉吟死了。

    男女主角觉得神婆不太靠谱,便自己想办法,首先要确定是什么恶鬼纠缠他们。于是找这栋筒子楼里的老住户打听消息。

    终于,他们发现了恶鬼的真面目,原来在这栋楼还没有建成时,一个可爱的小姑娘路过此地,被万恶的萝莉控蜀黍拖进施工楼进进出出,然后被杀人灭口,据说下巴都被砸碎了。

    这个萝莉控据说叫乃骑,至今还没抓捕归案,潜逃在外。

    原来主角们召唤的笔仙根本不是白衣飘飘的妹子,而是没有下巴的小姑娘。小姑娘一直跟着他们。

    天渐渐黑了,男女主角去找神婆求救,却发现神婆已经gg,吓的逃回筒子楼。

    男女主角跑在长长的走廊,这时,走廊的灯闪烁几下,灭了,男主看见昏暗的走廊尽头,出现一个披头散发的小姑娘,小姑娘刚开始还在很远,一眨眼,就站在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她仰起头,一张残缺的脸,下巴支离破碎,还留着黑色的血,只有眼白没有瞳孔......

    小姑娘出场的场景,极其吓人。

    秦宝宝端起茶杯,面无表情的喝茶,手却在发抖,像是拿不住被子。

    王子衿假装若无其事的看手机,嘴角轻轻抽搐。

    闺蜜俩其实都吓尿了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看完恐怖片,小脸苍白苍白的闺蜜俩很默契的回房睡觉,很默契的把灯打开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总觉得家里特别安静,有时又觉得客厅有异响。秦宝宝房间大,所以更惨,她把卧室内置的卫生间灯光打开,门也打开,隔个五分钟就踩着拖鞋扑到卫生间瞅一眼。

    就怕里面有什么东西出现.......

    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......”第十次拨打弟弟电话无果,秦宝宝把手机摔床上,盘坐,气的咬牙切齿:“小赤佬死哪里去了,有本事今晚别回来.....”

    想了想,改口道:“再不回来,和你断绝姐弟关系。”

    侧对面的房间,王子衿用被单把衣柜上的镜子遮起来,手机上播放欢乐逗比的综艺节目,可丝毫不能消除恐怖片带来的阴影。

    时不时扑到床底看一眼,就怕床底有什么东西出现......

    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......”数不清是几次拨号了,王子衿赶紧把手机调回综艺节目,咬了咬唇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靠不住,男朋友还不如一根黄瓜。

    泰国片子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晚上十点,秦泽回到家,客厅里灯黑着,姐姐们今天睡的有点早,也好,他可不想跪键盘到三更半夜。

    甚好,甚好,洗洗睡吧。

    秦泽洗完澡,回房间,刚躺下,门打开了,穿着睡衣的姐姐抱着枕头,亭亭玉立站门口。

    “阿泽~”姐姐柔柔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姐,我公司聚餐所以回来晚了。你别生气。”秦泽以最快的语速说出编好的台词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,姐姐怎么会生你的气。”秦宝宝进屋:“姐姐辣么疼你,哪里舍得生你气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姐姐意外的温柔呢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秦泽茫然。

    “聊,聊会天呗。”秦宝宝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,你让我睡吧。”秦泽拒绝。

    秦宝宝喜滋滋道:“让让让。”

    甩拖鞋,钻被窝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喂喂,大佬,您是不是误解了我的意思?

    这时,房间门又开了,王子衿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秦泽凉了....不对,是心凉了。

    求豆麻袋,子衿姐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啊,你都不敲门的吗,好歹给我钻衣柜的时间啊。

    王子衿抱着枕头,瞅了眼紧挨弟弟的秦宝宝,撇撇嘴,抱着枕头走到另一边,甩拖鞋、钻被窝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“睡那边一点。”王子衿拱了拱秦泽。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夜深了,“享尽齐人之福”的秦泽躺在床上,望着天花板,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他左边躺着36d的狐媚姐姐,右边躺着端庄温婉的正牌女友,姐姐侧着身朝他睡,大胸脯热度惊人,乳量很可耻。

    王子衿背对着他,屁股蛋热度惊人,距离也很可耻,就贴着他腰。

    姐姐们怎么了,福利大放送吗?

    感不感动?

    不敢动的,不敢动的。

    距离太可怕了,稍微动一下,就在敏感部位摩擦。

    平时还好,这会儿,睡衣薄薄的,姐姐们为了表示自己冰清玉洁,肯定会一巴掌呼过来。

    到那时,秦泽动一下,她们就打一下。

    动次打次,动次打次.....

    所以,这是她们商量好要玩我....惩罚我。

    是不是太小看本咸鱼了?

    对于姐姐,我要弟大勿勃。

    对于子衿姐,都是男女朋友了,我只要静候佳阴就好了。

    秦泽微微侧头,借着窗外微弱的灯光,他端详着姐姐沉静的睡容。五官精致,睫毛如刷,小嘴红润的让人想尝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瞅啥。”秦宝宝睁开眼,嗔道。

    不等秦泽回答。

    “瞅你咋地。”王子衿接过话茬,她翻了个身,微微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你再瞅个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试试就试试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们干嘛啊。”秦泽从头懵逼到尾,“好端端的挤我床做啥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和王子衿想不出借口,齐齐道:“憋说话,睡觉。”

    哎呦,姐姐们还害羞,虽然不知道哪根筋搭错,让她俩如此情难自禁,但这不妨碍秦泽心里的得意。

    嘤嘤怪,虽然平时没个做姐姐的样子,但她从小到大对自己掏心掏肺的依赖,一把屎一把尿养了他三年。如果他是苏钰夜空中最闪亮的星,那么他就是姐姐的太阳。自己对她除了纵容还是纵容。

    腹黑姐,虽然平时装的很温婉大方,但总是时不时暴露她腹黑的一面,吃味起来连身为男朋友的他都坑。但总体善解人意,而且脾气很好,不然不可能忍嘤嘤怪这么久,想必将来会是好妻子。

    想着,迷迷糊糊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次日,清晨。

    最先起床的永远是秦泽,昨晚睡的很累,三个人挤在一张床,大家都挺累的,而且现在的暖春,被我焐的发烫,秦宝宝半夜踢了两次被子,子衿姐则被他拱下床两次,气啾啾的把他揍醒,道歉之后继续睡。

    至于秦泽最累,人睡觉的时候,会自动调整舒服睡姿,所以一个劲儿的往里挤,这方面秦宝宝的大屁股有绝对优势,然后被挤压的秦泽就下意识往另一个方向挤,造成了王子衿两次翻下来。但过程中,王子衿也在不停的往里挤,因此中间的秦泽是最累的。

    第一次享受到齐人之福,就在也不想尝试了。

    秦泽把姐姐们推醒,赶人。

    “天亮了。”秦宝宝揉着眼睛,松口气。

    “以后别怄气了,”王子衿看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哈?你们挤我床上来是怄气?”秦泽茫然:“谁先爬上我的床,谁胜利?”

    秦宝宝冷笑着瞅他一眼,抱着枕头和王子衿并肩离开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飘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昨晚不知道干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手机也关机,说什么公司聚会,明明没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打死算了?”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多次磋商,“收买”两个大股东从中出力、促成,以及舍得砸钱。收购事宜进展的比较顺利。苏钰亲自把资料送来天方,两个原因:身为天方的小股东,她从没来过,想来看看;秦泽今天在天方,不在宝泽和紫晶。

    苏钰敲了敲公司的大门,前台妹子见到清冷大美人,愣了下,然后想起了什么,赶紧开门。

    去年的年会上,苏钰可是和秦总坐一桌的,那是和秦总平起平坐的人,而且,光凭这份美貌就叫人记忆犹新。当时在场的男女员工,对苏钰和王子衿应该都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天方和宝泽两个公司,美女不少,尤其前者,娱乐公司嘛,随便拉个艺人、模特出来,颜值都胜过普通人。更别说还有李薇这样的二线艺人。

    但就算二线艺人,都没资格坐在主桌。

    “你好,有什么我能帮忙的。”前台妹子拘谨道。

    “秦总办公室在哪里。”苏钰问。

    “在最里面,我带您去。”前台妹子迎上来。

    整层办公区都是天方的,总面积加起来八百多平米,还不算楼下两间办公室。苏钰跟着前台七转八转,穿行过各个部门的办公区,不少男同志都停下手头工作,激动而惊艳的目光注视。

    苏钰同样在打量他们,或者说打量公司的布局、规模。天方目前来说,资金肯定比不上宝泽,但公司人员比宝泽多了将近一倍。

    行业不同,分工也不同,投资公司不需要太多的后期、后勤人员,但娱乐行业,基本都是后勤人员,真正摆在台面上的,其实就明星而已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两家娱乐公司并入天方,秦宝宝会怎么管理?是整合在一起,还是原地不动,以分公司的名义存在?

    如果是苏钰自己的话,她无疑会选择后者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她来到秦泽和秦宝宝专属的大办公室,苏钰说了声谢谢,我自己进去。前台妹子点头,跟着低跟鞋转身离开。正要敲门,耳朵灵光的苏钰,忽然听见里面轻轻的对话声。

    “嗯,嗯.....出来好多。”秦宝宝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种又埋怨又惊喜的语气,苏钰有强烈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“喂,你别吸的那么用力嘛。”秦泽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苏钰脸色一变,难以置信自己听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啦,我怎么知道里面有那么多,白白的,粘死了。”秦宝宝抱怨道:“弄的我脸上手上都是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帮你拿。”秦泽呼哧呼哧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继续动,我不让停你就不能停。”秦宝宝哼道。

    “可就算是我,这么激烈的动,我也吃不消的。”秦泽喘息声越来越剧烈。

    “才几百下就吃不消?你是不是男人。”秦宝宝道。

    苏钰抬起的手,僵在半空,迟迟无法落下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记错,里头这两个是姐弟吧?肯定是姐弟吧?

    他们竟如此鬼畜.....

    人生观忽然崩塌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王子衿在里面,苏钰就要很愤怒,可,可里面和秦泽做运动的人,居然是秦宝宝。

    苏钰的手轻轻颤抖。

    “呜~又出来这么多,我都完全吃不下。”秦宝宝道。

    味道确实不好,很让人难以下咽......

    苏钰脑子一抽,不受控制的产生共鸣。

    “不是有纸巾么,你擦干净啊,不要舔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蛮甜的,好吃。”秦宝宝享受的声音。

    怎么会甜,明明很腥啊。

    苏钰心想。

    不对不对,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虽然我很喜欢秦泽,但上姐扔衣的事情,她绝对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简直比草蟒英雄许仙还要鬼畜。

    苏钰深吸一口气,拧把手,推门,喝道:“你们在干嘛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,秦泽吭哧吭哧的坐着俯卧撑,而秦宝宝脱了高跟鞋,盘坐在做沙发,手上捏着一只类似面包的甜食,她轻咬一口,立刻有白色的奶油流出来。

    秦宝宝美滋滋的舔干净,斜眼:“我们干嘛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。”秦泽趁机起身。

    “诶,没让你停。”秦宝宝揉成一团的纸巾砸过去:“继续动,再来两百个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......”

    苏钰走到沙发边,目光落在甜品上。

    “想吃吗?阿泽买的,给你两个,其他都是我的。”秦宝宝说。

    原来白白的,甜甜的,要靠吸的.....是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苏钰心好累。

    “你做多久了?”苏钰扭头,问秦泽。

    秦泽看姐姐,姐姐想了想:“快五百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做了,明天一准儿肌肉酸疼。”苏钰心疼。

    “有你什么事。”秦宝宝挑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关我的事。”苏钰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“呦,你给我说说,我调教自己弟弟,怎么就关你事。”

    她把合同丢桌上:“你要调教,回家去,现在,商量事情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瞅了眼合同,收购娱乐公司的事,她是知道的,勾勾手指:“小泽子,过来,俯卧撑回家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谢谢姐姐。”秦泽屁颠颠过来。

    苏钰偷偷踢了他一脚,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凭什么我男人要被秦宝宝这样欺负。

    秦宝宝专注看资料,没发现苏钰的小动作,大致过了一遍,蹙眉:“这两家公司的艺人态度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苏钰道:“沟通过了,合同自动续到天方,两家公司加起来才一个二线,三四线小艺人,巴不得进天方呢。对了,那个二线女歌手,是夏宜娱乐总经理的女儿,我承诺让秦泽给她写了几首歌,徐总在收购方面做了很多努力。有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秦泽点头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诧异看他一眼,众所周知,快枪手出了名的“抠”,别的歌手眼巴巴的求歌,想都别想,可苏钰一句话,老弟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再看苏钰时,眼中暗暗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秦宝宝最大假想敌是王子衿,然后才是苏钰。

    王子衿曾经最大假想敌是苏钰,后来变成秦宝宝。

    只有苏钰傻兮兮的以为搞定了王子衿,她就拥抱了全世界。

    “收购之后,打算怎么处理?”苏钰看向秦宝宝。

    秦宝宝看向秦泽:“把下面整层楼也租下来?”

    秦泽摇头:“楼下办公区都满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那就换地址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商量了几分钟,秦宝宝又道:“阿泽,《我们来玩吧》节目邀请我参加,我顺便般李薇要了一份名额,但她临时有私事要处理,脱不开身,你代她去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机会,让给公司其他艺人不行吗。”秦泽皱眉。

    “因为节目组有很多男女互动环节,超级有意思。”秦宝宝扭了扭身子,撒娇:“去嘛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吧....”

    “赏你一块面包,啊~”

    “谢谢姐姐。”

    苏钰一脑门黑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