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二十三章 美滋滋
    王子衿整个人都严肃起来,首先可以肯定,秦宝宝不是在和她说话,她俩同床共枕大半年,一起洗过澡,一起泡过脚,一起玩过球如果知道是她,秦宝宝早就撩起帘子,挺着三十六d朝她勾手指:来呀,快活呀~

    既然不是和她说,那就只有两种可能:一,秦宝宝和谁待在浴池里。二,秦宝宝把她当成别人了。

    前一种可能,不现实,因为自己走进来发出声响,秦宝宝肯定知道有人进来,那就不会无视她。

    知道有人进来,又不掀帘子,说明她有避讳。

    家里就三个人,除了她,进来的还能是谁?

    王子衿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阴险的王子衿故意不出声,想听她接下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不想你去京城,你就应该属于我一个人的。”秦宝宝说。

    王子衿眯着眼,心说,好啊,你这个大奶牛,终于让我听到你的心声了吧,前天还答应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弟控,该死的弟控。

    “我刚要洗澡,衣服都脱光了哦。你要来吗。”秦宝宝柔声道。

    王子衿:“”

    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姐姐。

    “呦,还害羞啊,又不是一次两次了。”秦宝宝娇笑道:“矫情什么嘛,姐姐哪里没被你摸过?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”

    一不小心就听见了了不得的内幕,王子衿心肝脾肺肾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再装傻姐就要生气了,来吧,一起洗,你想做什么都可以,都由你呢~”秦宝宝酥软的嗓音,绝对能让男人除了某处硬邦邦,全身软绵绵。

    然后,秦宝宝又补了一句:“但一定要和大家保密哦。”

    何其糟糕的台词,何其无耻的姐姐。

    王子衿怒了,大步奔向帘子,当她手伸向帘子时,帘子自己拉开了,伴随着秦宝宝娇笑声:“来嘛,王子衿,一起洗哦~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”

    帘子后,秦宝宝衣衫完整,扭了扭屁股,嚣张的娇笑声:“惊喜不惊喜,意外不意外?”

    王子衿愣了愣:“你,你知道我进来了?你刚才的话是对我说的?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嘞,咦,子衿,你是不是产生了什么不好的联想?”秦宝宝掩嘴,吃惊道:“家里除了你,就是阿泽啦,难道你以为我要和阿泽一起洗澡?哎呀呀,原来你是这样子衿吗?”

    王子衿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这才刚回来,无形之中,她就被秦宝宝坑了一把。

    原因是什么?

    宫斗大佬的王子衿心里清楚,她昨天和秦泽逛街,天安门前溜过狗,优衣库里调过情,烤鸭店里排排坐,还请烧烤厅里拼过酒,拳击房里干过架。

    反正事无巨细,她都拍照片了。

    朋友圈里发了十来条:

    烧烤亭拼酒照片,附言:这群家伙忒不顶事,明明想灌人,结果自己先醉了。

    拳击房照片,附言:阿泽好身手,棒棒哒。

    天方门的照片,附言:结伴走过天安门,仿佛走过漫长的革命岁月,希望在将来的人生旅途上,依然能携手。

    优衣库试衣间的照片,照片上王子衿一袭白色连衣裙,端庄优雅,明艳动人。

    附言:阿泽挑的裙子,美美哒。

    趁着借男朋友这股东风,王子衿在朋友圈大撒狗粮,也不怕秦宝宝发现他俩有猫腻,反正可以用演戏来解释,还能恶心一下大奶牛没错,当时王子衿就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大奶牛的醋味比想象中的要大啊,先是接机时,给她一个下马威,接着又在洗手间戏弄她。

    不过王子衿摸着下巴,沉思,这到底是戏弄,还是在暗中宣布咸鱼主权?

    “不是说洗澡吗,怎么衣服没脱。”王子衿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呦,迫不及待想和人家洗鸳鸯浴?”秦宝宝争锋相对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洗澡,要洗你自己洗,我出去看电视。”王子衿扭着小纤腰离开。

    阳台,秦泽沐浴着和煦的阳光,拉开架势,修炼他的“时代在召唤”体操。

    掐住一算,明后天差不多是系统充电的日子,系统要抽取他身体里的能量,具体是什么能量,用科学的解释:细胞的力量。

    摔!

    其实这是秦泽脑补的,系统没说,他也不知道这个原理是什么。只能根据自己的亲身体验去推测。

    每次系统抽完能量,他都双腿发软,浑身无力,并伴随短暂的肌肉酸疼,就像中学时男子一千米考试,跑完半条命没了,腿还特别酸胀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秦泽很羡慕那些无视能量守恒定律的妖艳系统,它们不用充电的吗?

    “哼,愚蠢的宿主,你就像那些猜测皇帝下田是用金锄头的泥腿子一样,愚昧可笑。”系统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愚昧,那你给我解释解释。”秦泽不服。

    “它们不需要充电,它们本身就是bug。”系统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要充电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系统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哦哦,”秦泽恍然大悟,奸笑道:“好悲伤的故事,你这lobsp;   系统:“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lobsp;   “我不是说你。”秦泽解释。

    “说你姐?”王子衿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。”秦泽慌忙辩解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我了?”王子衿小脸又一黑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“我姐呢?”秦泽没法解释这个问题,不能说我在和自己大脑里的系统说话,它是个lobsp;   阳台就他一个人,情不自禁的就说出来了,本来可以在大脑里和系统沟通的。

    “在洗手间吧,”王子衿说:“你帮我把衣服洗一下呗,然后浴池也擦一下,晚上要泡个澡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秦泽屁颠颠的跑向洗手间。

    秦泽=海泽王=小马仔。

    王子衿躺在单人沙发,舒服的晒太阳,看吧,张明诚能做这个?

    秦泽进入洗手间,金碧辉煌的洗手间,五十平米,抵得上一般的中小户型住宅。

    他看见浴池帘子拉着,哗啦啦的水声,想着子衿姐让他来刷池子,又想起姐姐也在洗手间,就以为姐姐此时在刷池子。

    心里感动了一下,难得啊,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姐姐,主动替他分担家务。

    “姐,放着让我来!”秦泽感动的拉开帘子。

    姐姐站在水里,秦泽站在池边。

    姐弟俩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站在水里的姐姐浑身不着寸缕,卷发盘起,刘海用刘海贴束着。

    娇媚的脸庞,雪白的脖颈,浑圆的双肩,纤细的小蛮腰,下半身则被水波扭曲。

    姐姐的胸前有两团圣光,水底下也有一团圣光。

    秦泽发誓,这是姐姐第一次和他坦诚相见,一家人嘛,就应该坦诚相见的

    我刚回来,就福利大放送?

    不对不对,此情此景,并不是姐姐福利大放送,而是我无意间闯入浴室看见姐姐光溜溜的洗澡。

    为什么姐姐在洗澡?

    子衿姐不是说浴池要刷了吗?

    她连我都坑?

    或者,是我拉帘子的方式不对?

    秦泽把帘子拉回去,再次拉开,反复几次,嗯,我拉帘子的方式没问题。

    姐姐真的在洗澡。

    秦泽尴尬的笑了三声。

    肃然起茎!

    不含而立!

    秦宝宝都傻了,突然间,就和弟弟来了个坦诚相见,一点防备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刚才是真想洗澡来着,衣服确实没洗,饭确实没人做,但帝景豪苑这种级别的小区,一个电话,就能让专门的保洁人员上来打扫卫生,所以浴池是刷了的。

    所以,阿泽是故意的?打着刷池子的名号,光明正大做鬼畜的事?

    不可能,这绝对不是自家咸鱼的画风。

    我错了,一只手掌控的,哪里比得上两只手掌握的。

    秦泽咽了咽口水,笑容渐渐缺德,“圣,圣光啊,那两只球,看起来值得一战。”

    姐姐身上有三团圣光,来自河蟹神兽的庇护。

    呆滞几秒,秦宝宝咆哮一声:“滚!”

    抓起挂在墙边的木刷,用力投掷。

    对方不想和你说话,并朝你丢了一把木刷。

    木刷正中秦泽的鼻梁骨,打了他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秦宝宝趁机拉上帘子,尖叫:“滚出去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虽然很希望咸鱼能硬起来,但她还没做好和咸鱼坦诚相见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痛我流鼻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滚。”

    “老痛了啊姐。”

    “滚滚滚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再废话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阳台,王子衿伸懒腰,眯着眼,享受着日光浴。

    嘴里哼着小曲:“今天天气好晴朗,处处好风光~”

    这样的天气,最适合晒太阳睡觉。

    美滋滋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