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二十二章 想死你了
    这是王子衿第一次在父母面前展露出戾气十足的一面。

    别说王妈妈,王爸爸这样历经风浪的人,都懵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心说,闺女晚上没喝酒吧。

    王妈妈怒道:“你这孩子,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王爸爸不悦道:“子衿!”

    “门当户对是吧,让我嫁给张明诚是吧,这样我就会幸福吗?过的跟你们一样?”王子衿现在的状态,一句话概括:我的狂怒,你们驾驭不住。

    “像你们一样门当户对我就能过的幸福吗?像你们一样一辈子只生一个女儿?一辈子关系冰冷?一辈子在家人面前假装和睦?装什么装啊,累就说出来啊,离婚啊,假惺惺的说考虑我的感受,我都替你们觉得虚伪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看向父亲:“你睡了三年的书房,知道妈妈每天抱着我哭成什么样?你喜欢别的女人,你就去找她啊,什么父命难违,还不是自私的为了自己的仕途。你抱过我几次?”

    王子衿看向母亲:“你回娘家就别回来了,我跟着爷爷过不一样很开心?有你没你,有什么区别?你成天只知道对我哭,你还会做什么?我不要看见你哭啊,每次你哭我就难受、抑郁。我哭着喊妈妈的时候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?你们有想过对我造成多大的伤害吗?别的孩子都有父母陪着去游乐园,一家人逛故宫,一家人爬香山,一家人开开心心,而我呢?现在对我的婚姻指手画脚,你们有资格吗?”

    王子衿眼圈红了,那么多年了,她早就不在意了,可她就是听不得妈妈说秦泽坏话,一脸不屑一顾的模样。

    你们的婚姻如此失败,现在又来干涉我的婚姻。

    “秦泽家是高攀不上咱们王家,但至少他家人不像你们这么虚伪,他家人能坐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吃饭,开开心心的聊天。而你们呢,你们在向我输送冷暴力的时候,有想过为我好吗?”

    憋了这么多年的话,终于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能别对我的婚姻指手画脚吗?”她哭着说:“我喜欢他,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,家世也好,钱也好,重要吗?我在沪市这半年过的很开心,整天就只会笑,家里乱七八糟的事统统都不想了,我陪他喝开水我都愿意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们了,随便你们怎么样都好,我只想自己过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抱着膝盖,哭了。

    王妈妈张了张嘴,想说点什么,但此时,任何语言都变的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任何道歉和安慰,都无法弥补曾经在女儿心里留下的创伤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大人只顾着自己怄气,而忽略了孩子敏感纤细的心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自己得不到丈夫的爱,晚上抱着女儿夜复一夜的流泪,想着婚姻中自己是受害者,自己有多委屈,却忽略了怀里女儿黯淡的眸子,苍白的小脸。

    孩子的承受能力很低很低,童年留下的阴影,往往会伴随一辈子。

    所以王子衿从小就黑的很,整人坑人不留余地。

    既有发泄负面情绪的因素,同时也害怕自己受到伤害,她宁愿把人往死里坑,也不要自己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王爸爸觉得自己要陪着不爱之人过一辈子,多惨啊。痛失挚爱,留下一辈子的遗憾,多惨啊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过,他的冷漠,他造成家里冰冷冷的气氛,对女儿来说,同样惨的很。

    王承赋仰着头,看天花板,长久的沉默着。

    王子衿抹了抹泪痕,低声道:“爸,妈,你们回去睡吧。阿泽很好的,他也会很爱我的,请你们接受他。”

    王爸爸和王妈妈沉默着离开,轻轻带上门。

    王子衿躺在床上,抽着鼻子,眼圈红,鼻头红,她给秦泽发了条信息。

    “我爸妈不喜欢你呢,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凉拌!”

    “凉拌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随他们怎么样呗,只要你喜欢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他们逼迫你放弃姐姐呢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姐姐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人都是逼出来的,谁怕谁啊,大不了咱们私奔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你放弃我,就有大好前程呢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那我赶紧放弃你,咦,美女,你谁啊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咱们可以考虑b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计划?”

    “搞事情不行,那就搞出人命,来一发不?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王子衿擦了擦眼泪,又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她抱着手机,沉沉入睡

    第二天,王子衿就带着秦泽返沪,走的比较匆忙,就和老爷子打了声招呼,天刚亮都走了。

    中午的航班,到达沪市是下午两点半。

    秦宝宝单枪匹马来接机,开着她的小红马,戴着大檐帽、口罩、墨镜,穿着很松垮的女式卫衣,把她标志性的36d给遮住。但一双鹤立鸡群的大长腿,以及圆滚翘的臀,仍然在二楼出发层吸引了很多男同志目光。

    秦泽和王子衿拖着行李箱,并肩走来,秦宝宝猛挥手。

    “子衿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。”秦宝宝欢喜的叫一声,展开双臂跑过来。

    王子衿跟着露出笑容,行李箱一丢,张开双臂迎接闺蜜。

    但就在两人即将拥抱之时,秦宝宝一百八十度转身过人,运球如飞,继而带球撞人,撞入秦泽怀里。

    “阿泽,想死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软玉温香满怀。

    王子衿石化在风中。

    “诶,你这是干嘛。”秦宝宝双手揽着弟弟的腰,扭头,故作天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怀中抱蛆杀的起手式。”王子衿咬牙切齿:“准备勒死某个黑了心的蛆。”

    “阿泽,她要勒死你。”秦宝宝告状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宝姐姐,我在你心里,已经和蛆划等号了吗?

    三人朝着车子走去,一路上,秦宝宝抱着弟弟的胳膊,大胸脯蹭啊蹭,撒娇说,想姐姐了没,姐姐可想死你了。

    秦泽说,才去京城一天而已。

    秦宝宝委屈道:“一天的衣服没洗,一天的浴池没刷,一天的被单没晒,一天没开火啦。”

    秦泽心疼道:“姐姐辛苦了,回家好好补偿你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用力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正牌女友王子衿,拖着行李箱,恨恨磨牙。

    平稳气场!

    平稳气场!

    逢着这姐弟俩在一起,她这个正牌女友的存在感就会无限降低。

    每每思及,王子衿都想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秦泽充当司机,姐姐们坐在后排,吃着王子衿从京城带来的特产小吃。

    两闺蜜聊的特别欢,王子衿说起秦泽昨天在京城的表现,秦宝宝则说她最近娱乐圈里的有趣的事,娱乐新闻没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车里。

    秦泽偶尔插嘴,但都没插成功,姐姐们都不给他插。

    逢着她俩聊起闺蜜间的话题,他这个正牌男友及亲爱弟弟的存在感就会无限降低。

    每每思及,秦泽都想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顺利到家。

    王子衿拖着行李箱回房间收拾,本来打算在京城住几天的,结果和父母闹的不太愉快,带去的衣服一件都没穿上。

    王子衿把衣服一件件挂回衣柜里,再从行李箱里取出一个小塑料袋,里面是昨天的穿的衣服,她没戏,直接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那件文胸就在里面,每次穿这件文胸,都要跑去找秦宝宝帮忙,然后秦宝宝就会肆意嘲讽她,小胸弟小胸弟的叫。

    其实她的胸真不算小,中上水平,可谁让那家伙是丧心病狂的d,而是是36d。

    王子衿拿着脏衣服进洗手间,往衣篮里一丢,她平时不洗衣服的,和秦宝宝一样,换下来的衣服直接丢篮子里,自有小赤佬会乖乖的帮她们洗干净晾好。

    浴池里,帘子拉着。

    秦宝宝的声音忽然从里面传来,柔柔的,很软濡:“你来了?我刚要洗澡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心说,大白天洗什么澡,正要说话,听秦宝宝怯怯道:“把门锁好可以吗,我,我有点紧张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当时就懵逼了,紧张个啥子。

    她蹙眉走近帘子,又听秦宝宝道:“你去京城一天,我就想你想的要死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一愣,脸色徒然严肃。

    她和谁说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