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二十章 坚决抵制婚前x行为
    没有一点点防备,也没有顾虑,你就这样出现

    秦泽又一次化身中国石化。

    走廊里陷入诡异的安静,王爸爸站在门口,身后的房间里传来电视机播报新闻的声音。

    王爸爸背着光,秦泽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,但他知道逆着光的自己表情会全部落入王爸爸眼里,所以他要端着,要强撑着冷静。

    还好我有演技精通!

    他心里老绝望了,一整天王爸爸全程不苟言笑,对他好感度为零,现在,好感度估计是负数。

    本来他这个未来女婿就不被待见,这回好了,真是好事多磨。

    王承赋的好感度:—10086

    拧开子衿姐房门前,秦泽还在心里高唱:我的热情好像一把火转眼间就一盆凉水浇下来。

    怎么办?扑过去说,岳父大人,听我解释,我和子衿姐是清白的。

    鬼的清白,男女朋友要什么清白。

    可我毕竟没得到王家的认可,结果就当着王爸爸的面,夜袭子衿姐的房间

    秦泽二十四年的人生阅历,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此时尴尬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叔,叔叔好,”他干巴巴的笑道:“长夜漫漫,我来找子衿姐聊聊革命先烈的光荣事迹。”

    糟糕的台词,蹩脚的借口。

    王爸爸嘴角明显的抽搐一下,轻轻关上门,打开廊道的灯光,“喜欢喝酒吗?”

    秦泽一愣,老实回答:“一般。”

    王爸爸的书房,在走廊另一头。

    整个二层,除了王爸爸王妈妈的主卧,王子衿的闺房,就只剩下这个书房。书房特么的比秦泽家的客厅还大。

    有房中房,完全可以当做平时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王爸爸房间布置的很精巧、雅致,家具一看就是顶级配置,还有一些稀奇的小玩意,比如博古架上的黄铜金兽,青花瓷盘等,再比如靠阳台的檀木桌,桌上铺着宣纸,镇纸和砚台想必都是好货。

    秦泽很早以前就知道小说里那些身居高位的人,私人住宅很简单,书房陈设简洁什么的,都是yy的屁话。

    他坐在估计很多人梦寐以求都走不进来的书房里,有些受宠若惊。身前摆着一瓶茅台,一碟花生米,保姆特地帮两人热了卤牛肉,切好送上来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王爸爸是个会享受的人啊。

    王爸爸喝了半杯白酒,终于说话了:“这段时间,王子衿在沪市给你们家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给秦泽倒酒。

    秦泽忙端起杯子,“没,我爸妈都挺喜欢她的。”

    再次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王爸爸直视他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秦泽愕然:“我,我自己当然喜欢啊,很喜欢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王爸爸点头:“喜欢就好,喜欢就好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眼神有点恍惚。

    秦泽挠头,摸不准王爸爸是怎么个路数。

    喝完酒是晚上十点半,王爸爸没有和秦泽掏心掏肺,只聊了一些很寻常的话,偶尔涉及政治和商业,都是点到即止,问的最多的是他家里的情况,然后王爸爸再说王家的情况,就像两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家庭,在很艰难的找对接口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秦泽很奇怪,感觉王爸爸似乎并不是很反感他,反感他和子衿姐的事。

    奇怪,子衿姐不是说王爸爸中意张明诚吗,而且态度很强硬那种。

    王爸爸关上书房灯,然后关门,幽幽道:“回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这意思很明显了,今晚你就别想和我女儿聊天了。

    革命先烈的光荣事迹?

    玩蛋去!

    这就很蛋疼了,今天发生了很多事,尤其会所之后,他和王子衿的感情明显升温,不然子衿姐不会发信息暗示他。

    他也很想和子衿姐亲热,你见过不和女朋友亲热的男人?

    秦泽憋屈的点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后,他打开手机,王子衿发了他好几条信息。

    “你人呢?”

    “阿泽,睡了?”

    “小赤佬,再不回话,姐姐生气了【气鼓鼓】”

    或许是房间隔音效果不错,子衿姐没听见门外的对话声。

    秦泽键入信息,回复道:“子衿姐,我刚才在你房门口,被你粑粑逮住了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发来一串省略号。

    “阿泽,你怎么活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当然是靠我坚挺的人品。”

    “吹牛,哈哈哈。我爸没准把你打入冷宫了。”

    “子衿姐,这回你真的错了。我又不是卖报的那个倒霉蛋,你爸和我相谈甚欢呢。”

    秦泽想起一个问题,“子衿姐,如果你爸执意反对咱俩的事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王子衿发来一个翻白眼的表情:“我嫁人又不是他嫁人,就像我不会因为他的要求嫁给不喜欢的人,同理,也不会因为他离开自己喜欢的人。然后,你呢?”

    秦泽:“me too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如果是宝宝反对呢?”

    秦泽手指按在屏幕上,久久打不出字。

    如果是姐姐呢,如果是姐姐反对呢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他打字:“me too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发来一个笑脸。

    房间里,王子衿躺在床上,双手把手机举的老高,荧光照亮她宜喜宜嗔的鹅蛋脸。

    蠢蛋,你的沉默已经告诉我了。

    秦泽准备睡觉,子衿姐又发来信息:“你来吧,我爸妈应该睡了。”

    子衿姐今天怎么了?

    羊死了?

    秦泽喜滋滋道:“我马上过来,你门没锁吧。”

    “在家锁什么门,快来,蠢蛋。”王子衿发了一张图片:滑稽哥躺在床上,拍着身边的空铺。

    秦泽掀被子,穿衣服x2

    这次秦泽猫着腰,贴着墙,以堪行种的速度,悄无声息的掠过长廊,打开子衿姐房间的门,快速进入。

    完美!

    王子衿房间里关着灯,床头的台灯亮着昏黄灯光。她靠在床头,翻看一本书。

    秦泽脱掉裤子衣服,就剩一条四角裤,猛扑向王子衿。

    王子衿推搡他:“别嗯,嗯嗯嗯”

    秦泽把王子衿压在身上,狂热的接吻,王子衿一边娇喘,一边努力回应他的热情。

    子衿姐的小嘴同样柔软,但和姐姐羞怯躲避不同,她会含蓄的回应,让秦泽有很棒的接吻体验。姐姐只知道躲,而且接吻拍吻戏的时候,会很紧张,两只小手死死掐住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然后是苏钰,苏钰的回应最热情最大胆,常常转守为攻。

    整整五分钟的吮吸,直到王子衿捶他几拳,秦泽才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,我能试试你的深浅吗?”秦泽含蓄的示爱。

    接下来,我可能有机会枪出如龙,非战斗人员立刻撤离。

    “不行,滚!”王子衿喘息着嗔道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嘴唇,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摸摸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果然,子衿姐现在最多能接受亲亲,摸摸,举睾睾。没关系,以后慢慢调教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王子衿有点羞。

    “那你摸我?”秦泽握着她的手,往自己裤裆按。

    “不要不要。”王子衿剧烈挣扎。

    秦泽也不失望,毕竟她不是苏钰那个扶弟魔。

    “只能隔着睡衣摸。”王子衿咬着唇,脸蛋红晕泛起,超可爱的。

    秦泽把她拉入怀里,轻拢慢捻抹复挑,隔着睡衣,他发现子衿姐的胸围其实不小,隐隐比苏钰稍大,尽管只大一丢丢,至于姐姐就不用比了。

    不是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另一边,王爸爸和王妈妈其实没睡,他俩在聊秦泽和自家闺女的事。也只有这件事上,他们才能聊的这么久。

    王爸爸对秦泽的感官其实不差,尤其他知道秦泽的才华,打心眼欣赏,反而是始终和和气气的王妈妈,并不怎么瞧的上秦泽。

    虽说改革开放,时代变了,但并不是古人观念都是错的,从古至今,门当户对很重要,这是生活实践出来的真理。

    秦泽就一普通人家,哪怕再有钱有钱又怎样,依然门不当户不对。

    “门不当户不对?”王承赋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是啊,当年就是因为门不当户不对,那个温婉的江南女子和他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因为考虑门当户对,所以他听从父亲的安排,娶了一个没见过此几面的女人,也不觉得有什么,那年代,大家都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婚姻大事,听父母、组织安排。

    “爸怎么说?”王妈妈皱眉。

    “爸的意思摸不准。”王爸爸摇头。

    “罢,就当谈个恋爱。”王妈妈说:“时间长了,也许子衿自己会察觉到两家的距离感,会想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以子衿的性子,会因为距离感放弃自己的男人?”王爸爸说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。”王妈妈眉头扬起。

    “刚才出去喝酒的时候,我看到那小子想进子衿的门。”王爸爸语气平静:“我给打发走了,但在沪市,他俩一直住一起。”

    意思很简单了,他觉得女儿和秦泽婚前同居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王妈妈大声说:“白天我问过子衿,她说没有”

    忽然顿住,王妈妈觉得自己太松懈了,这种事,女孩子怎么可能承认,怎么好意思承认。

    王妈妈欲言又止,索性掀被子,披上睡袍,“不行,我觉得找她问问,让她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做为有家教有党性的千金大小姐,应该抵制婚前x行为,王家的家教向来严谨,这种事是不允许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