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一十九章 岳父大人,听我解释
    “你倒是张口就来。”王子衿目视前方,鲜艳的唇瓣翘起。

    她倒是一点都没有同情张明诚,或许在子衿姐看来,让张明诚对自己失望透顶,那是最好,省得他成天惦记自己,浪费大好年华,而她也不用再担惊受怕,毕竟有个想日她的兄弟在身边,心里毛毛的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我也挺烦恼,为什么总是这么有才华。”秦泽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噗嗤~”王子衿方向盘差点没拿稳,嗔道:“你跟我装什么逼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不该在大佬面前班门弄斧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王子衿愣了愣,开车驶出几百米,猛的反应过来,腾出一只手狂揍秦泽脑袋。

    “看路看路,回家我再给你打。”秦泽连忙招架。

    王子衿“哼”一声,嘴巴撅着,眼角眉梢却荡起笑意。

    她喜欢秦泽的因素很多,但有一点不可忽略,就是秦泽时而不正经的口花花,相处时能嬉笑打闹,很欢快。

    归结原因,大概是从小受够了父母相敬如冰的冷暴力,产生心理阴影,她极其厌恶甚至恐惧相敬如宾的夫妻关系,而张明诚风度翩翩,彬彬有礼,别人眼中无可挑剔的优点,在王子衿眼里却是致命的缺陷,她绝对绝对不会喜欢上这种男人。

    套用几年前很火的主角模式:女主们都喜欢坏男孩。

    王子衿不喜欢坏男孩,秦泽也不是坏男孩,她喜欢秦泽的还有一点,秦泽比较咸鱼,这样的男人能硬能软不对,能当霸道总裁,也能当依赖姐姐的小男孩,王子衿有一种责任感和依赖感。

    她有时候觉得,自己比秦宝宝更像是秦泽的姐姐。

    嘤嘤怪是半点姐姐的威严都没有的。

    秦泽和王子衿在京城漫无目的的逛,特地在天安门前溜了一圈,体验一下天子国门的雄观,瞻仰一下伟人的肖像。

    在cbd区买衣服、京城特产、纪念品等东西。然后吃了一顿烤鸭,秦泽本来不想去,说不怎么好吃,王子衿告诉他,京城烤鸭就像大路货一样,到处都是,外地人只知道去全聚德,但全聚德就像越来越没档次的星巴克一样,处处都是连锁,成了流水线的经营模式。只有京城本地人才知道哪里的烤鸭好吃,哪里的欺世盗名。

    逛着逛着,他俩来到了优衣库。

    优衣库好地方,好呀地方,好地方来好风光,好风光来好地方,到处是妹子,进屋就啪啪~

    说到优衣库,秦泽要黑它一下,衣服质量真如其母之差呼,上学时,陪姐姐逛街,趁着打折买了几件短袖,穿不过一个夏天就变形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挽着他的胳膊,从一楼逛到二楼,这次是她自己买衣服,自从到了沪市,优衣库这种小品牌服装店她已经半年没来了,秦宝宝拉她买衣服,进的都是国际一线名牌专卖店,低于五位数的衣服从不屑看一眼。

    姐姐也腐败了啊,当初秦泽给她买五十块一件的滑稽哥短袖,她不也穿了整个夏季。

    不过赚钱总得花钱,放银行没意义,又赶不上通胀,还能增长国家gdp呢。

    王子衿挑了半天,看上一件深蓝色的,胸前印着卡通熊的卫衣,浅蓝色牛仔裤,松垮卡通熊卫衣,王子衿从二十六岁的女人变成十六岁少女,气质大变。

    卡哇伊!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王子衿站在秦泽面前,眼眸亮晶晶,如含星子。

    “可爱,想”秦泽一挑大拇指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?”王子衿歪着头,俏皮的问。

    “想,想”秦泽灵机一动,唱道:“想要问问你敢不敢,像我这样为爱疯狂~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???”

    第二件衣服是连衣裙,白色的,王子衿本人比较喜欢浅绿色,但秦泽最近对子衿色不不不,绿色过敏。

    都怪苏钰。

    王子衿觉得穿衣服是给男朋友看的,尊重男朋友的喜好,于是挑了白色的。

    秦泽站在试衣间门口,听见刚进去没多久的王子衿低声唤到:“阿泽?阿泽在不在外面?”

    秦泽回道:“在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,你进来一下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她说的细弱蚊吟,秦泽没听清。

    “进来一下啦。”王子衿拔高声音。

    秦泽顿时鸡动了,几个意思啊。

    让我进去?

    是让我进试衣间还是进哪里这个不重要,只是顺序的问题,进了试衣间,肯定就能进去了。

    秦泽没办法不鸡动,这是有典故的。

    旁边人很多,来来往往的穿梭,秦泽面色如常,掀起帘子就闪了进去。

    试衣间里,王子衿一手抱胸,一手按在后背,脸蛋酡红:“我,我文胸的扣子好像松开了。”

    她转过身:“你,你帮我扣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泽看见一片白花花的背部,肌肤白嫩如凝脂,脊背呈现完美弧度,小腰收束。

    这,这是子衿姐的暗示吗?

    秦泽缓缓靠近,双手穿入连衣裙,揽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“你,你干嘛?”王子衿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干!”秦泽点头。

    恼羞成怒的子衿姐后脑勺往后一撞,好气又好笑:“我让你帮你扣文胸。”

    秦泽捂着鼻子,难以置信:“就,就只是扣文胸?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王子衿啐道。

    秦泽发现,这扣子制作的特别皮,除非两只手站在身后,否则靠自己还真扣不好。他默默扣好文胸,不甘心,道:“难道就不是你的暗示?子衿姐,咱们之间不用矫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暗示是不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相信,难道女人的文胸,都必须别人来扣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件文胸是情趣设计的初衷就是让夫妻间共同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为我买的?”

    “有你什么事,你姐替我买的,都不问我意见。”

    秦泽默默离开试衣间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王子衿出来,旋身,裙袂飘飘: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秦·世界索然无味·泽,点点头:“好看!”

    下午五点回到王家,王家长辈都不在,只有王妈妈一个人在家里,王老爷子在院子里吹着略显清凉的风。

    母女俩拉扯家常,王子衿给她说起沪市的秦家,秦爸爸是很严肃但不古板的大学教授,秦妈妈则很温柔,还有高中三年同桌的闺蜜秦宝宝。

    “有印象,宝宝是不是那个长的很漂亮的小姑娘?”王妈妈差点把“艳丽”两个字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别人是打扮艳丽,秦宝宝是五官艳丽,一张尖尖俏俏的瓜子脸,樱桃小嘴,尤其眼睛很媚很灵动,王妈妈有次接女儿放学,见到过秦宝宝,当初十七八岁的秦宝宝,给王妈妈留下不浅的印象。王妈妈天生厌恶那种女孩,主观上让人联想起狐狸精的女人,王妈妈都讨厌。

    狐狸精往往与第三者画等号。

    但王妈妈发现,提到那个艳丽的小姑娘,女儿就特别开心,眼睛闪亮,嘴角翘起。

    王妈妈心想,那个女孩在女儿心里,有很深的地位呐。

    秦泽看见后院摇椅上的老人朝他招手,一愣,乖乖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走近,老人却闭上眼睛,身体随着摇椅慢慢摇。

    秦泽对老人始终心怀敬畏,站的身姿笔挺,但好几分钟过去,老人似乎睡着了?

    秦泽心说,神经病啊,你找我过来,是要和我做最浪漫的事,坐着摇椅慢慢聊?

    正这么想着,老人突然开口:“秦泽,你想过从政吗?”

    秦泽立刻摇头: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河蟹当空照,花儿对我笑,小鸟说早早早,你迟早变的死翘翘。”

    老人:“???”

    空气安静了几分钟。

    老人问:“你对现在的社会怎么样,对国家怎么看。”

    秦泽竖起大拇指:“社会主义好。”

    秦泽恨不得高歌一曲:没有xx党,就没有新中国。

    老人:“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让你做王家的白手套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王家不缺白手套吧?”

    “白手套可以很多。”

    秦泽笑道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老人仔细凝视他,“不反感?”

    秦泽咧嘴:“各取所需。”

    混了这么久,他算明白了,商场如战场,刀光剑影暗中使绊子的事不少,公平竞争的环境不存在,他现在的资本规模,在资本大佬们面前小打小闹,那以后呢

    谁知老人改口道:“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秦泽试探道:“那老爷子,你答应我这个孙女婿了?”

    老人没说话,闭着眼睛,随着摇椅慢慢摇!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王家直系后辈都到了,中午缺席的姑父们也来了。二姑父是个八面玲珑的中年人,听王子衿说二姑夫一家应该是站在张明诚这边的,但吃饭的时候二姑父频频与秦泽交谈,一点都没有冷落他。

    小姑父同样老油条,脸上始终挂满笑容,秦泽猜测小姑父应该是王家的白手套之一。

    晚饭结束,秦泽被安排在南边小楼的客房,和子衿姐的闺房可谓相距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王子衿住在主楼第二层,紧挨着父母的卧室。

    秦泽躺在床上,回忆起今天的事,从午餐到晚餐,王家长辈对他的态度有明显的改善,王爸爸依然不说话,这个可以理解,当爸爸的都不喜欢拱自家白菜的猪,王妈妈晚饭时和他说了几句,至于其他姑姑姑父,忽略不计,这种事他们还资格指手画脚。谁特么找对象要考虑姑姑姑父的感受?

    除非你娶的是表姐

    倒是王老爷子的态度有点莫测,“以后再说”是什么意思,准备长期观察他?

    不管怎样,没有直接否决他,这是一个好信号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亮起了,有信息发进来。

    王子衿:“长夜漫漫!”

    秦泽心里一动:“无心睡眠!”

    王子衿发来一个【大拇指】表情。

    子衿姐,这个大拇指好风骚。

    秦泽惊喜不已,掀被子起床,穿衣服,朝主楼潜行。

    王子衿的房间他知道,白天带他去看过,秦泽轻车熟路,很快就摸到子衿姐的门,可当他正要敲门的时候,走廊尽头的主卧,门忽然打开。

    光束从房间里涌出来,照在秦泽身上,就像照妖镜,让他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秦泽僵在那里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王爸爸,王爸爸冷不丁的撞见一只猪夜袭闺女的房间,愣了愣,随后,中年人的眼镜里,闪过犀利的光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秦泽心好慌。

    岳父大人,听我解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