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一十八章 老铁,你一定要来
    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是一脸懵逼,一拳ko?他们甚至怀疑张明诚和秦泽在演戏,就算失手,再不济,不至于一拳撂倒吧?

    震惊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,所以大家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现实是,张明诚倒在地上,脑子一片混沌,他被打懵了,刚才的感觉,就像是裹着拳套的攻城木撞在脸上,那一瞬间,他听见了脑子里有大海的声音

    秦泽摘下拳套,抛给裁判,逼气十足:“脱什么衣服,一拳的事。”

    秦泽=海泽王=琦玉老师。

    裁判从一米八的套马杆汉子,惊悚成皮皮虾,难以置信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力出奇迹?一拳把一个成年男人打在地上嘤嘤嘤,得有多大的力道才行?

    这个秦泽,果然器大活好,不同凡响

    秦泽感受到火辣辣的目光,扭头,问他:“你也想跟我练练?”

    充当裁判的哥们连连摇头,震惊道:“你,你怎么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就算练过把式,也做不到这点吧,这是职业拳击手的实力,而且不是轻型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我的外号吗?”秦泽淡淡道:“对快枪手来说,没有最快,只有更快。”

    好有高手风范!

    裁判孙渭虎略带仰慕的看他。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样。”张灵爬上擂台,把张明诚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她狠狠瞪了一眼秦泽。

    吃瓜群众们哗啦啦涌过来,借着递矿泉水的名义,近距离瞅了瞅张明诚淤血的左脸。

    嗯,是真伤,不是演戏。

    不愧是大姐头的男人。

    大家看秦泽的眼神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下手重了些!”擂台边,王子衿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很注意分寸了。”秦泽耸耸肩,他的握力能把骨瓷杯捏裂,这一拳其实只用了四分力。

    “秦泽,你会功夫?”孙渭虎目光炽热。

    “算是会吧。”秦泽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,是练内家拳的?”孙渭虎追问,眼神灼灼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是指内劲什么的,也算是。”秦泽想了想,点头,炁也算内劲吧?他其实也搞不懂。炁的作用是温养五脏、筋骨,而不是什么炁劲外放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如果国术里的内家拳不是骗人的,那它的效果应该和系统赠送的体操是一个作用,以炁温养体魄。

    既强身健体,又能增长体力、力量。

    原来真有这种东西,孙渭虎兴奋了,问道:“你,你练的是什么内家拳,太极?”

    秦泽摇头。

    “形意?”

    秦泽摇头。

    “八卦?”

    秦泽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孙渭虎好奇又纳闷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秦泽脸皮一红:“时代在召唤!”

    孙渭虎掏耳朵,“啥?”

    秦泽解释道:“小学生第二套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。”

    孙渭虎:“”

    他一脸灰心的模样,说:“不愿意说就算了,我知道你们有规矩,要保密对不对?”

    孙同志叹了口气,黯然转身。

    他还想求秦泽指点一二,想多了想多了。不愿意教可以说,不方便透露也可以说,干嘛要把锅甩给广播体操,怎么滴,就你一个人接受过九年制义务教育啊,我就没练过时代在召唤吗?

    “真的,我没骗你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喂,我没骗你啊,真的是时代在召唤,我以节操起誓,系统可以给我作证的。

    孙渭虎转过身,气道:“时代在召唤不是小学生第二套广播体操,是中学生第二套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”

    半晌,王子衿道:“好像,真的是中学生第二套体操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原来lobsp;   望着被发小们嘘寒问暖,却脸色颓废的张明诚,秦泽在子衿姐的小腰上掐了一把,耳畔低声:“不去安慰一下?”

    王子衿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张明诚老缠着你不是办法,你跟他说啊,这辈子你都没希望,别缠着我了,滚!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,”王子衿翻白眼,“我已经和他说开了,他十六岁那年跟我表白,我后来自己不提这事了,我高中来沪市读书,以为他见识过大片大片的树林,就会忘记我这颗歪脖子树,谁知道我回京城上大学,又被他缠上了,哎呦,怎么那么办啊这个人,我从小到大都当他是兄弟。”

    秦泽忽然想起一句话:我把你当兄弟,你却想日我。

    这是兄弟间最大的恶意,比老婆跟着兄弟跑了还要来的可怕。

    真是为难子衿姐了,好想谈恋爱但又害怕被日;我一直拿你当兄弟,你却想日我。

    前者的对象是秦泽,后者对象是张明诚。

    赵铁柱麻利的爬上擂台,仰天狂笑三声。

    顿时吸引众人注意,大家看神经病似的看他。

    张明诚被打了,你这么高兴?

    张明诚脸黑了一下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和赵铁柱一直是劲敌,都觊觎着王子衿,都想当大姐头的男人,不过赵铁柱后来自己放弃了。而他撞破南墙都不回头。

    “给钱给钱,你们输了。”赵铁柱开心道。

    这下子,大家脸也黑了。

    “这孙贼,果然是坑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赵铁柱这黑了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蛋,私房钱又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铁柱,上擂台,咱们过过手。”

    发小们反应过来,气坏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五万的,别赖账哦。”赵铁柱说。

    张灵假装没听见,蹲在哥哥张明诚边上。

    “喂,说你呢,张灵小丫头,想赖账?”赵铁柱睥睨她。

    “现在没钱,回头再说。”张灵撅嘴。

    她其实想赖账,这种玩笑性质的赌注,她完全可以赖掉,反正她是女孩子,还在读书呢,撒泼打滚一下,赵铁柱要是不依不饶,他就不是男人。而且,他比自己大六七岁,已经不算同辈了。

    五万大洋,就算是从来不考虑钱的张灵也要心疼好久,她的经济来源主要靠长辈打赏,自己是没有赚钱渠道的。

    但她低估了赵铁柱的脸皮,赵铁柱嚷嚷说:“哈哈哈,你如果觉得这样就可以赖账,那就太傻了妹子。给你两个选择,支付宝or微信?拿出手机扫一扫。都什么年代了,谁要现金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”张灵鼓着腮。

    赵铁柱已经打开支付宝,手机递到她面前

    会所的经理亲自送来治疗跌打损伤的喷雾,还有一小桶冰块,张明诚休息了十五分钟,就单位还有事,要走了。

    张明诚离开会所,失魂落魄的坐在车里,多么糟糕的一天啊,其实他单位没事,之所以来晚,是因为既亢奋又紧张,没想好怎么面对王子衿,没想好怎么怼秦泽。上次张灵从沪市回来,说未来嫂子被野汉子勾搭了,张明诚不以为然,王子衿如此优秀的女子,岂是一般男人能勾搭的,也就没在意。

    后来赵铁柱说,王子衿在沪市,无情忘情某个男人,哭着喊着求他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当时他就震惊了,第一次郑重起来,顺手查了秦泽的资料,看完那份资料,张明诚又震惊了,在心里咆哮,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优秀的男人,怎么会有如此优秀的男人,他不应该叫秦泽,他该叫龙傲天!

    他心里一直憋着一股气,不服输的气,直到今天,听说王子衿领着男朋友回来见家长,伤心黯然的同时,张明诚又斗志昂扬,迫不及待想见到秦泽,想和他比一比,谁才是最妖艳的那只孔雀。

    回忆起在会所遭遇的一切突然好想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这时,张明诚看见会所门口走出来两人,男俊女俏,正是他朝思暮想的王子衿和那个应该叫龙傲天的秦泽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王子宁没有跟来,他俩走到车边,王子衿掏出车钥匙开锁,正要开门进车,只见秦泽转头四顾,发现周围没人,便突然从后面抱住王子衿。

    王子衿一愣,连反抗都没有,就软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他们旁若无人的热吻起来,撒出满满的狗粮,每一粒狗粮都是一支飞箭,把张明诚的心给扎透了。

    这个不能忍了,我又不是沙悟净,沙悟净都每天只要承受一次穿心箭,我特么今天被扎心几次了?

    张明诚捧着自己被扎透的心,脚踩油门,缓缓向他们靠拢。

    “滴滴~”

    响亮的鸣笛声。

    王子衿当即推开秦泽,两人循声看去。

    张明诚缓缓降下车窗,脸上没有表情,眼神无限接近死鱼眼。

    “明诚,你还没走啊。”王子衿尴尬道。

    张明诚没有说话,他死鱼眼看着秦泽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你瞅啥,以为自己是达康书记?

    双方僵持片刻,张明诚像这俩家伙发泄自己单身狗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嗨,老铁,我们先走了。”最后似乎是秦泽先怂了。

    张明诚很阿q精神的在心里小得意一下,忽然,他就听见这家伙一言不合的唱起歌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在车底,不应该在车里,”

    “看到你们有多甜蜜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我也比较容易死心,给我离开的勇气~”

    唱着,秦泽坐进车子,降下车窗,挥挥手:“走了啊老铁,以后我和子衿姐的婚礼,一定要来哦。”

    车子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张明诚:“”

    我应该在车底,不应该在车里

    好想大哭一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