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一十六章 秦泽,我今天要打死你
    阳光灿烂,春风和煦。

    秦泽眯着眼,心说,特么的,要是我的系统不是lobsp;   好吧,不能怪lobsp;   因为他没有这方面的心理欲求,毕竟咱才是胜利者,胜利者只需要给予失败则蔑视的眼神。

    想想看,青梅竹马的漂亮妹子,被自己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抢走,他该有多恨,哈哈哈.....哎呦不妙,这特么不是主角的模板吗?

    换一个角度想,如果张明诚有系统,今天被怼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,被按在地上狠狠摩擦的,估计就是他咸鱼泽。

    “我忙着呢,要不你让张灵帮你烤吧,或者等我喂饱我家阿泽,再帮你烤。”王子衿笑道。

    王子衿心说,不烤,滚!

    “子衿姐烤的肉,一辈子都吃不饱。”秦泽肉麻道:“子衿姐,给我尝尝你的鲍鱼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辣?”

    “绝对辣啊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就把烤好的加辣鲍鱼串放在秦泽面前,两人旁若无人的秀起恩爱。

    张明诚神色黯然。

    张灵俏脸布满怒意,大小姐脾气上头,想要说什么,但张明诚朝她摇摇头。

    张灵忍了,她给王子宁一个眼神,然后起身走向一边。

    王子宁屁颠颠的跟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秦泽,忽然有点明白王子宁为什么死怼他。

    原来是为了讨好小情人。

    苹果脸的杨盈打圆场,拿起一串鸡翅刷油:“明诚,我帮你烤。”

    张明诚笑着说了一声谢谢,再看王子衿,他俩还在秀恩爱,秦泽鲍鱼吃到一半,递给王子衿,你一口我一口。

    张明诚的心被扎透了。

    秦泽是故意的,就是要秀给张明诚看,最好能让张明诚死心,别老惦记着他的女朋友。子衿姐这么配合,想来是同一个心思。

    明知道你对我女朋友觊觎,我还对你彬彬有礼?

    男人的大度不是用在这种地方的。

    这方面太大度,说不得哪天就戴个帽子。

    张明诚心里很不是滋味,这些年,王子衿对他愈发冷淡,她可以和赵铁柱嬉笑怒骂,却偏偏对她矜持礼貌,保持距离,张明诚宁愿王子衿想尽办法坑他,他痛并快乐着。

    没什么比你喜欢的女人刻意对你保持距离来的扎心。

    真正的不爱,是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另一边,王子宁和张灵说悄悄话。

    “你家那边怎样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张灵蹙眉:“什么叫没怎么样,你家不也有意撮合我哥和你姐吗。”

    王子宁无奈道:“那又怎么样,他是我姐带回来的男朋友,难不成把他赶出去?又不是写小说,千金大小姐领个男人回家,就当仇人一样对待。二姑那么不喜欢秦泽,不也当着他的脸很和善?都要顾虑我姐的感受的。”

    张灵冷笑道:“为什么不赶?我哥多好,他喜欢你姐,也愿意对你姐好,有他秦泽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王子宁不服:“那也得看我姐愿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张灵大怒:“王子宁你说什么,你走吧,你今年都别来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王子宁默然。

    张灵哼了一声,王子宁一直想追她,围着她转,对她言听计从,她说秦泽可恶,王子宁就拍着胸脯说我帮你搞定他。王子宁是她打入王家内部的卧底。但这个卧底心志不坚,容易动摇,不过没关系,只要她一发火,王子宁就会乖乖听话,哄着她。

    正想着,王子宁起身,朝着烧烤亭那边走。

    张灵愕然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王子宁转身,说:“我姐不喜欢你哥,连我都看出来了。家里大人想什么我不管,我觉得,只有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才开心,所以尽管我喜欢秦泽,但只要我姐喜欢,我都会支持他的。我帮你是因为我喜欢你,但王子衿也是我姐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走回烧烤亭,留下错愕惊讶的张灵。

    吃完烧烤,男人们提议去玩拳击,拳击房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,中央摆一个擂台,房间四角吊着沙袋。

    这群二代已经脱离玩车蹦迪的低趣味,呦呦,煎饼果子来一套,是杀马特家族的爱好。

    他们更喜欢喝酒、登山、游泳、骑马、射击、打高尔夫球。既健身又娱乐。

    身材健硕的家伙上台,脱掉外衣和衬衫,露出健硕肌肉,然后戴好拳套,两只拳头砰砰互碰,环顾众人:“谁跟我打一局?”

    秦泽和王子衿身边,赵倩夸赞道:“身材真棒!”

    苹果脸的杨盈:“嗯,就喜欢这种有身材的男人,可惜我男朋友不喜欢健身,有小肚腩。”

    另外两个姐姐:“渭虎这几年在军队没白混。”

    张明诚一脱外套,跃上擂台:“我来!”

    他脱掉里衣后,出乎意料,竟然有一身匀称的肌肉,不是健身房练出来那种爆炸性的肌肉,很美型。

    “明诚的身材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很性感。”

    “好久没看他打拳了,身材还是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姐姐们交头接耳,就像男人欣赏姑娘们腿长腰细胸脯大一样。

    张灵骄傲道:“我哥天天健身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擂台上两人开始打起来,啪啪啪的格外激烈。

    起码比秦泽撞苏钰屁股还激烈。

    双方都有扎实的格斗、拳击功底,你一拳我一拳,偶尔还能来几个后仰闪避和俯身闪避的漂亮动作。

    张明诚今天特别发狠,他憋了一肚子气,正要在擂台上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老铁的心被扎透了,哗啦啦的流血。

    伴随着沉重的喘息声,张明诚思绪飞扬.......

    张明诚喜欢王子衿很多很多年了,久到他都忘记有多少年。

    张明诚和生活在军属区的小孩不同,他从小就像个少爷,穿衬衫和背带裤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,母亲从小在外国长大,整天给张明诚灌输贵族思想。

    张明诚就觉得自己和军属区的妖艳贱货们不一样,他是少爷,是有礼仪的,比别人高贵的。所以从小高傲着,不屑和赵铁柱这种在操场上打滚的胖虎一起玩。

    孩子们都知道张明诚高傲,和大家不一样,整天臭牛逼,说这个粗鲁,说那个泥腿子。

    后来,他看见王子衿整天带着一群熊孩子到处鬼混,跟个小太妹,就说,王子衿,你这样一点都不好看,我妈妈说女孩子要写字画画练钢琴,要做淑女,你现在难看死了。

    张明诚是恨铁不成钢,他觉得赵铁柱是胖虎,粉雕玉琢,可爱又有灵性,是自己的静香。但他从来没表露过心里的好感,甚至平时都不和王子衿说话,故意无视她,希望能吸引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当时王子衿是这样说的:“淑女什么的,才不屑呢。小的们,给我打。”

    八九个熊孩子一拥而上,把张明诚按在地上摩擦,另外还有四五个小姑娘在旁边鼓掌叫好。

    其中就属胖虎赵铁柱打的最恨,头可断血可流,发型不能乱。赵铁柱就故意弄乱他的头型。

    张明诚首次尝到了来自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,是王子衿带给他的,背带断了,头型乱了,条纹衬衫也沾满泥,哇哇哭着回家找妈妈。

    但爸妈知道是王家的大妮子教训了儿子,都选择不吭声。

    第二天,王子衿又带人围住他,在放学的路上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当我小弟,或者我的小弟们再把你按在地上打,当着学校女孩子的面。”王子衿掐着腰,威胁他。

    那么丢脸的事,当然不行啊,打那以后,张明诚就跟着王子衿混了。

    转眼过了这么多年,他看着她从粉嫩可爱的女孩,成长为青春漂亮的少女,又变成现在落落大方的女青年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始终有王子衿的位置,他的人生有她太深的足迹。

    十三岁那年,他打碎爷爷珍爱的古玩,感觉世界末日,跑去找子衿大姐头帮忙。

    王子衿一听,抱着小胸脯说:“没事,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她带着两个小弟,张明诚本人,找到张明诚的堂弟,来到事发现场。

    然后.....大家统一口径,把锅甩到堂弟身上,并当场喊来家长。

    九岁的堂弟懵懂无知,忽然就感受到了世界深深的恶意,和他堂哥一样,是王子衿带给他的。

    十六岁那年,他向王子衿表白,王子衿没答应也没拒绝,晚上忽然约他喝酒,那天大家都在,十五六岁的少年,已经开始学抽烟喝酒,就王子衿一个人捧着五毛钱的玻璃瓶可乐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张明诚就被人灌醉了,然后有人说:咱们大宝剑去吧。

    张明诚大惊,说我不去啊我不去啊。

    赵铁柱说,张明诚说他也去。

    张明诚说,不,我不去。

    发小们说,对,你说你要去。

    然后大家把醉醺醺的他扶起来......后来的事他忘了,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陌生的床上,小小的房间里,一个大姐姐穿睡衣吹头发,天亮了。

    大姐姐朝他抛了一个媚眼。

    张明诚胡乱穿上衣服,伤心欲绝的掩面而去。

    那以后,十年了,他没碰过酒。

    后来,张明诚找到王子衿,想着祈求原谅,王子衿拍拍他肩膀,说,恭喜你,明诚,毕业了。

    张明诚惊喜不已,说,你不在乎?

    王子衿说,不,我男人要是大宝剑,我会打断他的腿。

    张明诚心碎一地。

    好长一段时间,感觉自己被玷污不纯洁的张明诚,都不敢说我喜欢你四个字。

    看,我们青梅竹马。

    看,我爱了她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养条狗也该有感情吧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我希望我是狗。

    王子衿不喜欢他没关系,他觉得自己总有机会的,但现在,就今天,她被别的男人搂在怀里,她被别的男人亲吻脖颈,他们.....丧心病狂的秀恩爱。

    张明诚沉沉怒吼一声,一拳撂倒对手。

    扭头,朝秦泽怒吼:“秦泽,是男人,上来打一场!”

    秦泽,我今天要打到你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字数有点多,好歹让我码出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