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一十四章 小萌新
    王子宁憋了半天,怒道:“为了德玛西亚。”

    秦泽笑呵呵:“骚年,看来你对大宝剑很熟悉啊,改天和姐夫交流交流?”

    王子宁翻白眼,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秦泽纳闷道:“子衿姐,你这弟弟,莫非也是姐控?”

    王子宁气道:“姐”

    王子衿从后视镜里斜眼秦泽:“为什么“也”?”

    秦泽一愣,好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。

    高中生王子宁恨恨磨牙,他要是年纪再大点,阅历再深点,就得听出姐姐的话里机锋,然后他在聪明点,就该明白一些不得了的,要打断腿的秘密。

    但他目前还只是一个比普通高中生多点城府和手段的心机boy,这也是王老爷子说他有灵性,却说王子衿将来能扛起王家旗的原因。

    堂姐小学就已经出类拔萃的手段和心机,他到高中才显露,中间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秦泽对这趟北京之行,还算满意,原本做好在王家备受嘲讽的准备,没想到只是不大不小的冷遇,虽然王爸爸和王妈妈都没怎么搭理他,但他坚信自己伟岸挺拔的身姿已经牢牢印在他们心里,浑身上下透着“我是你们女儿的男人”这样的信息。

    和妻子娘家关系不好的人多了去了,比如秦建章老同志,不过他秦泽想必是没机会在老丈人面前嘚瑟。

    约好的地方距离有点远,在城郊,某个类似度假山庄的休闲会所。

    京城的格局,如果从高空俯瞰,道路呈正方形,六环套五环,五环套四环,四环套三环,三环套二环。

    不显山露水的奥迪在驶入会所,停好车位,三人开门下车。

    王子衿道:“这家的茶闲。还有泳池呢,不过我从来没下过水,不习惯穿泳衣。”

    这点她和姐姐倒是很像,女人的话,长的漂亮,没有太强的虚荣心,都不喜欢招摇过市。

    像王子衿和姐姐这样的大美人,穿泳装出来,男人可不是贴不得把眼珠子贴上去嘛。

    这种体验很糟糕,要不然也不会有“你瞅啥”的典故。

    刚下车,就看见不远处一个姑娘朝他们招手。

    这姑娘秦泽还认识,来过沪市一次的张灵,青春活泼的少女,有点心机和城府,曾经扬言如果秦泽继续勾搭王子衿,就整死他和秦宝宝。

    王子宁心花怒放,迎上去。

    张灵俏生生的站在远处,等他们走进,喊道:“子衿姐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“嗯”一声,态度冷淡。

    张灵吐吐舌头,“子衿姐,大家在那边的草地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今日阳光正好,休闲会所的南边有一块大草坪,碧油油的草儿折射出七彩的阳光,草坪上建一座座白色遮阳亭。

    在这儿烧烤的人不少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个亭子,聚了十个可以在京城横着走的年轻人,会所的经理亲自招待,端茶倒酒,还负责烧烤。

    但被这群二代们打发走了,这年头,长辈们都在提倡亲民,不搞特殊,他们也得紧跟父辈步伐不是,哪怕只是做做样子,而且,都奔三的人了,又不是无法无天的十八岁年纪,真心不喜欢表现的太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看见王子衿,他们脸上露出笑容,赵铁柱一路小跑迎上来,不愧是女王座下的头号走狗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。”赵铁柱谄媚道。

    王子衿挥舞手,虚扇两个巴掌:“滚一边去,回头找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跑去和许久未见的闺蜜拥抱,秦泽和赵铁柱落在后面,闲聊。

    “铁柱哥,活的不开心?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哎,别提了,一失足成千古恨。”赵铁柱叹道:“这次怕是要大出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喝醉酒了,脑子亢奋,就和他们吹牛,说在沪市坑了子衿一把。”赵铁柱捂脸:“喝酒误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在猪一点吗?我差点被子衿姐咔嚓咯。”秦泽也捂脸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就平衡了,哈哈哈,有难一起当嘛。”赵铁柱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三言两语就让子衿姐原谅我,并且把锅甩给你了。”秦泽冷笑。

    “日你哦。”赵铁柱怒道。

    “古人螳臂挡车,你是绣花针怒怼大铁棒。”秦泽不屑道。

    说着话,他俩走进亭子。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,假装不在意的,目光也频频瞄向他,王子衿的男人,这个标签太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王子衿拍了拍秦泽的胸,大声说:“这是我男朋友,大家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在场四女六男,一打扮特别艳丽的姐姐笑道:“子衿,你这口味,喜欢明星啊。早说嘛,要知道你好这口,明诚早下海拍片去了。”

    笑声一片。

    秦泽扫了一眼众人,都在笑,那就是说张明诚不在?

    王子衿道:“明诚呢?”

    张灵脆生生道:“我哥单位有事,晚了点,现在出发赶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秦泽,最近有没有新歌?要不我去里头拿把吉他,你给大家唱一首?”一哥们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秦泽,你怎么追到子衿的,我比较好奇这个。”一个戴眼镜的兄弟笑道:“子衿小时候虎的很,咱们圈子里,没有哪个男的不怕她,以前我就跟着她混,只有咱们欺负人,从没人敢欺负咱们。”

    怎么追到的?

    秦泽想了想,“器大活好?”

    笑声忽然消失。

    一片寂静中,王子宁心说,来了来了,这家伙的嘴炮。

    秦泽笑道:“开个玩笑。”

    众人跟着笑起来。

    王子衿打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这个试探结果不太妙,怎么说呢,人与人之间交往,彼此试探,可以从很多细节上察觉出对方的态度,往往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

    比如这伙人开场为数不多的几句话,都在开玩笑,但秦泽一开玩笑,大家集体失声。

    是觉得他玩笑开的突兀?

    归根结底,大概是一种比较高高在上的心理优势。

    比如一个刚加入群的萌新,群里的大佬们调侃:“新来的,快换女装”、“新来的,赶紧发红包”、“新来的,快叫一声大佬好。”

    但这个新来的不屑说: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!

    都是开玩笑,但大佬们觉得自己开小萌新玩笑天经地义,小萌新开他们玩笑,他们心里就会不爽。

    赵铁柱站出来打圆场:“我这兄弟是个秒人,以后相处下来你们就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看他,心说,他什么时候是你兄弟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满意点头,有赵铁柱帮衬着,就省了她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一群人吃着烧烤,喝着啤酒,片刻,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,把啤酒瓶放到秦泽面前:“秦泽,敢不敢和我吹到底。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吹牛吗?”

    身材健硕的男人:“”

    这人好讨厌!

    他指了指酒瓶:“这个。”这家伙脾气有点爆,气势汹汹,“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秦泽竖起一根手指:“我喝酒一般只能这样。”

    健硕男:“一杯?”

    秦泽说:“一直喝到底。”

    健硕男:“”

    好狂!

    几个身份不俗的男人眼睛顿时亮起来,起哄着要和秦泽喝酒。

    “打圈打圈。”秦泽把啤酒一瓶瓶摆上桌。

    准备和秦泽拼酒的男人凑过来,围成一个小圈。

    不远处,王子衿慢条斯理的吃一串鸡翅,四个闺蜜坐她边上。

    打扮艳丽的赵倩手肘推了王子衿一下:“这么淡定?不会是你花钱租的男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点头:“嗯,只要998,便宜又实惠。”

    赵倩神色古怪: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赵倩你还是这么没脑子。”苹果脸显得很可爱的杨盈扑哧一声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要是想找冒牌男友,用得着跑沪市?在京城嗷唠喊一嗓子,愿意给她挡箭的男人不要太多。”赵铁柱啃着一串腰子,走过来。

    王子衿斜了赵倩一眼:“我找假男友,你很开心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