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一十二章 还不是因为喜欢我
    王家老爷子比想象中的要苍老,今年有八十五,而秦泽的外婆,才七十二。

    飞机上,秦泽开玩笑说,老爷子晚生晚育?

    王子衿说,爷爷十八岁就娶妻了,但结婚没多久,跟着大部队跑去朝鲜打击老鹰,一打就是八年,新婚妻子跟了别的男人。再然后,又辗转到越南,最后三十岁才娶王子衿奶奶。

    老人一生戎马,可谓历经沧桑。

    王承赋几个兄弟姐妹在父亲面前很拘谨,小辈更别提了,就算是王家唯一男丁的王子宁,被夸赞有灵气,也是不敢恃宠而骄的,更不敢和王老爷子单独相处。

    但王老爷子本身,其实并没有什么威严啊凌厉啊的气势。就很普通一老人,银发如霜,皱纹纵横,不过眼神比较清亮,不浑浊。

    初级中医精通的秦泽判断,嗯,没白内障。

    王家老爷子精神不错。

    整个王家,大概就王子衿最得宠,最不怕老人。长房长孙女的身份,肯定能加分,又是老人从小带大,为什么王子衿从小跟着爷爷长大,因为她上幼稚园后,她母亲想再要一个孩子,但父亲不同意。母亲赌气回娘家住了大半年,王承赋又在外地当官,也不好带着刚长到膝盖高的女儿奔波在外。

    所以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。

    后来她母亲回来了,想接王子衿一起住,被老人打发走了,因此王子衿她母亲也蛮怕老人的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事无巨细,王子衿都和秦泽说了。除了自己的一些黑历史,比如故意脱掉胖i,污蔑赵铁柱脱的。

    这事儿当初闹的特别大,赵铁柱他爸被王家老爷子揍了一顿,铁柱他爸军衔也不低,但挨打还是要立正,然后铁柱放学后在外面玩的嗨,回家更嗨,吊起来打到半夜。

    铁柱兄的负面情绪逆流成河,都不知道为什么,就被老子拾掇的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后来知道事情真相,懵逼了,小学四年级啊,当时,孩子们心思老单纯了,没见过谁这么玩的。

    铁柱兄纯真如纸的年岁里,混进来一只黑了心的。

    这一屋子的人,喊爸的喊爸,喊外公的喊外公,喊爷爷的喊爷爷,秦泽有点蛋疼,他喊什么?

    爷爷?

    王大人?

    老王?

    其实不用喊,因为老人就淡淡瞥他一眼,收回目光,不再关注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这父子俩都这德行啊,王子衿她爹不理我,王子衿她爷也不理我。

    保姆端菜上桌,一家人坐在长条餐桌上,默默吃饭,偶尔低声交谈。

    秦泽像是餐桌上的吉祥物,被长辈和小辈频频注目。

    老人的饭菜和其他人不一样,清淡,少荤腥,量也不多,王子衿偶尔夹一筷肉放在老人碗里。

    王承赋忍了忍,没忍住,“子衿,你爷爷要少吃荤腥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淡淡道:“少吃又不是不吃。”

    王承赋微怒道:“你已经夹了三筷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语气依旧平淡,道:“事不过三,刚好。”

    王承赋被顶的嘴角抽搐,偏偏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老人哈哈大笑:“子衿,你可比你爸有出息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甜笑:“是哦,不然岂不是一代不如一代?”

    老人笑声更大:“是这个理。”

    王承赋:“”

    秦泽心说,连老子都这么怼,那我刚才怼的没毛病,不算过分。

    老人说:“这次回来就别去沪市了,爷爷年纪大了,没几天日子好过,你就待家里陪着爷爷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撅嘴:“那我接爷爷去沪市住呗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母亲嗔道:“净说胡话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胡话,赡养父母,天经地义。”老人似有所指:“生儿育女,也是天经地义。”

    王爸爸和王妈妈低头扒饭。

    老人这句话里,暗自两人关系不睦,比如当年王妈妈把女人一丢,大半年不管不顾。比如王爸爸死活不再生儿子。

    老人拍拍孙女的手背,和蔼道:“你这一代,爷爷就看上你一个,其他的都没什么出息,按爷爷的想法,就别嫁人了,找个上门女婿,这王家啊,你爸之后,就指望你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秦泽嚼完菜,咽下,认真道:“老爷子,这可不行,我家就我一个男丁,老秦家传宗接代的任务压在我身上,不能给你王家当上门女婿的。”

    空气突然的安静。

    长辈们面色古怪。

    王承赋更是看了秦泽一眼,很难得,有几分欣赏。

    其他兄弟姐妹有没有听懂父亲的意思,他不知道,但他听懂了。这句话是对秦泽说的,秦泽答应,那这个女婿王家多半就认了。

    秦泽听懂了,却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老人朝秦泽笑了笑。

    小辈里面,徐友汶听懂了,其他人没听懂,王子宁反而对秦泽刮目相看,敢和他爷爷顶嘴,果然胆子肥,难怪能追到堂姐。

    吃完饭,王子衿扶着老人上楼休息。

    王子宁回房间打游戏,徐友汶看新闻,杨萍杨雪王子然三姐妹叽叽喳喳聊天。

    长辈们则在二楼客厅聊天,特意避开小辈。

    不久,王子衿下楼,挨着被孤立的秦泽坐在长沙发。

    “你爷爷是不是把我判死刑了?”秦泽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呀,爷爷想什么,我怎么猜的到。”王子衿幽幽道:“其实我希望你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叫你老公,你叫我老婆?”秦泽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王子衿扑哧一笑,把头靠在他肩膀:“理智上希望你答应,感情上不希望你答应,我嫁到秦家比待在王家开心。”

    秦泽感觉有几分荒唐,他还没探过子衿姐的深浅呢,就要谈婚论嫁了?

    转念一想,机会啊,见过家长了,是不是意味着子衿姐的门,可以为他敞开?

    逢门今使为君开!

    “这样会不会让你为难?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到时候爸妈肯定要和我断绝关系,电视上都这么演的,以后我就孤苦伶仃的了。”王子衿装可怜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以后我偷电瓶车养你。”秦泽充满了男人的气概。

    “阿泽真好!”王子衿道。

    王灵花:“”

    小姑站在两人身后,不小心就听到这段对话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现在的年轻人,这样调情的吗?

    我们那个年代,只会矫情的写情诗。

    “子衿,到楼上来,你爸找你说话。”王灵花咳嗽一声

    二楼的小客厅,二姑小姑二叔二婶都在,两位姑父没来,抽不开身,此外还有她母亲。

    而王承赋其实不在这里,他在父亲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找我来干嘛。”王子衿没见着父亲,心里就有数了,几个长辈的心思,她能不知道?

    “你那个男朋友忒不懂事,你爷爷怕是不同意你俩的事儿了。”王灵雁说。

    “那孩子可能是没反应过来,子衿你跟他说说吧。”王灵花道。

    “他知道啊。”王子衿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分手?”

    两个姑姑和二婶七嘴八舌。

    “年轻气盛。”王二叔评价。

    几个长辈的之前倒是没什么意见,现在基本都不看好秦泽了。

    不过心态各异,王二叔和小姑站在长辈的角度,发表自己的意见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二姑王灵雁不同,她老公在的机关里,张家是一把手。

    “妈,你觉得阿泽怎么样。”王子衿道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王妈妈笑道:“但你的婚事,我说了不算,得看你爸和你爷爷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,王妈妈在王家过的很洒脱,有点遁入空门的味道。长期缺乏安全感让她对一切都选择漠视。唯独在意女儿,但女儿姓王啊,她的婚事,还得丈夫和王家定海神针说了算。

    但王子衿不同意,她觉得自己的婚事,父母意见只能参考,没道理为了迎合父母,就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爸妈也不是强迫她嫁人,比如她爸曾经说过,不一定非要张明诚,你也可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,或者招一个上门女婿,其实王子衿知道,上门女婿是爷爷的想法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似乎两个都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“爷爷和爸爸说了也不算,我自己要嫁谁,还得我自己决定。”王子衿哪怕在长辈面前,仍然强势。

    “那个秦泽就这么好?”王灵雁郁闷道。

    “嗯,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好法?”二婶其实是站二姑这边的,不是利益关系,而是思想比较保守,门当户对最重要。

    “张明诚会给我洗衣服吗?会每天给我做饭吗?会开车送我上下班吗?会写歌吗?会弹钢琴吗?会拍电影吗?会会耍嘴皮子吗?”王子衿一口气罗列出秦泽的优点。

    “耍嘴皮子也是优点?”二婶表示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但毕竟是经验丰富的女人,想了想,懂了,顿时神色古怪。

    王子衿心想,二婶是不是理解错了,我二叔嘴皮子很厉害?

    她看向二叔。

    王二叔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“他早知道你的家世?”王灵雁问。

    王子衿点头。

    王灵雁击掌,“十有八九是看上咱们家的权势”

    长辈们并不排除这个想法,就像女人喜欢有钱人,男人就是圣人?有个家世优渥到能让人少奋斗半辈子的女人,谁特么会选择家境普通。

    王子衿振振有词:“那为什么他不爱别人的权势,偏爱我家的权势,还不是因为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王灵雁:“”

    王二叔:“”

    王二婶:“”

    感觉没毛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