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一十一章 我用双手成就我的梦想
    王家的大厅,是真的大,比姐姐那个豪宅的客厅还要大两倍,长辈坐一头,小辈坐一头,说话声不大的话,都听不清对面说什么。

    长长的棕色真皮沙发,秦泽孤零零的坐着,分割在双方之间。

    王子衿同辈的兄弟姐妹共六个,扎堆儿聊天拉家常。

    王子宁是最小的,还在读高中,哥哥姐姐们要么大学快毕业,要么已经参加工作,他聊天插不上嘴,低头玩手机。

    王家这一代,就王子宁一个男丁,他虽说算不得众星捧月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但长辈们多少偏爱他一些,在家里的地位仅次于王子衿。

    王子衿长房长女,王家老爷子从小带大。

    这些个弟弟妹妹没有不敬她的,不至于怕,王子衿虽然手黑了点,但驭人之术传承王家老爷子,懂得恩威并施。

    比如王子宁这个惹祸精,肚子里那点小计谋都是拾人牙慧,从堂姐这里学的,可惜只学了阴损,年纪小,不懂奇正结合,所以净惹祸,有时候溺爱儿子的母亲也拦不住暴怒的父亲揍他,这时候,只要王子衿帮他说几句话,虽说不至于让他免于受罚,至少父亲会揍的轻些。

    比如王子宁的亲姐姐,王家排第二的王子然,性格温婉,她是真的温婉,王子衿伪装出来的温婉大方,都是从这个妹妹这里学的。他俩小时候同吃同住,王子然每周末都要跑爷爷这儿,和姐姐王子衿睡一起。

    比如王灵雁的儿子,徐友汶,上学时期皮的很,初中就谈恋爱,谈到高中,结果准备一直谈到大学然后结婚的初恋女友,高三那年,被一同为官二代的家伙给睡了。

    晴天霹雳啊,谈恋爱四五年,女朋友的深浅一直不曾探索,结果一不留神,被别人给摸清楚了。

    徐友汶跟官二代干了一架,奈何对方人多,自己又不是喜欢拉帮结派的,被打的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后来这事儿王子衿出面摆平的,纠结一批二世祖,把那家伙堵在学校里一顿暴揍,牙都被扇飞两颗,回家后爸妈都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再还有小姑王灵花的两个女儿,王灵花的丈夫经商的,依仗着王家的人脉网,在商场混的如鱼得水,但其实一直徘徊在王家圈子边缘。所以杨萍和杨雪两个外家女,没什么话语权。

    王家人的冷淡,意料之中,毕竟谁家女儿自作主张,忽然带回来一个男朋友,家长心里都会不爽。甚至还会怀疑这个男朋友的真实性,就不能是女儿拉回来的挡箭牌?

    如果这样,那就更没必要热情招待。

    秦泽不在乎这些,他更在意王家这一代子嗣的人数,妈蛋,不是说好计划生育?

    王二叔一子一女,王小姑一双女儿,政策这东西,果然针对咱小老百姓的吧,可怜我妈为了生我,特地跑乡下去。

    我还没出生,祖国就容不下我了。

    这算不算另类版:此子绝不能留!

    几个年轻人,说着说着,话题就转头秦泽身上。

    都比较好奇,虽然他们不追星,但娱乐圈的事儿也是耳熟能详,也喜欢明星。

    “他很沉得住气。”王子然瞟一眼不远处的秦泽。

    “这叫脸皮厚。”王子宁抬头,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我老喜欢他了,最喜欢他演的墨辰风。”杨雪说。

    相比妹妹喜欢秦泽,杨萍似乎对秦泽感官不好,低声道:“好什么啊,一个拍戏的,配的上大表姐?”

    在机关体制里磨砺一年的徐友汶低头喝茶,不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杨雪反驳道:“拍戏怎么了,拍戏的还有进政协的呢,都什么年代。而且,拍戏只是他的副业,他老有钱了。”

    王子宁哼道:“有大表哥家有钱?”

    杨雪翻白眼。

    其他几人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徐友汶笑着摇头:“子宁,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当然没他家有钱,但两者性质不一样,双方的,以及手握的资源不对等,赚钱“难度”也不同,完全没可比性。

    徐友汶其实很佩服秦泽的,年纪轻轻有这份事业成就,且在没“助力”的前提下,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杨萍道:“事实就是事实,张明诚更配大表姐。”

    杨雪道:“呦,和人家妹妹关系好,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?看大表姐听到不揍你。”

    杨雪“呸”道:“小胸姐。”

    杨萍大怒。

    虽然是姐姐,但在胸部发育上,她被妹妹甩出十八条街,人家从a换到b,现在是c,而且小荷才露尖尖角。

    两姐妹往日争吵,妹妹总喊这种话刺她。一开始气的要死,现在皮糙肉厚,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杨萍哼一声:“我平胸我骄傲,我为国家省布料。”

    杨雪语塞。

    这时,忽然听到有人插嘴,说: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荷包蛋上两粒枣。”

    众人惊愕转头,秦泽站在他们身后,善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噗!”杨萍很不厚道的笑出来。

    其他几人也憋着笑。

    王子宁张了张嘴,忽然想到什么,忍住没说话。

    回过味来的杨萍怒了,她感觉自己被赤裸裸的嘲讽,自尊心受到暴击伤害。

    “就是戏子,没素质。”杨萍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秦泽瞄她一眼,“横批:一平如洗!”

    说罢,看见杨萍胸脯剧烈起伏,快要原地爆炸的模样,他心想,这波怼的,666。

    杨萍彻底怒了,正要说话,秦泽抢答,朝杨雪善意一笑:“你真好,又有姐姐又有哥。”

    杨雪没反应过来,哥哥的话,她好像只有一个表哥徐友汶。

    她看徐友汶一眼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两人都懂了。

    杨雪:“”

    徐友汶:“”

    杨萍肺都气炸了。

    姐姐没毛病,后面那个“哥”,还是在嘲讽她。

    杨萍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胸,好委屈。

    秦泽心满意足的回座位。

    这么做或许收货不到他们的友谊,但能收货他们的忌惮,或许还有鄙视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他们要想当面怼自己,就得掂量一下了。

    王子宁小声道:“表姐,这人特别贱,不好惹的。打又不能打,说话又没他损。”

    杨萍:“”

    王家小辈里,大概就杨萍和王子宁不喜欢秦泽,杨萍和张灵是闺蜜,心肯定向着张家。王子宁则很崇拜张明诚,也希望明诚哥能当自己的姐夫。

    其他人则不喜欢不讨厌,保持中立,杨雪算是唯一比较欣赏秦泽的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王二叔笑道:“这个年轻人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确实出乎意料,按说,既然被大侄女认同了,那就不可能不知道王家的背景,但,似乎一点拘谨都没有?在车上直接怼他儿子,刚刚更当着自己几个长辈的面怼杨萍。

    不考虑形象吗?

    王灵雁皱眉,低声:“太锋芒毕露了,不谦逊不内敛,这样的脾气,怎么赚到几个亿的?”

    几个亿是她听王子衿说的,王子衿就是敷衍小姑而已,而且,王子衿委实不知道秦泽身价到底多少,虽然我有机会成为老板娘,但我未来老公的家底,三分之一被嘤嘤怪霸占着,三分之一被苏泰迪管着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声音在王灵雁身后响起:“小姑,是两百亿。”

    王灵雁吓一跳,扭头看去,秦泽无声无息站她身后

    王灵雁:“”

    秦泽又道:“我用双手成就我的梦想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回去了。

    王灵雁脸都黑了,她算听出来了,秦泽在嘲讽她,嘲讽她是背靠大树好乘凉。

    这种话里打机锋,几个长辈都听出来了,长辈们一头黑线。

    王灵花笑道:“大哥,这小伙子和你蛮像的,你年轻的时候不也这样?锋芒毕露,半点亏都不肯吃。”

    王二叔点点头:“所以大哥小时候总是挨打最多的。”

    王灵雁:“也最像爸,不过,我还是喜欢明诚那样谦逊的孩子,有礼貌,有能力,有担当。这个秦泽还差了点火候,不管是能力还是涵养。再说,明诚和子衿两小无猜,小学到大学都在一起读书,知根知底,感情好。大哥,你说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王承赋笑了笑。

    张明诚算是张家这一代最有出息的,毕业于北大,博士学位,品性当然也不错,不然不会被王家中意,目前按照父辈的安排进了体质,是个八面玲珑又不失锋芒的后辈。

    “哥,你说是不是。”王灵雁追问道。

    王承赋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王子衿搀着一个白发老人走过来。

    王承赋几个兄弟姐妹纷纷起身,小辈更是站的腰杆挺直。

    秦泽随众,起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