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一十章 冷处理
    车子里的气氛忽然安静,比较尴尬。

    王子宁怒火中烧,很想跳下车和这家伙真人pk,但此时只能忍着,毕竟也没有跳下60码车速的勇气。

    王子衿偷偷指了指手机,示意秦泽看他的手机。

    秦泽掏出来一看,子衿姐发来一条信息:“你干嘛呢,吃错药了?”

    秦泽懵逼一下,打字回复:“不是你让我怼的吗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默默捂脸:“我只是让你硬气点,不是让你变成移动吐槽机,刚才我都想揍你,好贱。”

    秦泽撇撇嘴,回复:“讲真,面对你弟弟这种不听话的小屁孩,我要么不理,要么直接揍一顿,也不能动手对吧,所以只能这样怼他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好吧!可能咱们处理事情的方式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你是怎么处理的?我学习一下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看我的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收起手机,语气平静:“其实吧,读书好不好,不能说明什么的。爷爷都说子宁有灵气,他只是没把聪明劲儿放在读书上。以后等他长大了,想做出一番事业了,聪明劲就会往上使,必然能做出一番事业。”

    所以,子衿姐你铺垫了这么多,想说什么?

    秦泽摸不准她的套路,但知道绝对不是夸赞堂弟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王二叔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王子宁高兴坏了:“姐,就你最懂我。我爸和我妈只会让我好好读书,根本不知道我喜欢什么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似笑非笑:“你喜欢女人呀!”

    王二叔:“???”

    王子宁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王子衿道:“虽然姐姐在沪市,但你学校那点事,我通过朋友了解到一点,听说上体育课的时候把班里一个女孩子堵在厕所门口又亲又抱,还恐吓人家不要告诉老师,不然就让学校开除她。这件事二叔肯定不知道,二婶也不会告诉你。子宁啊,姐姐就怕你走歪路。”

    王二叔杀机重重的看了眼儿子。

    王子宁惊呆了,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。

    来自王子宁的负面情绪

    王子衿掏出手机,编辑信息:“就是这样咯,打着为他们好的旗帜去告状,黑他们一把,还能让家长感激涕零。你的做法太容易招恨,学着点。”

    秦泽心说,子衿姐,你的心是有多黑。

    子衿姐的做法,搁在电视剧里,就是宫斗心机婊了吧。

    那种在男人面前表现的柔弱、善良、识大体,背后使劲暗害女主角,表面还能无辜的说:姐姐,妹妹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恨我,请你打我骂我,千万不要和爷置气

    这一来,王子宁彻底老实了,他觉得子衿姐姐是故意的吧,报复他刚才找自己男朋友的茬。

    然后,有一个道理说的真好。

    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子衿姐姐的男朋友,rbq啊。

    诶,还是先担心自己吧,学校里调戏良家小妹子的事被老爸知道了,估计回去要挨板子。

    也不好和老爸说,那个小妹子现在是我马子,我们是两情相悦。

    再次陷入安静,秦泽望着窗外的风景。京城这地方,虽说经常有雾霾和沙尘暴,但其实城市绿化很不错,比沪市还要好。

    他小时候来过一次,爸妈带着他和嘤嘤怪来首都玩,游故宫,爬长城,登香山,吃烤鸭烤鸭吃完就不想吃第二遍。

    最大的印象就是天安门广场外那条可以开坦克的大街,那叫一个宽敞。

    据说这儿的人官帽子大,丢快砖头都能砸到一个政府机构的,反正秦泽没试过。

    和沪市一样,其实首都不是一个适合居住的城市,年轻人跑来打拼倒是可以。

    有个词儿好像叫北漂来着,千千万的年轻人怀揣着梦想跑来北京,住地下室、蜗居,每个月拿着几千块的薪水,自以为能够功成名就,然后过了几年,灰溜溜的回老家。咬牙硬撑下来的,也是到处租房飘荡。

    何苦呢,何必呢,真正出人头地的有几个?

    除非你有一个系统

    很快到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一个让秦泽大失所望的地方,他本来以为会有京城特色的四合院,院子里最好还有一颗树,那会很有味道。

    但事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,车子开进一家小区,姑且算小区吧,门口有军人把守,小区也不是一般的小区,更像是别墅区。

    王二叔的车子畅通无阻的驶入小区,沿着路一直开,最后停在一栋豪宅别墅外。

    秦泽探头张望,别墅很气派,中央一栋四层的别墅,两侧各有一栋三层偏楼。此外,还有一个大后院。

    啧啧啧,这规模,搁在外面,一亿起步。

    果然啊,四合院什么的,八九十年代的特色,现在的领导人,谁还住那种地方。

    下车,进门。

    穿入铁艺大门,没直接推开那扇棕色实木大门,而是沿着别墅边的小路,绕到别墅后院。这才看到大厅。

    后院有颗常绿乔木,东南边是一排开的五颜六色的盆景。

    许是知道王子衿今天回家,王家老爷子一脉的嫡系基本都在,可见王子衿在王家的地位。

    抛开王家老爷子故去兄弟们遗留的几房,王家第二代有四个,王子衿的父亲是老大,下面有一个弟弟,两个妹妹。

    第三代,老大王承赋只有一个女儿,二儿子王承浩一子一女,大女儿夭折,二女儿王灵雁有一个儿子,小女儿王灵花两个女儿。

    王家也谈不上枝繁叶茂,但不至于后继无人。

    王承赋官运亨通,公认的王家接班人,王承浩差了一筹,但仕途走的四平八稳。至于两个女儿,不在体制里,在经商。

    王子衿半点没有离家出走的负罪感,面带微笑的和长辈们打招呼,长辈们表情各不相同,或嗔,或笑,或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然后,王子衿抱着秦泽的胳膊:“我男朋友,秦泽。”

    长辈们,小辈们,一簇簇目光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这时候,按照套路,我应该人前显圣一波。

    但叔叔阿姨们都面带好奇审视的目光,同辈的几个姑娘、小子,除了王子宁恶狠狠瞪他,也没人出言冷嘲热讽,这就很捉急了,不给我人前显圣的机会啊。

    刚离开机场,他就受到了王子宁的深深恶意,按说,自己应该不太受欢迎。但长辈也好,小辈也好,似乎并不是那么的讨厌他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毕竟是豪门,做事不会那么没格调,见人就怼。既然如此,王子宁深深的恶意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秦泽按照王子衿的顺序,先喊她爸妈叫叔叔阿姨,然后二叔二姑小姑的喊过去,同辈的几个年轻就无视好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的父亲,王承赋,一个比较古板严肃的中年人,精气神都很好,没有什么上位者威严之类狗屁倒灶的气质,五官端正,和王二叔有几分相似,谈不上多帅。

    他轻轻点头,算是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秦泽使劲观察他,试图从中找出厌恶或者不悦的神色,但是没有,不知是养气功夫太深,还是真的不厌恶他。按说,自己算是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,王爸爸的意思,是想让王子衿和某个秦泽忘了名字的家伙结婚的。

    “妈,我爷爷呢?”王子衿道。

    王妈妈是个很漂亮的中年女人,鹅蛋脸,端庄大方,由此可见,王子衿的颜值应该是传承妈妈的。

    另外,总感觉王妈妈看他的眼神,有点灼啊,盯着他发呆好一会儿了。

    王妈妈收回目光,轻笑,“在楼上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就说:“我上去看爷爷。”

    穿过大厅,消失了。

    很不仗义的把初来乍到的秦泽丢在家人堆里。

    保姆端来水果,长辈们坐一圈,小辈们在相隔较远的地方坐一圈。

    秦泽有点坐蜡,按说他应该混进小辈阵营里,但大家态度都好冷淡的样子。

    王妈妈说别客气,当自己家。

    二姑小姑朝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王爸爸和王二叔则没说话。

    然后同辈的几个年轻人,也没鸟他。

    所以,是把我冷处理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