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零四章 秦妈的噩梦
    秦妈看着相处了大半辈子的老公,恍惚了一下。

    是啊,有孙子的话还要外孙干嘛。外孙又不姓秦,外孙是别人家的啊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表面上很疼爱女儿,事实也确实很疼女儿,但在他心里,儿子才是延续秦家香火的传承者。

    女儿只要尽情疼爱就好了,聪不聪明,有没有出息,都是次要。但儿子必须要有出息,儿子必须成为人中龙凤,所以他望子成龙,他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他和他父亲一样,都偏爱儿子(孙子)。

    爷爷做梦都想要一个孙子,希冀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父亲也很想要一个儿子,但和妻子说再生一个女儿也无所谓

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我说的有道理?”老爷子笑呵呵的。

    “不说了,睡觉吧。”秦妈躺下,把被子拉上,留给老公一个后脑勺。

    老爷子伸手关灯,房间陷入黑暗,剩下两个平缓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“老秦,我还是觉得不安心。”秦妈道。

    “老秦,老秦?”

    老爷子轻微的鼾声响起,他睡眠向来很好,沾着枕头就睡,这点全家都很羡慕。

    秦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整天的胡思乱想,她精神也很疲惫,困意渐渐袭来,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+

    耳边传来鞭炮声,以及叽叽喳喳的说话声,很吵,但很热闹,每个人声音里都透着喜气。

    秦妈睁开眼,发现自己在家里,天光大亮。

    窗户、房门贴着红艳艳的“喜”字。

    咦?怎么回事,我家要办喜事了吗?

    然后,她就看见女儿穿着白色婚纱,坐在化妆台边,两个化妆师正为女儿化妆。

    镜子里的女儿,美艳不可方物,多亏自己当初狠狠的用力了一把,才生出这么漂亮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宝宝终于要出嫁了,真好。”小姑子笑眯眯的说。

    “终于盼到这一天了,宝宝嫁个如意郎君,真好。”大姑子笑眯眯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女儿终于出嫁了,我心里激动的想哭。”老秦差点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秦妈:“”

    话都被你们说完了,那我负责喊666吧。

    秦妈不由的抹了抹眼泪,终于,终于我闺女终于嫁人了。

    “妈,我今天嫁人了,你要笑呀。”闺女说。

    “妈妈就是太高兴了。”秦妈多年的夙愿终于得偿。

    “对了,阿泽呢?阿泽在哪里。”秦妈转头四顾,没看见宝贝儿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阿泽?哪来的阿泽?”大姑和小姑茫然道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,什么叫“哪来的阿泽”。

    “阿泽啊,我儿子啊。”秦妈说。

    老公茫然道:“小岚,你说什么呢,咱们哪来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儿子,我给你生了一个儿子啊,秦泽,叫秦泽,我养了二十几年的儿子。”秦妈急了。

    “妈,您今天是不是不舒服,头疼不疼?”闺女紧张的抱住她,顺手探了探她额头,嘀咕道:“没发烧啊。”

    “宝宝,你弟弟啊,你弟弟啊。”秦妈紧紧抓住闺女的手,急赤白脸:“他们把你弟弟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你别逗,我哪来的弟弟。你和爸只有我啊,我是独生女来着。”闺女茫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秦妈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这时,小姑子笑道:“吉时到了,新郎来接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不见了,我儿子不见了”

    秦妈愣在原地,欣喜之情,烟消云消。

    新郎进来了,穿着笔挺的黑色西服,身高挺拔,很是俊俏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等下!

    这不是我儿子吗。

    秦妈布满阴霾的心,顿时明媚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泽,你回来啦,你爸和你姐这几个黑了心的,都说不认识你。”秦妈惊喜的拉住儿子的手。

    “哈?”新郎官一愣,“妈,虽然说女婿算半个儿子,但宝宝不是我姐啊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你姐,那是什么。”秦妈心里一凛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媳妇啦!”新郎官说。

    当然是我媳妇啦。

    是我媳妇啦!

    我媳妇啦!

    儿子的话在秦妈脑海里自带回音。

    “老公!”

    女儿乳燕投林般投入儿子的怀抱,儿子顺势楼主女儿,两人都露出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辣眼睛!

    秦妈看着一双儿女,感觉自己的心被扎透了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你们不能结婚,你们是姐弟啊,结婚要枪毙的。”秦妈大声说。

    “枪毙什么的,才不管呢。”女儿把脸贴在儿子胸膛。

    “宝宝乖,亲一个!”

    两人当着亲妈的面热吻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你们不能结婚的,不能结婚的。”秦妈崩溃的大喊。

    我的女婿怎么能是我的儿子。

    不行的,你不能娶你姐的。

    狗带啊,你给我狗带,你怎么能娶姐姐。

    但没有人理她,女儿开开心心的嫁给了儿子。

    +

    秦妈被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吵醒,她睁开眼,在自己的家里。

    窗户、房门贴着红艳艳的喜字。亲戚朋友们都在,脸上洋溢着喜气的笑容。

    我又要嫁女儿了。

    秦妈脑子里浮现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妈,发什么呆啊,我要接新娘子去了。”西装笔挺的儿子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阿泽?”秦妈激动起来:“你姐姐要结婚了,新郎不是你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哈?我哪有姐姐,我没有姐姐。有姐姐我还娶什么媳妇不对,反正我没姐姐,而且,是我要结婚了。”儿子茫然道。

    一屋子的亲朋好友都关切的看着秦妈。

    关爱智障中年妇女。

    “老秦,我,我们的女儿不见了。”秦妈说出了很熟悉的台词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女儿啊,女儿什么的,根本不需要,我们有儿子就好了。”老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死老头子,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,是不是头胎生了个女儿,让你很不开心?不开心你就说啊,装这么多年你累不累。”秦妈气道。

    “小岚,你怎么了。”老爷子一脸懵逼:“可我们真的没女儿啊,我们头胎就生了个儿子,我说再生个女儿吧,是你自己死活不要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把锅甩给我?”秦妈气哭。

    亲戚朋友们围过来,你一言我一语,都说秦家只有一个独苗儿子,哪来的女儿,女儿什么的,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秦妈茫然了,心想,我到底丢了儿子还是丢了女儿?

    过了很久很久,出门接媳妇的儿子回来了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簇拥之下,走进家门。

    儿媳妇头上罩着白纱,看不清摸样,但她的身材好到爆,完美的s曲线,该大的地方大,该细的地方细,还有一双大长腿。

    满屋宾客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等下!

    这霸道的身材,老熟悉了。

    大姑子小姑子在一旁笑容满面,大姑子说:阿泽真有福气,娶了这么漂亮的媳妇。

    小姑子说:是啊是啊,就是太艳丽了些,听说名字叫宝宝?

    秦妈又一个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她扑过去掀开新娘子的白纱,可不就是她的宝贝女儿么。

    “宝宝,你不能嫁给他,他是你弟弟啊,你不能这样。”秦妈崩溃的大哭。

    “啥?”新娘子一脸懵逼:“妈,我还没进门呢,别急别急,等我和阿泽洞房后,你再给我下马威,我一定会处理好婆媳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秦妈哭成泪人:“你这个死孩子,我就知道你对弟弟有想法,让你交男朋友你不交,整天和阿泽卿卿我我。老天爷,我是做了什么孽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你妈妈发神经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回头把她送精神病院,我只要你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真好。”

    秦妈:“阿泽,你不能娶她,她是你姐姐。”

    儿子脸上一慌:“妈,你怎么知道我是姐姐控?”

    秦妈哭声一滞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娶她,你们结婚是不被允许的。”秦妈撒泼打滚。

    “谁不允许?”儿子霸气道:“连鬼神都灭绝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哇,老公你好man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又不是任八千那怂货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么么哒。”

    两人当着亲妈的面热吻起来。

    不要啊,你怎么能嫁给自己的弟弟,你给我狗带,狗带啊。

    秦妈当场哭成叶思。

    但不管儿子娶女儿,还是女儿嫁儿子,在两场婚礼中,她都无能为力。绝望着,恐惧着,却什么都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突然间,儿子和女儿都狗带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景物都消失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报应。”一个声音说。

    秦妈循声望去,看见一个女人站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“把孩子还给我。”女人说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孩子。”秦妈怒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抢走了我的孩子。”女人凝视着秦妈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秦妈尖声道:“当初要不是我,你能好好嫁人?阿荣能有今天的风光?那孩子早就不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不理她,重复着说:把孩子还给我。

    一声一声,仿佛催命的厉鬼。

    +

    “小岚,小岚?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把秦妈唤醒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,发现自己浑身被汗水浸透,吊灯开着,光芒刺的她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老爷子关切的递过来一杯水。

    秦妈撑起身子,坐床头,喝完水,大口大口喘息,虚脱一般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还好是个梦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见你这样,做了什么梦。”老爷子皱眉:“一边喊着不能嫁,一边又喊不能娶,看把你惊成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秦妈脸色一僵,“我,我还说什么?”

    老爷子摇头:“听不清,一会儿说沪市话,一会儿又说你家乡的方言。”

    秦妈松口气,方言真好。

    老爷子好笑道:“你是不是梦见宝宝嫁人了?真为难你这个当妈的了。”

    秦妈心累,是啊,嗖一下,嫁给你儿子了。

    虽然是个梦,但有些事不得不防啊,得想办法给他俩敲个警钟。

    嗯,想个由头,让老秦狠狠削儿子一顿。

    秦妈看向老公。

    老爷子:“???”

    另一边,辗转难眠的秦泽,忽然感觉蛋蛋一凉。

    他点亮手机,看了看时间,凌晨一点半。

    虽然在姐姐面前装的很男人,好像“这只是小事不要怕”,但其实秦泽怕的要死。

    就怕突然间,爸妈就冲进来,一个手持擀面杖,一个掏出大法器。

    太浪了,还是太浪了。

    到中流击水,浪遏飞舟

    浪着浪着,船就翻了。

    “啧,咸鱼。”系统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