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九十四章 姐姐(划掉)
    最后还是兑换了,如果抛弃寰宇称尊,政党跪舔的野望,系统的金手指还是蛮给力的。

    你看,兑换几首歌,就给秦泽背上了歌坛第一快枪手的称号。

    你看,嗑了几本技能书,头悬梁锥刺股一个月,每天只睡四个小时,他就完成月赚亿的目标。

    你看,系统赠送的小学生广播体操——时代在召唤。练了大半年,应付一只泰迪不成问题,就是腰有点疼。

    秦泽抹了把辛酸泪。

    现在,他又要用辛苦半年攒下来的家底,兑换一款杀毒软件。

    这似乎是系统为他打开了一条制霸互联网行业的道路,事实上,一款杀毒软件,最多成立一个不错的网络公司吧?

    干的过黑猫灰狗,还有企鹅吗?

    就算在互联网这个行业里,都有很多不可匹敌的大佬。

    但既然系统出品的,又是两千积分的代价,三十积分就一首精品歌曲,两千积分,怎么滴也不差吧。

    lobsp;   “你怎么不说话。”苏钰小口小口的吃菜,抬起清丽的脸庞,嫣然道:“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,无言以对。”

    她俩在为宝泽未来的走向争执。

    尽管苏钰有些小小的抖m,在生活,在床上,都逆来顺受。在工作上却极有主见,甚至有点“我做事你别哔哔”的霸道。

    看她在聚利时的工作风格就知道了,她可以放权给经理,但绝不容许同父异母的哥哥苏昊来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暂时按你的思路走,不过分一批资金出来。”秦泽沉吟:“我要注册一个网络技术公司。”

    苏钰从饭盒里抬起头,嘴里塞着食物,咽下,愕然:“你又想整什么幺蛾子,风险投资也没你那么乱搞的啊,你的专业是金融,我的专业也是金融,咱们水乳(和谐)交融,就是壹加壹大于二,可互联网行业,你懂吗?”

    “就算要投资互联网,也不用自己注册公司,你直接搞风投嘛。”

    “一时半会说不清楚,你就当我玩票吧,反正投入的钱不用太多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谁让你是当家的呢,”苏钰撇撇嘴:“我明天找人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乖,退房之前,奖励你吃棒棒糖?”

    “不吃,滚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下午开完会,四点半,秦泽接到老司机黄易聪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秦泽,我公司这边投资一部电影,缺个女二号,剧组看中你们公司的李薇。”黄易聪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,需要你这个总裁亲自打电话?”秦泽笑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为这事,我前几天找到一家非常nice的会所,约了几个朋友,一起玩玩?”黄易聪道。

    “有多nice啊。”秦泽语气不由得鬼祟起来。

    “江湖十大名器,我在里面发现了两个,你说nice不nice。”黄易聪嘿嘿道。

    “你家的小娇妻喂饱了?”

    “她在家里闲的慌,做生意去了,最近东奔西跑到处出差,乐在其中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背着你的小娇妻偷腥?”

    “男人不偷腥,功夫怎么长进?你见过只死磕一道数学题的学霸?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有道理,地址、时间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某会所。

    所谓高档会所,就是一些富人聚集一起,吃喝玩乐的地方。种类也很多,像女人喜欢去一些美容健身会所,男人喜欢去一些有特色的会所,并不是大宝剑,而是一些比如高尔夫、射击、保龄球、骑马什么的会所。

    黄易聪约秦泽来玩的会所,是一家主营养生的会所,推拿、足浴、按摩、针灸.....项目很多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和你姐的新电影刚杀青?”黄易聪舒服的躺在躺椅上,穿浴袍,手上端一杯红酒。

    “准备四月初上映。”秦泽同样穿浴袍,喝红酒。

    他们刚推拿结束,享受了女技师柔软的小手服务。

    “四月大片云集啊。”黄易聪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泽点头。

    “记得刚才给你按摩的女技师的号码吗?”黄易聪笑道:“我特地找她来的,名器,这妞儿倍爽。你晚上可以把她带走。”

    秦泽回忆起刚才女技师姣好的容貌,窈窕的身材,眼睛特别妩媚。

    这次出来,属于男人之间的交际,顺便“参观”一下成年人的世界,都是身价百亿的大老板了,连会所都没去过,说出去都丢脸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不喜欢共享单车,我有自己的私家车。”秦泽摇摇头,如果以前,他还可能禁不住诱惑。

    名器虽好,但跟大学和miss一样,天天被人上。

    “老哥,这次过来,主要是向你取取经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可以,不是取精就行。”黄易聪点头:“是娱乐公司方面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四十八手?”黄易聪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我自创三百六十五手,四十八手太低端......不和你扯这些。”秦泽道:“你不是老司机嘛,你外面有好多女人的吧,怎么做到家里红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有钱男人的天赋技能嘛,这都问我?”黄易聪奇怪道:“再说,你想这些太早了,你看现在跟你一样有钱的单身王老五,换女朋友和换衣服一样,而且你家里也没红旗啊。”

    秦泽摆摆手:“我和那些妖艳jian货不一样,我是谈感情的。”

    黄易聪翻白眼:“矫情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方面我没经验,我家红旗不知道我在外面竖彩旗,她还以为这片天空下,就她一杆旗。我要能让红旗彩旗共处,我就不用背着她来玩了。”黄易聪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能是个假司机。”秦泽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爷爷有经验。”黄易聪说。

    秦泽一愣,“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两个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你爷爷怎么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技术含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爷爷以前是地主,讨两媳妇很正常。我爸是地主家的傻儿子,也想跟他老子一样讨两媳妇,但被我妈压的死死的,只能在外面养小三。”黄易聪道:“其实吧,在我们这个圈子里,什么小三小四的,不要太正常。哪个身价几亿几十亿的男人,死守着家里的黄脸婆?哦,你和我们这些妖艳jian货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秦泽不服气:“那些小三小四都是没感情的,都是冲着钱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,没听说过“日久生情”吗。”黄易聪反驳:“我有个哥们,投资失败,破产,老婆带孩子回娘家,闹离婚。最后是他养的小三收留他,不离不弃,东山再起后,就和小三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小三界的励志楷模啊。不对不对,我是问怎么和谐共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好说,有的是瞒着,有的是心照不宣,有的是眼不见为净。但能和小三愉快生活的,没听过。”黄易聪说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秦泽叹道。

    黄易聪瞄他一眼:“你是不是夹在女人之间,难以抉择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,或者三个四个,都想要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结婚啊,结婚就意味着要做出选择,不结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想过,但女人能等你几年?我,我也想给她们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想过,正是你这种想要抉择的心思,才让她们没有安全感。”

    秦泽一惊。

    黄易聪拍拍他肩膀:“一本结婚证书,最多能给女人安全感,以前不也没这玩意。她们嫁的是你,又不是小本本。说白了就是需要安全感,你只要给她们安全感,她们就不会在意小本本这种东西啦。哦,对了,小本本不单单是安全感,还有财产。谁也不想自己生出来的娃子是没有继承权的私生子。”

    秦泽说:“这个倒是不担心啦。”

    苏钰也好,姐姐也好,都是腰缠万贯的大土豪,子衿姐就更别说了,豪门千金,她只要愿意,他秦泽有的,都可以给她,他没有的,也会想办法给她。

    诶,好像混进来一个奇怪的东西,姐姐(划掉),当做没看见好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