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八十八章 戏里戏外
    “秦总,拍之前再看一遍剧本吧,仔细揣摩一下角色的心理。”墨俞让人把剧本递过去。

    其他工作人员进入房间,展开布置。

    秦宝宝点点头,里,这段是最感人的片段之一,写的催人泪下,穿插了很多女主的心理活动、回忆描写。

    秦宝宝也为这一段贡献了不少泪水。

    秦泽亲自去厨房洗了苹果,切成瓣,端到姐姐面前。并且给屋里的工作人员和两演员切了三盘,大家受宠若惊。演楚爸爸楚妈妈的,是两个老戏骨,观众一看就面熟,认识,但又叫不出名字那种。

    姐姐喜欢吃苹果和葡萄,理由也简单,苹果美肤,葡萄抗衰老,从某方面来说,女人蛮累,漂亮女人更累(手动滑稽)。

    秦宝宝吃着弟弟的爱心苹果,琢磨剧本,看完,闭上眼睛,在脑海里酝酿情绪,大概十分钟,“导演,可以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墨辰风仓惶离去,就算是高冷的他,也无法接受这样可怕的现实,没人知道他会做什么,或者发泄情绪,或许找个地方舔舐伤口。

    反正他走了。

    楚爸爸细心做思想工作,喋喋不休的说着,见女儿呆若木鸡,一言不发,最终叹气,说:“好吧,也许你需要的是静静。”

    楚湘湘失魂落魄的走向房间,镜头从她的脸滑过,落在她身后,她的背影,萧条而落寞。

    房间里,楚湘湘展开日记本,她开始写日记。

    谈恋爱以来,她会把和墨辰风相处的点点滴滴记录在日记本里,把他们的美好时光付诸笔端。

    笔迟迟无法落下,人在桌前发呆,楚湘湘的脑海里,两人相处的时光,走马灯似的掠过。

    良久,她撕下一页纸,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第二页、第三页

    点点滴滴的美好时光,化作蝴蝶般飞散的纸片,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飞鸟与鱼的距离,是姐姐和弟弟的距离。

    撕着纸,眼泪就来了,先是一行泪水滑下来,然后泪水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哭了好一会,墨俞喊咔!

    立刻有工作人员递上来纸巾,秦宝宝擦了擦眼泪,望向导演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看导演。

    墨俞皱眉,“不行,欠了点东西。秦总,你觉得呢。”

    秦泽摸下巴,沉吟道:“力度不够?不,不是这个感情太少了。哭的很平淡,没有那种,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墨俞点头:“对,或许还需要更多的感情投入,书上写这段的时候,情感很饱满,这个用文字表达出来的感情,我们可以通过剪辑片段当做回忆,还可以用音乐代替,但最重要的一点。演员的感情投入才是点睛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擦干净眼泪,“那要怎么哭?”

    “要不再看一会剧本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可以找一些凄美伤感的电影片段。”

    “来段伤感音乐?我们先退出房间,让秦总单独酝酿。”

    副导演、导演、编剧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秦泽坐在姐姐身边,想了想,做了一番犹豫:“要不,你尝试着跳出这个角色。”

    跳出这个角色?

    秦宝宝愣了愣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跳出这个角色。

    跳出这个角色。

    秦宝宝试了试,嗯,跳出来了,但接下来呢?跳出来后该怎么办?

    其实她刚才的哭戏,算不错了,虽然不会让人大赞演技爆炸,可也算水平线之上,墨俞是资深的电影制作人,他清楚明白,这类青春爱情类的电影,卖的是情怀、演技。

    他在小细节上尽善尽美,几个点睛之笔的剧情,更加要演技爆炸,催人泪下,不然这片剧的卖点在哪里?

    秦宝宝坐在书桌前,仔细思考,她刚才把自己代入楚湘湘这个角色中,模仿她的悲伤,模仿她的绝望。自然而然就哭出来了,但就算这样,导演还是觉得欠缺感情。

    那要怎么样跳出这个角色?

    想不通的秦宝宝,随手翻开桌上的书,这套房子是跟剧组工作人员的亲戚租的,因为这个小区外有梧桐树,符合里的场景。

    房间是那个亲戚家的女儿的闺房,现在那一家子,被送去大酒店住三天。

    手上的书,封面是卡通男女,很身高萌,男生撑着伞,女生挽着他,两人漫步在樱花飘落的季节中。

    是本言情。

    秦宝宝翻开封面,看见引子里写着这样一段话:不爱的爱情,永远不会变坏。所以,我们调情,我们暧昧,却永远不要相爱。

    她细细品读这句话,心里莫名的痛了一下。

    跳出这个角色他,是这个意思吗?

    这一刻,记忆如潮水般翻涌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尿床了,不要告诉麻麻。”

    “两根长鼻王,不然我告状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这道题好难,我不会做。”

    “两根棒棒糖,我帮你写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你屁股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,这是大姨妈,快帮妈喊来。”

    童年的时光,秦宝宝喜欢总爱欺负弟弟,喜欢占他便宜。像个小女王支配自己小马仔那样。嬉嬉闹闹着走完了童年。

    少年时代里,脸蛋褪去圆润的秦宝宝,愈发娇俏,初二初三的大佬们为争夺学校第一美人大打出手,经常在学校后面的草坪掀起腥风血雨,赢了就请美人吃肯德基,输了以后就是大嫂,敢惦记着大嫂,江湖规矩三刀六洞。

    看了古惑仔之后,肯定一发不可收拾,大佬们觉得,在江湖混,就得有一个站在身后的女人,没女朋友跟着的大佬,在小弟面前都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学校第一美人,当然是学校霸王的女人,于是江湖流传:得秦宝宝者得天下。

    然后,某一天,初一蹦出来一个小屁孩,号称秦宝宝的小男友。

    这个小男友,头甚铁,单枪匹马闯江湖,从南打到北,被群殴过,被打过闷棍,也打过人闷棍,输过赢过,就是没服输过。

    直到成绩太差,初中晋升高中,没通过,离开学校。

    秦宝宝嘴角微微翘起。

    墨俞招招手,让摄像师赶紧补位,他感觉秦宝宝在酝酿情绪,刚才那个笑甜到掉牙。

    接下来要是能哭出来,那就完美了。

    看笔记本发呆时,应该先有笑,因为此时的脑海中在回忆点滴过往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工作人员迅速进入状态。

    少年到青年时代,曾经有一段疏远期,秦宝宝读大学,搬到她的小家,秦泽则和父母住,尽管每周末都会见面,但两人之间似乎不再像以前那么亲昵了。武力值江河日下的姐姐改变策略,扭身变成嘤嘤怪,效果非常赞。

    后来秦泽上大学,转念又是四年。

    到现在,秦宝宝的二十六年时光里,秦泽的二十四年时光里,有着彼此太深太深的痕迹,抹不掉,忘不掉。

    但人生中重要的转折点,该来还是要来,比如结婚,比如成家立业。

    不爱的爱情,永远不会变坏。所以,我们调情,我们暧昧,却永远不要相爱。

    这句话也可以这么说:不坦白的爱情,永远不会变坏,不尴尬不矛盾不歇斯底里,我们结伴走过前半生,也能在沉默中走过后半生。

    这是辛酸的,卑微的,令人可笑的爱情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秦宝宝跳出了楚湘湘这个角色,又重新回归这个角色。

    泪珠夺眶而出,刹那间仿佛决堤的大坝。

    她哭的双肩颤抖,哭的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镜头下,秦宝宝的苦相一点都不好看,丑丑的,但在这个哭声中,摄像师也沉默了,他一直在沉默,但和不说话的沉默不同,现在是表情和心情的沉默。

    他也分不清戏里戏外。

    房间里静悄悄,回荡着一个哭声。

    气氛莫名的压抑着,大家都分不清秦宝宝是在戏里,还是在戏外。

    墨俞沉默着转身,走出房间。这段戏过了,但并不需要喊停,有时候要考虑演员的心态,既然哭了,就痛痛快快哭完。

    编剧第二个,副导演第三个。

    七八个人,陆陆续续走出来。

    秦泽招招手,摄像师也出去了,镜头已经足够,但导演不喊咔,他就不能离开,搞的他心情很崩溃。

    最后,房间里就剩秦泽。

    他站着,秦宝宝坐着,他沉默,她哭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