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八十七章 其实你爹他不是你亲爹
    晚上十点,享用过丰盛晚餐,墨辰风坐在落地窗前的书桌,抽烟,沉思,昏黄的台灯照亮他菱角分明的侧脸弧线。

    洗手间的门咔嚓一声,热气如轻纱般飘出来,楚湘湘高挑的身材披着浴袍,束腰,胸脯挺拔,绝美的脸蛋白里透红。

    美人出浴图!

    墨辰风看呆了。

    他豁然起身,拥着她,呼吸急促,把她丢在松软弹性的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很紧张?”墨辰风手肘撑着身体,居高临下俯瞰她。

    楚湘湘红着脸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?”

    脸更红了,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第一次。”墨辰风云淡风轻的声音仿佛炸弹,楚湘湘猛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很惊讶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辰风难得露出暖男的笑意,又道:“后悔吗?”

    后悔吗?

    楚湘湘在心里问自己,这一刻,戏里戏外,仿佛合二为一,她摇摇头,轻声道:“以后会怎样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,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双眸亮起来,盯着墨辰风,千言万语,化为一句:“你呢,后悔吗?”

    墨辰风眼中出现恍惚,他不该恍惚的,剧本上没写,但他确实恍惚失神了。

    而导演墨俞,也忘记了喊咔!

    灯光柔和,空气中漂浮着洗发水的香味。

    一句话,一个问题,明明很简单,却让人难以开口。

    沉默着,沉默着。

    半晌,墨辰风终于开口,不再是什么淳厚冰块撞击的声音,而是嘶哑的声音,神情隽永,他说:“不管以前还是以后,我都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双唇相印,两人在床上缠绵,但在墨辰风的手按在浴袍腰带时,楚湘湘如梦初醒,用力按住他的手,声音轻,但坚定:“不,不要,我还没准备好”

    镜头停在墨辰风脸上,错愕又茫然,微微皱着眉,最终舒展,轻笑一声:“那给你一首歌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一次过!”墨俞喊道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工作人员纷纷松口气。

    副导演问道:“不重拍吗?很多台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错的好。”墨俞闭上眼睛,回味着刚才的片段,“那种感觉,演出来的感觉,比原著更棒!太完美了,几个眼神,几句话,竟然有那么多的纠结,那么多的麻烦。要的就是这种让人不解,又深刻的片段,因为这段之后,剧情要有转折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把浴袍脱了,里面是一件v领低胸毛衣,裤管撸到小腿,打扮成出浴后的样子。她穿上外袍,神情有些郁郁寡欢。

    演了这么多天,她对楚湘湘这个角色代入感很深,通俗说,就是入戏有点深了。甚至把她想象中另一个秦宝宝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抑郁?为什么说这是这部电影转折点?

    事实上,按照女频文的套路,这种情况下,基本上就是少儿不宜省略五百字,妥妥的。但这里没有,楚湘湘拒绝了,这本身就说明了很多事。熟悉女频文节奏的读者就应该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

    这个点,宿舍大门早关了,好在楚湘湘家离大学很近,墨辰风开车送她回家,不开导航,不用指路,他送过楚湘湘好几次。

    楚湘湘的小区外有一条种满梧桐树的街,与往常一样,墨辰风把车停好,两人漫步在梧桐树下,慢悠悠的走向小区。

    墨辰风穿深黑色短款外套,高冷,沉默。楚湘湘挽着他的胳膊,两人的影子合在一起,被路灯拉的老长。

    今天稍微有点意外状况,他俩在小区门口,被去老友家喝酒归来的楚爸爸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楚湘湘急慌慌的松开墨辰风的胳膊,惊慌失措喊一声:爸!

    楚爸爸看了他们片刻,出乎意料的平静,“多久了,小伙子模样挺俊,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墨辰风握住楚湘湘的手,用冰块撞击的质感声音:“伯父好,墨辰风。”

    楚家!

    墨辰风坐在沙发,对面是楚湘湘一家三口,乖乖女依偎着妈妈,楚妈妈和楚爸爸端详着墨辰风,目光锐利的仿佛挑选货物的商人。

    都说丈母娘看女婿,越开越喜欢,到这里反着来,楚爸爸越开越喜欢,楚妈妈越看越心惊。

    这年轻人,长的很像她曾经的一位故人,很像很像。

    “你姓墨啊,家里是做什么的。”楚妈妈问道。

    “家里开公司的。”墨辰风语气徐徐,没有半点紧张的情绪。

    楚妈妈伸手去端茶杯,随意的语气,眼神却不离他:“什么公司?”

    “墨氏集团。”

    楚妈妈手一抖,茶杯翻到,滚烫的茶水沿着茶几蔓延。

    “墨易年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。”墨辰风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楚妈妈猛的站起身,脸色煞白煞白,三人抬头看她。楚妈妈没解释,身子晃了晃,大步冲进房间。

    楚湘湘从未见过母亲如此失态,不知所措,呆愣愣:“爸,妈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楚爸爸看了眼墨辰风,似乎想到了什么,神情一下子复杂起来,他说:“我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几息后,传来楚妈妈和楚爸爸情绪激动的声音,夹杂着崩溃的哭声。

    墨辰风凝神聆听,隐约听了几句:“他是墨易年的儿子”、“他们不能在一起”、“造孽啊”、“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先问问孩子们到哪一步了”零零碎碎,再多就听不清。

    墨辰风心里顿时一沉。

    很快,楚爸爸从房间里出来,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楚湘湘追问道:“爸,到底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楚爸爸坐下来,沉声道:“湘湘,你们俩到什么程度了?”

    楚湘湘脸一红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墨辰风直截了当:“叔叔有话直说。”

    楚爸爸望着天花板,久久不语,片刻才叹道:“湘湘,有件事要告诉你,其实我不是你亲生父亲。”

    晴天霹雳!

    镜头给到了楚湘湘,她脸上布满错愕、惊骇和茫然。

    “爸?你说什么呢,我不是你亲生的?那我是谁亲生的啊。”

    楚爸爸望着墨辰风,一字一句:“他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墨辰风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楚爸爸把事情娓娓道来,当年楚妈妈和墨爸爸是恋人,两人私定终身,但因为男方家长的反对,最后分开了。

    分手后,楚妈妈才发现自己怀孕了,楚妈妈是幸运的,有一个始终爱着她的青梅竹马,也就是楚爸爸。楚爸爸让她把孩子生下来,并当成自己亲生孩子养。

    楚爸爸颓然道:“本来这件事你一辈子都不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奈何造化弄人!

    “咔!”墨俞喊出咔的瞬间,在场,不管是工作人员还是演员,齐齐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一幕,他们足足拍了九次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会有一场哭戏,我们争取在今天把它拍完。”墨俞道。

    秦泽打趣道:“怎么哭?导演,嘤嘤嘤可以嘛?这个我姐最拿手哎呦!”

    他挨了秦宝宝一脚。

    墨俞心里一动,改口道:“先试试吧,主要看秦总状态,要不行,可以明天接上。”

    对于专业的演员来说,哭戏不难,但对于非专业演员,可能费半天都哭不出来,代表人物:按住啦贝贝。

    但哭出来,和哭的好,又是两回事。

    秦泽的话给了他一个提醒,接下来这场哭戏,墨俞觉得不太可能拍成功,因为难度太大。绝望、悲伤、万念俱灰的痛苦,可望不可求的不甘。

    那种“最爱的人竟然是我弟弟”的绝望,秦宝宝又怎么会理解?

    所以,这一段只能先试试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