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八十六章 老爷子:你们继续演,我就看看,不说话
    看电影是不可能带上你们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等姐姐挂断电话,秦泽忧心忡忡:“唉,姐,我忽然想到,老爸会不会跑复旦来围观咱们拍戏?”

    复旦离财大很近。

    “不,不能吧”秦宝宝吓一跳,竖眉,娇嗔:“你别乱插旗,气死姐了。”

    她小手啪啪两下,虚扇秦泽两巴掌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喜欢一个人很容易,深深的喜欢上一个人却很难。

    墨辰风真正爱上楚湘湘,是在回学校的途中,天空下起了下雨,春雨贵如油,但有一股沁入骨子里的凉意。

    楚湘湘在女生宿舍外的花坛边,掰碎便利店买的面包,小心翼翼的喂给满身泥泞的流浪猫儿,远远瞧见这一幕的墨辰风,神情恍惚。

    而楚湘湘喜欢上墨辰风,没有英雄救美,没有生病照顾这类烂俗缘由,只是在一次次霸道又蛮不讲理的追求下,从最初的厌恶,到半推半就,心一点点沦陷,暮然回首,发现自己已然喜欢上墨辰风。

    楚湘湘半推半就之下,两人开始约会,在窗明几净的咖啡屋看书,在有落地窗的图书馆温习,在ktv战场,在操场跑步。偶尔墨辰风会占占便宜,拉拉小手,亲个嘴。

    楚湘湘开始喜欢上墨辰风驰骋球场的身姿,她坐在球场边,暖洋洋的春日洒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喝水吗?”墨辰风拎着矿泉水,坐在楚湘湘身边,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楚湘湘接过,没喝。

    她双手捧着矿泉水,微微低头,身边,墨辰风双手后撑,仰起头,眯眼。

    兴许是觉得太沉默,楚湘湘说:“晚上吃什么?”

    墨辰风没回答,侧头,嘴角挑起。

    这个笑容很考验演技的,在女频文里,总有这样的形容词:他脸色如霜,漆黑的眸子宛如深潭,嘴角微微挑起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墨辰风就是这样的笑容,镜头又给了他一个特写。

    墨俞很喜欢给秦泽特写,就是觉得他的面部表情,把男主演绎的非常到位。

    “吃你!”墨辰风翻个身,把楚湘湘压在身上,双手撑住,两双眸子,对视!

    两人身边,摄像师又蹲又趴,不断给两人重复特写。

    下面是吻戏,剧本上,他们要在人来人往的操场,来一个法国式湿吻。

    这本小说前期甜到掉牙,就是因为男主会在不同场合,与女主一言不合来吻戏。

    夜幕的路灯光晕下、图书馆洁白的墙壁边、吹着和煦春风的操场等等,非常浪漫。

    频繁的吻戏让秦泽有点用力过猛的感觉,虽然姐姐的小嘴又香又软,但一不小心就吻肿了,尽管告诫过剧组,不要乱透露什么,但大学啊,学生很多的,难免有人拍照。

    姐姐经常肿着嘴,极可能被无良网媒盯上,大肆炒作,标题秦泽都能猜到:《震惊!秦宝宝在片场屡屡亲肿嘴,到底是人性的扭曲,还是道德的沦丧,敬请关注今晚八点半,走进秦泽!》

    这么想着,秦泽目光往人群里一瞄,看看有多少人拍照。

    然后他看见了站在人群里的,老爷子!

    纳尼?

    bsp;   exuse me?

    秦泽弹簧似的从姐姐身上弹起来,体验了一回心脏骤停的酸爽。

    “爸,您怎么来了。哎呦喂,都不说一声。”秦泽心慌的一匹,脸上的淡定和热情,都是靠演技精通在撑着。

    人生如戏,没点演技,很容易狗带的。

    “下午没课,我过来看看你们拍戏。”老爷子摆摆手:“你继续啊,我就看看,不说话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您站边上,让我怎么继续,继续和姐姐湿吻?

    可不能继续,否则您很快就会看见儿子狂啃女儿的一幕,绝对不行,药丸的。

    所以,老爷子现在是什么心态,崩了吗?

    察觉到后续吻戏,或者兴致勃勃,没注意太多?

    “哎呦我的亲爹,你怎么来了。”姐姐笑容满面的冲过来,女人不愧是天生戏子,表情姿态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“下午没课,财大好多学生过来看你们拍戏,我也跟过来看看。”老爷子笑道。

    远处,一群学生被围在外面。

    老爷子起初被拦在外围,财大教授云淡风轻的说:“我姓秦,来看儿子女儿拍戏。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肃然起敬,果断放形。

    老爷子不漏痕迹的人前显圣一波。

    墨俞凑过来:“秦总,我们继续?”

    他说完,就被两位秦总绵里藏刀的眼神剐了一遍,顿时一凛,我说错什么了吗?

    秦泽心想:这特么没眼力见的东西,这时候不应该说:秦总,我们休息十分钟嘛。

    秦宝宝心想:心里一点逼数都没,想不想干了。

    秦泽笑道:“我有点累了,换替身吧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瞄他一眼,笑吟吟道:“看来你是真累了,这种剧情,不都是替身在做吗。”

    秦泽一愣,恍然大悟:“哈哈,是啊。”

    还是姐姐觉悟高,姐姐真机智。

    秦泽扭头道:“爸,我和姐的戏演完了,接下来就交给替身。”

    他搬来一张小椅子,让老爷子坐下,他和秦宝宝坐在老爷子两侧。

    墨俞奇怪的看他们一眼,脑补成他俩要陪父亲说话,才让替身上场。便招手唤来替身演员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,两替身,可高兴坏了。

    妈了个巴子,终于轮到咱上场了,做了两天的冷板凳,屁钱都没挣到。

    大明星的替身,出场费比群演高不少,几场戏下来,收入很客观。

    替身补位,深情对视,两人开始接吻,嗯,法国式湿吻。

    秦泽掏出手机,给姐姐发信息:“老姐,刚才我吓的腿都软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回复:“老弟,姐都快吓尿了【哭】”

    秦泽:“咱爸这黑心的蛆,来片场也不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或许只是来看一眼,看咱们怎么拍戏的。都说了让你别乱插旗,小赤佬,黑了心的蛆,这个锅你要背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怪我怪我,以后不立flag,打死都不立。”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最近简直是戏台上的老将军,立flag必死。

    姐弟俩暗暗捏一把冷汗,刚才,好险,差点就吻上了。

    再开明的老爸,明知是演戏,看到儿女,然后,儿子还把女儿嘴吻肿,心态依然会崩。

    老爷子心态没崩,看的津津有味,姐弟俩心里有数了,老爷子估计是单纯的过来扮演吃瓜群众,看看拍戏是怎么拍的。

    但,秦泽和秦宝宝的心态崩了,一整天都感觉如芒在背,浑身不自在。拍戏质量极差。

    然后,墨俞不淡定了。开拍以来,首次出现男女主演技双崩现象。

    这部剧,前途难测。

    此时的镜头追随着男女主,明明是情侣,但两人却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,甜到掉牙的日常,最多拉个小手,拥抱这种事,转头就丢给替身。

    替身演员又惊喜又茫然,咋回事,莫非是金主们感觉冷落他们两天,心里过不去,所以放水放戏补偿?

    事后回看镜头。

    秦泽:“嗯嗯,这段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是两人保持安全距离游荡校园的一幕。

    秦宝宝:“嗯嗯,这段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她指的是女主投入男主怀抱的一幕,可这关你什么事,明明是替身干的。

    墨俞心态崩了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半,跟着剧组跑来跑去的老爷子,过瘾了,告诫姐弟俩好好拍戏,与导演、编剧等人打了个招呼,施施然撤退。

    姐弟俩齐齐松了口气,感觉身体被掏空。

    “导演,今天拍的戏全砍了,重新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草坪吻戏那一段,我觉得替身不够投入,重新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。

    墨俞:“”

    副导演:“”

    摄像师:“”

    编剧:“”

    三天后的晚上,进入这部剧第一个小刺激情节。

    经过一段时间的感情升温,水到渠成的,男女主要去开房了。

    女主怀着忐忑紧张又期待的心情,和男主一起走进一家豪华的五星级酒店的大套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