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七十六章 撒娇卖萌
    苏钰地址发来后,秦泽估摸一下时间,还可以在家多待半小时。

    秦泽和姐姐们打斗地主,玩的不是钱,秦宝宝偷偷溜到老爷子书房,从他的日记本里撕下来几张白纸,这种行为要是被发现,肯定被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姐姐用剪刀把纸张裁成四四方方的纸片,写上:一天!

    每个人十张纸片,一天代表的是干一天的家务活。拖地、扫地、洗衣服、洗碗,除了秦泽专属的做饭。毕竟俩姐姐都不会做饭。

    时间是半小时,根据手上的纸片安排活儿。

    秦泽牌运出奇的好,地主也好,农民也好,未尝一败,十几分钟就把十张卡片累积到二十一张。

    牌运最差的当属秦宝宝,她老是输,但姐姐是妖艳的小贱货,至少王子衿这么认为的,输急眼了,她就不要脸的朝弟弟抛媚眼,搂胳膊发嗲撒娇。秦泽立刻中了姐姐的美人计,放水几次,让她把劣势拉平。

    如此,半小时后,王子衿的纸片空了。

    “呦,赢啦!”姐姐往沙发一趴,大长腿啪啪拍打沙发。

    王子衿幽幽的看一眼秦泽,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秦泽当时就心里一凛,问道:“子衿姐,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微笑,“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秦泽从王子衿的微笑里,看到了闪亮的mmp三个字。

    零点零一秒后,秦泽做出准确的判断,尾随子衿姐,进洗手间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。”王子衿斜眼,不给好脸色。

    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烦不烦,我要上厕所,出去。”

    秦泽二话不说,给她一个壁咚:“随便玩玩的,别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没在意啊,不就是十天的家务活嘛,我喜欢做家务,做家务使我快乐。”

    子衿姐,要不是你咬牙切齿的样子,我差点就信了。

    “放开那个家务活,让我来!”秦泽搂着她的纤腰:“你有什么好生气的,不管你俩谁输谁赢,最后做家务活的不都是我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让秦宝宝输,让我输。”王子衿板着俏脸。

    “嘿,这醋味儿,”秦泽在她的鹅蛋脸舔了两口:“因为我一直认为,子衿姐大方坦荡,心胸宽广,不会为这种小事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不了解女人。”王子衿说着,低头,瞄一眼胸:“没有你姐心胸宽广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心胸宽广,她是有容乃大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一巴掌拍开他伸向胸前的咸猪手,郁闷道:“我也有吃木瓜牛奶啊,可就是赶不上你姐的规模。”

    “子衿姐现在就很好,我喜欢一只手就能掌握的女人。而且,和木瓜牛奶效果不大,我告诉你一个秘方。”秦泽神秘兮兮。

    王子衿眼睛一亮:“什么秘方。”

    “吃啥补啥,要吃蛋蛋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楞了三秒,终于get到了,低头瞄一眼,呸道:“你恶心不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夹了夹腿,被她看的蛋蛋一凉,“不是让你吃我的蛋蛋,怪我没说清楚,公鸡蛋蛋,吃久了可以丰胸,效果老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。”王子衿露出恍然大悟之色:“所以,秦宝宝以前天天吃蛋蛋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你别这么认为,不然我姐会干掉我的。”秦泽道:“我是网上看来的,反正很多人都说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知道那么恶心的东西呢。”王子衿啐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随口一说,吃不吃在你。”秦泽低头,又在白皙漂亮的鹅蛋脸舔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糊我一脸口水,你属二哈的?”王子衿擦脸,小拳拳捶他胸口。

    “不,二哈那么贱,肯定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泰迪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”

    说到泰迪,差点把苏钰给忘了,他该过去了,说好和苏钰在小区门口碰头的。

    “阿泽阿泽,你跑哪去了。”姐姐在客厅娇声喊。

    秦泽转身出洗手间:“干嘛呢,在房间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帮我把衣架上的围脖拿一下过来,冷死啦~”

    秦泽没好气道:“你自己不会拿,你比较近吧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撒娇的声音:“你帮我拿嘛。”

    秦泽无奈的声音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洗手间,王子衿听着姐弟俩的对话,突发奇想,如果我也学着秦宝宝那样撒娇,阿泽会不会更痴迷我呢?

    男人都喜欢小鸟依人的女人,撒娇卖萌发嗲赵铁柱曾经这么对她说过。

    那么,要不要开启新技能?

    虽然感觉很羞人,臣妾很难做到,可是,男人都是鳝变的,女人也应该变一变。

    王子衿闭上眼,酝酿三秒,摆出萌萌哒的姿势:“死鬼,讨厌啦。”

    不行不行,不够萌,撒娇力度不够。

    她脑海里回忆秦宝宝冲秦泽撒娇的模样,嗯,眼神要更媚一点,小眉头要微微蹙起来。

    再来一遍。

    “死鬼讨厌啦!”

    有点感觉了,但还欠那么一点点对了,小嘴要撅起来。

    王子衿撅起嘴,小眉头皱起来:“死鬼,讨厌啦”

    王子衿忽然僵住了。

    从镜子里,她看见洗手间门边,站着秦泽。

    秦泽的脸色特复杂,带着怀疑人生的懵逼。

    他,他什么时候回来的都看到了??

    王子衿僵在那里,没敢转身,脸色腾的红了。

    秦泽懵逼了几秒,默默走开。

    王子衿:\(;¬_¬)

    阿泽,听我解释

    秦泽茫然的走向客厅,脑子里满满都是子衿姐嘟嘴蹙眉,撒娇的模样。

    虽然西施皱眉的样子都很漂亮,可那种表情,出现在子衿姐端庄的鹅蛋脸,违和感太强,和她的气质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辣眼睛!

    “姐,撒个娇。”走过客厅时,秦泽忽然道。

    秦宝宝趴在沙发往手机,她喜欢趴着,但这个姿势对她来说,其实很累,趴不了多久,就要起来揉揉胸。

    “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快,撒娇看看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茫然,但还是露出一个撅嘴卖萌的表情:“讨厌。”

    秦泽开心的换鞋子,离开家。

    果然,还是姐姐撒娇的模样养眼,可耐!

    10:30来到小区,苏钰外公外婆家的小区,楼盘很新,绿化也很好,秦泽估计,竣工不超过五年,另外,这片地段,每平米达到七万软妹币。

    看来是有钱人啊,虽然不知道她母亲是做什么的,但她父亲这么有钱,当年离婚时,肯定分到很多财产吧。

    小区门口,高挑美人亭亭玉立,猛招手。

    苏钰认出他的车了,绽放明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打扮很居家,浅蓝色修身牛仔裤,同色的羽绒服,雪地靴,酒红色围脖。大过年的包养了一下头发,黑长直的女神发型。

    苏钰小跑着迎上来,打来车门,坐进副驾驶位,使劲搓手,圆润的鼻头冻的通红。

    秦泽歉声道:“我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苏钰牙关打颤:“没事,才等了十五分钟。就是手有点僵,没把手套带下来。”

    秦泽握住她的小手,冰凉冰凉的,他忽然想起网上的段子,真正的男人,应该把女生冰凉的手,往裆部一塞,你爽我也爽。

    因为男人的蛋蛋喜寒畏热。

    “有买礼物吗?”苏钰问。

    “买了,很普通的保健品、营养品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苏钰甜甜笑: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也来了,和她的一家人在上面,还有我舅舅姑姑他们都来了,一大家子。”苏钰说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?”秦泽一愣:“是因为我?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,”苏钰白眼道:“冲我妈来的,我妈定居国外,难得回来一趟,关键啊,我妈的红包可大了,她每年包给晚辈的红包,就有五十万。我那些舅舅姑姑什么的,也想着趁我妈回来,跟她借点钱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怎么感觉”

    “市侩!”苏钰嘿嘿道:“当然啦,我外公家只是普通人家,我爸当年也是穷小子,所以他和我妈结婚是门当户对,你不懂的,一个勉强小康的家庭,出了一个资产过亿的富豪,那种连吃带拿的风气我家也难逃窠臼。你家好多了,大姑夫妻是国企的中层管理,小姑家做生意的,都不缺钱。外公外婆现在住的这套房子,就是我妈买的,八百万。然后舅舅姑姑他们,争着抢着要把名字写进房产证上。反正我妈也不会跟他们抢。”

    秦泽点点头:“我能理解,我舅舅家就是这德行,往我家里借去的钱,都有近千万了。”

    当年的房子,房子按照现在的房价,再加上前几天的三百万,差不多千万。

    “我妈不觉得反感,兄弟姐妹的,从她哪里拿点钱,几十万上百万的,她都不在乎。”苏钰说:“当年离婚的时候,分了不少钱,后来自己做生意,我那个老外后爸就是她做生意时认识的,也有钱,还是个中国通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眨巴了眸子,笑的很鬼:“但都不如你,她俩加起来,也就十来亿的资产。他们都知道我从我爸公司离职了,现在混的怎么样,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苏钰撇嘴:“我爸婚内出轨啊,又有私生子,外婆外公家都恨死他了,而我这个跟着父亲长大的外孙女,当然就不怎么疼我啦。一年就不到几面,也没太深厚的感情嘛,而且我妈有了新家庭,有了一个混血外孙。以前要借钱,有麻烦事,还会来找我,但我辞职后,舅舅姑姑都不联系我了。”

    真·姥姥不疼舅舅不爱!nt

    请记住本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