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七十五章 章节名被我吃了
    秦泽觉得,今年一定是他本命年,不然没道理这么倒霉,从跨年夜开始,一直倒霉到现在。

    本来吧,他仗义出手,力挽狂澜,以救世主的形象出现在舅舅一家面前。

    脑补各人物心理活动:

    姥姥:不愧是我外孙,后辈中的no1.

    舅妈:没有阿泽,这次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表妹:表哥真能干,崇拜死了。

    表弟:我将来也有成为表哥这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汉!

    想想都美滴很!

    现在好了,完全不是那么回事,虽然舅舅欠揍,大家都想揍他,可想和做,终归不一样,外甥叫人打舅舅这种事,就算老爷子心里疯狂为儿子打all,嘴上也会骂他是没规矩的小赤佬。

    脑补各人物正确心里活动:

    姥姥:啊~想不到我外孙竟然是这样的人,这么多年,真是眼瞎了。

    舅妈:啊~阿泽心机如此深沉,还以为他是好孩子。

    表妹:表哥太过分了,绝对不原谅。

    表弟:表哥干的漂亮,但我不能表现出太高兴,要愤怒!

    至于爸妈那边,也会对他“刮目相看”,因为秦泽在长辈们面前,都是老实、沉稳、听话的乖孩子,他的脾气只会对姐姐发。“秦宝宝你没手没脚?”、“秦宝宝你给我滚犊子”、“秦宝宝你信不信我把你按地上摩擦”等等,偶尔还会对姐姐啪啪啪。

    不过姐姐自己也乐在其中的样子,他越生气,姐姐闹的越欢脱。

    这就很尴尬了,秦泽开始后悔,早知道改天在找人教训舅舅不对,我最近的思维模式越来越奇怪,换成以前的我,肯定选择找舅舅谈谈,而不是阴险的聘用滴滴打人业务。

    我什么时候开始,变的腹黑了一定是子衿姐的锅,跟她在一起久了,不知不觉染上了腹黑的毛病,做事总想着耍手段,使阴招。

    嗯,都怪子衿姐。

    “外婆她”

    秦泽好方!

    舅舅点点头:“当然也看到啦,我还说,阿泽真厉害,打架手法比放贷的还利索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然后回头就装孙子,派人打舅舅一顿。

    心情忐忑的搭乘电梯,来到六楼,家门口。

    秦泽思考着待会如何挽回自己的人设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开个玩笑。”舅舅拍拍他肩膀:“我在窗边抽烟的时候看到的,其他人不知道,不然,我被揍了这么久,楼上会没动静?”

    舅舅一脸报复的爽快!

    “等一下,”秦泽松口气,同时,想起来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舅,问你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。”舅舅往兜里掏钥匙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许耀吗?”

    舅舅掏钥匙的动作一僵,秦泽从他眼中捕捉到愕然和慌张之色,但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“认识啊,小时候的玩伴。”

    “能和我说说他的事吗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说的,几十年没见面了,我都快忘记他这个人,倒是你怎么会认识这个人?”舅舅耸耸肩,面不改色的插入锁孔,开门。

    秦泽闭嘴不言,舅舅鬼精鬼精,掏钥匙开门,让他没法继续追问下去。

    “阿泽回来了,事情都解决了吗?”舅妈迫不及待的问。

    秦泽点头说解决了,她如释重负,又想笑又想哭的矛盾模样。

    外婆把秦泽招到身边,叨叨叨的说了半天,边说边骂舅舅,而舅舅耸拉着脑袋,任由母亲训斥。

    秦泽看他一眼,不知道舅舅有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,就看他过完年,是留在家里,还是又偷偷溜出去。

    另外,总觉得表妹的星星眼好灼热,烧的他有点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晚上依然留在舅舅家里吃饭,还是秦泽做菜,许悦默默的挤开母亲,给他搭下手。

    烧菜时,秦泽把一张银行卡塞进她兜里。

    “不多,你就当零花钱吧,手机换一换,十七岁的小姑娘,接触化妆品还早,但可以打扮的精致点。这些钱,你自己留着慢慢花,或者交学费,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许悦握着银行卡,低头,眼泪啪嗒啪嗒。

    溜进来的偷吃的姐姐,看到这一幕,没好气道:“怎么了嘛,又欺负悦悦了?”

    许悦摆摆手,哭的梨花带雨的脸蛋,微红,解释道:“表哥没有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被感动的?”秦宝宝瞄了她一眼,笑摸狗头:“是不是很想回报表哥?”

    许悦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“回报的话,最好的方法是以身相许,这个你就没想了我是说不现实的,那就以后有工作了,把钞票还了。”秦宝宝笑眯眯。

    许悦“嗯”一声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把钱给表姐就行了,慢慢还,不着急。”秦宝宝道:“表哥的老婆本都是表姐帮他管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表哥的老婆本,为什么都要给表姐管,但许悦还是乖乖点头。

    “帮表姐泡杯红茶去。”秦宝宝打发许悦离开厨房,千娇百媚的白眼:“给她多少?”

    “没多少,两万而已,不高兴了?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两万不多不少,”秦宝宝敲了敲他脑袋:“悦悦很敏感的,自尊心又强,你别处处塞钱,会让感觉自己被可怜了,以后在塞钱,就说让她以后工作了把钱还了,或者让她去咱们公司拍几张模特照,当做还债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姐姐考虑周到。”秦泽奉承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洗菜。”秦宝宝挽起袖子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,等悦悦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,看不起我嘛。”姐姐竖眉。

    自己一点逼数都没有,你洗菜,我还得自己重新再洗一遍。

    秦泽嘴上说:“哪有,这不是怕操劳了姐姐嘛。”

    姐姐“哼”一声,“那我回外面看电视。”

    总感觉他刚才说的话,怪怪的。一时又琢磨不出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吃完饭,告别了外婆,一家人返程回家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秦泽一家人东奔西走,四处拜年,秦泽试探的说,今天回浙省拜年我也要去。

    秦妈说,你去什么,往年你从来不去,那边你不熟。

    秦泽说,衣锦还乡嘛,我如今这么风光,当然要去。

    秦妈说,别闹,小孩子乖家里。

    说什么都不同意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你不同意,我就来硬的。

    但这天,他接到苏钰的电话:“老公,想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同想同想。”秦泽问题她近况。

    苏钰说:“还好吧,跟着我爸到处拜年。老公啊,晚上来家里住呗。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过完年吧,每天东奔西跑,哪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爷,来嘛。”

    “叫海泽王。”

    “不叫。”苏钰咯咯笑道:“黄鳝大人,姐姐要打针。”

    “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,我妈回来了,约好今天去外婆外公家里,你这个女婿该见见丈母娘啦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苏钰笑道:“怎么说也是我妈嘛,你在我身上进进出出,我在你身上七上八下,总要见见她老人家对不。而且外公外婆偶尔想起还有我这个外孙女,会稍微催一下我该找对象了,虽然他们只是嘴巴说说。”

    秦泽鼻子一酸。

    “今天几点?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过来吧,地址我发你。”苏钰欣喜的语气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秦泽道:“妈,我今天有事,要去朋友家拜年,就不陪你去浙省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去谁家啊。”秦宝宝问。

    “大学室友,大过年的被小毛炉给撞骨折了,我去看看他。”秦泽扬了扬电话:“刚打给我了,不去不行。”

    演帝精通傍身,不管是眼神、语气都无懈可击,好像他真的要去探望被撞骨骼的室友。

    秦宝宝“哦”了一声,朝秦妈说:“妈,你把饭煮了吧,中午我和子衿要吃。”

    大过年的不缺菜,放火锅里热就好了,火锅她还是会用的。

    王子衿嘴角抽了抽,强笑道:“阿姨,你们出发吧,饭我会煮。”

    好丢人!

    秦泽呵呵笑道:“两个人,两杯半的米就够了,别放多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俏脸一红:“我不知道嘛,要你多嘴。翻滚吧,牛宝宝!”

    翻译一下,滚犊子!

    秦宝宝:“翻滚吧,秦泽!”

    秦泽:“翻滚吧,秦宝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