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七十三章 惨白的天空
    “大哥还有什么事儿,”刘哥小心警惕的看他:“钱要到手,我们工作就完成了,大家不打不相识,咱放贷的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秦泽掏出一根烟,递过去:“有件事想请你们帮忙,帮我办完事,给你们一人三千,回家的高铁费也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说?”刘哥道:“咱先听听,犯法的事儿咱们不干。”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追债的,比咸鱼还怂。

    “把我舅许光骗下来,然后”秦泽叽里咕噜说了一下,嘱咐道:“下手别太重,打一顿就要,但又不能太轻,吓唬吓唬他。”

    刘哥难以置信看着他,心想,搞啥子嘛,这小子是许光的亲外甥?

    “那,怎么骗下来?”刘哥问。

    “就说我让他下来看借款合同,确定真假。”秦泽说,他无视刘哥古怪的眼神,反正画风崩了,无所谓了,从外甥出面帮姐姐解决麻烦,变成外甥联合外人欺负舅舅。

    “钱的话,我支付宝打给你,告诉我你的支付宝账号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刘哥虽然有点懵逼,但有钱不赚王八蛋,蛮开心的。

    崩了崩了

    舅舅这个人吧,明明是自己人,但感觉很恐怖很恐怖的,专坑自己人。这次三百万帮他解决了,下次呢?会不会三千万,三个亿?

    到时候秦泽肯定不会帮的,没道理这样砸钱,但眼睁睁看着外婆伤心欲绝,秦妈愁眉苦脸,他这个当外孙、儿子的,心里能好受?

    所以啊,有必要让老舅知道,花儿为什么这么红。

    刘哥思考一下,觉得可行,他环顾一圈,悲伤的发现,小弟们脸上都有点伤。竟然找不到脸蛋无损的人。

    这孙贼,打人不打脸啊,快不讲规矩了。

    “你,上去把许光叫下来。”刘哥指着一名伤比较轻的小弟。

    小弟应一声,屁颠颠上楼。

    小弟上楼后,敲了敲门,开门的是那个水灵水灵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“许光,你下来,你外甥让你看看合同。”小弟站在门口,朝里头喊一声。

    许光当即跑出来。

    电梯里,许光瞅着小弟,问:“你的脸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。”小弟脸当时就黑了。

    许光笑了笑。

    两人出电梯,绕到楼后的草坪。

    许光看到了刘哥一伙人,同时,也被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看看合同,没问题吧。”刘哥把合同递过来。

    许光仔细看一遍,在自己的签名、拇指印上扫过,确认无误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刘哥把合同放在箱子上,呵呵一笑:“钱的是解决了,现在咱们再算一笔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账?我又没欠你什么。”舅舅警惕的后退一步,旋即看向不远处的外甥。

    外甥双手插兜,十五度角望天,吹口哨,潇洒的一逼。

    “阿泽!”舅舅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舅,怎么了。”秦泽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动手。”舅舅喊道。

    “给我打!”刘哥一挥手,当即有小弟一脚踹翻许光,几人围上,一顿老拳。

    “求豆麻袋,你们别打我舅舅,小心我报警啊。”秦泽“脸色大变”,双脚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别打,别打”

    “钱都还了,你们还打我”

    “给个理由先”

    “再打我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近距离围观了舅舅被无良追债暴揍五分钟的残忍全过程,太残忍了,太残忍了但与小时候不同,儿时充满惊恐,现在,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,老爽了!

    挨揍完毕,舅舅不甘心,“你们凭什么打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”刘哥顿时语塞,这个剧本上没写,他扭头看秦泽一眼。

    秦泽怒道:“看我干什么,你们打我舅,信不信我报警啊。”

    妈蛋,简直是蠢,真想喂他一本演技精通。

    “让你借高利贷,让你欠这么多钱,你就是社会人渣,家庭人渣。”刘哥想到理由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们就是放贷的呀。”舅舅好不甘心:“我这样的人,不是应该喜欢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”刘哥怒道:“就你话多,给我打。”

    又一顿揍。

    秦泽见差不多了,慢条斯理掏出手机:“我报警了啊。”

    刘哥接到信号,当即罢手,大手一挥:“兄弟们,走了。”

    小弟们抬着箱子,经过许光时,把合同丢他身上。

    一伙追债的,匆匆走了,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    在小区不远处的某家超市,刘哥递老板一根烟:“老板,附近哪里有卖手机的?”

    “朝这条路往前走,有一家梨子手机专卖店,开不开门我就不知道了。”老板说。

    “谢了!”

    几个人扛着钱招摇过市,小弟们懵逼的表情:“老大,这是我追债生涯里,最懵逼一天。”

    刘哥沉默半天,“感觉遇到了一个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先买手机,再回酒店,打电话让公司派人来接,这么多钱,不好坐高铁。”

    小区里,秦泽把舅舅扶起来,坐在草坪边。

    合同被扔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有烟吗?”许光揉了揉胸口,疼的呲牙。

    他帅气的脸倒是完好无损,但身体经受十分钟的摧残,疼的要死。

    秦泽把烟递过去,连带打火机。

    许光点上烟,然后拿起合同,点燃,看着火苗从它身上窜起,最后剩一堆灰烬。

    “老舅,没有下次了。”秦泽低声道:“下次,就算你被逼上天台,我也不会帮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样嘛,你妈就我一个弟弟,你外婆就我一个儿子,忍心看她白发人送黑发人?”许光咧嘴。

    秦泽额头青筋怒跳,沉声道:“不忍心,但就算不忍心,我也会这么选,长痛不如短痛,许青和许悦我会供他们读书,外婆我也会照顾。你可以安心的走,真的。”

    许光敛去玩世不恭的神情,看他,“真话?”

    秦泽点头,一字一句:“真话!”

    “哈,你这小子,果然跟你爸一个德行,”舅舅撇嘴:“那辣萝卜,刚才一直没说话,看戏呢。”

    没错,辣心萝卜是从舅舅这里学来的。

    小时候舅舅总说:你爸那辣心萝卜。

    “虽然舅舅这几年确实比较混蛋,可小时候对你不算差吧,用得着找人打我吗?”舅舅苦兮兮的表情。

    被舅舅看出来了

    果然是那个刘哥演技太差了么。

    秦泽半点都不觉得尴尬,冷哼道:“毕竟是舅舅,晚辈打长辈,不好。只是想让你知道痛,别在错下去。”

    舅舅呵呵一笑:“你老舅我东躲西藏辣么多年,挨打的次数不少,什么时候见我痛改前非过?”

    卧槽,这不要脸的孙贼,还得意起来了。

    秦泽好想打他一顿。

    烟抽完了,舅舅腼着脸:“再来一根呗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秦泽没好气道:“腼着脸,到处跑,亏钱亏的底儿掉。你再赌,你再浪,纵是神仙救不了。”

    舅舅一愣,挑起大拇指:“还特么挺押韵,长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爸,终于知道你为什么逢他就扇耳光。

    舅舅吐出一口烟,望着天空,叹道:“04年的时候,你刚读小学三年级,你外公把他的生意交到我手上,当时咱许家的家底不算厚,毕竟没蹭上改革开放年代的浪潮,但好歹积攒了两百多万的家产,不薄了。你外公跟我说,许光啊,咱们许家从乡下破镇子走出来,不容易,爸能积下这份家业,也不容易。现在交到你手上,你就要撑起来。不求百世荣华,富不过三代,能富三代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天空惨白,秦泽望着舅舅,舅舅望着天空,他的眼睛里,也映着惨白惨白的颜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