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七十二章 逼格哪去了
    欠账还钱,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这钱是要还的,人也是要打的,纯粹是看不惯他们的作风,逼债上门就算了,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拍照啊,还威胁秦宝宝,气焰简直嚣张。

    追债的都不是好东西,记住这句话准没错,尤其高利贷。追债的家伙,十几二十年前,喜欢暴力,打人是轻的,一言不合冲进家里乱遭,大肆破坏,往你门上泼油漆,整个楼道都是刺鼻味,墙上写“欠债还钱”等等,并不是电视上编的,现实真的。

    秦泽小时候就见过,一帮人冲进舅舅家里,逮什么砸什么,威胁说不还钱就把人沉黄浦江,然后趁警察来之前,迅速走人。

    那会儿,姐姐和表妹吓的搂成一团,秦泽面无表情目睹全过程,感觉自己有点步惊云的逼格,其实是吓的腿软了,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。哭又哭不出来。

    当时,小学三年级的秦泽,无师自通领悟了一句超有逼格的话: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莫欺我现在小。

    打那以后,就不爱去舅舅家了。

    早就想打一顿追债的人了,可惜现在追债的与时俱进,不流行冲进门打砸抢,让秦泽多年的心愿不得偿。

    在家里的话,他要维持乖外孙、乖儿子、好表哥、能干的好弟弟等等,诸多形象。这个刘哥有句话说的对,人设不能崩。

    刘哥大步走来,一巴掌就呼过来,心里很是不屑,一个臭戏子,真以为自己是都市兵王?一个挑他们一群?

    不打人,是为了更方便迅捷的追债,不是真的不会打人。

    巴掌呼出一半,他小腹就挨了秦泽一脚,一百六十几斤的汉子,飞出去两米远,躺地上吐酸水。

    嗯,确实没得及吃午饭。

    一群人,整个气氛,忽然凝固。

    但秦泽不管,他如狼入羊群,一巴掌拍翻一个,一脚蹬飞一个,又快又狠,几乎不存在什么回旋踢,高踢腿,摔碑手,以及各种华丽躲技能的走位。

    真正的打架,靠的就是快准狠。

    武侠里的套路,电影里的套路,在秦泽第一次网吧门口被围殴时,就已经明白是瞎编的。

    打完人才发现,连热身都不算,气也不带喘,汗也没出。

    一伙人都懵逼了,都没反应过来,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全军覆没了。

    秦泽走到刘哥身边,蹲下:“惊喜不惊喜,意外不意外?”

    刘哥眼里满满都是惊恐,卧槽,这家伙真是兵王?

    此外,还有恨意:“你完了,你是明星,你敢打,我们要曝光,要报警。”

    秦泽一巴掌扇在他脑门,啪的一声,特响亮:“你报呗,看看警察是站你还是站我,这点能耐,你要相信我有。曝光?你连证据都没有,你尽管曝光。”

    他把手机丢刘哥面前,冷笑:“谁不报警谁孙子。”

    刘哥没捡手机,不甘心道:“就算这样,借款合同还是有法律效应的,你一样还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不还钱,还钱归还钱,打你归打你。”秦泽拍拍他的脸:“入这行几年了?”

    “四年!”

    “人死债清,逼死了几个?”

    刘哥没说话。

    秦泽又削一头皮,打的特别中,让他捂着头,身体战栗了半天。

    “两个。”刘哥说。

    “两年一个,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们自己想不开,又不关我事。”

    秦泽说:“把手机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刘哥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一巴掌呼过去:“拿出来!”

    虽然有点茫然,但只好乖乖拿出来。

    秦泽丢地上,一脚跺碎:“让你拍照。”

    “拿出来,统统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一个接一个,全部踩碎,踩碎一个,骂一声:让你拍照!

    踩其中一位的手机时,他又补了一脚。踢的那家伙翻白眼,“陪你吃饭是吧,想不想秦宝宝陪你吃饭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想”

    “我姐这么漂亮,这都不想?”又是一脚。

    “大哥饶命!”

    刚才在厨房,秦泽就想动手,一群衰仔朝着姐姐乱拍照,肆无忌惮的点评身材,取笑,还想让秦宝宝陪吃饭。

    不是你们飘了,就是我秦泽提不动刀了。

    这群衰仔还挺有钱,用的都是最新款的梨子手机。

    踩到最后一人时,那家伙哭丧着脸:“大哥,我没拍照,能不踩吗?”

    秦泽睥睨他:“给我一个不踩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得滴滴打车呢!”

    “”秦泽:“我,我你大爷的滴滴打车。”

    啪一脚踩碎。

    妈蛋,差点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终于,想起正事了。

    他问那个险些让自己无言以对的小弟,“你怀疑人生吗?”

    “啊?我干嘛要怀疑人生。”小弟懵逼。

    “不怀是吧?”打一巴掌,再问:“怀不怀?”

    “怀了,我怀了。”小弟哭道。

    秦泽再问下一个:“你怀了吗?”

    “怀了!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怀,我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样怀了。”

    “叮,任务完成,奖励积分三百点。”系统没有感情的声音结束,然后啧啧说:“恭喜宿主,成功让一群男人怀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打完人出完气,该考虑还钱的事了。

    秦泽道:“借款合同带了吗?”

    “带了。”刘哥解释一句:“这次老板给了我们死命令,不拿回钱就不回去了,所以合同带着,被我放酒店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回酒店拿合同,剩下的人跟我走,我去取钱。”

    “大,大哥我们没车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没车”

    秦泽忽然感觉这群追债的好lo逼,跟系统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大爷!”系统骂道。

    忘了这lo逼能读我的脑电波。

    刘哥解释道:“我们不是沪市人,路太远,坐高铁过来的,开车的话,得两辆,油费和过路费高铁比较实惠。”

    我竟然又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大哥能送我一程吗?酒店有点远。手机被你砸了,没法滴滴打车。”

    “非要滴滴打车才能出行?没滴滴的时候,你们出门靠走吗?”秦泽大怒。

    特么的,这群追债的是来逗我玩的吧。

    “这不过年嘛,打不到车。”

    秦泽气的又打了他一巴掌,得亏没人,否则帅气的人前显圣,变成滴滴打车了,lo到爆炸。

    吃饱了撑着才送人去酒店,这么干的话,我的逼格就降低零点了。

    秦泽扭头就走,开车去一趟公司,把保险箱里的钱统统取出来,不够,差了两百多万,又打电话给苏钰,问她办公室的保险箱密码,两人凑了凑,凑齐三百万。

    放在一个纸箱子里,用胶布绑好,扛着离开公司。

    大过年的,有的办公楼已经关了,有的没关,不是每个公司,过年就一定放假的,很多岗位,一年到头都开业。

    回到外婆的小区,还是原来的草地,刘哥带着一群人,坐在草坪边,抽烟,说话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吗?”有小弟咬着烟,不甘心的说。

    “要不咱们拿到钱就跑,不给他合同?反正这么多人,他也不知道合同放谁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傻啊,不拿到合同,他会把钱给你,看着你走大老远,然后“呀,合同没到手”,接着满头苍蝇的逮我们?”

    刘哥吐出一口烟,叹道:“闭嘴吧,能把钱要回来,已经不错了,早点回家,还能赶上这个年。”

    “他来了。”有个小弟低声说。

    刘哥丢掉烟头,脸上堆起笑容,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秦泽看到他,有点惊讶,不是说打车难打吗?

    “我在外边的超市买了几包烟,让老板帮忙滴滴打车,跟司机说好,出租车到了取消订单。”

    该死,这阴魂不散的滴滴打车。

    另外,话里话外都充满了市井小民的精打细算,虽然很真实,但总感觉lo爆了,为什么别的主角,装逼如风,逼格满满,到我这里画风就不对了。

    秦泽把箱子放下,又一个问题来了,胶布封的太牢,打不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谁有刀子?”

    众人摇头。

    “放高利贷的,没带刀子?”

    一小弟尴尬道:“本来是有的,但在高铁站过安检的时候被没收了。”

    画风又不对了,身为高利贷,不应该随手摸出把刀子吗?

    于是找了根生锈的铁丝,划开。

    一堆人把箱子挪到楼边,在草坪里,太显眼,楼下一看,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三百万的大洋,一堆人,数了半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秦泽站在楼边,仰头望天。

    心好累!

    别人家的主角:什么?这漂亮妹子家欠你们五百万?没事,我还了。

    然后就还钱了。

    而我呢,站在边上,看着一群追债的,数钱数到手抽筋,我陪着他们吹半小时冷风。

    我的逼格哪里去了,被狗吃了吗?

    刘哥蹲在箱子边,和小伙伴把钱收进箱子,揉了揉发胀的手,说:“其实吧,可以银行转账的,也不急这么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”秦泽沉声道:“数目没错的话,把合约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刘哥把合同从酒店带来的包里取出来,递给他。

    秦泽没看,心里一动,这钱是还了,但舅舅没接受教训,以他的尿性,今年或许还要浪。

    是不是可以趁这个机会,给他一点点教训?比如,让这几个家伙,揍我舅舅一顿。吓唬他要剁手?

    但这么坑老舅,不太好吧?

    其实,我这个决定,大概是我爸,我妈,我姐,我外婆,我七大姑八大姨等亲戚,都想干又不好意思的干吧。

    嗯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,是所有亲戚朋友的决定。

    但大家不好意思,所以只有我出头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,果然心里舒畅多了。

    秦泽眉头微微一皱,感觉这事可行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,有件事咱们商量一下。”秦泽朝刘哥招招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