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七十章
    许悦站在门口,没让开,望着几个陌生的男人,怯怯的问道:“你们找谁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摘下烟头,丢地上踩灭,“许光住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从小见惯讨债上门的女孩,过去的几年里,每次年关时最烦人,总有一批批的债主上门讨债,经过各种讨债方式上门的许悦,心里有点怯,但不慌,淡淡道:“你们找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要关门。

    “没找错,身份证上就是这个地址。”为首的男人推住门,一口的外地音。

    许悦一小姑娘,手劲肯定没成年男人大,而且看起来都五大三粗的。

    一伙人涌进屋里,为首的男人笑呵呵:“许光,该还钱了。”

    屋内,众人心里齐齐一沉。

    翘着二郎腿的舅舅,一瞬间,脸色僵凝,忙起身,像孙子似的堆起笑脸,微微弯腰:“刘哥,您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来,你这个钱能还?”为首的男人大马金刀的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好过完年嘛,”舅舅脸色尴尬,难看,“您高抬贵手,让我过个年,成不?”

    “什么钱,又欠了谁的钱,当年的高利贷不是还清了?”外婆脸色很难形容,各种复杂,拽住儿子的手:“你又在外面欠钱了?”

    舅舅苦着脸,“妈,我今年炒股输的。”

    “欠多少?”

    “没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欠多少!”外婆吼了出来,眼眶通红。

    “三百万!”为首男人伸出三根指头,慢悠悠道:“利滚利,现在是三百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三百万

    尽管知道儿子是什么货色,尽管比这还多的债都还过,但对一个从富裕走到贫穷的家庭,三百万,能直接压垮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孽障,早知道就把你掐死算了,你怎么不死外面,死外面好,别回来连累儿女。”外婆使劲打舅舅。

    “妈,这次真不是赌,我这叫投资,投资!”舅舅边挡,边狡辩。

    老爷子嘴巴动了动,好久才忍住没笑出声。

    你会投资?

    原谅我这个金融教授笑了。

    “刘哥,这才多久嘛,不劳您大老远跑来,过完年我肯定还。咱们都说好的。”舅舅低声下气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是什么货,继续拖下来,你就真还不起了,咱们放贷的,也得给人留点活路。”刘哥笑呵呵说:“这套房子不错,位置不算好,毕竟是沪市,卖个四五百万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舅舅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呸!”外婆道:“你想都别想,房子我们是不会卖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还钱啊。”刘哥嘀咕道:“死老太婆,跟谁耍横?”

    “嘴巴放干净点。”秦妈皱眉。

    舅妈气道:“我们没钱,房子也不会卖的。”

    刘哥“呵”一声:“借钱的是大爷,这一套在我们这儿,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舅妈气势一弱:“你还想打人?”

    “屁话,犯法的事儿我们可不干,你这儿房子不错,咱哥几个就住下了,大过年的在外头跑,都累,还能吃上好的呢。”刘哥啧啧道:“别说,还真香。哥几个,去厨房端菜。”

    放贷的绝活,奥秘·牛皮糖术!

    这钱不还,他们可就赖这儿了。

    刘哥道:“兄弟,哥哥教你一招,这过年的,最好借钱了。咱们跟你这儿,亲戚朋友们过来拜年,逢人就借,一借一准儿,没钱没关系,大家一起想办法,是不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刘哥不动声色的撩起袖口,露出一个狰狞的纹身。

    一家人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外婆说:“我告诉你,高利贷可不受法律保护,小心我们报警。”

    刘哥半点不怵:“来来来,电话给她,让她报警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弟把手机摔桌上,啪嗒一响,横眉立目:“报啊,谁怂谁孙子。”

    一伙人哄笑。

    刘哥翻白眼,不屑道:“高利贷不受法律保护,正经的条款合同受不受保护?警察来了怎么办?法律不准人讨债吗?再说,我们也没打人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小弟们:“咱们是专业的。”

    “尽管打电话嘛,手机都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这次真不是赌,我想赚大钱,孝敬您老的,谁知道”舅舅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他打算过完年跑路的,明明和高利贷的说好过完年就来,谁知道对方不按常理出牌。

    老爷子斜了小舅子一眼,记得当年他也是这么说的,债主上门的时候,和家人、亲戚赌咒发誓,绝对不赌,绝对安分工作。一次又一次。搞的现在亲戚都对他避之不及。走投无路,实在没办法,求到他这里,就差下跪,最后卖了一套房子替他把债还了。

    老丈人以前是国企的管理层,有钱有地位,九十年代,国企积累的弊病爆发,倒闭一家又一家,员工们下岗了,老丈人本来还有地方去,国家给他安排个清水衙门,当当小领导,但他自己辞职做生意,直到退休那年,家里在沪市有四套房,两百多万的存款,啧啧,那时候,可比秦家富足多了。

    后来把生意交给儿子,三年后小公司倒闭,许光眼高手低,不甘心,总想着翻盘:稳住,我们能赢。

    然后投资失败,去赌博,又亏的底儿掉,稳了十来年,还是没翻盘。

    房子卖了,存款没了,还特么负债累累。

    人生就是一大写的绝望!

    厨房里,秦宝宝站在门边,偷听。

    “要卖房子嘞。”姐姐走回来,低声道:“该我们上场表演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贷的真辣鸡,竟然没动手,狠狠揍他啊,揍死丫的。”秦泽嘀咕道:“老舅这个人,不尝尝深渊的绝望,他就不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姐姐瞅他一眼:“所以说,你就装吧,刚才还说亲舅舅不能太残忍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打起来,伤到爸妈外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不了解咱爸了,打起来,咱爸第一个把咱妈和外婆护着,然后乐呵呵看戏,高利贷又不是疯子,不会乱打人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半天不说话:“黑了心的蛆。”

    一家人不说话了,气氛僵持起来。

    刘哥瞪一眼小弟,“愣着干什么,拿饭菜去,你肚子不饿啊。”

    小弟心领神会,不到万不得已,不好动手打人,但恶心人的事,不是嘴巴说说,而是动手去做。

    别以为咱高利贷是纸糊的老虎,小弟想起一句很有气势的话:勿谓言之不预也!

    小弟目光扫了扫,抬步走向厨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