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六十八章 舅舅
    大年初二,秦泽开车带父母和姐姐驶向外婆家。

    王子衿被留在家里,是她自己不要去,在家里等亲戚来,和随同秦家去拜访亲戚,完全是两码事。前者可以是女朋友,后者却一定要是媳妇。

    外婆和舅舅住一起,离秦泽家挺远的,不在市中心,不靠近cbd,位置比较偏。大概有40~50分钟的路程,这还会堵车不严重的情况。

    今天走访亲戚的人很多,车流拥挤,早上八点出发,九点半才到目的地:舅舅家!

    舅舅家在很老的一片小区里,周边的房子都上了年纪,很旧,一路驶来,有几个地方甚至在拆迁,旧房子推了一半,施工方过年放假了,留下残垣断壁。

    车子开进小区,停好,秦泽和秦宝宝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,跟在父母身后。

    “听说阿光回来了?”老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前几天刚回来,这小子,总算知道过年回家。”秦妈无奈道:“妈整天念叨他,没良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,他也该收收心了。”老爷子道。

    “待会你劝劝他?”秦妈道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我和他的关系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老爷子冷哼。

    “哪来这么大仇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当年要不是他打小报告,你爸怎么知道咱们的事儿,”老爷子冷笑道:“你爸见都没见过,对我的人品一无所知,便将我否决,没你弟说我坏话,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都这么多年了,还记得,你人品也不怎么样么。”秦妈嘀咕。

    “妈,爸升教授后,三天两头往外公那里跑,各种炫耀,他人品怎么样,早就一目了然了。”秦泽哈哈笑着。

    “你皮痒了?”老爷子扭头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六楼,607号!

    敲几声门后,防盗门推开,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探出脑袋,见到秦妈,喜上眉梢:“大姑,你来啦!”

    秦妈摸摸他脑袋,一家人进了屋。

    整套房也就八十平米左右,住着一家五口人。

    秦泽姐弟俩的外婆,舅舅舅妈,再就是许悦许青姐弟俩。

    客厅里电视机开着,厨房传来切菜的声音,沙发上坐着一位近七旬的老太太,其实不算太老,身子骨健朗着,她带着一双老花镜,津津有味的看电视,听见声响后,就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妈,我和建章来了。”秦妈笑道。

    “姐!”老太太身边,帅气的男人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可以用任何形容词放在他身上,剑眉星目,面如冠玉,丰神玉朗,反正都不过分。

    这人就是秦泽的舅舅,许光,秦妈的亲弟弟。

    比秦妈小九岁,三十七岁的大叔,穿上风衣和皮靴,往大街上一战,绝对能迷倒万千少妇少女。

    不过结婚挺早,二十岁就成家了。

    “来啦,”老太太点头,是个性子冷淡的老人,只是看到秦泽后,不满皱纹和老年斑的脸,绽放出笑容,语气也变的和蔼可亲:“阿泽,来来来,到外婆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秦泽走过去,握住老太太的手,叫道:“外婆。”

    “让外婆好好看看,高了,帅了,”老太太脸上笑开了花,旋即又板着脸:“没良心的小东西,不知道来看看外婆,今天来过几次?不过年你就不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不工作忙嘛。”秦泽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妈,阿泽现在是大老板,名下两家公司,忙着呢。”舅舅笑呵呵的抛给秦泽一根烟:“阿泽,什么时候给舅舅介绍个好差事。”

    “给什么烟,给什么烟。”老太太大怒,打了许光几下:“你自己爱在外面浪,自己浪去,别把那些坏毛病传给阿泽。阿泽从小乖巧听话,你敢带坏试试?”

    秦泽默默把烟放在茶几,心说,我还想抽的呢。

    秦泽从小太过普通的缘故,他习惯把自己伪装成长辈眼中的乖孩子,见人就叫,嘴巴甜。长辈们说什么是什么,嗯嗯点头。

    从来不忤逆长辈的意思,听话、乖巧、懂事是他身上的标签,与平庸、普通一样。

    外公外婆很疼爱外孙,父亲家那边的亲戚,更喜欢姐姐,母亲这边的亲戚,则更疼秦泽,这和重男轻女也有一点点关系。

    表弟许青也是超生的,和秦泽一样。

    “打小我就知道,阿泽将来一定会开窍,看看,准不准?”老太太握着秦泽的手,笑容和蔼:“咱们家,就属阿泽最有能耐,你在电视上唱歌,外婆都看了,唱的可真好。悦悦说你一首歌可以卖好多钱,还会炒股,那和你爸谁更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斜来一眼。

    秦泽想了想,装逼打脸,要对着脑残配角,对自己老子,那真的会被打脸。

    正想谦虚说当然是我爸更厉害,就听老太太哼哼道:“我看是你更厉害,你爸可没本事开公司,他啊,这辈子也就这样了,前十年当老师,后十年当教授,这路啊,能看到头了。阿泽不一样,你爸这年纪的时候,什么都不是,而你都当老板了。你外公知道了,肯定高兴。你说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秦泽狂汗,这个话题让我怎么接,我老子嘴角都抽搐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绵里藏针,话中带刺,暗指当年老爷子有事没事在外公面前臭显摆的事儿。

    老爷子当做没听见,老太太目光一转,落在秦宝宝身上。

    秦宝宝心说,终于轮到老娘出场了?这冷板凳可坐够了。

    “外婆,新年快乐!”秦宝宝露出可爱温顺的笑容。

    但老太太对外孙女和对孙子,显然是天壤之别,不咸不淡的“嗯”一声。

    “妈,宝宝现在是大明星,很多人抢着要她签名那种。”舅舅笑道。

    老太太哼一声:“什么大明星,不就是戏子么,之前那份工作不是挺好,在多少强单位上班,里子面子都不缺,偏偏要去当明星。”

    她们那一辈,最刺耳的一句话:婊子无情戏子无义!

    舅舅干笑两声,不敢顶嘴。

    老爷子和秦妈都不出声。

    秦宝宝翻白眼,好嘛,外孙是宝贝,外孙女什么都不是,外孙唱歌,就夸唱的好听。外孙女就是不光彩的戏子。

    算了,反正习惯了,外公外婆对自己一般般,说不上不好,也说不上好。

    秦宝宝朝外婆的宝贝外孙,扮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“阿泽,你舅舅今年不走了,要不帮着找份体面工作?”老太太希冀的看着宝贝外孙。

    “妈,谁说我不走了,我外面还有生意呢,自己能创业的,只是事业刚起步,都投进去,所以没能把钱带回来。”舅舅挠挠头,感觉让外甥帮忙找工作,蛮丢人。

    “得了得了,自己生的儿子什么德行,我还不知道?”老太太嫌弃道:“快四十的人了,半点不顾家,全小茹一个操劳着,儿子女儿你也不管了?你看悦悦和青儿,有喊你一声爹吗?”

    许青装作没听见,看自己的电视,对父亲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,工作的事我帮舅舅搞定。”秦泽心想,史上颜值最高的门房出现了,门房许大爷。

    凭舅舅那水平,也就当当门房还凑合。

    秦妈无奈摇头:“妈,你进去帮小茹做饭。”

    “妈,还是我来吧,您坐着休息。”秦泽道:“外婆,我帮忙做菜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菜啊,让你妈去,当妈的给儿子做饭,天经地义。阿泽陪外婆说话就好。”老太太道。

    “外婆,我手艺可好了,今天专门给您做菜,让您尝尝我的手艺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老太太欣慰道:“好,那外婆就在这儿等着。”

    秦泽总能几句话把外婆哄的开怀,乖巧、听话、孝顺,简直是长辈眼里完美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一点,老爷子也觉得无可挑剔,并沾沾自喜,认为都是他教育的好。至于老打儿子,不是因为他不听话,是希望他成材。

    秦泽走进厨房,舅妈在切菜,表妹在洗菜。

    十七岁的女孩,身姿曼妙如新抽嫩芽的柳枝。

    穿着酒红色毛线衣,挽起袖子,两条小臂白嫩嫩的,大冬天的洗菜,家里又舍不得开空调,她有些冷,一双小手冻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舅妈,午饭我来做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许茹猛地转过身来,脸上有着惊喜、忐忑、雀跃,诸多小女孩神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