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六十五章 悬案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醒来!

    秦泽看一眼窗外明媚的太阳,感觉神清气爽!

    哈哈,我咸鱼泽度过跨年夜,成功活下来,开森!

    昨晚一度以为,自己可能熬不过寒冷的跨年夜,尽管开着空调,但心拔凉拔凉。

    三个女人一台戏,这话是半点都没错,总结起来两个字:能闹!

    一切都过去了,真正的过去了,因为天亮了,这次可以疯狂立flag,太阳是我最大的靠山。

    今早姑姑们要来家里吃饭,苏钰没理由留着,而且有亲戚来,即便她留下来,也会很收敛,子衿姐亦是同理。

    开心!

    “咱们老百姓,今儿个真高兴!”秦泽高歌一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这么开心。”秦妈的声音从厨房传来。

    时间是早上七点半,秦妈和老爷子起床了,妈妈在厨房做早餐,老爷子坐在餐桌边看手机,应该在用手机看新闻。

    秦泽把被子叠整齐,抱着被褥站在厨房门口:“大概是庆幸自己又活过了一晚。对了,被子放哪里?”

    秦妈摇摇头:“早点把事儿解决,干耗着没用,你别以为你爸不催你,便是纵容,你要不给出他满意的结果,他真会打你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嗯嗯两声,敷衍老妈,世上只有妈妈好,秦妈对他总是格外的宽容。

    “放你房间去,苏钰已经起床了,子衿也起床了,都在洗漱,把你那个懒货姐姐也叫起来。”秦妈转身笑道:“一个在外面的洗手间,一个在我和你爸的房间的洗手间”

    秦妈话音一顿,神色古怪的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秦泽双手抱着被褥,“我脸上有花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”秦妈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秦泽抱着被褥转头,朝餐桌边的老爷子打招呼,道:“爸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“嗯”一声,抬头:“中午你继续帮你妈”

    老爷子话音一顿,脸色古怪。

    “帮我妈什么?”秦泽双手抱着被褥:“你和我妈一样,眼神好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中午帮你妈做饭,”老爷子嘀咕道:“在家里就乱来,不节制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???”

    秦泽抱着被子往自己房间中,迎面碰到苏钰从洗手间出来,哼着小曲,泰迪似乎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“呦,早啊。”秦泽打招呼。

    苏钰扬起一个笑容,在她清冷的脸上,仿佛冰河消融,特别明媚。

    “早,你”

    苏钰的笑容渐渐消失gif.

    “你眼神好奇怪。”秦泽再次重复。

    苏钰狠狠盯着他,难得露出愤怒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时,爸妈房间的门推开,洗漱完,神清气爽的子衿姐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”秦泽心里一动,默默看她走近。

    笑容渐渐消失gif.

    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本来王子衿见他,下意识的露出温婉的笑容,过来几步,在他脸上一瞅,小脸变了变,笑容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秦泽当时就心里一凛,难道我一觉醒来,颜值暴跌?或者起色很差,差到毁容?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用说了,我自己照镜子。”他抱着被子进洗手间。

    秦泽站在洗手间,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,满脑子都是卧槽!

    镜子里的小哥老帅气,剑眉星目,轮廓分明,这张脸走在街上,保准让无数良家妹子们尖叫:看,快枪手!

    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这张脸上,赫然有两个鲜红的唇印,分别在左脸颊和嘴角,此外,秦泽还发现脖子出也有一个唇印。

    药丸!

    秦泽眼眶顿时就湿润了。

    秦·戏台上的老将军·泽

    前一刻还在庆幸,天亮了,苦尽甘来了,没事了,顺利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一扭头,上帝就给了我一巴掌,并且说:想滴美!

    谁干的?!

    秦泽心里出离的愤怒,这个跨年夜过的一点都不开心啊,太阳公公出来了,还特么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同时,秦泽脑补了一下大家的心理活动。

    秦妈:可以可以,不愧是我儿子,昨晚玩的估计很开心。

    老爷子:小赤佬,在家里就玩起来了,怎么操作的。

    苏钰和王子衿的心理活动,他暂时无法预测,因为不知道她俩之间谁干的。

    “昨晚玩的开心吗?”王子衿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呵,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。”苏钰咬牙切齿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?”

    “不是,节操发誓,然后,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节操发誓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和苏钰对视一眼,齐齐瞪秦泽:“谁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俩?”秦泽嘴角抽搐:“妈蛋,谁干的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怀疑的看一眼苏钰,淡淡道:“简单咯,问一问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拉着秦泽,径直推开秦宝宝房间的门,姐姐没心没肺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王子衿半跪在床上,扬起小手啪啪啪一顿打屁股。

    “起床了,你弟弟被人非礼了。”王子衿大喊。

    秦宝宝翻个身,蹙眉嘟囔:“我,我没非礼他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”

    生拉硬拽的把闺蜜唤醒,指着秦泽的脸:“瞅瞅,是你干的?”

    秦宝宝瞳孔涣散的看着秦泽,慢慢的,眼神愈发锐利,瞪眼道:“哪个小贱货干的?”

    苏钰呵呵道:“说的好,哪个小贱货?”

    秦宝宝怒目相视:“不是你吗?因为一直喜欢着秦泽,所以半夜偷偷亲吻他,这种剧情我已经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钰嗤笑道:“我需要那么干吗?秦泽噢~”

    噢~这个语气词,用的特别好,很容易就让人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苏钰的语文老师绝对不是体育老师假扮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需要。”秦宝宝反问。

    不能再说下去了呀,下一局是不是:因为我们早就是管鲍之交!

    秦泽心凉凉的,他把目光转向王子衿。

    王子衿气的小脸发白,在秦泽脸上留下唇印,苏钰也好,秦宝宝也罢,都是对自己赤裸裸的挑衅。就好比狮子的领土被人侵占,侵占者舒舒服服的尿了一泡。

    三个唇印组成一句话:嘿,你的男朋友,味道有点甜!

    特么的!

    如果是苏钰,最好是苏钰,王子衿一定让她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。如果是秦宝宝看来秘密是藏不住了,但既然你都挑衅了,那么,拔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