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六十四章 红包
    熬到十二点,秦妈和老爷子给秦泽四人红包,算是压岁钱。

    姐姐拆开红包,一张红彤彤的百元大钞,甜甜笑道:“谢谢爸妈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伸出从秦泽的兜里抢过红包,抽出里头的钞票,义正言辞道:“今年的压岁包,还是姐姐帮你收着,嗯,就当给你存老婆本。”

    秦妈无奈道:“阿泽的老婆本,要你管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当妈的不管,我这个当姐姐的,就辛苦一下啦。”秦宝宝说。

    王子衿斜她一眼。

    苏钰把红包小心翼翼的塞进羽绒服的里兜,由衷的开心:“谢谢叔叔阿姨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打了个哈欠,“我要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问道:“你不守岁吗?”

    秦宝宝耸耸肩:“女人熬夜衰老的快,往年都是阿泽帮我守岁,好弟弟,今年请继续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”

    秦泽冷笑一声:“爸妈,这就是你们的好女儿呢。”

    秦妈:“习惯了,反正这么多年,都是你守岁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:“就你话多,女孩子熬夜干嘛,宝宝,睡觉去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是我自取其辱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也困的不行,她不用守岁,跟着秦宝宝去睡觉。

    苏钰轻声道:“我,我怎么办,我也想睡觉了,要不我回去?”

    秦妈道:“苏钰,你睡阿泽房间吧,他晚上守岁,熬不住的话,就在沙发上睡一晚。”

    苏钰点点头:“哦。”

    有点小开心。

    秦妈带着她来到秦泽的房间,秦泽的房间不大,比不得父母的主卧,姐姐的小主卧,但布置的很简洁,床、书桌、柜子、台灯没有乱七八糟的陈设,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里是秦泽睡了二十年的地方,处处都充满他的气息,尤其是床。

    苏钰红着脸,眼睛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把床单换一下。”秦妈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用了。”苏钰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秦妈看她一眼,笑容很有深意:“也是,那行吧。”

    苏钰好囧!

    秦妈走后,她又开心起来,蹬飞拖鞋,欢快的在秦泽床上打滚,左滚右滚,浑身都沾染了秦泽的气息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这么麻烦,她的身体里就有秦泽的气息。

    跨年夜过的很开心,比以前任何一个跨年夜都开心,唯一的遗憾,秦泽睡在客厅,如果他能睡在自己身边,那就完美了。

    苏钰趴在床上,给秦泽发信息:“老公,快来嘛,睡前来一发,交公粮。”

    秦泽回复:“滚!”

    “来嘛来嘛,小女子心痒难耐,需要老公抚慰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啊,安分点,公粮以后再交,你的左边是爸妈的房间,对面是我姐的房间,告诉你啊,我家隔音效果不是特别好,你叫的太大声,会惊动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忍着不叫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到客厅来,客厅辣么远,他们肯定听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等我爸妈睡了,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茎候佳阴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。”

    春晚结束后,老爷子和秦妈回房间睡觉。老一辈的人,对春晚有特殊的情怀,年轻人不太爱看春晚,倒是喜欢吐槽春晚,但老一辈的人,大年夜基本都会守在家里,把春晚看完。

    秦泽有时候就很感慨,再过个几十年,老一辈的人都走了,是不是春晚就没人看了?

    这个永不磨灭的番,还会像现在一样被人重视吗?

    他躺在沙发,想着今晚惊心动魄的经历,先是被苏钰的来访给震的小心肝乱颤,然后爸妈识破他双开的事,在厨房狠狠的教他做人。接着,吃饭的时候姐姐胆大包天的挑逗,最后,一个小小的游戏,玩的惊心动魄,心慌不已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二十三年来,最刺激的一个跨年夜。

    但,都过去了,一切都过去了,我!咸鱼泽!

    挺过今晚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廊道传来脚步声,拖鞋啪嗒啪嗒的声音,漂亮姐姐走过来,朝秦泽眨了眨眸子。

    眼儿特明亮,特妩媚。

    秦泽望着天花板,感觉自己成了戏台上的老将军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。”秦泽心好累。

    “呀,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找阿泽谈谈人生。”姐姐莲步款款而来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呢?”

    “她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赶紧睡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冷不丁的一屁股坐在秦泽小腹,双手撑着他的胸膛,妩媚兮兮:“皇上,奴家独守空闺良久,夜深凄寒,房中无人说体己话,心慌慌呐。”

    说着,圆滚滚的屁股用力一坐。

    “说人话。”秦泽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两个问题!”秦宝宝眯眼:“苏钰怎么回事,你俩是什么关系。王子衿男朋友又是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冰凉凉的小手拧住他的耳朵,哼哼道:“说真话,姐姐没准还能给你提提意见,说假话,姐姐就喊“非礼啊救命啊”。”

    “有第三种选择吗?”秦泽问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秦宝宝趴在他身上,娇笑道:“弟弟的小弟弟,割以永治。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,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。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,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事情是这样的,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,苏钰自荐枕席,求啪啪,然后我就啪了。又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,子衿姐搂着我说,阿泽我喜欢你,很喜欢很喜欢,你一定要做男朋友,否则就是死给你看,你不能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言不发,直勾勾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这就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安静吧,接下来,姐姐是一招怀中抱弟杀ko他,还是夺命剪刀脚夹死他?

    姐姐扑哧一声,笑的瘫在他怀里,花枝乱颤,幽香扑鼻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?”

    “信你个大头鬼。”

    姐姐妩媚的白眼:“哈哈,王子衿要是会说这种话,她就不是王子衿,高中三年,她连短裙都没穿过。而且,我也不相信苏钰会说那种话,还自荐枕席,小赤佬yy过头了吧。”

    秦泽心说其实我没骗你,我不想瞒着你,但又不想让你知道,我也老复杂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叹道:“不过苏钰是真的喜欢上你了,我看的出来。王子衿对你也很有好感。阿泽,如果让你在他们其中选一个,你选谁?”

    平淡的口吻,笑吟吟的表情。

    乍一看,是二选一,但其实不是,如果秦泽这么天真,他就不可能在姐姐的淫威下活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“我选姐姐。”秦泽嬉皮笑脸的给出答案:“姐姐辣么漂亮,找女朋友,同样要找你这样的啊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笑逐颜开:“乖!”

    秦泽松口气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秦宝宝从睡衣的小兜兜的拿出两张红彤彤的毛爷爷,到电视机下方的柜子里翻找红包壳。

    长长的秀发披散,蹲下去时,臀型恰如满月。

    她把毛爷爷塞进红包,放秦泽胸口,小手拍了拍,“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两张大钞,一张是秦泽的,一张是她自己的,现在都包给秦泽。

    秦泽感动的不行,“新年快乐,爷爷最好。”

    姐姐歪着头:“所以,该你给包红包啦。”

    所以,这应该又是套路。

    秦泽看她狡黠的笑容,没好气道:“我没带现金,要不,这两张再包回你?”

    “没诚意,哼!”秦宝宝皱了皱鼻子。

    “帮我把衣服拿过来。”秦泽推了推姐姐的屁股。

    姐姐到玄关的衣架上,把他的衣服拎过来。

    秦泽掏出爱马仕黑色钱包,钱包里有五颜六色的信用卡,每一张都足以让拜金女癫狂。抽出一张给姐姐:“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呐,这个是你的红包,不算老婆本,”秦宝宝眨眼睛:“所以我可以尽情的花,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吗?你花我老婆本的时候心软过吗?”秦泽翻白眼。

    秦宝宝无言以对,于是一个手刀劈他脑袋。

    秦泽道:“你自己小金库不也充足?干嘛整天坑我钱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。”秦宝宝又一个手刀,细弱蚊吟:“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她握着信用卡,一蹦一跳的跑回房间。

    过不久,苏钰的信息:“静候佳音,静候佳音,静候佳音!”

    秦泽:“不候了,今天我要老僧入腚,不对,老僧入定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骗子,大骗子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我姐刚才出来了,我有种预感,过会子衿姐要出来,总之今晚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拖鞋的声音传来,“你在和谁发信息?”

    王子衿温柔的声音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flag不要乱立。

    “啊,子衿姐,这么晚不睡,出来干嘛。”秦泽:“我在逛贴吧,喷喷人,没和谁聊天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坐他身边,“宝宝刚才出来过?”

    秦泽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的时候可高兴了,手里还捏着一张信用卡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给她的红包啦,子衿姐你也有。”秦泽识趣的又抽出一张信用卡:“想着明天给你的,以为你睡了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接过信用卡,心满意足:“现在可以安心睡觉了,晚安亲爱的。”

    “”秦泽:“晚安,亲爱的!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苏钰发信息:“我刚才听到脚步声了,秦宝宝又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,是子衿姐。”秦泽叹口气:“你也出来一下,轻点,给你个红包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么么哒。”

    唉!